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华泰证券召开了 2017 中期策略会”,乾照光电董秘刘文辉在会议上分享一些关于 LED 行业产业发展趋势的汇报,特此将刘文辉先生的演讲实录整理出来,以飨读者。

 

汇报内容分以下四个方面:第一是几个 LED 最新的新闻,都有什么含义在里面。第二是国内市场,探讨了 LED 产业链整合的方向是什么。第三是探讨在国际市场里面,中国大陆 LED 企业在未来介入全球产业化高点的机会在哪里,未来应该如何去发展。第四是简单介绍了乾照光电的情况。

 

关于国内的新闻。第一,三安光电,2017 年 4 月宣布与 CREE 成立合资公司,拓展中高功率照明级 LED 封装;2017 年公司拟新增 MOCVD 不低于 150 台。第二个案例,华灿光电 2016 年收购完成云南蓝晶,交易额 10.8 亿;2015 年公司新增 MOCVD 不低于 100 台。还有澳洋顺昌。

 

乾照光电董秘刘文辉

 

国际市场新闻方面,第一关于芯片设备,2016 年 4 月,福建宏芯投资基金宣布收购德国老牌半导体设备公司爱思强,后来由于政府干预收购没有完成。第二个是芯片市场,2017 年 4 月,三安光电年报显示,公司营业额收入超越台湾老牌芯片龙头晶元光电。第三个关于照明应用,2015 年 3 月份,金沙江有一个牵头基金,是收购飞利浦照明业务,后来也是因为美国政府的干预收购没有完成。第二个是一个成功的收购,2017 年 3 月 5 号,由木林森、IDG 资本成功收购业务。

 

这些行业新闻有什么意味在里面?首先,有几大厂商都在扩产,在中国 LED 行业里面,过去几年无论是生产设备、芯片制造、封装领域,都取得了非常长足的发展,具有和国际大厂一较高下的地位,竞争能力得到了很大的改善。第二,大陆 LED 各个环节,尤其是原材料、芯片制造、封装领域接下来在节能扩张等方面是怎么做的。第三,再往下,中国大陆 LED 厂商未来如何和国际大厂商展开竞争或者是合作,选择在哪里?道路在何方?有没有希望?

 

第二部分,国内市场,据统计,现在国内大陆芯片厂都在扩产,三安在 2017 年产能从 180 万片要达到 250 万片,华灿产能要达到 150 万片。

 

以 K465I 设备为主,产能 20 万片以下厂商可能在未来两年被淘汰,就会释放一部分产品。我们统计市场上芯片设备领域,估计还有十几二十家厂商,这些厂商除了大厂以外还有一些比较小的,实力比较弱的厂商,这些厂商产能 20 万片以下,以老旧设备为主。这些厂商为什么还活着?因为这个行业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还能拿到订单,还能拿到现金流。但如果刚才说的几家大的厂商能够把产能释放出来,这些小的厂商将再也拿不到订单,没有订单意味着没有现金流,意味着盈亏平衡保证不了,迎接它的后果只能是关闭。在 LED 行业主要的生产设备,现在高端设备还是比较欠缺的,目前国内还跟不上国外的脚步。但是根据近期观测,国内经过验证,三安已经做了验证,如果验证通过会进入国内市场。

 

第三,产能进一步向优势厂商集中。截止到 2017 年底,前三家大陆厂商产能将接近总产能的 60%。所以扩产还是不扩产,这成为一个生死存亡的问题,所以扩不扩产成为我们必须思考的问题,没有规模未来就没有产业地位,就只有是被扩产的命运。所以扩产与否是无疑的一个答案,就是必须上,如果你有产业梦想的话。 所以如果这样看,我们做了一个猜测,寡头之战最后的机会可能就是在这两年,在未来两年之后这个行业格局可能就非常稳定,落后厂商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厂商持续扩产,那 2018 年后芯片市场怎么样?LED 芯片行业 2013 年到 2015 年是很凄惨的行情,那时候供过于求,价格断崖式下跌,2018 年市场会不会还那样呢?大家都很担忧。我们有一些不一样的看法,我们对 2018 年的市场持谨慎乐观的态度,原因有几个:第一个,扩产集中在大厂,扩产相对比较理性。为什么?因为第一个,现在政府没有补贴了,补贴很少,扩产的钱就比较少了,大家就没有这个实力。第二个主要原因,设备性能的提升短期内到达一个瓶颈,原来比如机台是老的机台,一个月性能是 100,变成新的性能是 200,但现在没有了,都是老的设备。所有大厂都经历了 2013 到 2015 年凄惨的年景,所有厂商都呼唤有序的格局,表现的都非常理性。为什么说比较理性呢?刚才说了,这轮扩产可能有 30%左右的产能释放,我们统计了下游封装企业前十五大封装厂,它们也有相应的扩产计划,下游的扩产周期更短,实现起来更灵活,它们的扩产计划也是在 30%左右,对于我们来讲产能供给和需求是相对比较均衡的。第三个原因,刚才所说的有一些落后产能要被退出,看似有很多新的产品出来,事实上真正新增的产能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多。据统计,在 2009 到 2010 年集中扩产的设备,现在已经七八年了,基本上进入淘汰阶段,产能有 160 多万片,所以淘汰的产能还是挺大的。

 

第五个,刚才一直在说扩产,我们再想想,在 LED 芯片制造领域是不是有一枝独大?这个行业有一个说法,老大吃肉,老二喝汤,老三受伤。2017 年底,三安占整个大陆产能将达到甚至超过 30%,随着产能继续释放扩大,占比可能会持续提高。我们看到各大封装厂,也就是三安下游客户,乃至终端应用企业,面对越来越强大,同时积极布局封装、终端应用的最大供应商,做何感想?另外,在 LED 主要应用领域如通用照明、背光、显示屏等,这个领域的芯片对于各家厂商来讲没有的技术的门槛,不是说三安能用,华灿等就不能用,不是这种量级的差异,它们的产品存在可替代性,最终是成本的差异。当供需均衡后,各封装厂将平衡上游供给格局,以保证自身供应链稳定安全。所以国内的封装及应用产业链是庞大的,甚至能够支持另外一家以上的芯片厂的崛起。

 

第六,优势产能是怎么做的?除了扩产之外其实还做了一个事,就是要完善产业链的布局,第一个,往上游,像以三安为代表的,从长晶、平片到 PSS,全封闭的供应链体系,这是三安的模式。当然还有另外一个模式,龙头芯片企业上下游有合作的欲望,所以会形成相互参股的模式。现在来看,全封闭供应链和相互参股供应链哪个是比较有优势的?实际上各有利弊,无法作出准确的评价,但现在都有这样的产业发展趋势。

 

第七,从芯片到封装,到终端应用,将形成两到三家阵营,第一个阵营是以三安光电为核心,它供应芯片,终端以封装厂为主,下游以三安和 GREE 等合作作为出海口,形成三安系。特点是大而全,成本也有优势,以后三安系将成为第一阵营,成为不可撼动的产业地位。以三安光电芯片供应为核心,上游以华灿、澳洋、开发晶为主要芯片供应商,下游加上终端照明形成产业链,上下游一体化,形成中国 LED 领域第三体系。那其他厂商怎么办?

 

第八,说完大陆看看台湾厂商,台湾芯片厂商是坐等蚕食吗?2016 年年报显示,三安营业收入将超过台湾第一芯片厂晶元光电。另外此轮扩产潮之后,预计 18 年华残光电营业收入将接近晶元光电,大陆厂商将逐步赶超它了。应该怎么办呢?是奋起反击还是坐以待毙?在中低端市场已经得到论证,产能基本完成了从台湾向大陆转移。中高端的市场,以三安为首的芯片企业大举进攻,解决专利问题,有各种各样的应用产生。所以台湾厂商过往采取的差异化竞争、专利战竞争可能再也无法守住自己的阵营了。所以对于台湾厂商来讲,唯一的机会可能就是参与大陆企业最后的整合机会,如果说没有做这个机会,可能就远远被其他大陆厂商所超越了,以后它再也没有机会了。所以留给台湾厂商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就看要做怎么样的产业选择。

 

最后,再来看几个新闻,台系晶片厂迈向转型之路,四元 LED 营收攀上空前新纪录,未来也将拉动红光 LED 的产能等等。刚才也说了,蓝绿光芯片厂已经基本完成了从台湾向大陆的转移过程,你们觉得红黄光过程难道不是这么演进吗?所以这也是乾照光电要做的,我们承接的也是这个转移的过程。

 

刚才说完了国内产业化的现象,再来看看国际。现在国内的厂商是借道国际大厂,国内芯片龙头全面进攻国际芯片中高端阵地。通过与国际大厂商合作,但这个合作是不是只有三安做?一些大厂面对这个合作有什么选择?是否有国内的芯片企业和国外的巨头进行合作呢?所以面对这种合作,其实三安光电算是做了一个榜样,也给国内的第二名、第三名比较优势的厂商提供了一些合作的机会。

 

第二,借助产能和成本优势,国内芯片企业将承接国际大厂的产能转移。在此轮扩产中,在通用照明、显示屏、背光等应用领域,国际 LED 大厂基本没有扩产,未来产能将向中国大陆转移。未来不排除国际大厂的部分甚至大部分芯片由国内企业代工。有一个说法,2013 年全球前十大封装厂没有一家是大陆企业,但是到 2017 年全球十大封装厂有 4 家是中国大陆企业,对于这个产业链发展来讲,中国封装企业在未来话语权越来越多的时候,中国封装企业肯定是优先采购中国芯片企业的产品,所以导致向中国大陆转移。

 

第三,刚刚看了两个新闻,一个是金沙江收购没有完成,另外一个是木林森收购了欧司朗。随着更多照明企业上市,国内照明企业话语权越来越重,话语权将会增强,我们做了一个点评,我们有性价比最好的产品、最大的市场、最高估值的资本市场,此时不通过收购方式去收购最好的通用照明企业,我们更待何时呢?所以现在正是进发的一个契机。

 

接下来说一下乾照光电的情况,我们叫积极开展海内外布局。2010 年我们创业板 IPO,现在是创业不到 4 年就上市,这也创造了资本市场的记录。2014 年我们进军蓝绿光 LED 芯片领域,2016 年引入了战略合作伙伴。

 

现在我们有三大主营业务,第一,我们是国内最大的红黄光 LED 芯片制造厂商,现在我们有 22 台机台,峰值产能 17 万。同时也是竞争力明显的蓝绿光 LED 芯片制造商,现在有机台 50 台,峰值产能 30 万片以上。我们作为一个市场后进入者,是在规模有限,产业链布局不完善的情况下,开展业务赶超其他厂商的。第三个业务是太阳能电池,我们是国内最好的砷化镓太阳能供应商,现在主要用于空间卫星电池片,我们占用份额 50%以上。

 

我们通过一些公开的资料做了一些分析,乾照光电是国内过去两年增速最快的 LED 芯片厂商。我们对年报做了整理,在过去两年乾照年复合增长率是 64%,我们是过往两年增长最快的 LED 芯片厂。这种增长在 17 年一二季度继续保持快速增长,一季度的收入同比增长了 37%,看似不多,但是要看到我们在一季度有一个年度整修,整个厂有二十天没有开工,仍然保持了 37%的增长,同时我们半年报利润将达到 8 千万到 1 个亿,与去年相比有很大的提高。

 

过去数季度盈利能力持续改善。我们把过去几个季度的毛利做了一个对比,受益于小间距市场持续增长带来对红黄光芯片需求增加,以及公司蓝绿光业务良好表现,过去数季度公司毛利情况大幅改善,每个季度比上一个季度毛利都高。

 

同时我们也是盈利能力具有显著竞争优势的芯片厂之一,有三个因素影响最大:第一个因素是技术,技术越好规模越大。第二是规模,规模越大成本会比较低。第三是产业链控制,控制产业链才会安全。三安光电在这三个领域都是做的最好的,所以毛利率一直是行业内最高的。我们可比的,比如三安光电,红色是乾照光电,蓝色是华灿光电,我们一直以来都比华灿光电高,只有 2016 年。所以只能表明我们团队在成本控制方面是有优势的,这方面优势也是支撑未来规模继续扩大,继续增加市场份额最有利的保障之一。

 

小间距需求爆发最受益的芯片厂商。因为乾照红黄灯产能是国内市场份额的 30%,所以 17 年我们扩产之后,2018 年我们的产能会有显著地提高,市场占有率会有显著地提升。所以 LED 小间距的爆发对于红黄光拉动最大,我们作为应该是最受益的一个芯片厂商。

 

刚才说了未来的发展,第十个要说一下公司现有的资产状况,是可以有效支持公司未来的快速发展。截止到 2016 年底的年报,公司总资产有 33 个亿,净资产 25 个亿,负债率 24%,有息负债率 4.8%,所以我们负债率极低,可用资金是 7 个亿。公司的资产状况可支持公司未来两年 20 亿量级的资本支出,可以有效支撑公司在行业变局中快速的发展。这也是我们有利的地方,就是我们资本潜力比较强。

 

做一个小结。公司 2015 年营业收入首度突破 10 个亿,所以是一个小公司。但是经过刚才的分析,我们业绩很好,增长也很快,一直到 17 年业绩都有非常快速的成长。所以我们给自己打了三个标签,叫做小公司、好业绩、成长很快。

 

面对刚才所说的行业的变革,以及公司现有的情况,我们对公司做了一个战略的梳理,未来在红黄光领域我们当仁不让,稳固国内龙头地位,争做世界龙头。17 年 5 月,公司投资 7.3 亿对红黄光 LED 主营业务扩产,拟新增 MOCVD20 台,预计 2018 年初,公司红黄产能将显著提升。产能提升的同时,全面引进人才,提升产品竞争力,巩固在行业的龙头地位。

 

未来蓝绿光,力争成为行业新秩序的重要参与者。虽然我们作为市场后进入者,但是我们的竞争力明显。同时,产业链需要另一家芯片厂商崛起,公司有信心在未来 LED 芯片行业当中占有一席之地,成为行业重要的芯片制造商之一。

 

未来在空间电池争取更多市场份额,积极拓展新应用。公司目前只用在空间卫星电池片,现在我们在做一个重要的技术攻关,如果我们在牺牲一定性能前提下大幅度降低成本,其实未来市场可以拓展的很多。无人机其实也是近期重要的一个拓展领域,实现永不降落,永不熄航的目标。

 

更多最新行业资讯,欢迎点击与非网《今日大事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