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十万运营商网络运维人员‘爬’在ICT网络上,盯着网络的变化,保障我们丰富多样的数字业务。”从事通信网络运维的朋友此前对笔者说的这句话,让笔者深感电信运营商对自动驾驶网络的渴望。

 

据悉,自动驾驶网络,尤其是L4级别的,通过分层自治的方式,让网元走向智能化,能够实现网络从被动人工运维,走向预测性智能运维,面向消费者客户和垂直行业提供“全自动、零等待、零接触、零故障”的创新网络服务与ICT业务,打造“自服务、自修复、自优化”的通信网络。想要实现该目标并非易事,不论运营商还是设备商都在积极推进。

 

7月16日,中国移动发布《中国移动自动驾驶网络白皮书2021》。笔者阅读了下,发现该白皮书总结了中国移动与伙伴对自动驾驶网络的探索历程,分享了宝贵实践经验,能推动自动驾驶网络更早规模落地。

 

不过我们也疑惑,在过去2年多的发展中,自动驾驶网络取得哪些成果?白皮书能否助力自动驾驶网络向更高阶段前行?笔者在本次白皮书发布会上似乎找到了答案。

 

01、中国移动发布白皮书,网络“自动驾驶”迎来落地里程碑

随着5G、F5G网络建设的全面启动,运营商网络规模极速扩大。7月16日,工业和信息化部总工程师、新闻发言人田玉龙表示,截至今年上半年,我国已累计开通5G基站96.1万个,覆盖全国所有地级以上城市。

 

其中,中国移动目前已建成5G基站超过50万个,数量占比超过国内的50%,并建成了全球最大规模的SA独立组网的商用网络。

 

面对如此大规模网络,中国移动面临三大驱动力推行自动驾驶网络:

一是垂直行业数字化和消费者生活数字化对网络多样性服务能力提出更高需求;

二是网络技术演进加剧了运维管理难度;

三是亟需借助自动驾驶网络,降本增效。

 

这也是业界集体发力自动驾驶网络的原因,而中国移动表现可圈可点,可谓先行者。在此次发布会上,中国移动集团副总经理李慧镝谈及自动驾驶网络价值时表示:“在‘规、建、维、优、营’各领域与AI深度融合,实现运维数智化能力跃升,构筑精品网络,成为千行百业‘上云、用数、赋智’的稳固基石。”

笔者了解到,2019年开始,中国移动就联合华为等合作伙伴,率先提出自动驾驶网络理念,并选择河南移动作为首个创新基地开展联合创新。今年,中国移动更是首次提出了在2025年达到L4级自动驾驶网络的宏伟目标。

 

基于以上可知,5G时代,自动驾驶网络的变革已势不可挡。同时,自动驾驶网络已在多地落地,验证了其价值及可行性。

 

02、从0到1同心聚力,华为三大举措助推自动驾驶网络发展进程

推动L4级自动驾驶网络目标难不难?肯定不容易,业界需要在理论和基础技术层面上实现突破,可谓是从0到1的创新过程。

 

没有具体措施,那一切只能是镜中月。笔者注意到,鲁鸿驹在发布会上提出“技术创新、商业联创和标准成熟”三大举措,助力产业发展和中国移动战略目标的达成。这三大举措能否保证自动驾驶网络朝着更高目标前行?我们从三大举措内容去窥探一二。

 

 

措施一:技术创新,突破自治域五大关键技术

我们认为,要想实现自动驾驶网络的宏伟蓝图,技术创新与突破是基础。回顾华为自动驾驶网络技术发展,其一直聚焦单域自治的能力跃升,构建单域自治的智能系统,通过突破网络环境感知、态势分析、多目标决策、行动规划和自学习/自演进等五大关键技术,解决网络复杂性的同时,增强适应性。

 

对于单域自治,鲁鸿驹指出:“要想实现自动驾驶网络,本质上是从超级复杂体升级到超级智能体,分层自治是一个现实可行的路径,单域自治的网络智能控制是实现运维运营自动驾驶的基石。”今天,机器的认知水平仍明显低于专家,在多目标决策、行动规划、自学习/自演进等方面还需要一个逐步探索和验证的过程。自动驾驶网络演进,可以从智能化的网络环境感知、网络态势分析开始,逐步向智能化的多目标决策和行动闭环推进,最终达到系统智能化自学习/自演进的理想目标。

 

措施二:坚持联创,加快现网应用转化

有了技术创新,还要结合商业场景“沿途下蛋”,商业联创是促进技术成果转化和应用的孵化器。据悉,过去2年多,华为与中国移动集团以及河南、浙江、江苏、安徽、北京、湖南、天津等23个省市累计开展了45个应用创新。这些联合创新,不仅加快了现网应用转化,也给未来发展建立了信心、树立了标杆并指明了方向。

 

对于联合创新未来如何发展,鲁鸿驹认为:“联合创新的首要秘诀就是要选准靶心,而各省公司的技术‘一把手’在选准靶心方面发挥着龙头作用。同时,创新也离不开产业各方的紧密协同和开放合作。”

 

措施三:积极贡献,促进标准体系成熟化

从商业联创到规模应用,必须要有成熟的标准作为支撑。行业的规模发展,如果没有完善的行业标准,那其结果只能以失败告终。过去,网络自动化领域的行业标准化重视和投入不足,使得整个行业呈现碎片化和低效协同两大特点。

 

对破解产业在标准化构建中面临的挑战,鲁鸿驹讲到:“面对这一困境,多标准组织之间形成相互协同的标准体系势在必行。”

 

我们看到,过去3年,中国移动以及华为等产业伙伴陆续在CCSA、GSMA、3GPP、ETSI等产业组织成立了多个自动驾驶网络相关工作组,立项二十多个课题,其中华为凭借其自身在ICT领域的技术优势,累计参与了近20个标准文稿的开发与讨论,涵盖产业愿景、商业架构等多个方面。

 

在笔者看来,鲁鸿驹提出的三大举措,为自动驾驶网络发展构建了完善的发展环境,可以说能够保证产业健康发展。

 

笔者观察:领航者树标杆,将加速产业发展

纵观通信行业发展的历程,中国运营商经历了2G跟随、3G挑战、4G同步的历程,在5G时代,中国运营商不论是5G网络建设,还是技术及标准上都处于领航者位置。

 

做跟随者易,成领航者难。当处于全球网络发展前列时,中国运营商也面临不小挑战。如何使能自动驾驶网络行稳致远?笔者连续跟踪自动驾驶网络2年多,撰写了几十篇各类调研和分析文章。我们看到,本次发布的白皮书,价值巨大,为产业发力明确方向。

 

在白皮书中,中国移动不仅在业界首次提出在2025年达到L4级自动驾驶网络量化目标,更是“围绕客户发展与质量领先2大目标,实现资源管理、业务管理和客户管理3个闭环,协同网元、网络、业务、商务4个层次”的自动驾驶网络“234”体系架构,并呼吁产业共创,加速网络数智化转型升级。

 

而且,如同1G到5G的演进,业界也制定了自动驾驶网络代际发展路标。第一阶段,2021年重点围绕自动化和远程化实现自激活和故障自识别;第二阶段,2022到2023年,重点突破自分析、自诊断能力,实现自动驾驶网络L3级别目标;第三阶段,2025年实现网络故障自愈自优、预测预防等,网管平台实现运维核心领域全覆盖。

 

此次白皮书及代际发展路标,就像行路者手中的地图给出方向,有了方向,再联合探索,到达目的地只是时间问题。

 

所以,《海峰看科技》认为,该白皮书显示,拥有全球最多用户、最复杂网络的中国移动,在自动驾驶网络领域树立了标杆,让产业了解到诸多自动驾驶网络应用落地理论和实践,意义重大。

 

我们相信,在产业伙伴一起持续推进下,自动驾驶网络时代将加速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