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头号消费电子公司——苹果,这些年始终与各大科技公司在专利官司中纠缠在一起。

 

最出名的就是苹果与高通这对美国好基友之间针对通信技术相关专利的纠纷。由于高通掌握了大量的345G移动通信技术的核心专利,因此其一直在向全球所有手机公司收取专利费用,而其专利收费标准是按照手机的销售量乘以单价乘以费率计算的。

 

也就是说,甭管你是华为、苹果还是三星,每卖出去一部手机,都得给高通根据手机售价按比例上缴专利费用,而这种专利费被戏称为“高通税”。

 

 

正因为高通这种霸道的行为,手机圈苦高通久矣,但各大手机厂商都是敢怒不敢言,毕竟自己还要用高通的芯片呢。就算不用高通芯片,依然要使用高通的通信技术。

 

而在这样的背景下,手机圈大哥苹果第一个站出来跟高通叫板,一方面拒绝使用高通的通信基带芯片,宁愿背着手机信号差的骂名也要扶持英特尔;另一方面则与高通陷入了长达数年的专利官司泥淖。

 

甚至官司都打到了中国大陆。高通于2018年7月10日向福州中院申请对苹果四家子公司的侵权产品iPhone 6S至iPhone X的7款手机产品停止销售。2018年12月10日,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由于苹果公司侵犯了高通专利,禁止苹果在中国销售多款iPhone机型。

 

虽然这事儿后来也没有真正执行,但确实也令中国人民大跌眼镜,原来两家美国“兄弟”公司都能为了专利在中国翻脸。

 

而就算强硬如苹果,后来在高通面前还是怂了。由于队友英特尔研发5G基带芯片失败的不给力行为,苹果不得不向高通妥协,在2019年苹果与高通就专利诉讼达成和解,和解金据悉达到50-6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35-402亿元)。此外,苹果据称同意向高通“为每台iPhone支付8-9美元专利使用费”,消息公布后高通股价当夜涨幅就超过了10%。

 

 

正因为有与高通的和解,之后才有5G版iphone的顺利推出,苹果也算是在专利纠纷方面解决了最棘手的一个问题。

 

不过,高通这茬过去了,苹果却又迎来了另一个难缠的对手——在通信领域地位不亚于高通的通信设备厂商爱立信。

 

爱立信与苹果自古以来就在移动通信技术专利上相爱相杀。2008年苹果在借助iphone进入手机领域后就与爱立信签署了专利授权协议,开始正式向爱立信“纳税”。2015年两者曾出现短暂纠纷,苹果将爱立信诉诸公堂,哭诉爱立信收费太黑,最终二者再次达成和解,相安无事数年。

 

直到移动通信技术进入5G时代,双方专利授权协议即将到期之时,苹果和爱立信重新谈判,但结果谈崩了,而谈崩的后果就是爱立信于十一期间在美国德克萨斯州联邦法院对苹果公司再一次提起专利诉讼。

 

要理解双方为何谈崩了,就要搞懂爱立信的专利费收取方式。目前爱立信公布的符合FRAND原则的SEP(Standards Essential Patents,标准必要专利)收费标准是按手机销售部数乘以固定费用计价。

 

 

何谓SEP标准必要专利?按照官方定义,标准必要专利是包含在国际标准、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中,且在实施标准时必须使用的专利。也就是说当标准化组织在制定某些标准时,由于技术上或者商业上没有其他可替代方案,无可避免要涉及到的专利。

 

具体到5G协议上,5G是由3GPP这个专门负责制定移动通信技术标准的组织来制定的全球统一标准,而3GPP中的主力就是高通、爱立信、华为等通信技术公司。

 

而5G协议中有一些专利是要实现5G通信必须得使用的专利,这些专利就是SEP,而这些SEP的贡献者就可以让全球手机厂商为他们交专利费,躲是躲不掉的。所以SEP贡献的越多,理所当然你可以要更多的钱。

 

那何谓FRAND原则?像高通、华为、爱立信这种通信大佬参与3GPP组织制定通信协议标准时,由于他们理所应当的获得了后续向全球通信企业征收专利费的权利(毕竟定好的5G协议所有上下游企业必须遵守),因此这些专利权人参与标准制定时会被要求提交FRAND许可的承诺书。

 

而所谓的FRAND,仅仅是“Fair、Reasonable、Non-Discriminatory(公平、合理和非歧视)”这三个虚到家了的词语的简称,公平、合理、无歧视没有具体的解释,也没有确定FRAND许可费率的实施指引。因此也导致通信技术公司们经常对所谓符合FRAND原则的标准必要专利来回扯皮、诉诸公堂。

 

而这次苹果与爱立信之所以谈崩了,一方面是苹果公司公开指责爱立信在专利许可中违反了FRAND原则,收费太黑。

 

另一方面苹果认为爱立信有一些专利根本不是SEP,并不是必须使用的,老子不想用。

 

所以,爱立信一怒之下起诉苹果,一方面爱立信披露了大量在专利授权方面的相关细节进行举证,来说明苹果认为爱立信不必要专利的必要性;另一方面爱立信认为自己在与苹果公司进行的专利许可谈判中遵循了FRAND原则,并请求法官裁定其遵循了FRAND原则。

 

一句话解释就是,爱立信认为自己专利不但重要,而且收费标准童叟无欺,关键我的专利收费标准2017年就公开了,你苹果要是觉得不合理早干嘛了。因此起诉苹果让其不要抵赖乖乖交钱。

 

按照“惯例”,爱立信和苹果的专利官司肯定不会很快完结,不管结果如何,但这件事儿却展现了爱立信在5G时代强硬的态度,毕竟在4G时代走下王座的前通信设备龙头老大在5G时代由于中国对手陷入困境的原因又再次在5G设备市场攻城略地,元气大为恢复,而对于手机厂商们来说这无疑是个坏消息,与苹果都能硬刚的爱立信,或许未来能在5G专利领域成为不亚于高通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