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外界担心台积电前营运长蒋尚义出任中芯国际独立董事后,会倍增中芯实力,缩短与台积电的差距。蒋尚义表示,不用担心,他没这么大的本事。

 

蒋尚义:中芯与台积电间差距不会因我缩短

近日从夏威夷回到矽谷的蒋尚义出席美洲中国工程师学会成立 100 周年记者会。他接受记者访问时表示,虽然中芯为中国大陆地区最大晶圆代工厂,但与台积电无论在技术、公司规模及业绩的差距都不小。

 

这位台积电人口中的「蒋爸」指出,目前中芯国际营业额约为台积电的 1/10, 获利则连 1/10 都不到,技术落后二代。

 

他强调,2 家公司的差距不会因他个人担任独立董事,一年参加 4 次董事会就可以立刻缩短。他笑着说:「大家太看得起我了,我本事没那么大。」

 

蒋尚义指出,他绝对不会做伤害台积电的事。在与中芯的合约中明白指出,独董不能参与公司经营,也不能担任公司顾问。对他这样退休的人是一个很合适的工作。

 

今年 70 岁的蒋尚义觉得台积电人有打不败的奋斗精神和向心力,这是台积电独特的企业文化。员工以「当兵值夜班」的精神打拼,日夜轮班不停的研发,才能制造比别人速度快 3 倍的晶片。如今台积电制程技术领先业界,成为技术引导者。

 

在台积电 13 年,「蒋爸」有不少令他非常感动的台积电人的故事。他将会在 3 月份美洲中工会的百年庆祝大会上与大家分享。

 

美洲中国工程师学会于 1917 年成立于康乃尔大学,由华裔工程师和科学家等组成。在全美有包括纽约、旧金山、洛杉矶等 7 个分会。今年的创会 100 周年活动将于 3 月 11 日在山景市(Mountain View)的电脑历史博物馆举行,由业界嘉宾分享百年工程故事。

 

关于未来要如何协助中芯国际?蒋尚义如是说

归于担任中芯国际独董,蒋尚义表示,十一月初,中芯原来的独立董事马宏升(Sean Maloney)辞职,中芯就来询问他的意愿。“我第一时间的答覆是让我考虑,即使我有意愿,也要得到我敬重的老长官张董事长同意,否则我不会接受。”

 

当时蒋尚义人在台湾,11 月 14 日他来到张忠谋的台积电新竹办公室,告知此事。

 

“当时,他的反应是他没有立场阻止,同时他也相信我不会做伤害台积的事,他的风度和度量让我佩服。”

 

蒋尚义回忆那天两人的见面,“临走前,张董事长还告诉我,以后到台湾还是要去看他。”蒋尚义说,有如朋友般的口吻,让他相当感动。

 

蒋尚义说,他答应张忠谋,不做会伤害台积电的事,“包括不会帮中芯挖角台积的现有员工,也不会建议中芯做针对台积不利的事,我会记得并遵守这个承诺。”

 

其实,中芯在香港上市,受香港证交会的规范,蒋尚义所担任的独立非执行董事一职,其权责范围有严格定义。蒋尚义强调,“在我与中芯签的合约中也明白指出,独立董事不能参与公司经营,也不能担任顾问之类的职务,主要就是一年开会四次,没有其他的任务。”

 

而中芯发布的新闻稿中,特别提到延揽蒋尚义成为“第三类独立非执行董事”,也是清楚地定义未来在董事会中的角色与职责范围。

 

目前中芯的董事会共有十一人,根据代表性与功能而分成三大类。第一类是所谓的执行董事,也就是同时负有执行公司重要经营管理职务的董事,目前有三位,分别是董事长周子学、执行长邱慈云及财务长高永岗。其中邱慈云出身台积电,与蒋尚义在台积电也有一段共事的经验。

 

第二类的非执行董事,则是由中芯大股东及投资法人指派代表出任,目前有四人,包括陈山枝(替任董事李永华)、周杰、任凯、路军,也分别是大唐电信、上海实业控股、华芯投资等股东的法人代表。

 

至于列为第三类的独立非执行董事,目前也有四位,都是从国际大企业延揽而来。

 

在蒋尚义之前的马宏升,曾担任英特尔公司营运长,原本是英特尔呼声极高的执行长人选,但后来因为中风而无缘攀上高峰;马宏升除了在中芯任职独董外,也担任仁宝电脑董事。

 

至于另外三位独立非执行董事,分别是全球最大的矽智财元件(IP)厂、安谋国际(ARM)创办人及前总裁布朗(William Tudor Brown)、目前身兼华登国际创投董事长及美商益华(Cadence)执行长的陈立武,以及管理一百四十亿美元的风险基金恩颐投资(NEA)合伙人兼亚洲区董事总经理的周一华女士,整体阵容可谓相当坚强。

 

中芯虽身为中国大陆半导体龙头企业,但是不论技术、规模、业绩上,都远远落后台积电,两者的差距,非常巨大,蒋尚义强调,他个人能力很小,“也从来没听说过,有哪家公司做得好,是因为某位独立董事的缘故。”“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当个独立董事,就会让中芯和台积电之间的差距缩小。”

 

对现年七十岁的蒋尚义而言,已是两度自台积电退休,中芯独立非执行董事的工作,负担不大,也能保持与半导体产业的接触,“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很合适的任务,也是我满有兴趣的事。”

 

一位与蒋尚义退休后还共同投资公司的高阶主管,第一时间听到蒋尚义要去中芯的消息,原本很惊讶,但继而细想,则感觉似乎有迹可循。“有一次和他讨论到一家 IC 公司的制程技术,他建议去找中芯合作。我很惊讶地问他,为何不是台积电?他回答说,因为台积电已有这个技术,无法改变,但中芯没有,还可以谈,这样的合作会比较好。”

 

这位主管说,人称蒋爸的蒋尚义,从台积电退休后,云游四海,完成了丝路之旅;但是对产业依然很关心,也在其他新创公司担任董事,“他看事情还是很专业客观,而且很中立,当时他所提与中芯的合作建议,确实也是最佳的选择。”

 

至于,未来要如何协助中芯?蒋尚义说,目前他对中芯内部几乎一无所知,要等到上任后,对公司做更多的了解,才能有比较清楚的想法,目前暂时还没有答案。

 

近来大陆积极发展半导体业,卯劲延揽世界级人才,蒋尚义不是第一位,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位。被视为台湾科技业最后堡垒的半导体,还会继续承受这种被挖角的恐惧震撼。

 

更多最新行业资讯,欢迎点击与非网《今日大事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