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来,苹果几乎已经成为了美国跨国企业通过海外分支进行避税的教科书案例。但许多人没有意识到的一个事实是,美国政府其实也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并付出了超过 5 亿美元帮助苹果避税。

 

简单来说,苹果其实是依赖于美国独特的税法规定免除条例成功实现了避税。据消息人士透露称,苹果将其大部分海外营收以无税的方式转回美国境内,其中一部分用于购买政府债券。《彭博社》从一份监管文件中获悉,美国财政部过去五年间以“国债利息”的名义向苹果至少支付了 6 亿美元作为回报,而实际支付金额甚至比这一数字还更高一些。

 

需要指出的是,苹果这一不可告人的避税战略以及应缴的税金始于爱尔兰科克市(苹果欧洲总部所在地),随后涉及纽约以及达内华达州雷诺市。彭博新闻社采访到的税务方面专家表示,采用类似“花样避税”行为的企业远非苹果一家,大部分美国跨国企业都会利用免除条例尽可能避免或延迟缴纳税款。其中,这些企业避税最常用的方法就是利用自己所持有的海外现金流购买财政部发行的债券。

 

有数据显示,目前全美前十大公司就持有超过 1000 亿美元的政府债券。这一做法帮助企业成功避免了可能高达数十亿美元的税金,甚至还因此而获得了巨额利息补贴,而他们对外的一致说辞几乎都是“税率太高导致公司无力将海外收入转回国内”。

 

密歇根法学院教授、公司税及国际税领域专家艾文 - 阿维约那(Avi-Yonah)认为:“从美国政府的角度来看,这就像是你付费借用了一台本就属于自己的自行车。这其实有些强人所难的感觉,虽然美国政府一直在‘离岸资金’的问题上大做文章,但其实这些钱就在国内。”

 

游走于灰色地带

平心而论,这样的操作方法完全符合法律规定,且在如今低利率的情况下也很难认为此举会给苹果等企业带来可观的收入。如果这些债券最终被出售,那么企业所获得的现金依旧会被认为是海外营收,因此依然无需缴纳税金。不过,这些跨国企业所购买国债获得的利息收入是需要纳税的。

 

但除此之外,苹果购买债券行为所反映出的所谓“外国”和“跨国”资金区别则仅仅存在于会计理论层面中。

 

《彭博社》曾就此希望苹果给予置评,但该公司发言人乔什 - 罗森斯托克(Josh Rosenstock)仅仅表示,有兴趣的各方可以查阅美国证监会出具的年度财报。

 

在最新的证监会文件中,苹果表示自己上一财年在全球范围内总计支付了 10.4 亿美元税款。美国国家税务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拒绝就此给予置评,负责监管美国政府税务机关的财务部也拒绝发表评论。

 

免税条款

事实上,有关美国公司如何处理海外收入以及相关的税收问题已经困扰立法者多年,这也成为了唐纳德 - 特朗普(Donald Trump)竞选本届总统时的重要议题。作为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承诺将通过大幅降低企业所得税税率的方式促使跨国公司将 2.6 万亿美元左右的海外收入转回国内。

 

目前的免税条款来自美国税法第 956(c)(2),于 1962 年起正式实施。该法案表示,只要公司从海外分支汇回的收入是用于购买政府公债,或是其他美国证券,如股票、公司债券等,这些收入就无需缴纳税款,但如果企业将这些资金用于其他目的(比如资本支出等)就需要交纳 35%的税款。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跨国公司、尤其是科技及医药领域企业一直在积极利用这一条例为自己的巨额海外收入避税。

 

美国财政部及美国国家税务局前高级官员,现维拉诺瓦大学(Villanova University)法律学教授理查德 - 哈维(J. Richard Harvey)表示:“这是一套荣誉体系(honorsystem)、一套自评体系。很多公司都在在钻法律空子这个问题上十分积极,苹果就是其中之一。”

 

现在,我们已经很难计算清楚到底有多少纳税人的钱用于支付跨国企业在国债避风港里的利息,这主要是因为这些跨国公司从未被要求公开具体细节。但据彭博社对证监会相关材料的研究数据分析显示,美国十大企业巨头在过去五年内通过这一方式预计获得了超过 14 亿美元利息收入。

 

 

数据显示,苹果自 2012 年起开始大举增持国债数量,至 420 亿美元,而这也为它带来了当时最高的利息收入。同一时段内,思科从财政部处得到了约 4.3 亿美元利息收入,Alphabet 则获得了 1.6 亿美元利息收入。不过,尽管微软、高通以及可口可乐都属于美国十大企业,但由于他们都未公布自己投资资金的具体去向,因此没有被纳入统计范畴。

 

彭博社此次调研的公司还包括强生、甲骨文、安进(Amgen Inc.)及吉列德科学(Gilead Science Inc.)这两家制药公司,但它们均拒绝对此事发表置评。

 

可观的利息收入

事实上,随着越来越多大型跨国企业将海外收入用于债券购买,他们所获得的利息收入也在不断增加。彭博社给出的数据显示,美国十大企业控制了 20%左右的美企海外资金,并在过去五年间将所持有的政府债券总量从 670 亿增加到了 1130 亿。

 

然而,穆迪投资者服务部门高级分析师理查德 - 莱恩(Richard Lane)也认为,尽管法律本身太过复杂,且存在漏洞,但就遵守税法而指责这些企业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如果这些公司没有将钱留在美国,那它们自然没有为此支付一笔税款的意愿。哪个疯了的首席财务官会愿意无缘无故的向另一个法律实体付钱?就算是从所谓道德批判的角度来说,我认为企业这么做也没有什么过错。”

 

就苹果而言,该公司所持有的 2380 亿美元现金中有 90%是所谓的“海外收入”(至少在会计术语里是这么讲的),其中大部分资金归属于苹果的爱尔兰分分支。有匿名消息人士透露,同大部分跨国企业一样,苹果资金还是会被存在包括摩根大通和道富等美国银行的监管账户里。

 

一般来说,苹果会要求足华尔街交易机构、指派诸如黑石、太平洋这些机构购买债券、或以爱尔兰分公司的名义进入二级市场,发送交易指令的具体地点则是内华达州雷诺市一幢毫不起眼的三层建筑。需要指出的是,内华达州不征收公司税,而苹果内部投资公司布莱布恩资本(Braeburn Capital)就位于其中。

 

避税天堂

在爱尔兰避税的公司可远不止苹果一家,海外现金流最多的美国十大企业中有九家都于此设立了分公司。

 

多年来,爱尔兰宽松的税务体系已经成为了跨国企业的庇护圣地。税务专家介绍称,跨国企业通常采取十分激进的会计审计方式将自己的大部分营收转移至爱尔兰分公司名下,并通过这一方式大幅减少美国税务负担。

 

许多情况下,跨国公司会基于“核心技术专利由爱尔兰分公司持有”的原因,声称其大部分收入属于“离岸”所得。但事实上,这些专利最初都是在美国国内注册的。

 

苹果下手更狠

根据 2013 年“美国参议院常务调查委员会”(U.S. Senate Permanent Subcommittee on Investigations,)的报告显示,苹果彻底利用了美国、爱尔兰的法律漏洞,使自己在法律上几乎避开了任何交税义务。

 

此外,苹果与欧盟的谈判也陷入了僵局。不久前,欧盟委员会公布对苹果涉嫌在爱尔兰逃税的裁决,要求苹果向爱尔兰政府补交 145 亿美元税款。欧盟委员会称,苹果将欧洲、中东、非洲和印度的大部分产品销售通过爱尔兰的两家子公司记账。而通过将欧洲业务的大部分利润转移至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的“总部办公室”,苹果可以规避爱尔兰的 12.5%所得税。

 

对此,苹果似乎也不买账,该公司法律总顾问鲁斯 - 斯威尔(Bruce Sewell)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苹果在爱尔兰经营的实际缴纳税率为 12.5%,鬼知道欧盟 0.005%的税率是怎么算出来的”。

 

与此同时,爱尔兰不久前也针对欧盟的裁决提出上诉。爱尔兰财政部长迈克尔 - 诺南(Michael Noonan)表示:“(爱尔兰)政府根本不同意欧盟委员会的分析,该决定让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向欧洲法院提出上诉。”

 

应该说,众多企业利用爱尔兰分公司将营收转回国的行为解释了近来债券市场的一个迷局。即爱尔兰,一个人口还不到 500 万的国家是如何实现持有 2710 亿元美国政府债券,并成为继中国、日本之后美国第三大债主的谜题。

 

需要指出的是,本次的共和党及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都在跨国企业避税问题上达成了一致。在总统竞选期间,特朗普及希拉里 - 克林顿都建议对企业海外收入税进行一次性豁免征税,用于支持本国基础设施建设。

 

然而,律师事务所卡普林 - 特拉斯代尔(Caplin & Drysdal)律师、纽约大学法学院国际税教授大卫 - 罗森布鲁姆(H. David Rosenbloom)则认为,一次性豁免征税无法填补税收系统的漏洞,只有对整体税收系统展开大刀阔斧的改革才有可能真正解决这一问题。

 

更多最新行业资讯,欢迎点击与非网《今日大事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