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月 14 日,首届“青城山中国 IC 生态高峰论坛”在四川召开。集成电路行业全球知名科学家、企业家、分析机构专家等,将在风景秀丽的青城山,共话集成电路产业最新发展趋势和市场机遇。顶尖论坛相遇四川产业,吸引了不少国内行业专家。目前,青城山论坛已经邀请到中国智能手机之父杨兴平、清华大学微电子学研究所所长魏少军、伯克利加州大学中美战略合作研究中心创始人吴霁虹等重磅嘉宾。嘉宾们围绕“打造人工智能产业链”主题展开讨论,共话集成电路产业最新发展趋势和市场机遇,探寻中国 IC 产业发展之路。

 

四川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罗治平先生、中国科协副主席王曦先生、工信部信息司彭红兵先生、成都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成都高新区党工委书记范毅先生、四川省经信委副主任王文胜先生参加论坛并致辞。

 

 

罗治平在致辞中提到:“四川是全国重要的电子信息产业基地, 2016 年四川全省的电子信息产业实现的收入超过 6800 亿,占全省工业总量的 16.7%。今后,四川将大力推动以 5G、信息安全、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为主导的重点产业。”

 

王曦讲到:“集成电路是信息技术产业的核心,是支撑经济社会发展和保障国家安全的战略性、基础性和先导性产业,中央政府高度重视,国家设立了 01、02 相关重大的专项。”

 

彭红兵表示:“中国 IC 核心技术受制于人,这个局面没有根本转变。供给侧和需求侧存在巨大的反差,我们每年还保持着 2000 多亿美元的进口,这和我们经济社会发展这个大的方向还有很大的差距。”

 

王文胜说:“2016 年全省电子信息产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 6800 亿元,同比增长 7.2%。其中,电子信息制造业实现主营收入 3650 亿元,占全省工业 9%;软件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 3150 亿元,同比增长 14.6%。四川拥有中国电科、中科院、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中航兵器航天等,以电子信息领域为主的研发机构 120 余家。2015 年到 2016 年电子信息产业申请专利 44945 件,其中发明专利申请 22860 件,中西部第一。”

 

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集成电路设计分会副秘书长戴伟民先生主持论坛的主题演讲阶段。

 

 

 

魏少军:智能芯片是人工智能的根本

根据麦肯锡数据,第一,2016 年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增加到 389 家,增长的比例 50%以上;第二,人工智能企业的融资额到 2015 年达到 5 个亿美元,集成电路除了并购外,初创企业融资做到 50 亿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第三,人工智能企业并购的数量,2016 年达到了 85 家,人工智能企业的股权融资数量达到了 658 家。

 

智能芯片是人工智能的根本。实现人工智能有几种不同的方式,一种是 GPU,从图形芯片 GPU 来看,英特尔占了 17%,Nvidia 占了 69%,AMD 占了 13%;一种是 FTPU,这是英特尔的,针对 bing 文档的排序服务,满足针对更高性能,更低延迟的需求;第三种是 TPU,TPU 最大的问题是精度,精度不高的时候用它是可以的。

 

智能芯片有哪几个要素?第一可编程;第二是架构的动态可变形;第三是架构的变换能力;第四是高计算效率;第五高能量效率;第六是低成本;第七体积要小;第八是应用开发要简便。

 

核高基的 02 专项课题组看到一个理想的计算硬件架构,是软件和硬件之间的一对一,左边给出了一个软件,右边给出了一个架构,完全对应。课题组通过对冯诺伊曼体系进一步推演,得到一个新的架构,并用这个结构实现可重构的神经网络芯片,命名为 THINKER。该芯片的能耗效率比其他人工智能芯片至少高了 5%。目前该芯片最大的问题是:解决如何植入手机等可携带设备或者其他家用电子设备上。

 

杨兴平: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

5C 融合产业的形成,我们的大学、研究必须要进行转变。必须要痛定思痛当下中国教育和中国科技的问题。我们可以学斯坦福这样的大学,像伯克利这样的大学,我们更多的做应用,做融合,我们培养复合型的人才,我认为在中国当下,在未来几十年的时间,我们需要更多的工程师。

 

吴霁虹:AI 换道超车

人工智能到来了以后,是 360 度对人们的事业、世界,社会产生全方位的影响,不仅仅是工业的影响。说 AI+换道超车,实际上不是 AI+换道超车,实际上是产业+AI,或者 AI+产业。因此今天我们在做技术创新的时候,如果你不懂客户,如果你不懂客户的行为,不懂客户的习惯,不懂客户的需求,你就回到了旧社会,旧社会技术的开发,或者是商业的发展,基本上是厂家控制,而今天人工智能时代的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用户驱动,懂用户者得天下。

 

会议的第三阶段是圆桌会议。

 

 

 

提问:请三位谈一下,中国跟国外比我们的优势在哪。

 

魏少军:我觉得中国的优势主要是在应用上,至于在方法和基础的工具上的优势并不明显。

 

吴霁虹:我觉得是大数据的优势,因为大数据是人工智能要呼吸的氧气,中国的移动互联网人口数量是美国所有人口的三倍,包括计算机和算法,中国人偏好这个,只要给到合适的土壤,一定会很好。

 

杨兴平:美国一个著名的大学都有很多的思考,他们有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研究大脑怎么思维的,这个我们没有任何的差别,我认为我们中国大学的医学院根本没有做这些工作,也是未来 AI 的关键点。

 

魏少军:我觉得他们两个说了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我都同意,也都不完全同意,首先我要说中国人是很聪明,但是中国人的聪明能不能发挥出来是一个大问题,扬教授讲的悲观程度我可以理解,我觉得中国的人工智能能否成功取决于政府的介入力度,但是是反比。政府的作用不可或缺,但是政府的作用如果过头起反作用。

 

 

提问:吴教授您好,我想问您一个问题,您今天讲的核心观点是换道超车,从拐点论到换道超车超车,您的逻辑有什么变化?我想问您这之间的变化。

 

吴霁虹:只要沿着科学技术进步的大方向,基本上可以判断商业的拐点也好,还是弯道超车也好,还是换道超车也好,基本的逻辑我都会根据科学技术的发展。

 

提问:最近 BAT 出了人工智能的开放平台,在接下来的赛道上您更看好 BAT 的平台公司还是看好科达讯飞这种技术公司?我们看到他们开放开放平台的赋能和讯飞差不多,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吴霁虹:我的价值主张是哪怕你是一个小而美的公司,只要你为他人带来价值就是成功的, BAT 和科大讯飞非常不一样,BAT 是基于大数据的优势,而科大讯飞做了 17 年的技术,他很傻,他用了很傻的方式 MIT 列在评选最优秀的企业,是中国的 NO.1。

 

提问:这个问题涉及到一些伦理道德法律的问题,很多技术的发展到后面,据你们了解现在全世界对人工智能的发展,有没有一些限制性的法律法规或者有一些什么探讨的?因为不可能让技术无限的发展。

 

魏少军:人工智能只是一个工具,目前还是有它的两面性,我觉得这个两面性的认识,我们现在认识的不多,现在在探讨积极的一面,负面是什么?就像一个孩子,他是一张白纸,好人带他会有一定好的效果,但是坏人给他就往坏方向走,这个需要我们思考。

 

吴霁虹:人工智能时代跟过去最大的不一样,就是一个有情怀的企业家,它的社会责任可能会更大。因为它肩负着对人类的责任,不是一个简单的商业责任,还有人类的责任。

 

 

提问:在魏教授的演讲里提到了 AI 芯片手机应用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手机芯片现在已经到了寡头的时代,格局已定了,这样的话 AI 芯片对创业公司来说机会在哪里?

 

魏少军:这不仅仅是人工智能,任何一个新的东西进入寡头垄断的行业,都是很难的。由于这种寡头垄断造成的新的竞争的态势,对我们是有利的,因为大家都没有活路了,大家觉得一样,同质化很厉害的时候,为什么不能某一个人有更开放的思维,能把你的东西引进来,你真的要做得好,我相信会有机会的。

 

与非网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