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赵小飞

物联网智库 原创

转载请注明来源和出处

导  读

近日,中国联通联合多家厂商发布了业界首个低成本5G模组——雁飞5G模组,该模组的最大亮点之一是含税价仅为499元,在5G模组成本居高不下的背景下,这一消息在业界引起热议。低成本的5G模组将为下游终端厂商、方案商和行业用户提供低成本的连接方案,促进行业应用的繁荣,因此模组价格指标也是应用成熟的一个重要体现。

 

 

近日,中国联通联合多家厂商发布了业界首个低成本5G模组——雁飞5G模组,该模组的最大亮点之一是含税价仅为499元,在5G模组成本居高不下的背景下,这一消息在业界引起热议。

 

来源:联通数科

 

当前,5G产业发展如火如荼,但总体成本还很高,每一环节成本的大幅下降都会进一步推动产业应用的繁荣,不过,我们还是需要用历史纵向发展的角度和产业生态横向发展的角度去看待成本下降的历程。

 

模组成本下降驱动5G行业应用发展

一般来说,物联网模组是将基带芯片、射频芯片、存储芯片、电容电阻等各类元器件集成到一块电路板上,并提供标准接口,各类行业终端通过嵌入物联网模块快速实现通信功能。模组起到连接的作用,承载端到端通信、数据交互功能,因而成为物联网终端的核心部件之一。

 

下游终端厂商和应用厂商往往并非通信技术专家,完成一款智能终端或物联网方案时,需要一个可快速实现的通信方案,通用的物联网模组能帮这些厂商完成与通信相关的工作,降低了下游厂商开发和落地的门槛。而且,模组一般占据终端连接功能的成本会达到60%左右,因此5G时代各行业数字化转型的实现都离不开模组成本的降低。

 

关于雁飞5G模组,中国联通指出其具有三大核心特点:一是针对联通网络定制核心特性,对不必要的功能裁剪设计,实现低于500元的售价;二是针对工业控制、4K/8K视频采集、数采数传等行业应用对模组的计算逻辑及网络协同方式进行自行设计,实现30%的节电;三是基于雁飞格物DMP平台,通过网络软件化、软件硬件化、硬件芯片化,在芯片中植入自研的雁飞格物SDK,形成物网协同的差异化优势,实现真正的“有根生长”。

 

可以看出,这一款模组价格能够降至500元以内,是在通用模组基础上做了很多创新,通过剪裁降低基础器件和设计成本,但在剪裁的同时并非性能下降,而是针对一些特定场景进行了增强,可以说是创新带来成本的降低,并非为了降价而降价。

 

随着出货量的增长和应用落地的加速,5G物联网模组价格会持续下降。去年11月份,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在全球移动宽带论坛的演讲中给出了5G模组成本的预测数据:

 

来源:华为

 

从这一预测数据来看,到今年年底,5G模组价格成本可以降至80美元左右;而到2023年底,5G模组成本将降至20美元左右。在20美元左右的成本下,相信会有更加丰富的行业终端形态出现,5G在行业应用中的渗透度更高。

 

中国联通也给出了模组需求量预测,2021年5G模组的全球需求量将超过1000万片/年,到2025年将超过5000万片/年。

 

当前5G行业应用也在稳步落地中。5月27日,工信部在太原发布“5G+工业互联网”第一批重点行业和应用场景,包括五大重点行业和十大应用场景,即电子设备生产、装备制造、钢铁、采矿、电力五大行业,协同研发设计、远程设备操控、设备协同作业、柔性生产制造、现场辅助装配、机器视觉质检、设备故障诊断、厂区智能物流、无人智能巡检、生产智能监测十大场景。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长赵志国提到,目前全国工业企业建设“5G+工业互联网”项目超过1500个,覆盖了22个国民经济重要行业。

 

近期,工信部也公开发布了“公开征求对《5G应用“扬帆”行动计划(2021-2023年)》的意见”,在征求意见稿中提到的7大指标中,专门提出5G物联网终端用户数年均增长200%。5G物联网终端用户数快速的增长,也依赖于模组成本的下降。

 

《5G应用“扬帆”行动计划(2021-2023年)》主要指标

 

从这些角度来看,5G模组出货量和成本的降低,是将这种承上启下的纽带作用充分发挥的过程。低成本的5G模组为下游终端厂商、方案商和行业用户提供低成本的连接方案,促进行业应用的繁荣,因此模组价格指标也是应用成熟的一个重要体现。

 

以史为鉴:NB-IoT模组成本下降的过程

提到模组成本的下降,业界对于当年NB-IoT模组价格下降过程还历历在目。回顾NB-IoT模组成本下降的历程,笔者认为三大运营商三次大规模招标在这其中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每一次招标都将NB-IoT模组成本推向一个新低。

 

(1)中国电信的“宇宙第一标”

2017年9月,中国电信开启了规模50万片的NB-IoT模组招标。彼时NB-IoT标准冻结一年多时间,中国电信率先完成30万NB-IoT基站升级,成为全球首个也是全球最大的全国性NB-IoT网络运营商,而且中国电信还发布了全球首个NB-IoT资费标准。

 

不过,NB-IoT商用之初,作为创新性的事物,模组价格居高不下,大部分成本处于60元以上,这一成本对于面向海量低成本物联网终端的场景来说,不可能催生出物联网应用的快速发展。为了尽快形成成本的下降,并提振行业信心,中国电信率先开启了规模化的模组招标,业界号称“宇宙第一标”。最终招标结果出炉,一家模组厂商独家中标,价格为每片含税36元人民币。实际上,当时模组的中标价格为66元,其中30元由中国电信来补贴。

 

(2)中国联通的300万片模组招标

2018年,中国联通也启动了NB-IoT模组招标工作,数量是300万片。2018年9月,招标结果出炉,中标企业大多最终以低于30元/片价格入选。从NB-IoT问世起,“低成本”就成为一个典型的标签,而这个低成本最多的解释就是模组成本低于5美元,因为业界不少人认为5美元是一个分水岭,中国联通通过本次招标一举达到这一分水岭。

 

虽然很多中标者是低于成本价报价,但NB-IoT模组实际成本下探至30元左右已成定局。从2017年10月超过60元的成本,不出一年时间成本已下降了一半,进入了预期的5美元以内。

 

(3)中国移动的500万片模组招标

2018年12月初,业界瞩目的“中国移动500万片NB-IoT模组招标”终于尘埃落定,这一订单由9家企业10款模组瓜分,而最终报价中最低报价低于20元,这是继中国联通300万片NB-IoT模组招标后价格再次创新低,且已远远低于此前业界对NB-IoT模组预期的5美元。

 

不到半年时间,价格再次大幅下探。价格的下降,破除了“NB-IoT模组成本是NB-IoT产业瓶颈”的谎言。目前,NB-IoT模组价格已下探至15元以下,业界已经不再太多关注价格了,因为这一价格是在近2亿的连接规模驱动下形成的自然市场行为。

 

鼓励通过创新降低成本,警惕恶性价格战

本次中国联通推出500元以下的5G模组,率先开始在5G模组市场中打破成本壁垒。不过,从之前经验来看,业界应该树立起客观的成本观念,成本下降可以通过出货量增长来摊薄固定成本,也可以通过创新的手段形成成本节约,但要警惕为了抢占市场份额,主动进行价格战,透支模组厂商进一步创新积极性,也对整个产业生态不利。

 

一方面,从5G行业应用的成本结构角度看,5G规模化应用需要打破成本的壁垒,这里的成本可不仅仅是模组成本。因为在当前很多应用场景中,尤其是工业、医疗等专业应用,对于可靠性、稳定性、安全性的要求非常高,高要求意味着高成本敏感性,模组成本在整体实施成本中占据的比例并不明显。

 

整个5G行业应用落地还有更高的成本部分,比如MEC的部署、行业专网的建设运营、专用终端的研发,动辄数十万甚至数百万,这些都需要持续推进其业态成熟和降低成本。模组成本的下降应该是伴随着其他拥有成本共同的下降,是一个配合的过程,在前期仅有模组成本下降,可以肯定不能带来5G应用的繁荣。

 

另一方面,从模组厂商的角度看,目前NB-IoT模组毛利率较薄,4G模组价格也在持续下降,5G模组是应该是厂商们获得创新高回报的领域。中国联通通过器件剪裁和特定能力优化,实现模组价格下降,相信依然有正常的回报,这才是一个正向循环过程。5G模组有足够的利润,模组厂商更有积极性进行技术创新研发。

 

以此前NB-IoT模组价格的降低的过程来看,实际上模组厂商一定程度上是“赔本赚吆喝”,不低于成本价报价,怕失去相关市场;低于成本价,那就形成恶性价格战。过去数次大规模的招标,将价格压了下来,但那个阶段模组企业真正的成本是多少?招标数量中有多少真正落地了?经历过这些过程的各位自然心知肚明。而如今价格稳定在一定水平,是源于亿级出货量的增加和产业生态的成熟。

 

5G应用发展是一个长跑,产业链各方应该有足够的回报才能坚持跑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