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把5G专网分为两大类,一种是基于运营商授权频谱的5G专网,另一种是基于各个市场分配的5G专网频段、垂直行业自建的5G专网。本文所指的5G专网为后一种。

 

01、全球5G专网发展加速

 

2021年,伴随着5G R16推进,以德国、日本、韩国等市场为代表的全球5G专网进入加速发展阶段。

 

韩国

 

2021年12月28日,韩国正式开启5G专网时代。Naver Cloud成为韩国第一家获批5G专网频率的非运营商企业。

 

Naver Cloud共获得全部700MHz带宽的5G专网频率,包括28GHz频段(28.9至29.5GHz)中的600M带宽,以及4.7GHz频段(4.72至4.82GHz)中的100M带宽。据韩国科技部介绍,Naver Cloud仅需为这700M带宽支付1473万韩元(使用面积为0.1682平方公里,使用年限为5年),远低于运营商的公网频谱费用。

 

Naver是韩国最大的互联网企业,Naver Cloud是旗下的云服务业务。这家韩国互联网巨头计划利用5G专网与Naver云结合,首先在其办公大楼内部署5G专网,开发机器人服务。

 

德国

 

为加快推动实现工业4.0,德国在2019年11月和2021年1月分别为工业领域分配了 3.7-3.8GHz和24.25-27.5GHz范围的5G专网频段,企业申请获批就可使用。

 

德国是目前全球最活跃的5G专网市场,奥迪、宝马、西门子、博世、巴斯夫等多家工业巨头均已申请和获批5G专网频谱。截至2021年12月15日,德国联邦网络局公示,已收到181份5G专网频率申请,其中,179家企业或机构已获批。在12月份,德国5G专网频谱申请速度创下新高,3周内联邦网络局就收到了20份申请。

 

日本

 

面对人口减少和老龄化、生产力下降、自然灾害频发、经济衰退等社会问题,日本正积极利用ICT技术加速推动社会数字化转型。日本5G专网叫“Local 5G”,允许垂直行业(包括企业、地方政府等)利用专网频段在特定的区域自建、自营区别于运营商5G公网的5G专网。与韩国一样,日本为Local 5G分配的频段为4.7GHz和28GHz。

 

目前,日本已建成约560个Local 5G基站,已有至少96家单位获得Local 5G频率许可,包括日立、东芝、丰田、NEC、富士通、三菱、佳能、安川电机等制造商,爱媛CATV、秋田有线电视、ZTV、NTT East、NTT West、NTT Com等有线电视运营商和地方性网络运营商,东京都、国土交通省、兵库县等政府机构,以及东京大学、铁路技术研究所等大学和研究机构等。

 

美国

 

2020年,美国拍卖CBRS频段(3.55GHz至3.7GHz之间的共享频谱),为5G专网发展铺平了道路。企业可以在没有频率干扰风险的区域利用该频段自建5G专网。

 

随着频谱释放,美国运营商、云厂商、垂直行业已经展开了争夺5G专网市场的竞争,比如,美国最大的移动运营商Verizon推出了面向5G专网的On Site 5G一体化解决方案,亚马逊AWS已推出AWS Private 5G服务,农机巨头约翰迪尔已在其工厂利用CBRS自建5G专网。

 

英国

 

英国5G专网频谱为3.8-4.2GHz和24.25-26.5GHz。截至 2021 年,英国已有超过 35 家公司获得5G专网许可证。

 

附:全球5G专网频谱分配现状

 

02、各路玩家杀入

 

一方面,众所周知,5G与云、AI等技术融合可赋能企业生产和服务数字化升级,利于企业提质降本增效、扩展前后端生态系统、创新服务和商业模式,在当前疫情加速推动全球数字化的趋势下,几乎所有人都在预测,5G专网市场未来机遇无限;另一方面,随着5G专网频谱释放,又推动了5G专网市场开放化。自然而然,这块开放的大蛋糕就吸引了各路玩家的垂涎。

 

传统设备供应商

 

爱立信

 

早在2020年9月,爱立信以11亿美元收购Cradlepoint,向外界释放出向企业市场扩展的信号。Cradlepoint致力于向企业客户提供云管理平台、SD-WAN、边缘安全等技术以及4G/5G专网无线边缘路由器等产品和解决方案。收购Cradlepoint后,爱立信可更好补充其现有的5G企业产品组合,利于加速向5G 2B市场扩展。

 

爱立信已推出"Ericsson Private 5G”(EP5G)解决方案,可提供高速、安全的4G和5G连接,容易安装和维护管理,且可通过开放API接口轻松实现与企业IT和OT系统集成。爱立信称该方案在简单与能力两方面做到了极致的平衡,可在不影响网络性能、安全性和可用性的前提下,实现极简安装、部署、升级和运维管理。比如,在德国某5G专网部署中,从拆包、安装,到完成包括天线、基带、网络控制器和云管理平台的端到端连接,再到运行5G SA用例,仅用了两天时间。

 

爱立信5G专网解决方案(来源韩国5G专网指南)

 

目前,爱立信已宣布与福特、博世等企业合作部署5G专网,其中,博世半导体工厂5G专网采用德国5G专网频段(3.7-3.8GHz)。

 

不过,总的来看,爱立信在向企业市场扩展的道路上,是相对谨慎而低调的,每一步动作都会照顾老客户运营商们的情绪,比如,EP5G依然主要面向运营商市场,以助力运营商拓展5G toB业务,只是“在某些已分配5G专网频段的市场中,可能会有例外"。

 

诺基亚

 

竞争对手诺基亚就没有那么低调了。早在2019年,诺基亚就做过统计,指出全球有近1500万个企业或场所有潜在的4/5G专网需求,若每一处仅部署一个5G基站,全球就有1500万个5G专网基站需求。这一数量是诺基亚已向全球运营商提供的2/3/4G基站总量的2倍多。

 

面对如此大的蛋糕,诺基亚没有掩饰垂涎,凭借其先前的收购和多样化的产品组合,一边对外宣称全球已有340多家企业客户部署了诺基亚专网无线解决方案,一边将战略重点直接瞄准了企业市场,推出了Nokia Digital Automation Cloud (DAC) 和Modular Private Wireless (MPW) 两种5G专网解决方案。

 

 

NDAC是融合了边缘云、核心云以及云端管理和应用部署的预集成解决方案,具备"即插即用”灵活部署能力,可集成诺基亚的RAN产品,也兼容其他厂商符合3GPP标准的RAN解决方案。

 

MPW是包含了诺基亚Flexi Zone微站、AirScale宏站、IP/MPLS、紧凑型核心网、边缘计算、运营管理和应用部署等的端到端解决方案,可根据差异化的企业客户需求定制化、模块化部署。

 

目前,诺基亚已与德国汉莎技术、日本丰田、芬兰山特维克、法国施耐德电气、德国大众等企业合作,部署基于NDAC或MPW解决方案的5G专网。这些5G专网大部分采用5G专网频谱,有运营商参与的,也有运营商没有参与的。

 

三星

 

三星5G专网同样是包含了RAN、核心网、交换机、管理系统和应用的端到端解决方案。在RAN部分,三星提供了广泛的产品组合,包括支持低频、中频和毫米波频段的宏站与微站解决方案,以及Link Cell、Link Hub等室内解决方案。在核心网部分,三星称其Compact Core支持AWS、微软Azure、IBM Cloud等公有云平台、支持CU集成和远程管理等。

 

三星端到端5G专网解决方案

 

2021年,三星宣布已与日本关西电力的通信子公司OPTAGE合作部署Local 5G。OPTAGE于2020年获得日本Local 5G频率许可,并成立了Local 5G实验室,计划通过5G技术帮助垂直行业部署5G智慧工厂。

 

公有云厂商

 

亚马逊AWS

 

2021年11月30日,亚马逊宣布推出AWS Private 5G服务。“借助AWS Private 5G服务,企业无需面对漫长的网络规划设计、复杂的系统集成,以及前期巨额投资,就可以轻松构建和升级扩展5G专网。”

 

 

AWS提供包括SIM卡、Small Cell RU、DU/CU、5G Core、服务器的端到端5G专网解决方案。重要的是,这是一个预集成解决方案。对于大多数不具备5G专业知识的企业客户而言,要从多家供应商采购5G专网软硬件组件,然后集成和维护这些组件,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为此,AWS会预先完成多供应商软硬组件之间的互操作性验证,提供自动化的网络配置和参数规划,以及AWS远程运维服务,为企业提供一站打包式的服务,从而帮助企业快速、低成本地部署5G专网。

 

AWS Private 5G的商业模式有两种:一种是直接面向企业客户(主要针对已分配5G专网频段的市场);另一种是与运营商合作拓展5G专网业务(主要针对未分配5G专网频段的市场)。对于前一种模式,显然会与传统运营商展开一场不可避免的竞争。

 

微软Azure

 

与亚马逊AWS一样,进入5G时代,微软Azure也正与传统运营商形成既合作又竞争的关系。不过,微软的5G专网“野心”没有AWS表现得那么明显。

 

首先,微软已推出面向5G toB市场的边缘计算解决方案,包括两种方案:一是Azure Edge Zone with Carrier,顾名思义就是面向运营商市场,与运营商合作部署云网融合的边缘计算;二是Azure Private Edge Zone,是面向4G/5G专网的边缘解决方案,可通过在企业本地部署Azure Stack Edge硬件,并连接4G/5G专网,为企业提供低时延、高可靠和高安全的云网连接。不言而喻,第二种方案或将与运营商形成竞争格局。

 

其次,微软在2020年收购了核心网供应商Affirmed Network,而Affirmed这家“a Microsoft company”正与一些Open RAN供应商合作发力5G专网市场。

 

 Affirmed 5G专网服务

 

正如上图所示,微软正通过Affirmed的核心网与Azure Private Edge Zone融合,向垂直行业提供5G专网解决方案。

 

工业巨头

 

日立&三菱

 

为帮助企业解决5G专网初期投资大、建设和运营需要专业知识等问题,2021年12月7日,日立国际电气与三菱慧聪资本宣布联合提供“按月付费”的月租式Local 5G服务。

 

两家公司提供从规划设计、建设到后期维护的一站式Local 5G服务,包括频率许可申请、设备和系统、无线咨询以及网络建设、系统维护和运营等。其中,日立负责5G专网规建维营,三菱慧聪资本负责设备租赁和金融服务。

 

 

早在2020年,日立就获得了日本Local 5G频率许可,并与合作伙伴成立了5G联合创新实验室,以面向制造业、物流业、建筑业、服务业、公共基础设施和地方政府等领域开发融合5G和AI的行业应用。

 

西门子

 

西门子是德国5G专网频谱的主要推动者之一,也是最早独立部署5G专网的工业巨头之一。打开西门子官网,一篇名为“A 5G network for every factory”的文章指出,在通往工业5G的道路上,为工业领域直接分配5G专网频谱非常重要,因为“我们比任何人都更了解我们工厂的需求”。并表示,西门子将利用5G专网广泛测试工业5G网络解决方案。

 

 

西门子已在纽伦堡的汽车测试中心建设了5G专网,正在其位于Amberg和Karlsruhe的工厂内建设自己的5G专网,并推出了工业5G路由器。不少行业分析师认为,西门子将依托其丰富的工业领域经验,以及过去积累的通信技术能力,向其他工业制造商提供5G专网与企业OT/IT融合的完整解决方案。至少,作为5G专频频谱的积极推动者,西门子拥有自己的5G专网,将是未来的“新型运营商”。

 

有线电视和固网运营商

 

爱媛CATV等

 

在日本,已有多家有线电视运营商获得了Local 5G牌照。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为了节省5G专网部署和运维成本,爱媛CATV、秋田有线电视、ZTV、Tama Cable Network等多家日本有线电视运营商入股成立了专门提供Local 5G服务的公司GraphOne。

 

通过GraphOne,这些有线电视运营商一方面可通过联合采购的模式,来降低5G网络设备采购成本;另一方面,GraphOne将部署统一的5G核心网,供各家有线电视运营商共享使用,同时,GraphOne还负责运维服务,从而可大幅降低5G专网的CAPEX和OPEX成本。

 

各家有线电视运营与GraphOne的网络界面

 

通过成立GraphOne公司,这些有线电视运营商不仅可低成本自建5G专网,还能依托其现有的有线网络基础设施和GraphOne的5G专网服务能力,经济、高效地向企业客户提供5G专网服务。

 

爱媛CATV已迈出这一步。2021年6月,爱媛CATV宣布面向企业客户推出Local 5G服务。该有线电视运营商表示,考虑企业不具备5G专业知识,自主部署5G专网面临频率申请流程不熟悉、网络部署难、运维难、初期网络投入昂贵等问题,爱媛CATV提供的Local 5G支持服务包括网络和需求咨询、频率许可代申请、网络建设和运维等。并表示根据基站和终端数量按月收取服务费用。

 

NTT Com

 

NTT集团作为日本最大的运营商,旗下拥有NTT East、NTT West、NTT Com、NTT Docomo和NTT Data等多家子公司,尽管NTT Docomo已是移动公网运营商,无法开展Local 5G服务,但NTT Com主要面向大型企业提供ICT解决方案,可以经营Local 5G业务。

 

NTT Com提供网络、边缘、云到应用的端到端5G专网服务。首先,借助NTT DoCoMo丰富的移动网络建设和运营经验,NTT Com向企业提供包括咨询、牌照获取、网络规划设计、建设到运维的一站式服务。其次,为帮助企业减轻初始建网成本负担,NTT Com提供基于Opex的5G专网服务模式,即企业无需一次性购买5G网络设备,而是按照月租方式向NTT Com付费。此外,还提供智能数据平台(SDPF) ,可一站式提供数据收集、存储和分析功能,以帮助企业充分利用数据实现数字化转型。

 

NTT Com Local 5G 服务架构

 

Open RAN和小基站供应商

 

2021年12月,德国媒体报道,科隆波恩机场正在建设德国首个基于Open RAN的5G专网。文中指出,该5G专网采用德国联邦网络局分配的5G专网频段,网络设备不是由爱立信、诺基亚等传统电信设备商单一提供,而是基于Open RAN架构,采用来自多家厂商的众多软硬件组件。这则不起眼的报道表明Open RAN厂商已实质性杀入5G专网市场。

 

对于Open RAN新玩家而言,传统运营商市场是难以打破的,毕竟传统设备商巨头已耕耘多年,构筑了很高的圈地门槛,且这些运营商也不可能花费更多的成本用Open RAN设备替换现网中的4/5G设备,他们当然会将火力集中向5G专网这一新兴市场。而5G专网市场具有需求多样化、组网灵活化、轻量化、定制化等特点,一些企业还提出了自治化、低成本、避免设备商锁定等要求,也给Open RAN厂商们照进了希望的曙光。

 

比如,作为日本5G公网运营商NTT Docomo和乐天移动的5G Open RAN和5G Core供应商,NEC于2019年12月宣布进军5G专网市场,希望将5G网络设备出售给企业客户,目标是到2023年争取发展100多家企业客户。NEC不仅提供网络设备,还提供从需求分析、网络勘测、规划、设计、建设到托管运维的全流程Loca 5G服务。

 

再比如,富士通已推出5G专网解决方案FUJITSU Network PW300,是包含了RU、DU、CU、5G Core和监控管理单元EMS的端到端系统,其中,5G Core与CU、EMS可以整合在一台服务器上。这是一套入门级的5G专网解决方案,由于端到端网络功能软件都运行于通用服务器上,后期可根据需求灵活增配通用硬件。

 

FUJITSU Network PW300

 

其他还有大量的、规模更小的Open RAN厂商和小站厂商也推出了面向5G专网的产品和解决方案。数量太多,就不一一介绍了。

 

传统专网解决方案提供商

 

Cellnex Telecom是一家总部在西班牙的电信基础设施服务商,近年来,因其在欧洲市场不断大量收购铁塔资产而闻名电信业。除了看好铁塔业务,这家在欧洲拥有近13万个站点的铁塔公司已无声无息地进入5G专网市场,开始与传统移动运营商抢夺5G toB蛋糕。

 

2021年11月,Cellnex Telecom赢得贝辛斯托克中央商务区的5G专网合同。据说该商业区内有100多家企业,看起来是一笔不小的5G专网合同。Cellnex能赢得该大单并非偶然,早在2020年,该公司已迈出进军5G专网的第一步,收购了专注于为企业客户提供无线专网的Edzcom公司。作为北欧知名的无线专网解决方案提供商,Edzcom已在欧洲部署了超过35个无线专网,涵盖港口、机场、矿山、制造厂、炼油厂等多个领域。

 

专网并非5G特产,早在2/3/4G时代就有各种专网部署于公共安全、机场、电力、石油等领域。进入5G时代这些专网将面临升级换代。从Cellnex和Edzcom的案例不难看出,未来的5G专网市场还有那些一直专注于提供专网解决方案的企业的一席之地。而进入云网融合、ICT与OT融合的5G时代,这些传统专网供应商或将与云商、运营商等展开新的合作模式。

 

03、混战格局已形成

 

5G专网是一个融合了CT、IT和OT的复杂的端到端系统,在融合过程中,ICT行业与垂直行业之间存在巨大专业知识和技术鸿沟。要填补这个鸿沟,需要运营商、设备供应商、系统集成商、云商、信息技术服务商、垂直行业等各方共同完成。但正因如此,也让各方看到了新的市场机会。于是,各路玩家纷纷磨刀霍霍杀向这个市场。

 

而随着海外一些市场分配5G专网频谱,彻底砍掉了5G专网的门槛,更进一步加剧了市场竞争。当前,在一些海外市场,面向5G专网的混战格局已初步形成。这场混战大致分为两路:一路是传统设备供应商、OpenRAN供应商、云商之间,在提供设备、产品和解决方案方面展开的竞争;一路是移动运营商、云商、有线电视运营商、固网运营商、设备供应商、工业巨头等之间,在面向5G专网集成、建设、运维、运营等方面展开的竞争。

 

但不管这场混战有多乱,其底层逻辑是通过分配专网频谱让企业可不必依赖公网运营商自建5G专网,毫无疑问,“伤害”最大的还是传统移动运营商。原本被认为是传统移动运营商独享的蛋糕,逐渐将被来自各个行业和领域的新型小微5G专网运营商瓜分。正如韩国在分配5G专网频谱后相关官员表示,随着5G专网频谱分配,企业自建5G专网将越来越多,预计将形成各种形态、各种规模的运营商共存的格局,共同推动全行业数字化创新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