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OPPO宣布与Sisvel达成和解,双方将结束全球范围内所有未决诉讼争议。这意味着OPPO与Sisvel结束长达两年的专利纠纷,达成许可协议。

 

虽为和解,但从OPPO在这场长达两年的诉讼中的表现不难看出,这是OPPO在专利之路上的又一个里程碑。毕竟在和Sisvel的全球专利战争中,OPPO已经取得多场胜果,此次和解显然是不同于城下之盟的胜诉和解。这无疑也给饱受“专利勒索”之苦的国内企业释放出一个信号:不妥协、把握主动权、积极有效的回击,才是取得专利纠纷最终胜利的关键。

 

同时,不难推测,OPPO与诺基亚的专利战争已经打响的情况下,预计OPPO在与Sisvel和解后,会全力聚焦应对来自诺基亚的挑战。

 

Sisvel起诉OPPO:无一胜诉

OPPO与Sisvel之间的“专利大战”多年前已拉开帷幕。Sisvel是一家极具进攻性的专利诉讼和许可组织,主要在欧洲地区活动,据统计,以Sisvel为原告的全球专利诉讼超过60起。早在2015年OPPO与Sisvel已经开始接触,但由于Sisvel索要过高许可费,且态度强硬不留谈判空间,谈判始终没有取得进展。

 

2018年OPPO正式进军欧洲市场,次年,Sisvel就对其发起猛烈攻势,相继在英国、荷兰、意大利等地大规模向OPPO发起专利大战。2019年4月,Sisvel在英国针对小米、OPPO等国内厂商发起专利侵权诉讼,涉案专利是3件通信专利。同年6月,Sisvel在荷兰海牙起诉OPPO、一加、小米专利侵权。

 

但结果并不如Sisvel所预想的一帆风顺,迎接它的并不是胜者的狂欢,而是频频被打脸。2020年5月27日,荷兰海牙法庭判决Sisvel在荷兰起诉OPPO所使用的专利EP1129536B1权利要求4和权利要求8因缺乏创造性而无效(其他权利要求被判没有侵权事实)。法院还判决Sisvel承担本案OPPO的所有诉讼费用。至此,Sisvel在针对OPPO发起的荷兰专利诉讼中败诉,同时OPPO荷兰市场的销售禁令威胁也被解除。

 

根据外媒报道,2021年4月,英国高等法院就涉诉的另一件专利EP1925142B1也作出判决,认为OPPO并不侵权,Sisvel再失一城。至此,Sisvel在自己的欧洲主场连吃了两个败仗。

 

面对悍然开战的Sisvel,OPPO除了积极应诉之外,也在国内对其进行了反诉。

 

2019年9月,OPPO在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提起针对Sisvel的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费率诉讼。请求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判决Sisvel的行为违反公平、合理、无歧视(FRAND)义务;并确定Sisvel 2G、3G、4G标准必要专利对OPPO移动终端产品的许可条件。

 

2019年12月,OPPO再在广州对Sisvel提起反垄断诉讼,理由是Sisvel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请求包括判令Sisvel立即停止收取不公平的高价专利许可费、捆绑销售过期专利以及对相同专利进行重复收费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

 

对此,Sisvel提出了管辖权异议但未能如愿,最终最高人民法院裁定广州知产法院对OPPO诉Sisvel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纠纷有管辖权。

 

直至双方宣布和解,Sisvel在与OPPO的诉讼中未尝一胜。

 

胜诉和解,强实力是根本

OPPO此次与Sisvel的和解是在Sisvel节节败退之后达成的。虽然双方均未对外透露协议详情,不过不难推测OPPO在此次协议中取得了相对有利的条件。纵观近年来频发的全球性专利诉讼,多数以和解告终,但各大厂商依然宁愿耗时耗力与“不合理收费”的行为进行对抗,而非直接投降了事,原因便在于此。毋庸置疑,胜利之后的和解与败诉后的城下之盟有着天渊之别。

 

面对专利权人,尤其是无实体业务的专利诉讼许可组织(NPE)的挑衅,被诉企业往往处于被动的地位。这些组织专利攻击技能高超,而没有实体业务也限制了被诉企业的反击策略,让不少企业都有一筹莫展之感。而OPPO能够在屡挫Sisvel锐气、掌握主动权之后成功和解,正是实力的写照。这与OPPO多年来在知识产权方面的倾力投入息息相关。

 

实力是预防和瓦解恶意侵权的最佳回应,多年来,OPPO的专利成绩有目共睹。

 

截至2021年6月30日,OPPO全球专利申请量超过65000件,全球授权数量超过30000件。其中,发明专利申请数量超过58000件,发明专利申请在所有专利申请中占比90%。

 

优异的专利成绩让OPPO成为各大专利榜单的常客,且在大部分榜单中,OPPO的排名都居于前列。从2018年-2020年,在国内发明专利授权量方面,OPPO更是始终保持在前三的行列。

 

“金玉其外且内有乾坤”, OPPO就是这样一家企业,外在实力固然重要,内在理念更凸显其担当。这家公司多次对外表态,OPPO充分尊重知识产权,但拒绝不合理收费,更反对以诉讼促谈判等违反FRAND原则的行为。

 

对于收费合理的专利权人,OPPO一直秉持着积极协商的态度。

 

据悉,OPPO已和高通、爱立信达成了全球专利许可协议或者交叉许可协议,还加入了独立许可管理机构Access Advance 的HEVC Advance专利池,OPPO由此将获得全球超过13000件(持续增加中)实施HEVC/H.265视频编解码标准必要专利的许可。

 

此外,OPPO也利用自己积累的专利和专利权人达成交叉许可。2020年3月,OPPO开始通过Avanci平台向物联网及车联网市场许可全球3G和4G无线通讯标准必要专利。今年5月,OPPO又宣布作为许可方加入了HEVC Advance专利池。

 

而对于专利许可中的不合理收费、以诉讼作为工具的专利劫持等行为,“SAY NO”是OPPO的一贯主张,这家公司从不惧于站在国内企业反对专利劫持的第一线。

 

2021年,OPPO与另一家专利权人夏普之间的标准必要专利许可纠纷一案被评选为最高人民法院年度十大知识产权案例,这也充分显示OPPO知识产权的诉讼实力和维护公司利益的决心。该案的深远意义在于不仅维护了OPPO自身的企业利益,也是中国法院第一次下达对标准必要专利全球费率享有管辖权的裁定,提升了中国在国际规则上的话语权。

 

多年积累的专利实力保证了OPPO有能力贯彻自己的知识产权理念,而这些理念正在为其赢得专利话语权和品牌影响力,并进一步固化为品牌实力,加速其专利实力积累过程。这组良性循环正是OPPO知识产权自信的来源。

 

收缩战线,迎战诺基亚

与OPPO达成和解,对Sisvel来说无疑是明智之举。在这一系列纠纷中,Sisvel屡屡以失败收场,OPPO快狠准的专利无效和诉讼能力,让Sisvel不少站不住脚的专利频频“塌房”,颇有“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之味。可以预见,持久战对于Sisvel 而言并不是好消息,等待它的更有可能是“颗粒无收”的下场。

 

对于OPPO而言,与Sisvel这样的老牌专利诉讼和许可机构纠缠终究耗时耗力又耗钱,在已经占据上风的情况下,和解不失为一种最好的选择,完全能够以合理的许可费率结束战斗,同时,达成专利许可协议后对OPPO海外业务的持续开拓也是一针助力剂。

 

此外,目前,OPPO与老牌通信大厂诺基亚开始了全球专利纠纷,据了解目前该纠纷还在初始阶段,这次与Sisvel和解后,OPPO也能够收缩战线,集中精力与诺基亚进行抗争。

 

此次诺基亚可谓来势汹汹,其已在英国、法国、印度等多个国家对OPPO发起了专利侵权诉讼。OPPO与诺基亚曾在2018年签署了全球4G专利交叉许可协议,从多方媒体报道来看,此次诺基亚发起诉讼的原因是双方未能就5G专利许可达成一致,而诺基亚的5G专利收费也被诟病有“不合理”之嫌。

 

这早已不是诺基亚第一次对中国厂商发起大规模专利诉讼。2019年,诺基亚就曾针对联想发起过全球范围内的专利诉讼,双方在今年4月达成和解,联想和诺基亚达成许可协议并向诺基亚支付许可费。

 

通过采取激进的诉讼方式,迫使其他公司妥协,正是诺基亚的策略之一。但正如前文所提及的一样,向“以诉讼胁迫谈判和接受过高许可费”等恶意行为低头,从来不是OPPO的作风,此次与Sisvel达成和解的时机正为OPPO腾出了充足资源,全力应对来自诺基亚的挑战。

 

众所周知,“出海”企业往往会遭遇更加复杂的竞争环境,而通过多年的知识产权积累和实战经验储备,面对外国企业的频频“骚扰”,OPPO都以从容的姿态应对,不仅能够做出迅速且条理清晰的反应,而且有实力战而胜之,我们也会继续关注OPPO和诺基亚专利纠纷的后续进展。

 


来源:C114通信网
作者:L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