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国最大晶圆代工厂中芯国际宣布延揽前台积电营运长蒋尚义为独立董事,并由 20 日起开始担任。正与太太在夏威夷度假的蒋尚义,以电子邮件回应媒体提出的 4 个关键问题。

 

中国最大晶圆代工厂中芯国际宣布延揽前台积电营运长蒋尚义为独立董事,此事一公告,以“蒋爸”多年来在台积电主导研发大权的关键地位,立刻引发诸多联想。部分媒体甚至用“登陆”形容此事。

 

正与太太在夏威夷度假的蒋尚义,以电子邮件回应对他提出的四个关键问题。去年曾有大陆的人力仲介找蒋尚义去中芯任职,他完全不考虑。没想到,答应担任一年只开四次会的独立董事,会掀起这么大的风波。

 

以下是问答内容:

问:为何会在这个时间点出任中芯独立董事?

 

答: 11 月初, 前英特尔营运长 Sean Maloney 辞去中芯独立董事,中芯于是问我的意愿,我第一时间的答覆是让我考虑。

 

即使我有意愿,也要得到我敬重的老长官张董事长同意,否则我不会接受。当时我人在台湾,所以 11 月 14 日就到新竹见董事长。他的反应,是他没有立场阻止,同时他也相信我不会做伤害台积的事,他的风度和度量让我佩服。临走前董事长还告诉我,以后到台湾还是要去看他,我的解读是他仍把我当朋友,我相当感动。

 

问:你为何有兴趣担任这个职务?

 

答:中芯在香港上市,受香港证交会的规范。我签的合约中明白指出,独立董事不能参与公司经营,也不能担任顾问之类的职务,看来主要就是一年开 4 次董事㑹,没有其他的任务。对我这样退休的人,是一个很合适的工作,没有很大的负担,同时也让我和以前的工作继续有点接触,担任董事是我蛮有兴趣的事。

 

问:你在 2013 年从台积共同营运长的职位退休后,曾继续担任顾问,协助拟定未来 10 年研发布局,请问这部分工作还在吗?

 

答:董事长去年初交代我做的公司 10 年计划已交卷,董事长顾问的职务也于去年底辞掉了。

 

问:外界颇担心以你的资历,会让中芯实力大增,缩小与台积电的差距。对此你有何看法?

 

答:我答应张董事长不会做伤害台积的事,包括不会帮中芯挖角台积的现有员工,不会建议中芯做针对台积不利的事,我会记得并遵守这承诺的。

 

从没听说过,有那家公司做得好,是因为某位独立董事的缘故。中芯和台积,无论在技术、公司规模、和业绩上的差距都非常之大,我也没那么大的本事,当个独立董事,就会让台积和中芯之间的差距缩小。

 

蒋尚义的本事究竟大不大?

 

台积电研究暨发展资深副总经理蒋尚义带领研发团队九年,将台积电的技术水准,从国际间的二军拉到一军地位。

 

他是台积电创立以来,掌管单一部门时间最久的副总经理。因为他的深耕,让台积电有了内功基础,拉开与竞争者的距离。

 

“离开家太久了,该回去了”。很多年前,面临退休的台积电研究暨发展资深副总经理蒋尚义, 在六月初六十岁生日当天,接受专访,「该回去了」几个字从他口中缓缓道出,语调充满老兵归乡的渴望。

 

前三年追赶、再三年开发最后三年订单接不完蒋尚义是台积电成立以来,执掌单一部门时间最久的副总级主管。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称赞他将台积电的技术水准,从国际间的二军拉到一军地位。

 

这九年间,他带领的研发团队,从 120 人、年度研发经费 25 亿元,发展至 850 人、年度经费 133 亿元的全球技术领先群。像是个专心的砌墙老师傅,蒋尚义九年来一层层的砌起台积电高耸的技术竞争障碍。

 

1997 年初夏,还在美国惠普科技实验室上班的蒋尚义,接到时任世界先进总经理曾繁城的电话。开门见山,曾繁城就邀他到台积电担任研发副总,定居美国二十七年的蒋尚义,父母妻儿全在硅谷安居,「做梦都没想到要回台湾」。那年头,惠普正打算慢慢退出半导体研发生产事业,蒋尚义许多出身台湾、曾在惠普科技实验室的同事都陆续回台发展。几经思考后,他决定转换跑道,回台湾一搏。

 

报到后,蒋尚义第一次与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开会,张忠谋开门见山,要求他必须将台积电研发水准拉到全球领先地位。

 

蒋尚义初来乍到,当时台积电的技术世代距世界领先厂有两年之遥,看着研发部门仅 120 人,一年经费不到一亿美元,他想:「如果能做到第二排的第一个,就很不错了,」 于是婉转的回答张忠谋:「技术领先者在研发技术的投资,必须是当老二者的三倍。」

 

「董事长马上听出我话里的意思」,训了蒋尚义一顿,说左大川(为蒋尚义之前的台积电研发副总,现为资深副总暨资讯长)不会像蒋尚义这样,就是知道台积电要做 technology leader(技术领先者),「大概觉得我很没出息,」蒋尚义回忆当年,笑着说。「竿子很高」,任务艰钜。

 

他到任之前,两年内,台积电的研发副总共换了四位,当时正准备量产的 0.25 微米制程专案负责人,也更换了三位,蒋尚义回忆到任时的状况,「 那时压力很大,0.25 做得很辛苦,我是来收尾的。」

 

1997 年 7 月 7 日,蒋尚义到台积电报到,之后三个月,除了吃饭、买东西,他从来没离开新竹科学园区,每天就来往于园区、宿舍及公司间,第一次出去踏青看看风景,已经 1997 年 10 月,惠普老同事约他去爬苗栗狮头山。

 

从 1997 到 2000 年,台积电的制程研发水准都是在「追赶」阶段。虽然辛苦,蒋尚义还是说服了许多在美国熟识的半导体研发高手,延揽至台积电。

 

包括元件专家卡罗斯(Carlos Diaz)、显影学大师林本坚、及在双载子(bipolar)电晶体提出基本论文的邓端理等。这些资深好手日后在台积电进行多元研发策略时,都能发挥专业功力。

 

不要大厂技术移转自力研发,不要永远晚一步 .

 

2000 年 1 月,是蒋尚义研发历程的关键年,因为,那一年台积电婉拒了与 IBM 合作发 0.13 微米铜制程的提议,决定自行发展技术。而竞争对手联电则于当年一月底,宣布与 IBM 拍板结盟开发铜制程技术。

 

0.13 微米算是半导体技术世代中,天险障碍最高的一代,主因在于铜制程、低介电系数(low-k)等过去未曾使用的新材料,是半导体制程新挑战。每家大厂即使摩拳擦掌研发已久,但皆无量产经验。IBM 是研究铜制程最久的公司,同时找上台湾二家晶圆代工厂,洽谈合作开发。

 

蒋尚义道出台积电当年拒绝与 IBM 合作最大原因,「如果我们走出向大厂技转这步,要再回来自力研发,就很困难」。先进制程技术的移转,特别是飘洋过海,至少要一年的时间。「IBM 做得再怎么好,我还是比他晚一年,就一定不是领先者」。

 

这项决定,是台积电与联电营业额规模渐拉渐远的关键。

 

联电荣誉董事长曹兴诚在三年后,于公开演讲中坦承,技转 IBM 技术是个失败的计画,让联电「栽了一个大跟头」。拒绝 IBM 之后,台积电在 0.13 微米另出奇招。

 

例如先开发通用型制程,再针对不同客户,量身订做各类应用制程。

 

蒋尚义说,这套战略效法英特尔,他们研发速度做得非常快。台积电当时虽与对手差距不大,但蒋尚义说:「我做很多很多技术,对方也跟着我做那么多技术。最后我做得累得半死,但我还有一口气在,对方就做到累死掉。」 这让「台积电研发部门累得半死,对手累死」的策略,衍生而出「群山计划」,将多家重要整合元件制造公司(Integrated Device Manufacturer,IDM)客户以台湾百岳命名,让台积电制程的设计规则,个别调整到足以与策略联盟 IDM 大厂一致的程度,使得 IDM 客户的高阶产品,在自有晶圆厂产能满载后,可以马上转单至台积电。

 

为了攻克「玉山」、「雪山」等,分别代表德州仪器、摩托罗拉的 IDM 客户,晚间九时以后下班是研发人员的家常便饭,许多员工现在听到玉山、雪山时,第一印象就是焚膏继晷的加班岁月。到了 2003 年下半年,0.13 微米客户订单,为台积电带来的营业额将近新台币 55 亿元,联电方面则为近 15 亿元。差距的幅度已经相当明显。

 

曾是台积电最大投单客户的绘图芯片公司 Nvidia 执行长兼总裁黄仁勋说,「0.13 微米改造了台积电。」 而蒋尚义就是打造台积电 0.13 微米制程的灵魂人物。

 

虽然一直面对的是高难度挑战,身为研发大将军的蒋尚义,从进入台积电开始,就以不温不火的「好好先生」脾气着称。一位离职工程师回忆,第一次与蒋尚义开会时,会议室里的处长级主管,每人都是口气威严的发言,只有蒋尚义与现场每位工程师眼神交会时,如打招呼的微笑点头,「我还以为是新来的经理,没想到是研发副总。」 忍住寂寞,赢得影响力退休后却只想骑自行车、陪家人台积电的研发部门充满来自四面八方的技术高手,主管的工作需要极大融合力。

 

蒋尚义曾举例,IBM 出身者较多倾向重视学术地位;来自英特尔的就比较鼓励挑战与冲突。他大半的时间,聆听及协调大家不同的意见,每个人的想法都可被提出讨论,经评估后决定结论并依此执行,决定后就不得有异议。

 

蒋尚义三年前回母校台大电机系演讲时,曾说:「从事研发的人大部分生活很无趣的,」 「半导体这行业竞争激烈,压力大,常担心犯错,可能也会很寂寞。」

 

他每天晚上近十一点下班,三餐在公司自助餐厅解决。员工描述,他是最常出现在餐厅的副总,每次跟着人群排队,即使有人将较前面的位置礼让他,他也微笑挥挥手谢绝。或许也就是因为忍得住这九年的「寂寞」,让蒋尚义专注将台积电的研发实力,一层层推向高峰。

 

回顾到台积电任职这九年,蒋尚义衷心的感想,是在半导体界可以发挥真正的影响力,比当初留在惠普做下去的影响力要大得多。不过,赢得影响力,却也让家庭生活空白好几年。蒋尚义每次出差到旧金山硅谷一带,在家里住几天又匆匆离开。

 

有一次他晚上与客户之约临时取消,回到家想打开电视,电视前有四个遥控器,「我坐在自己的家里头,我不会开电视」,于是他只能看报纸,等到家人回来。退休前,大老板张忠谋邀蒋尚义共进晚餐。张忠谋问他,是否担心退休以后,会闲得无聊?蒋尚义回应,还未仔细想过,不过自己是个没什么野心的人,也不想做大事业,应不会感到无聊。

 

办公室中,蒋尚义堆放着两个黑色半人高的帆布袋。他解释,这是前阵子厂商来展示销售的折叠自行车,平常放在汽车行李箱,到了郊外只要二十秒,就可以组合完成。他已买了两辆,打算再买一辆,七月底运回美国,要与家人一起到户外好好活动筋骨。花费九年打赢了高难度的研发技术障碍赛之后,他已迫不及待等着全家一起来趟山水之旅!

 

更多最新行业资讯,欢迎点击与非网《今日大事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