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拥有第一家半导体企业起,我国台湾地区的电子信息产业已经走过了 46 个年头。从上世纪 80 年代以“代工五虎”为代表的代工企业崛起,促使我国台湾地区成为世界第三大电子产业聚集地,到 2005 年把握智能手机兴起的机遇进入成长快车道,再到通过相关部门的帮助攻克技术难关,打造了 IC 设计、制造和封测一条龙体系,电子业已经成为宝岛的“经济灵魂”。

 

然而,由于市场需求增速放缓和激烈的价格竞争,我国台湾地区 2016 年电子行业出现下滑,尤以电子组装业务最为严重。面对严峻的形势,我国台湾地区电子信息产业走到了必须转型的十字路口。

 

 

近日,记者在第 42 届“台北国际电子产业科技展”前夕,走访了我国台湾多家主要电子零部件和测试设备等公司,试图从中分析我国台湾电子业能够持续发展的源头、转型动因以及未来走向。

 

如何走出代工局限?

据悉,在我国台湾地区 1850 家上市公司中,有 830 家与电子产业相关,是名副其实的“电子宝岛”。我国台湾地区的公司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上游半导体公司,包括材料、设备、设计、制造与封测;还有一类是电脑与手机代工厂商及配套零组件公司,而代工则是技术门槛最低的突破口。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像台积电一样,能够将代工做到极致。当整个产业主要依赖于代工业的时候,便是整个产业最为脆弱的时候。以代工起家的我国台湾企业,必须走出代工的局限。这也是任何一个后发者的必经之路。

 

据统计,我国台湾电子信息产业 2016 年产值为 3.6 万亿元人民币,较 2015 年营收同比下降 2.0%。而这其中最大的原因,便是由同行业间价格战所导致的。

 

“我们是这场价格战的幸存者。”世骏电子股份有限公司(Tenmars)总经理刘炳渊对记者表示。由于市场价格的大幅波动,使得台湾大部分代工企业深受其害,而以 OEM/ODM 起家的世骏电子来说,能从一次次的价格波动中“幸存”,与其积极拓展产品类别的战略目标不无关系。

 

“除了为 vivo、华为代工的一些电子器件外,我们还拥有各类检测设备的产品线。”刘炳渊说。记者在世骏电子总部看到,除了传统的电源检测设备,世骏电子还将产品的焦点集中到了环境检测上,低频噪音针、甲醛侦测器、CO1/CO2 探测针、辐射探测针、风速计、太阳能功率表、高阻计、电磁测试器等产品从大型设备到手持型的 mini 设备均有涉猎。而也正是由于在“价格取向”的电子行业独辟蹊径的战略,使得世骏电子能够在一轮又一轮的价格战中得以崛起。“在拥有良好的经营战略和前瞻性的市场眼光之下,价格并不意味着一切。”刘炳渊说。

 

同样,依靠半导体测试设备起家的致茂电子股份有限公司(Chroma)则在精密电子测量仪的基础上,衍生出了包括自动化测试系统、智慧制造系统、整合式测量和自动化解决方案在内的产品集群。

 

其中,致茂自有品牌产品的销量达到了 95%,在 2016 年合并收入达到 3.87 亿美元。“因为我们是做技术导向性产品和 Turnkey 解决方案的,所以我们可以做品牌,而且利润足够高。公司只有 30%的人在做生产,从事研发的人员比例能够达到 38%。”致茂电子总经理室特别助理张承濂告诉记者。由于掌握着超过 100 项核心技术和全球范围内的 669 项专利,致茂电子在电源供应器测试设备、被动元件与测试设备、视频与色彩测试、电气安规测试设备等领域牢牢占据了我国台湾地区第一、世界前三的位置。

 

图为明纬企业产品装配流水线

 

在积极扩充产品集群的过程中,自主的设计与合理的产业布局也是支撑我国台湾电子企业实现迅速转型的两大支柱。“我们目前产品设计的 80%都是在台湾地区本部完成的。”明纬企业股份有限公司(MEAN WELL)的企划专员赖羿纶对记者表示。同时,明纬企业早在 1993 年便在中国大陆开始积极布局,并分别在广州、深圳、苏州设立分公司及工厂。

 

“明纬目前的 OEM 产值只占总量的 1%,而我们在大陆设立的工厂的产量则占到了 82%。”赖羿纶说。这一企业重心的转移也使得明纬企业在 2016 年的销售额持续增长了 11.8%,达到 7.8 亿美元,在台湾地区电子业整体下滑的情况下实现了逆势增长。

 

固纬电子实业股份有限公司(GWINSTEK)的 Marcom 专员王育晖则对记者表示,正是通过与大学研究所的合作和人才的培养,才使得固纬电子逐步掌握了核心技术并积极在大陆市场布局实行错位生产,使得企业在逆境中保持了持续增长的势头。

 

下一个增长点在哪儿?

面对终端 PC 市场持续衰退、智能手机规模增速趋缓的形势,对于曾经依靠 PC 代工和手机潮流成长起来的我国台湾传统电子企业来说,目前摆在眼前更严峻的问题是:下一个增长点在哪儿?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我国台湾电子企业,甚至是大学、科研院所正在向对技术水平和标准要求更高的专业商业领域转型,例如物联网、医疗、工业领域以及系统化集成、Turnkey 解决方案和软件配套提供领域拓展。在全球新一轮科技浪潮中,我国台湾企业似乎从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以及 VR/AR 中寻找到了新的拐点。

“在产业结构转变中,积极扮演协助产业转型的重要角色。我们将技术盘点和整理、知识平台建立、企业连接管道拓展、网络关联经营、技术分享活动举办以及推广和业务拓展等相结合,走出了一条极具自身特色的发展道路。”长庚大学工学院院长赖朝松教授对记者表示。

 

据了解,长庚大学生化和生医工程研究所所长吴旻宪和他的团队正在积极研究智能化的穿戴设备。这位毕业于牛津大学的生物医学工程博士饶有兴趣地向记者展示了其团队的最新产品——用于监测婴儿睡姿的智能腰带。“我们将电子产业领域的声学监测技术与生物医学相结合,推出了面向 C 端的婴儿检测设备,从而弥补了传统视频检测设备的不足。”吴旻宪说。

 

台湾骨王生技股份有限公司的研发顾问王民良则向记者展示了结合了 VR、AR 的穿戴医疗眼镜。“在临床测试过程中我们发现,该眼镜的使用将帮助主刀医生在手术中节省 40%的时间。”王民良表示。据了解,该款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穿戴设备已经在今年的 CES 展上亮相。

 

“IoT 智能化、智能工厂(工业 4.0)以及工业云平台将是我们未来的重点发展的方向。”新汉股份有限公司(NEXCOM)物联网事业部总经理彭启峰向记者指出。

 

作为从 PC 代工起家的新汉股份来说,面向高新技术转型已是大势所趋。“PC 原本就是 IOT 的一部分,因此转型也是理所当然。”彭启峰表示,“我们企业从 2012 年向 IOT 转型以来,已经将业务范围拓展到了工业监测、医学风险监测、工业云平台解决方案等诸多方面。”新汉从产品的制造商一举转型成为解决方案的提供商,在“轻资产”策略的指引下,使之在硬件之外,寻找到了新的增长点。

 

在 M2M2Cloud 领域,新汉已经做到了世界第三的位置;在 Big SCADA 方面,也已跻身世界前十。“未来,我们会聚焦于设备轻便化以及更为智能、高效的设备间交流领域,深耕前行。”彭启峰表示。

 

在 2C 端,桦纬物联股份有限公司(DEXATEK)则向记者展示了智能物联网在家庭中的运用。“台湾企业只知道 IOT,但是如何使用 IOT?如何借助其实现企业的顺利转型?这才是我们现在亟须考虑的问题。”桦纬物联总经理陈信宇对记者表示。桦纬物联在去年展开了同富士康的合作,推出了拥有自主产权的∑CASA 云服务平台。

 

作为鸿海集团工业电脑产品群的一部分,能够更为快速地获悉市场情况,并且推出与苹果公司的 Homekit 或是亚马逊的 Alexa 相配套的智能家居设备,从烟雾警报器到门窗震动监测器再到灯光、空调控制器等。“我们预计,智能家居物联网在今年将会大幅度增长 60%左右,明年将会是智慧家居的爆发年。而我们的家庭云平台系统也将从智慧家居扩展到智慧交通与智慧楼宇。”陈信宇说。

 

更多最新行业资讯,欢迎点击与非网《今日大事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