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穆巴达拉 9 月公告的 2016 年上半年度财务报表,其半导体技术事业分部(主要是格罗方德 Global Foundries)净亏损达 13.5 亿美元,与 2015 年上半年相比,净亏损大幅增长 67%,超过 2015 年,整年亏损 13 亿美元。

 

格罗方德(Global Foundries)创立于 2009 年,从 AMD 拆分而来,由阿联酋阿布达比先进技术投资公司(ATIC),即现在的穆巴达拉发展公司(Mubadala)联合投资成立。从创建至今,Global Foundries 的净利润率始终是负数,2016 年上半年更是跌入谷底,达到 -54%。正如芯谋研究顾文军分析,巨大的研发投入、昂贵的设备和折旧费用对 Global Foundries 来说,像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大。在超过 200 亿美元后,不投入的话,前功尽弃打水漂;再投入仍是盈利无期。Global Foundries 实则已陷入一个恶性循环。

 

作为全球第二大晶圆代工厂, 截止至 2016 年 6 月 30 日,Global Foundries 资产总额 203 亿美元,负债总额 43 亿美元,权益负债比约 27%,不由让人对 Global Foundries 的前景产生担忧。在技术创新上,Global Foundries 连年来也接连受挫。在搞砸 28nm 后,就算是引以为豪的 14nm 工艺,也并非是自主研发而是靠三星授权,不免让业内对其自主研发能力产生诟病。日前,Global Foundries 突然宣布跳级研发 7nm 工艺,与其它竞争对手稳扎稳打相比,“画大饼”式的冒险依然前途未卜。

近几年,中国内地半导体产业高速发展,设计公司更是异军突起,在全球半导体产业的地位也愈发重要。再加上国务院颁布《产业推进纲要》,宣布成立大基金,为集成电路产业创造了积极的大环境。为了避免中国本土半导体产业形成气候之后被排除在中国内地市场之外,半导体大厂近来积极前往中国内地设厂布局,希望来瓜分这块大蛋糕。
 

对于困境重重的 Global Foundries 来说更像一根“救命稻草”,在全国洽谈几个城市被拒绝后,与某市政府签署合作备忘录,在当地以合资的方式设厂。而与其它直接竞争对手相比,考虑到 Global Foundries 以合资方式,几乎不会引入最先进工艺制程,让其竞争优势荡然无存。“自身难保”的 Global Foundries 寄希望靠中国内地市场“起死回生”或者通过“忽悠”能卖个好价钱,可想而知其面临的挑战远大于机遇。而距签署合作已超四个月,至今没有传出任何新的进展,让 2017 年是否能如期投产也成了未知数。
 

集成电路是国家的“基础性、先导性、战略性”产业,重要性不言而喻。国务院出台“纲要”也明确了要“集中资源重点突破”,就是要防止政策出台后的产业过热现象,避免造成低水平的重复建设。根据国际半导体协会(SEMI)6 月底发布的近两年全球晶圆厂预测报告,2016 至 2017 年间,综合 8 寸、12 寸厂来看,确定新建的晶圆厂就有 19 座,其中中国大陆就占了 10 座。随着行业集中度越来越高,面临的风险和挑战也愈发加大。
  

目前,不少地方政府投资大量财力人力,盲目发展集成电路产业,寄希望以此来拉动当地 GDP。然而用纳税人的血汗钱向境外企业抛绣球,最终与国内企业激烈斗争,对于刚刚处在高速发展期的中国半导体产业未必是好事。今年,国家已经出台重大决策终身问责制,之前不少地方政府为了“面子工程”,最终造成巨额亏损的惨痛教训依旧历历在目,当下更切忌“病急乱投医”。否则不仅容易让自己摊上巨大的财务风险,面临行政追责;也阻碍了国家大力扶持国内半导体产业整合与发展的大步伐,与主流思想背道而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