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是平的》这本书中,重点讲述了印度班加罗尔,依靠互联网技术,获取大量美国工作机会,从而得到发展的故事。
   

在这座软件名城里,有数十万人为美国、欧洲、日本以及中国的企业编写程序、设计芯片。
   

如今,全球最大的电子设计自动化工具供应商、知识产权产品供应商新思科技,将一个全球研发中心及产业园区,放在了距美国总部硅谷万里之遥的武汉光谷。
   

一场科技迁徙,在全球化浪潮中徐徐展开。而因世界变平,人才、技术、资本得以自由流通,生产要素开始重新组合,光谷不仅为全球工作,全球也将为光谷工作。

   

新思科技“会师”长江存储

今年 3 月,国家存储器基地项目落户光谷,成为我省建国以来最大单体投资高科技产业项目。该项目依托武汉新芯,瞄准设计、封装、制造、应用等芯片产业相关环节。
   

8 月,武汉新芯与紫光集团牵手,在多个大基金的支持下,组建长江存储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并落户武汉未来科技城。
   

随着新思科技武汉全球研发产业园的动建,不到一年时间,两大集成电路产业项目在光谷“会师”。而新思科技的强项,是给上游的芯片设计提供自动化工具,带动芯片设计产业集群式发展。
   

新思科技全球总裁陈志宽称,集成电路是人才密集型和高度创新型产业,这也是其全球研发产业园选择光谷的原因。
   

对于新思科技未来是否会与长江存储合作,陈志宽说:“新思科技是全球 Flash 闪存的重要供应商,两者分工在产业链上关系紧密,合作是必然”。
   

他说,未来新思科技在武汉的核心业务,是 IP 方向,即利用知识产权产品进行模块式开发。这是芯片设计领域的一项重大变革,与全球多个领域都有关联。“武汉研发中心不仅仅是区域性的,而且是新思科技全球研发体系的重要一环,它将为全球工作,并引领 IP 全球标准。”

  

“硅时代”开辟新拐点

昨日举行的“光谷集成电路芯片及 IP 设计”高峰论坛上,华中科技大学教授邹雪城提到了武汉从“钢时代”走向“硅时代”的两个重要产业拐点。
   

1893 年,张之洞创办汉阳铁厂,武汉自此成为我国重要的重工业城市。在此后长达 100 多年的岁月里,武汉的城市气质,都与重工业密不可分。
   

2003 年,新思科技进入武汉。“当时是来卖软件的”,邹雪城说,我成了他们的第一批客户。就在这一年,新思科技也将集成电路的世界理念带到武汉,并引导武汉进入芯片设计领域。
   

十余年后的今天,新思科技武汉全球产业园动建,这被邹雪城看作是湖北集成电路产业通往国际化的重要拐点。另一个标志性拐点,是从武汉新芯走向长江存储的 10 年。
   

2006 年,武汉新芯诞生,这是中部地区第一条 12 英寸集成电路生产线项目。“没有武汉新芯,就没有长江存储项目。”邹雪城说,这个千亿元项目,表明一个重工业城市,开始了向“硅时代”的转型,它将为武汉未来百年产业发展注入强大基因。
   

邹雪城认为,发展高科技也需要大体量的项目支撑,而光电子和信息产业的基础就是半导体和芯片。“如果百年之后,我们回顾今天的选择,就会发现这个产业布局是非常有意义的。”

   

从“中国光谷”到“东方硅谷”

当前,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已初步形成以长三角、环渤海、珠三角为三大核心区域的产业空间格局,中部湖北为“第四极”。
   

目前,光谷约有芯片设计、晶圆制造等相关企业 50 余家,培育了武汉新芯(现为长江存储子公司)、芯动科技等一批具有较强竞争力的本土企业,并引进了海思半导体、联发科技等一批一流企业。

   

武汉是国家集成电路产业重点支持的四大区域之一,也是国家集成电路人才培养基地。依托长江存储和新思科技两大产业引擎,湖北集成电路将迎来高速发展期。
    武汉东湖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认为,光谷做大集成电路产业,可将存储器芯片、生物芯片、传感器芯片、北斗(定位)系统芯片、光通信芯片等作为 IC 设计产业的发展方向,面向物联网、穿戴式设备、车载电子等热门应用领域,围绕烽火通信、天喻信息、联想等相关领域龙头企业,形成特色鲜明的“光电联动”集成电路发展格局,在全球化科技浪潮中打造“东方硅谷”。

 

更多最新行业资讯,欢迎点击与非网《今日大事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