从华为云此前的增速,近日阿里云的增速不达预期。对于华为,想要维持自己的发展速度,还需要在更多的领域进行布局;对于阿里云,未来还要与华为云打一场硬仗。

 

抢夺拉开序幕,国内云市场竞争愈发激烈

面对行业规模的快速增长,市场竞争的日益激烈,客户需求的不断升级。

 

近日国际研究机构IDC发布的《全球及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20年)跟踪》报告,亚马逊、微软、阿里云、谷歌、IBM位居全球市场前五,具体数据分别是46.8%、14.2%、7.6%、4.8%、3.7%。

 

数据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中国IaaS市场规模为34.9亿美元。其中,阿里云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一,为40.6%。华为与腾讯并列第二,市场份额为11%。

 

国际调研机构 Gartner 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华为云增速 168%,在全球 IaaS 市场上排名升至中国前二、全球前五名,在主流云厂商中增速最快。

 

 

华为云四次变阵,摆脱迷茫探索

在短短两年内,华为云经历了四次比较大的变革:

 

2018年年底,华为组建“计算与云”产业群,打包了公有云、私有云、AI、大数据、计算、存储、IoT ,这算是华为云的开端;

 

2020年1月,将Cloud&AI升至华为第四大BG,与运营商BG、企业BG、消费者BG并行;

 

2020年5月,华为将IoT、私有云团队合入Cloud BU;

 

2021年4月,撤销云与计算BG(Cloud & AI BG),将服务器、存储等业务与云计算剥离,并任命徐直军为华为云董事长,余承东为华为云CEO。

 

某种程度上,华为云的探索,代表了中国云计算的迷惘。

 

 

余承东正式亮相,发布6答产品

4月25日,华为开发者大会 2021(Cloud),余承东首次以华为云 CEO 身份正式对外亮相。

 

并正式发布了华为云 CCE Turbo 云容器集群、Cloud IDE 智能编程助手、Gauss DB数据库等产品。

 

六款产品无一例外指向 AI 人工智能和云原生两大基础能力。

 

华为云 CCE Turbo 云容器集群从云原生技术之一容器的维度,加速网络、计算与调度;

 

华为云盘古大模型则侧重 NLP(自然语言处理)和 CV(机器视觉)两项 AI 能力,解决企业复杂场景,通过小样本数据达到高精度的效果。

 

 

最新战略调整,聚焦业务能力

华为云与计算 BG 撤销,重回 BU,服务器、存储等业务划分到 ICT 产品解决方案部门。华为轮值董事长之一徐直军担任华为云董事长,余承东担任华为云 CEO,华为消费者云服务总裁张平安任命为华为云 BU 总裁。

 

如今,云与计算BG被一分为二。尽管组织架构的变化一直都在,但华为云的向上生长从未停止。

 

华为云从 BG 降级为 BU,一些硬件业务拆分到其他部门,更加突出了云业务的软能力,同时,华为云又集结了华为集团的精英智囊团。

 

而此次华为云的组织架构调整,事实上是华为内部再次拔高了华为云的优先级。

 

本次新的人事调整中,徐直军是华为三位轮值董事长之一,在一个一级部门中,由轮值董事长以及把华为终端业务带上新高度的余承东联合组队,规格极高,可见华为对云业务的重视程度。

 

 

调整后华为云的三大优势:

①华为在计算、存储、连接做了很多年工作和积累,移动智能技术异军突起,以及近期的智能自动驾驶,关于车的一系列技术和部件,都是有别于其他云厂商的特点;

 

②华为一直服务于运营商在内的政企客户,对政企客户的需求理解深刻;

 

③华为云这次调整包含了 C 端的调整,把华为移动互联网 C 端的经验,如 HMS生态、华为帐号、支付、音频、视频等,与 IT 数字化转型流程经验结合、协同起来,开发者可对 C 端、B 端服务能力共享。


 

阿里云增速不及预期,腾讯云绑定自家流量池

近日,阿里巴巴集团发布了2021财年第一季度及2020年度财报。其中云计算增速不达预期。

 

不可否认,阿里云当前还是国内第一,全球第三的服务商。

 

除了云计算行业自身的变化之外,再一个原因就是华为大力发展华为云,这对阿里云也造成了冲击。

 

第一季度,云业务的收入167.61亿元,同比增长37%,创历史新低,亦低于全财年50%的增速。去年同期,阿里云的收入增速为58%。

 

阿里云经调整EBITA为人民币3.08亿元,去年同期为亏损人民币1.79亿元。

 

曾经高歌猛进、不可一世的阿里云,交出这样一张差强人意的答卷,是难以服众的。

 

其“头部客户”为字节跳动,其面向海外市场的短视频应用TikTok决定不再使用阿里云服务。

 

剔除此次丢失的互联网头部客户,阿里云前十大非关联客户在其全财年总收入中,占比不超过8%,所以收入集中度不高。

 

 

光大证券在今年3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则显示,腾讯云2020年三季度出现了同比收入增速下滑的情况。四季度腾讯云收入大幅增长,同比增速超过60%。

 

腾讯云目前在强化SaaS生态的建设,并通过微信、小程序、企业微信以及腾讯会议等产品拉动客户对腾讯云的使用。

 

腾讯云依托规模效应以及腾讯自身生态的加持,其长周期竞争优势已逐步显现,并预期腾讯云2021年营收将达372亿元。

 

 

亚马逊谋定而后动重塑中国业务

国内新基建如火如荼,云计算作为新基建的核心技术基础设施,成为传统产业数字化升级的核心,传统企业“上云”潮开启。

 

除了阿里云,华为云、百度云、金山云、京东云等各家厂商都在抢食中国云计算市场。

 

面对强有力的竞争者和严格的产业政策,今年3月初,亚马逊AWS将中国官网、社交账号等品牌Logo由此前的英文缩写“AWS”统一更换为中文“亚马逊云科技”。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亚马逊全球副总裁、亚马逊云科技大中华区执行董事张文翊提出了“三驾马车,齐头并进”的中国业务战略。

 

对于亚马逊云科技而言,最大的优势在于服务全球客户的经验以及更广阔的国际化视野。

 

去年,亚马逊云科技在北京及宁夏区域共推出超过400项新服务和新功能,同比增长35%。

 

今年,亚马逊云科技与光环新网和西云数据协作,加速全球云服务和功能在中国区域的落地,将对宁夏区域进行二期扩容,预计二期的扩容新增的厂房设计面积、可支持的计算容量将会达到一期的1.3倍。

 

目前来看,亚马逊云科技在国内市场呈现进击扩张的态势,这背后自然是看到了国内云计算的发展速度以及增长空间,欲抢食中国云计算市场发展的“大蛋糕”。

 

不过,国内云计算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亚马逊能否打好本土化这张牌还有待验证。

 

 

结尾:

云计算将在未来十年继续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并真正改变千行百业。

 

阿里云、腾讯云的体量相对来说就大很多,所以增速不会这么高。但是数字经济新范式影响下,国内的数字经济发展无疑是未来趋势,华为云未来机会优越。

 

面对这一变化,阿里及华为这两大云计算头部厂商无疑也感受最深。站在当下,两大厂商不约而同开启进化之路,预示着行业的深度变革即将到来。

 

部分资料参考:砺石商业评论:《调整中的华为云,何去何从?》,我为科技狂Tech:《阿里云已登上世界第三大云厂商宝座,腾讯云被华为云轻松赶超》,财经十一人:《阿里、华为、腾讯等云巨头进入贴面战》,数据猿DataYuan:《在华为云身上,看到了中国云计算的纠结与希望》

 

部分图片源自:IDC、华为云官网及发布会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