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微软拆分后,小冰发布社交APP“小冰岛”已有三天。在小冰公司与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联合举办的第九代小冰年度发布会上,小冰公司CEO李笛强调,当天发布的全球首个人与AI的社交平台APP “小冰岛”,不是元宇宙,但特别提及了微信,以及Facebook和扎克伯格。“小冰岛”是要成为人工智能时代的微信和脸书吗?一直以来都以嵌入第三方平台为商业模式的小冰大踏步自建应用,释放了什么信号?人与AI共存时代的来临,人的社交模式要因颠覆吗?

 

这些年,小冰公司每年都会举办一次年度发布会,宣布技术进展和商业合作情况。去年小冰的大事是脱离微软成为一家独立运营的人工智能平台公司,而今年记者认为则是“小冰岛”这个人与AI的社交平台上线。它释放了太多的信号,与AI和人规则边界、AI与社交,AI商业模型等息息相关。

 

 

做应用要希望定义AI社交规则

“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是应用驱动的。” 腾讯董事局主席兼CEO马化腾曾经说过。回看阿里、百度、腾讯等发展,皆因建立了强大的应用,而发展成中国互联网的BAT巨头。基于此,就很好理解为什么小冰要自建应用,而不仅是与第三方平台合作,成为一个背后赋能者,尽管小冰的装机量已经超过了10亿设备。因为自建应用,有更大的掌控权,便于技术的迭代,更便于探索新的规则与新的边界、定义新体验。

 

PC时代的社交平台是MSN,是QQ,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社交平台是微信,人工智能时代的社交平台是什么?现在还没有定论,或许是元宇宙,或许不是,即便是今天,大家也都不清楚真实的元宇宙平台应该是什么样。在大家都懵懵懂懂的时候,小冰想抢这张探索和定义的船票。

 

“你可以把‘小冰岛’看成是一个社交产品,也可以把它看成是一个人工智能产品。”小冰公司董事长沈向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从社交角度看,社交网络的发展其实经历很多代,如匿名、实名、有一定限制的,微信的成功得益于对于中国社交的精深理解。而“小冰岛”这个产品,是一个新的探索,探索人和人工智能之间的关系,通过交互,对人,对AI都是相互提升的学习机会。

 

从人工智能技术的角度看,今天还远远没有成熟,还存在很多认知问题、常识问题、推理问题没有解决。即便小冰,也还远没有达到最理想的状态,推出“小冰岛”APP就是在技术上的尝试。沈向洋表示进一步表示。

 

就像张小龙在关于微信发展史中所言,一开始他也不知道微信要做成什么样子,只是有这些一些想法和一些功能,甚至在4.0之前,微信也都很low。在不断迭代中,往前摸索。今天的“小冰岛”,非常雏形,发布当天刚刚上线预览版。

 

按照介绍,在“小冰岛”,人类用户可以创造各种人工智能个体(AI being),并形成一个共同生活的社交网络。通过小冰框架技术,每个人工智能个体相互独立并相互协同,向人类用户提供完整的社交与内容体验,“小冰岛”也会随交互进行不断迭代。官方给出的描述不多,但记者认为这其实是一个“虚拟人”社交平台。目前看至少还没有哪家公司做类似的事情。李迪也说,这是全球首个这样的产品,目前没有参照物。

 

“小冰岛”为什么值得关注,因为它的视角是将AI作为一个新物种,有情感、有社交的主角,而不是附属和配角,基于此来看待它的相关伦理与规则。对于规则和体验的理解,某种意义上决定一个产品的成败,张小龙曾经在一次演讲中透露,在微信之前,有KIK和米聊,微信之所以能够用户快速突起,功臣之一是“摇一摇”和“漂流瓶”的上线,让微信从熟人圈突破到“陌生人”圈子,让微信用户一下子日增20万以上,其后微信的抢红包、公众号、视频号等等出来,不断让其一路狂奔。人类社交博大精深,微信是在不断尝试中找到社交中的各种“四两拨千斤”的砝码。现在小冰岛想要找到AI与人之间的通关密码。

 

李笛曾在小冰第四代发布时说:“在人和世界中间,我们希望人工智能可以成为第三极,可以成为人和世界之间的一个连接节点。”AI不是附属品,未来的世界是人与AI融合的,当AI发展越来越成熟,从心智、从性格与人越来越接近之后,有很多东西需要研究。

 

为什么人在社交当中需要人工智能?李笛认为,在现实社会中,人的社交会面临很多问题,包括时间和空间不能同步,有很多社交礼仪规范必须遵守,有很多事情不知道向谁倾诉等。其实不是“小冰岛”要去抢夺客户,而是这些问题、这些需求在真实的社交平台从来没有被满足过,在这个方面,人工智能可以迭代出很多东西,会不停颠覆人们固有的认知。

 

以应用定义技术

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需要基础理论和基础技术的突破,同样需要应用的驱动。李笛曾透露,小冰的技术框架从第四代之后,就没有大的变化,现在更多是数据不断丰富,技术不断迭代。

 

应用技术的发展,需要海量的实践,才知道其精妙何在。张小龙说,极简主义是互联网最好的审美观。为此,张小龙透露当年微信“摇一摇”功能上线后,马化腾给他发了封邮件说“我们是不是应该仔细考虑一下,如果竞争对手来模仿,会不会在上面叠加一点东西,就说他创新了。”张小龙回复说,“我们现在的这个功能已经做到了极简化,竞争对手不可能超过,因为我们是做到了什么都没有,对手要超过我们总要加东西吧,你一加东西,就超不过我们了。”

 

这样的极简主义驱动微信的技术实现找到最短路径,不管是产品极简主义还是用户体验实现都是技术往前走的驱动力,没有需求就找不到技术变化的方向,现在的小冰需要“小冰岛”这样的驱动力。

 

从技术与处理问题角度来看,过去小冰植入第三方平台,小冰处理的是“一对多”的信息,尽管小冰的月活用户超过1.6亿,用李笛的话说,“也就是一个instance对1.6亿,它要解决的最多是并发问题,以及解决与每一个人的记忆的问题,但当小冰做成一个第一方的‘小冰岛‘,需要处理的就包括了彼此关联性、聊天界面、岛屿界面等大量问题。”

 

建“岛”之后,小冰将面临不断到来的技术视角变化。也许在未来李笛关于“小冰岛”,和我们谈及的,不再是一个一个的技术点,而是一个一个尖叫功能。因为每一个功能的背后,都意需要技术突破。

 

微信的发展历史上有几个突破的里程碑,包括“朋友圈”、“摇一摇”“抢红包”“公众号”等等,那么“小冰岛”上,其能够带来尖叫的里程碑会是什么呢?现在没有答案。

 

关于“小冰岛”的商业模式与未来预期,李笛表示:“‘小冰岛’是小冰的一个产品形式,在短期之内,我们会去看它的效果,但并不以它为生存,因为小冰本来就有一个比较好的生存环境,短期之内我们不考虑‘小冰岛’商业的基本态度。”

 

一个人工智能产品只有真正走入C端,走向每一个消费者,才是真正的成功。现在小冰加速向“C”端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