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党商人、电视真人秀明星唐纳德·特朗普将成为美国新任总统。尽管科学在今年富有戏剧性且竞争激烈的总统大选中仅扮演了一个小角色,但随着特朗普在 11 月 8 日击败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很多研究人员表示出担心和不信任。

 

“特朗普将成为我们曾经拥有的首位反科学的总统。”美国物理学会公共事务主管 Michael Lubell 表示,“后果将非常严重。”

 

特朗普对以气候变化为基础的科学提出了质疑,并且承诺将使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与此同时,尽管很少提供关于生物医学研究政策的细节,但他在去年表示,曾听说了一些关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可怕的”事情。特朗普还将美国宇航局嘲笑为“近地轨道活动的后勤机构”,并且表示将扩大商业太空产业在美国太空项目中的作用。

 

特朗普关于移民的强硬立场,包括承诺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以及计划沿着美国和墨西哥交界处建造一堵墙,令研究倡导者极为担心。后者认为,这样的立场会阻止有才华的外国科学家在美国机构工作或学习。

 

“我认为,这至少会对其他国家的科学家来美国的兴趣产生寒蝉效应。”美国细胞生物学学会公共政策和媒体关系主管 Kevin Wilson 表示。

 

在此次总统大选后,一些研究人员已在考虑离开美国。“作为一个在美国高校工作的加拿大人,重回加拿大将成为我要考虑的重要事情。”在亚特兰大市埃默里大学研究环境经济学的 Murray Rudd 在推特上写道。

 

在社交媒体上对此次选举结果作出回应的很多科学家表示,他们的主要担忧在于经费可能会被削减。“我正在开展乳腺癌研究,以获得博士学位。”爱荷华大学研究生 Sarah Hengel 在推特上说:“我不仅害怕自己的未来,还担心整个研究界的未来以及 NIH 明年的预算。”

 

“这对于科学、研究、教育以及我们的星球的未来都是极其可怕的。”斯坦福大学研究电化学和可持续能源节约的博士后 María Escudero Escribano 表示,“我想是时候重回欧洲了。”

 

选举之夜,美国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在纽约的支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