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到了全国学生们最紧张的日子:高考。考试,似乎已经在漫长的岁月里,刻入了华夏人的DNA。

 

古代,科举考试就曾吸引各地考生在初春时节远赴京城,追求“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喜悦。多年之后,全社会都十分关注的5G也在春天完成了一次“进京赶考”。 

 

前不久,6家重量级媒体在北京大风、沙尘蓝色预警天气的恶劣环境,以及返程高峰的高负荷网络情况下,对北京联通的5G网络进行了一次考核,一共完成了4大类网络指标测评和8项5G业务体验,让首都北京成为了高质量、高标准5G网络的代名词。

 

回顾几年前大多数人还只能通过测速软件、下载视频等传统方式,来展示 “氪金”效果。这次“赶考”,史无前例地从普通用户角度和多个体验维度,全面考察5G网络的综合能力。

 

在5月13日北京联通&华为5G Capital网络测评发布会上,媒体测评体验日中每条体验路线的12个网络指标也正式发布。

 

 

其中 “占得上、保持稳、体验优、信号好”的4个指标,平均结果分别为:5G SA时长驻留比100%,5G掉线率0%;下行低速率占比0.35%;5G良好覆盖率98.75%。

 

今天我们就来打破砂锅问到底,看看这个严苛的5G测评究竟是怎么测的,为什么会选择用这四个指标来考察5G网络能力?也借此机会,审视运营商对5G标准及体验的差异化理解。

 

谁是5G出题人?

我们知道,各个运营商、设备方等都有自己的测评工程师,为什么还需要面向公众、由媒体来进行这一次5G体验大考?选择“占得上、保持稳、体验优、信号好”这4个直接跟用户体验相关的指标,背后有何深意?

 

这里有必要先回答一个问题:谁是5G的出题人?

 

经历了数年发展, 5G网络建设进入爆发期,终端覆盖及在网人数快速增长,要解决的已经不再是能不能用、是不是比4G更快的问题,而必须去满足C端、B端等多样化场景下的差异需求。

 

千行百业、形色各异的用户,就成为了5G真正的“首席体验官”。

 

这时候,传统的网络质量测评逻辑就显得有些滞后了。

 

一方面,此前的5G测评,主要集中在覆盖率、质量、接通等维度上,不同运营商对速率、基站数的定义都各不相同。基站按照大小、射频模块安装位置等,统计标准并不一致,看不到运营商的真实水平,也对消费者选择5G网络的参考意义不大。

 

此外,一流的5G网络光有规模还不够,还要做到前端、后端、toC、toB四方面的能力相一致,综合决定了一张网络的质量,而这些指标此前很少进入公众的测评视野。

 

 

当5G建设从相对粗犷建设,进入到精细建设阶段,如何评估一张好的5G网络,自然也需要引入更加多元化、体验层面的评测标准。

 

北京联通“眼观6路,体验8方”的评测,涵盖商圈、体育、旅游等多方面城市功能区,正是围绕用户体验的核心坐标系,来构建一整套5G网络的评测机制。

 

那么,哪些指标共同决定了用户对5G网络的价值感知度呢?

 

在5G Capital网络测评发布会上,关于5G网络的稳定性,给出了“占得上、保持稳、体验优、信号好”四个方面,以及细化的12项指标,也成为5G网络质量的四道必考题。

 

大家在评判和选择5G服务时,不妨对照这四大考点来一一审查。

 

占得上:一道不容有失的填空题

让用户能够“占得上”,是一张优秀5G网络的基本修养。

 

试想一下,如果花钱开了5G套餐,手机依然只有“4G”标志,5G网络服务时有时无,岂不是买了个寂寞?

 

还记得5G刚刚来临时,为了争当“第一个升级到 5G 运营商”, AT&T甚至玩起了偷梁换柱的游戏,把4G改个名字为“5G E”,让很多用户以为,有个狂拽炫酷的“5G”标志就比别人先用上5G了。显而易见,“占得上”对于吸引用户起到了直接的推动作用。

 

但话说回来,“占得上”不仅仅是让用户的移动终端收获一个“5G”标志,而是要让信息服务切切实实地跑在5G网络上。

 

 

除了logo之外还能看什么?这次网络测评就给出了量化指标。

 

手机是否“占得上”5G网络,至少要包含两个指标:5G时长/里程驻留比,即终端在多长时间、多大移动范围内,能够一直跑在5G网络上。

 

以5月6号的路测为例,非常巧合地遇到了北京的沙尘天气,即便是恶劣的环境条件下,北京联通的5G网络在6条线路、全程124公里的评测表现,里程和时长驻留表现均是100%。

 

也就是说,北京联通的5G用户无论在何时何地,都能够以零时延的速度接入最先进的5G网络。

 

“占得上”,相当于一道不容遗漏的填空题,既要求5G网络全覆盖,还考验运营商的优化水平,借助精妙得当的网络测量、接入门限控制等,提升网络驻留的效果。

 

对于消费者来说,切记5G“占得上”既要看logo,更要看“疗效”。

 

信号好,一道来自人民的选择题

我们继续把目光聚焦在手机顶部的通知栏。

 

4G时代,信号好不好对于大众选择运营商影响极大。如果到了郊外或者山区就不能够正常打电话、发短信、上网了,那我要这网有何用。5G网络自然也要尽最大可能地保证信号质量。

 

这是不是意味着,只要5G信号满格,网络体验一定是最优呢?不一定。比如说基础网络中两个基站相互干扰,也有可能出现信号满格但上不了网的情况。

 

那么,怎样来判断5G网络是否“信号真满格”呢?

 

坦率来说,世界上并没有任何情况下都完美的体验,真正的“信号好”=用户需求满足程度-用户的期望值。当用户参考官方发布的良好覆盖率,期盼的是无远弗届、无处不在的强信号时,一旦出现弱信号,就会因体验不达预期而感到失望与愤怒。

 

 

所以眼尖的朋友可能发现了,这次发布的5G测评指标中,除了常规的5G良好覆盖率之外,还特别提出了5G弱覆盖占比、5G差质量占比。

 

比如在媒体测试中,即便是大风扬尘的恶劣气候条件下,6条线路的平均5G弱覆盖占比为0.09%,5G差质量占比为1.19%。

 

从用户体验的角度出发,比起最高速率能冲到多少,业务能够持续且稳定地在线,才是减少负面情绪和意外情况的发生。这时候,弱信号占比就是一个更具参考意义的指标。

 

如果弱信号占比高,良好覆盖面不足,用户体验肯定不够理想,比如太弱就会出现业务中断、视频卡顿、游戏延迟等等。

 

对于用户来说,毫不犹豫地选择弱信号占比低的运营商,意味着会更少遭遇信号不佳的困扰,得到一张“信号真满格”的网络,5G冲浪始终有强劲信号保驾护航。

 

体验优,一道投资收益的计算题

解决了网络及信号两大基本前提,接下来就到了观众姥爷们喜闻乐见的“测速”环节。

 

打开社交媒体或小破站,5G究竟能有多快,依然是评测5G网络最直接、最吸引眼球的方法。

 

这种依靠下载视频看5G速率的方法,只能体现测试地点5G下行速率这一局部指标,就像通过涂抹苹果来测试护肤品抗氧化能力一样,有用,直观,但不够全面。

 

在此次北京联通联合华为发布的网络标准中,也对“体验优”提出了更多元的要求,包含了下行平均吞吐率、下行低速率占比、上行平均吞吐率、上行低速率占比四项指标。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下行能力是以“下行低速率占比”来体现的,这就很有意思了。

 

以往我们总是依赖于能不能一秒下电影、拼手速抢红包、加载视频无卡顿等等下行表现有多高,来形容5G网络有多好。“下行低速率占比”看重的则是接收数据速度较低的可能性有多大。

 

 

正如北京联通副总经理杨力凡所说,“如果请大家夜里4点测试,那会比现在的结果还要好很多,但这没有意义,没有实用价值。我们更希望体现真实的感受”。

 

“下行低速率占比”的指标,正是希望反映出,在摩肩继踵的一号线早高峰上、在人潮汹涌的体育场馆内、在密集的机场高铁内……使用5G网络接收数据、下载文件、观看视频等等应用是否依然能顺畅无阻地完成。

 

在媒体测试中,6条线路全程下行低速率占比仅为0.35%,一位媒体老师在高速行驶的汽车上用手机实时下载视频,发现5G网络下完成下载后,4G网络的下载进度条只走了不到20%,整网表现确实达到了十倍于4G的设计规划。

 

除了常规的高速下载业务,全程高清直播、实时视频0缓存观看、大型云游戏在线畅玩、大文件传输、多路超高清视频会议、AR互动等等5G业务,也都在北京联通的5G网络上全程无卡顿完成,与4G网络拉开了明显差异,体验上实现了真领先。

 

正是这些高频使用且极易遭遇不爽的地方,被最大程度地改善,带来更爽的体验,才能让更多人愿意拥抱5G,从而带来好的商业回报。

 

所以说,“体验优”,直接影响着消费者的入网决策,也是一道决定了运营商投资回收的计算题。

 

保持稳,无法模棱两可的是非题

看到这里,大家也许觉得一个占得上、信号好、体验优的网络,已经足够令人疯狂心动了。

 

但一切美好体验,如果遭遇一场“掉线”,可能就会化作乌有。

 

试想一下,用户正在打一把联机游戏/接通视频会议,却因为掉线或延迟而变成了“坑队友”,那么网络承诺再多也全部白搭。

 

这意味着,一张好的5G网络不仅要在某一个业务、某一个时间点上做到极致,还要让高水平、高质量的服务,能够在长时间周期内连续、稳定地支撑用户联接。

 

Yes or No,是否稳定保持在线,是一道5G网络必须解答的是非题,没有模棱两可的可能。

 

一张“保持稳”的5G网络,包含5G接入成功率、5G掉线率和时延三项指标。

 

接入成功率和掉线率很容易理解,测试结果表明,6条线路全程5G接入成功率为100%,5G掉线率为0%。那么,“时延”的价值体现在哪里?

 

这就要提到4G和5G的核心差异之一。为了满足新一代移动通信业务的需求,5G系统的时延必须比4G小得多。以URLLC高可靠低时延通信业务来说,无人驾驶、远程医疗、云游戏等要求的时延很低。

 

 

其中,云游戏对于大众消费者来说是一种全新的娱乐方式,可以无需下载大容量客户端,直接畅玩3A游戏大作,将大量渲染、计算工作放在云端处理。在测试中,一位媒体老师直接将某款云游戏的画面调到最高像素,在高度移动的车内开了一局。灵活的操作借由北京联通时延平均为8.5毫秒的网络实时传输,最终拿下了本场的MVP。

 

面对这一挑战,北京联通副总经理杨力凡开玩笑说:我们最害怕的ToC业务就是云游戏,如果可以把它应对了,那么别的ToC领域就没什么(难度)了。

 

有意思的是,北京联通的5G网络在时延上与4G拉开了很大的差距,得益于5G SA独立组网全面商用。相比复杂度高的NSA非独立组网,“专网专用”的SA独立组网能够充分发挥出5G架构的优势,为实时性要求比较高的高清直播、远程控制、云游戏等业务提供了网络保障。

 

持续奔跑在这样一张零掉线、低时延的网络上,成为5G网络区隔于4G的差异化赛点。

 

 

“占得上、保持稳、体验优、信号好”四道考题,代表了一种以用户为重心的网络测评思路,不光要做得好,还要让用户感知得到、收获惊喜。

 

另一方面,网络体验也是5G的第一生产力,只有让每一个用户都能感知到的好5G,才能吸引消费者用钱包和流量投票,真正拥抱5G时代,帮助运营商进入“投资-回报”良性周期,兑现5G商业价值。

 

最先完成大考的北京联通,也就成了运营商“课代表”,孵化出过硬的现网测评标准。

 

往前追溯,会发现一些草蛇灰线的伏笔其实早就埋下,比如北京联通与华为联手的5G Capital创新探索中,坚持先行一步,打造5G终极形态的SA网络,为网络质量奠定基础。

 

围绕用户体验和应用场景进行网络规划、建设与维护。基于精准目标和场景化建网,让不同行业和用户感受到5G真正有所不同。

 

正是这样追求卓越的建网理念,才有了北京联通在用户体验上的极致领先,在商业上的快速增长,进入了5G投资回报周期的良性循环。也只有这样一张卓越平衡的网络,能够支撑5G应用的蓬勃创新,加速催生出新的应用,驱动消费者行为模式的转变。

 

 

回顾从1G到5G的移动通信发展历程,如果说“追赶”是1234G时代中国移动通信产业的核心要义,那么引领5G建网标准,则是时代赋予的新使命。

 

一个完善且公允的测评标准,是行业及用户都渴盼的,也是无法一蹴而就的长期征途。随着这次四大类12项指标的5G网络标准出炉,新标准,新网络,也推动着运营商们进入“5G考试”的下个阶段。

 

一色杏花红十里,状元归去马如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