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NFT从艺术领域破圈成功,技术的革命、元宇宙的兴起碰上版权意识的提升,再加之投机泡沫和资本运作,让越来越多的领域开始触及NFT这一技术,从Facebook、Twitter到阿里、腾讯,各路兵马集结,势要将NFT玩出创新来。

 

 

一夜之间,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代币)成了一场全民狂欢。

 

2012年初,Yoni Assia在一篇博客文章中首次讨论了区块链支持的Colored Coin,彼时它还像“天外来物”一般,大多数人对此并不算了解。真正出现热潮是在2017年10月,随着CryptoKotties的出现,NFT成为了主流。

 

最近随着几件代表性事件的出现,NFT又一次被推向了新的高潮,前有NBA勇士队当家球星斯蒂芬·库里斥巨资18万美金买下一个“平平无奇”的猴子形象的头像,后有波兰著名女歌手Doda要将自己“大卸406块”拍卖回馈给粉丝,这让NFT不仅成功破圈,甚至大有演变成一场全民狂欢的势头。

 

现在,你可以用NFT来代币化任何你想要的,无论是在虚拟世界还是现实世界,尤其是数字艺术、数字音乐、虚拟房地产、游戏资产等等各种媒体类型的东西,万物皆可NFT。

 

 

而随着NFT从艺术领域破圈成功,技术的革命、元宇宙的兴起碰上版权意识的提升,再加之投机泡沫和资本运作,让越来越多的领域开始触及NFT这一技术,从Facebook、Twitter到阿里、腾讯,各路兵马集结,势要将NFT玩出创新来。

 

在玩家一个一个如“下饺子”般的入场后,NFT又将会掀起怎样的浪花呢?

 

为什么NFT能成功破圈?

 

在区块链里,数字加密货币的分类有两大类,一种为原生币(Coin),另一种为代币(Token)。比特币、以太币都属于原生币,它们拥有自己的主链,提供公链运行的经济激励,并且它们又是同质化的,简单来说就是可以互相替换,接近无限拆分,类比于人民币、美元等,

 

NFT全称叫做Non-fungible Token,指的是非同质化代币。通俗来讲,它与同质化的代币完全相反,具有不可替代、不可分割和不可篡改的特点,而且每一枚NFT都是独一无二的,像每一个人的身份证一样。正是这样的属性,也让它能在数字收藏品或所有权证明中发挥巨大的价值。

 

 

比如文娱、艺术领域就是NFT最热情的拥趸。对于创作者而言,作品的版权保护一直以来都是难以解决的问题之一,只要公开发行的作品,无论是一首歌、一张图、一段视频还是一篇文章,都能轻而易举的被人下载、复制,加以利用。而在维权的过程中,又存在难度大、成本高的问题。

 

另外,在艺术品的流转中,原作者通常是一次性利益获得者,选择将作品完整的所有权打包出售,意味着一旦作品流进市场,无论这件作品被炒作到多么高的价格,原作者也很难在其中再次获利。

 

而NFT则为解决版权问题和艺术家的获利提供了解决思路。将一部作品打上NFT独一无二的特性之后,意味着这个作品在这个世界上就像人一样拥有了唯一性、不可替代性和真实性,无论作品被传播多少次,都能对其进行溯源并找到原创者,而原创者也能通过这一特性在不断的流转交易间获得回报。

 

以交易平台Super Rare为例,原创者通常在进行一手交易时可获得85%的收益,平台获得15%的收益,而等到再次交易时,卖家能获得90%的收益,艺术家则能获得10%。

 

在NFT作品的拍卖史上有一则典型的案例,或许部分人会认为这是行为艺术,但不可置疑的是,它成就了最成功的一次区块链营销。

 

在《白痴》——一副由英国画家、著名街头涂鸦艺术家班克西于2016年创作,讽刺1987年梵高的《向日葵》拍下创纪录价格的作品的拍卖会上,Injective Protocol区块链公司最终以9.5万美元(约61万元)拍下后,竟做了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举动,将这幅画付之一炬了。

 

正当所有人错愕之时,这家公司突然又宣布,他们会通过SuperFarm区块链技术使该画作数位化保存,并以NFT(Non-Fungible Token)的形式出售。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电子版《白痴》的追逐者可不少,最后竞价达到了38万美元(约247万元),是当初花费价格的4倍。

 

经过这件事,不仅看出NFT为何能火出圈,同样还能看到数字化正在改变着每个人的消费观。

玩出“花”来的NFT


2017年6月,Cryptopunks的横空出世用10000个独一无二的像素头像打开了一道神奇的大门,截至2021年4月上旬,在过去的12个月中已记录了八千多次销售,平均销售价格为15.45个以太币,约为30412.40美元。所有交易的总价值达到127360以太币,约合251,620,000美元,并且每天都在增长。

 

 

 

同样在2017年的10月,CryptoKitties——一款“养”在区块链上的猫再次点燃游戏领域的同时,也让NFT成为了主流。这款游戏中创世猫一共有100只,而每隔15分钟便会诞生一只0代猫,且每一个猫都拥有唯一的基因,可以决定它的外貌和特征,有些猫的价格一度可以达到20万美元。

 

 

最近一次让NFT迎来高光时刻的瞬间,则是定格在2021年3月11日,佳士得拍卖行以6900多万美元的价格(约4.51亿元)拍出艺术家Beeple的《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这一次拍卖也刷新了数码艺术品拍卖的记录。

 

 

那么一定会有人问,这样的一件作品到底是不是资本炒出来的泡沫?就像NBA球星斯蒂芬·库里花费18万美元拍下无聊猿俱乐部(Bored Ape Kennel Club,简称BAYC)的头像后,不少球迷就开始纷纷下载这款头像,同时打趣道:“不好意思,‘白嫖’了18万美元”。

 

 

而像波兰女歌手Doda拍卖自己的身体部位,即便其隐私部位拍卖出了匪夷所思的天价,但也不代表着拍卖获得者就能拥有Doda身体某个部分的真实所用权,甚至Doda可以继续利用NFT再一次对身体进行拍卖。那所得者岂不是要被冠上“人傻钱多”的称号?

 

其实不然,在NFT的世界里,存在的消费逻辑是不同于以往的。我们在前文中已经讲过了NFT的特性,具有独一无二的“身份信息”,也代表了它的稀有性。

 

举一个不太恰当的例子,如果将《蒙娜丽莎》NFT化,理论上每个人都可以用屏幕显示一副《蒙娜丽莎》,或者打印一副纸质的画挂在家里,但所有人都清楚这些作品与巴黎卢浮宫里的《蒙娜丽莎》之间的价值差距。

 

同样的道理,你可以对库里花费18万美元买下的“无聊猿”进行无限次的下载,但它独一无二的所有权一直会属于库里本人,而非你或者你所下载时登陆的网站。区块链就像传统拍卖中鉴定师的角色,为藏品提供权威的、独一无二的担保,也能将数字作品的价值维持甚至推向另一个高度。

 

通向新世界的大门还需要设置高门槛

 

如今,NFT从国外火到,如阿里、腾讯等国内大厂也开始布局NFT。

 

 

6月份,支付宝就联合敦煌美术研究所推出了两款NFT付款码皮肤,一款名叫敦煌飞天,另一款一款为九色鹿,当用户购买之后,用支付宝付款码支付时就会显示。

 

不过。阿里最初以每一份NFT作品定价为10个支付宝积分加9.9元出售。不成想,低廉的价格挡不住疯狂的炒作者,在闲鱼等二手交易平台,这两款 NFT 作品单价甚至被炒到十几万。最后,阿里巴巴也被迫下架了这两款付款码皮肤。

 

 

同样在8月份,腾讯还推出了自家的NFT交易平台“幻核App”,并在这一平台上推出了限量300枚的《十三邀》数字黑胶唱片,18元人民币的价格售出。

 

阿里巴巴和腾讯的动作也使国内 NFT 市场从小众走向了大众,标志着一个属于中国 NFT 产品的时代已然拉开帷幕。

 

但是,爆火的NFT其发展过程并非是一帆风顺的,比如NFT及其交易平台制度的完善问题,NFT内容的法律监管问题,虚拟衍生品带来的金融风险等等,另外还有现在市场上存在的大量炒作和投机问题,这些都是NFT未来发展路上不可不清的绊脚石。当然,最后笔者也相信,市场的培育尚需时日,但良好的技术加以利用,一定能成为造福人类的重要手段,以期待之心迎接NFT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