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有两件事将一个中资背景的投资机构(Canyon Bridge)推到了大多数人的视野面前。

 

1,今年 9 月份就有英国媒体爆出,中国的私人资本 Canyon Bridge 出手 5.5 亿英镑(约 49 亿元人民币)收购了 Imagination。对于 Imagination,大伙一定不会陌生,它就是苹果手机主要的硬件供货商之一,英国著名手机 GPU 开发商,却在半年前惨遭苹果抛弃,公司股价一夜之间下跌超 7 成。

 

2,2016 年 11 月 3 日,原计划中,Canyon Bridge 以 8.3 美元每股,现金收购 Lattice 所有股份,总计 13 亿美元。协议规定,并购完成后 Lattice 作为 Canyon Bridge 的子公司独立运营。但是今年 9 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出于对国家安全的担忧,亲自叫停了这宗收购,尽管 Canyon Bridge 和莱迪思半导体双方均为此交易获批游说了 8 个多月。近日 Canyon Bridge 创始人周斌被曝涉嫌内幕交易在美被起诉,而周斌的律师表示,周斌否认指控,而且周斌并无作案动机,也并未从中获利,相反还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与此同时,周斌坚定认为,凯桥资本收购 Lattice 的计划仍在进行中。

 

那这个凯桥资本(Canyon Bridge)到底什么来头?

 

 

据 Canyon Bridge 官网资料显示,Canyon Bridge 总部设在硅谷,在北京亦有办事处,专注于全球技术行业的投资,曾参与了数百项并购交易。

 

有媒体报道,Canyon Bridge 创建的资本来源中国政府,还和中国的太空计划有部分连系,现在帮一家在香港注册的奕泰资本管理 15 亿美元,奕泰资本母公司为国有投资基金——China Venture Capital Fund Corporation Limited。

 

在 Canyon Bridge 的官网上,我们还看见了四个合伙创始人的资料,如下:

 

 

周斌(Benjamin Chow)是 Canyon Bridge 的创始人和管理合伙人,其拥有超过 20 年的私募股权、风险投资、高级管理和技术研发经验。在创办 Canyon Bridge 之前,曾任北京国新基金董事总经理,并任北京领投资本合伙人和 SIG 中国董事总经理。在华平投资期间,他负责北亚洲半导体投资和担任 Rustic Canyon Partners(一个专注于技术、媒体和电信在洛杉矶的公司)的经理。还担任过应用材料的全球产品经理和波音幻影工厂的研究工程师。获得加州理工大学航空(加州理工学院)的硕士和博士学位,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商学院获得 MBA 学位。拥有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机械工程理科学士学位。

 

RAY BINGHAM 是 Canyon Bridge 合伙创始人之一,拥有上市公司董事长、CEO、CFO 的 35 年经验。最近,他担任赛普拉斯半导体公司和伟创力国际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在那之前,还担任过甲骨文公司的独立董事和 General Atlantic(一个投资公司)的总经理。还曾在 Cadence 的设计系统中担任各种执行管理职务,包括执行董事长、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财务官。拥有韦伯州立大学的学士学位和哈佛商学院的 MBA 学位。

 

John Kao 是 Canyon Bridge 合伙创始人之一,还担任公司的总顾问。拥有二十多年的并购和私募股权交易的经验。擅长处理敏感和重要的交易,在技术、能源、媒体、汽车、食品和零售等领域处理过超过 100 项并购交易。在加入 Canyon Bridge 之前,他北京办事处的合伙人,也是琼斯公司亚洲并购的主席,在一家规模最大的国际律师事务所,专门从事公司、并购和私募股权交易。

 

Peter Kuo 是 Canyon Bridge 合伙创始人之一,拥有 20 年在技术领域工作经验,擅长跨境交易。在 TMT、工业和消费业务上参与过超过 1000 亿美元的收购交易,他曾领导过 ARM、阿里巴巴、谷歌和德州仪器等科技企业的并购交易。

 

Canyon Bridge 的高级顾问则是中国半导体届大咖,前中芯国际 CEO 王宁国。

 

而周斌的资料中提到的国新基金,其发起人兼大股东——中国国新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是一家由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直接监管的国有独资资产经营与管理公司。其主要职责为配合国资委推进中央企业重组,辅助中央企业提高主业竞争力;参与中央企业上市、非上市股份制改革;对战略性新兴产业以及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其他产业进行辅助性投资等。

 

 

公开消息可知,目前已获得国新基金投资的项目包括中国电子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改制项目、参与设立湖北省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管理公司、滴滴出行 A-17 轮融资、上海阿波罗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新三板挂牌企业)定向增发、澜起私有化股权投资项目和中石化销售公司改制重组等。

 

路透社(Reuters)在一篇报导中列出了一个关系图,指出 Canyon Bridge 的唯一投资人是 CVC 的一个事业单位,而 CVC 是中国国新控股旗下的事业单位。

 

 

还有消息说紫光集团为 Canyon Bridge 提供资金支持。去年 2 月底,紫光开始在公开市场多次购买 Lattice 的股份,5 月初时持股比例一度达到 8.65%,最近降低至 4.64%。虽然紫光曾经拥有一定的 Lattice 股份,但与 Canyon Bridge 收购 Lattic 这件事上,应该没有瓜葛。

 

根据上面的情况来看,Canyon Bridge 这样背景的资本想要拿下 Lattice 难度还是非常大,这在特朗普眼里就是妨害“国家安全”。

 

 

Canyon Bridge 合伙人 Ray Bingham 曾经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称,自去年总统大选以来,任何事只要和中国有关就会引起担忧,遭受严苛的对待,并且朝不利的方向渲染。Ray Bingham 还表示,这桩交易受到的审查主要与政治因素有关。

 

况且在 FPGA 行业中,美国公司占据绝对统治地位。目前赛灵思公司是行业老大,其次是被 Intel 收购的阿尔特拉。然后是莱迪思和 Actel。FPGA 厂商中已经形成了“两大(赛灵思、阿尔特拉)两小(莱迪思、Actel)”的市场格局,赛灵思和阿尔特拉瓜分了全球 60%以上市场,其余厂商只能从剩下的市场中瓜分冷炙残羹。

 

但是目前也有中国 FPGA 初创企业开始量产发货,在业内发出声音。这样看来,除了收购,中国应该会有更自主独立的方法让自己变得强大。

 

更多内容,欢迎访问《与非网 FPGA 专栏》。

 

与非网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