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蜉蝣君。本期我们一起探讨“意图驱动”的自智网络。在开始之前,我们先来看看西游记中关于孙大圣的武器——如意金箍棒的故事。那,这就开始咯。

 

“如意”金箍棒

 

悟空仰头望着那根斗来粗,重达一万三千五百斤的定海神珍铁,抓耳挠腮:要是能轻一些小一些就好了。

 

话刚毕,那神器竟真的变小变轻了几分。悟空大喜:再轻一些,再小一些!最终,矗立海底的“定海神珍铁”化作了杀伐四方的“如意金箍棒”,不用时还能变成绣花针放到耳朵里,可谓意图驱动,变化万千。是的,金箍棒就像拥有智能一样,对它发号施令即可,无需指示任何细节。如意金箍棒的表现从未让悟空失望过。“意图驱动”对于自智网络的意义,跟如意金箍棒对悟空的意义仿佛。      “基于意图的网络” 能做什么?在通信领域中,近年来兴起了自智网络的理念:网络是高度自治和智能的,可以自规划、自部署、自优化、自演进。在自智网络中,人只需要把自己的意图告诉网络,网络会自主制定最优方案并自动执行任务,人只需在最后验收结果就行。这就叫做“意图驱动”,拥有有这样能力的网络自然就叫做“基于意图的网络(Intent Based Networking, IBN)”。

 

 

比如,近期一栋大楼里面的用户投诉不断,纷纷反映5G信号差、网速慢,看来必须要推进室内覆盖建设了。于是你扯开嗓子在网络后台下发指示:我想在这栋楼建5G室分系统,出个方案吧!之后,你只需点个烟,刷个视频,等候规划结果即可。而此时,网络正忙得不可开交。它必须充分考虑下面这些问题:这栋楼在什么地段,里面有多少VIP用户?话务量多少,在楼层间是怎样分布的?还要结合各种可选方案的性价比来进行网络规划。

 

 

果然,一袋烟功夫,报告出炉:建议把现网的4G室分系统升级为5G,再在些热点区域补充数字化室分,总共需要新增多少设备,预计建设完成之后覆盖如何,容量如何,一切都清清楚楚!从上面的这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出,有了基于意图的网络,一切都将如此省心省力。下面我们来看看业界具体是怎样定义这一概念的。      意图驱动:自智网络的基础
“意图”这个概念,在2015年由IETF(Internet Engineering Task Force,互联网工程任务组)在SDN 控制器的背景下首次引入。IETF对意图的定义为:“一种用于运营网络的抽象的高级策略”。这一定义看起来有些不明不白,因此IETF在2020年又对这一定义打了补丁:“网络应该满足的一组操作目标和网络应该交付的结果,以声明的方式定义,而不指定如何实现或实施它们”。意图驱动,本质上反映了人类作为自治系统外部监督者的观点。他们希望系统能够满足他们的需求。系统必须满足他们的期望,意图是他们需求的表达。如果将其翻译为大白话,就是:我希望网络是这样的。并且我不关心过程,我只在意结果!

 

而“基于意图的网络”这一概念则是由Gartner在2017年提出的。

 

在Gartner的官方博客中这样写道:基于意图的网络不是产品,也不是市场。它是一种网络软件,有助于规划、设计和实施/操作网络,从而提高网络可用性和敏捷性。

 

基于意图的网络主要包含下面的四个部分:

 

1. 转译和验证:系统从最终用户获取更高级别的业务策略,并将其转换为必要的网络配置,生成并验证最终的设计和配置以保证正确性。说人话就是:要做什么?怎么做?搞明白!

 

2. 自动化实施:系统可以在现有网络基础设施上配置适当的网络变更,通过网络自动化或网络编排完成。说人话就是:搬砖,高效的自动化搬砖!

 

3. 网络状态感知:系统获取其管理控制下的实时网络状态。说人话就是:评估下这活干得怎么样,能不能交差?

 

4. 保障和自动化优化/补救:系统持续验证原始业务意图是否得到实现,并且可以在所需意图无法实现时采取纠正措施。说人话就是:返工小修小补,实在不行了就摊牌重来。

 

 

从上面的四点可以看出,意图是网络中各种操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据相关研究报告称,基于意图的网络的部署可减少50%-90%的网络基础设施交付时间,同时还可降低至少50%的宕机发生次数和时长,极大提高网络的可用性与敏捷性。

 

可见,业界对此是信心满满的。众所周知,随着5G的引入,多频多制式使得网络越来越复杂,各种toC和toB业务需求各异,大量不同类型不同能力的终端接入,规建维优营等各个环节操作对人力的要求极高。如果网络完全采用手动操作,无疑效率是十分低下的,且任务完成的质量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人员的能力和经验,出错的概率很高。

 

我们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采用预先编写并经过测试的脚本来进行自动化运行操作,这无疑会带来效率的巨大提升。但在这种方式下,关键的决策点仍然依赖于人的经验的,因为自动化系统在遇到问题时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必须升级以获得人工支持。我们之所以对网络自治孜孜以求,就是希望能最大限度地解除网络运行对人力的依赖。而实现网络自治必须足够智能,主动根据效用最大化的原则来解决问题、优化方案。此时,网络就变成了一个黑盒,我们不能越俎代庖地去进行微操,不需要搞清楚网络内部每一个参数是怎样配置的,也不需要花大力气去分析网络指标是否让用户满意,只需要清楚地向网络表达我们的意图,剩下的一切都由网络自己去搞定。

 

换句话说,在自智网络中,意图是天然的人与机器、以及机器与机器之间的交互方式,也是最高效的交互方式。基于意图的网络屏蔽了网络底层的技术复杂性,不但让运维人员将关注点放在网络的价值本身,各个业务域之间的交互也更为简单。

 

 

从上图可以看出,自智网络不同域,不同层间的信息交互,全部采用意图驱动的方式。服务运营通过资源意图来向资源运营发号施令;业务运营又以服务意图的方式向服务运行下达需求;最终用户则通过向业务运营表达业务意图来实现自己的诉求。

 

TM Forum:自智网络中的意图

 

“意图驱动”本质上是一种网络治理方式的理念革新,其建立在人工智能之上,是自智网络的基础。意图输入的人机接口,一般采用语音或者文字输入,这首先就需要传统人工智能的重要分支领域:自然语言理解。在这之后,网络资源的智能编排、网络管理的故障处理、网络性能优化等关键动作,都需要大数据及人工智能算法的参与。在这个人工智能发展的黄金时代,“意图”必将驱动着自智网络大放异彩,让网络像如意金箍棒一样,随“意”而动,赋能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