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3GPP宣布5G R17标准冻结,引发了社会面上广泛的讨论。

 

众所周知,5G技术演进被分为两个阶段,R15/R16/R17被称为5G演进的第一阶段,R18/R19/R20被称为5G演进的第二个阶段,也就是5G Advanced。


目前,5G标准已经演进到R17这个版本,不禁想问R15和R16这两个版本标准的落地情况怎么样了,R17 ASN.1协议何时真正冻结,R17标准制定过程中的难点是什么,R17冻结后又会对产业链产生怎样的影响,有哪些场景被重点讨论到并将优先落地,关于5G-Advanced和6G标准又有哪些规划?


循着这一系列的问题,与非网采访到了紫光展锐中央研究院前瞻标准中心主任徐志昆先生,他从产业和紫光展锐自身的角度出发,给予到了我们深刻的洞察和独到的分析。


 
图 | 紫光展锐中央研究院前瞻标准中心主任 徐志昆


与非网:您如何评价R15、R16推出后的转化能力表现?贵司是否有相关的产品落地?


徐志昆:自5G R15标准推出后,5G网络建设迅速铺开,5G终端产品层出不穷。至2022年6月,我国已建成并开通5G基站超过160万个,5G终端出现手机、工业模组、CPE、网关、MiFi、车联网、物联网等多种形态。2020年6月份R16标准版本冻结后,各大运营商、设备商、终端厂商和芯片厂商积极开展R16特性试验测试,各类基于R16版本的行业产品标准也在紧锣密鼓地制定中,相信很快R16版本就会得到商用。


我们公司在5G产品研发上进行了大量投入:面向手机客户,推出了基于R15标准的三款芯片T740、T760、T770;面向垂直行业,推出了基于R15标准的V510芯片和全球首款基于R16标准的V516芯片。后续,我们也将继续推出更多5G芯片产品。


与非网:R17 ASN.1协议冻结进展如何?能否如期完成(2022年6月)?能否透露一些技术细节?


徐志昆:在2022年6月份(6.6-6.9)RAN #96次全会上,3GPP已经官方宣布R17 ASN.1将于6月22日正式冻结。但从目前了解情况来看,还需要一定的ASN.1完善和修正工作,预计到2022年9月份以后,R17版本才能最终稳定,满足商用需求。


与非网:在R17 ASN.1协议制定过程中,哪个环节花费的力气和时长最大?疫情下的现场会议限制带来了哪些挑战?比如对测试规范确定的难度等。


徐志昆:R17标准化过程中花费力气和时长最大的还在Stage 3阶段(注:标准制定一般分为三个阶段Stage 1:业务需求定义阶段;Stage 2:总体技术概要设计阶段;Stage 3:实现该业务在各接口定义的具体协议规范),大量的标准细节需要在Stage3讨论,这个阶段一般要持续一年左右的时间。R17标准制定阶段正处于全球疫情肆虐期间,其原定于2021年9月的冻结时间也被推迟到2022年6月份,这也使得标准讨论变得更加漫长和艰辛。在过去的R17标准化阶段基本都是通过举办网络会议来进行讨论的,线上讨论主要带来两方面的挑战,一是沟通效率上的挑战,二是信息同步的挑战。


与非网:在R17 ASN.1协议制定过程中,有哪些典型场景和组网模式是被重点讨论到的?未来是否会优先落地? 


徐志昆:R17课题大体可以分成三大类,从这三大类里面都可以找到一些新场景和新应用。第一类是新终端、新业务、新网络场景,如在物联网场景中第一次引入轻量化5G终端设备Redcap;第一次引入了多播广播业务;第一次制定面向非地面网络(如卫星网络)支持eMBB业务和IoT业务的相关标准。第二类是5G通用能力的持续增强,如高铁场景下多天线技术优化增强、低延时、高效率的小数据包传输、工厂高精度定位等,第三类为垂直行业能力持续增强技术,如支持工业互联网的URLLC技术增强,工业控制的时延敏感网络增强等。


3GPP标准组织所制定的标准特性都是经过前期充分讨论仔细筛选下来的。可以说每个特性都有迫切的用户端需求,但落地路径和周期会根据外围条件有所差异。从目前来看,R17的焦点课题Redcap的产业化落地意愿是最强烈的,相应的后期规划也是最最清晰的。其他的技术在业界也在充分讨论后也会逐步落地。


与非网:针对物联网的碎片化问题,R17是如何做到性能、复杂度、成本之间的平衡的?


徐志昆:R17标准针对不同层次的物联网需求(如速率、成本、功耗等),制定了Redcap,持续演进的NB-IoT、eMTC等标准。其中,Redcap标准覆盖了工业无线传感器、视频监控和可穿戴设备三大物联网场景,通过降低终端的频率带宽、天线数量、调制阶数、测量放松及节能等方面做到了在满足物联网速率需求的同时,又大幅降低了Redcap终端成本和复杂度。与此同时,紫光展锐认为满足物联网的各类要求不是单一技术可以解决的,应该包括5G、4G、短距通信等多类,只要它能有用武之地,就是5G时代中为实现万物互联的贡献技术力量。我司也构建了完善的高、中、低速的产品组合,在 eMBB模组/CPE、URLLC模组、NB-IoT、Wifi、蓝牙等多个层次满足物联网市场需求。


与非网:R17标准推出后会对5G产业链产生怎样的影响?


徐志昆:R17标准推出后必将对大众消费领域和垂直行业领域都带来深刻影响,尤其在引入多播广播业务扩展、轻量化Redcap终端等方面。5G产业界正积极评估R17各种技术关键指标并研究如何把这些重要技术特性落地。在我国,IMT-2020工作组积极组织运营商、网络设备和终端芯片厂商开展原型测试工作,待技术成熟后,会推动各类设备标准制定,最终会在运营商现网中落地。


R17一系列特性的引入无论从消费端、行业端都破除了一些过往5G商用发展中的障碍,让5G加速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社会生产中。5G产业界正积极评估R17各种技术关键指标并研究如何把这些重要技术特性落地。与此同时,R17的部分新技术特性,可能会吸引更多厂商参与到5G产业链中,给行业带来一些新面孔,例如轻量化5G终端Redcap,但这些新进玩家是否能在移动通信这个高度竞争、且有极厚重历史技术依赖/壁垒的市场中生存下来是个重大问题。


与非网:在R17标准制定的推进过程中,主要贡献者都有谁?贵司做了哪些工作,主要体现在哪里?


徐志昆:R17标准的主要贡献者包括全球主流运营商、设备厂商、终端厂商和芯片厂商。我司重点参与了3GPP RAN侧标准化制定,主要关注终端芯片相关的标准技术,输出数百余篇R17文稿,在多天线技术、多播广播、Redcap、多卡技术、终端节能、辅链路通信等多个方向都有重要观点被3GPP R17标准化采纳。


与非网:R17 ASN.1协议冻结后,会对贵司的产品提出哪些要求,贵司相关的产品规划是怎样的?


徐志昆:紫光展锐在5G时代每版标准之后的产品快速落地都是与业界保持同步,在部分节奏上还实现引领。R17上,我们会加快开展各种技术的分析评估开发工作,积极参与工信部组织的外场测试工作,基于我们专业的判断在最恰当的时间点与业界伙伴一起推出相关R17产品。


与非网:能否透露一些关于5G-Advanced和6G标准规划的情况?


徐志昆:3GPP在2021年12月份进行了R18标准立项,标志着5G下半场5G-Advanced标准化正式开启,将持续R18、R19、R20三个版本。紫光展锐将继续重点关注和研究5G-Advanced相关终端及芯片技术,积极参与标准制定,和产业伙伴密切合作共同完成高质量的5G-Advanced标准。


在6G研发方面,中国科技部已于2019年11月宣布启动6G技术研发和布局,并成立了国家6G技术研发推进工作组和总体专家组。紫光展锐已参与6G技术研发推进工作组技术子组的研发工作。与此同时,我们也在积极参与产业内的6G联盟,深耕6G基础技术研究、开展联合开发6G相关技术原型验证,为后续2025年左右开启的6G标准化工作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