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隆基股份发布公告说签订 10 亿美金的硅料合同;大全新能源也说自己 2018 年的硅料产能的 92%都已经和几家大的厂商锁定供货;硅料价格本身也从去年的 110 元的低点一直维持在目前的 150 元的高点(本文草成时价格尚未剧烈下跌)。美股的大全新能源更是成了三倍股,从去年年初 2 亿美金的市值上涨到目前的 6 亿美金;世界硅料产能最大的公司保利协鑫能源也演绎了一波翻倍行情。

 

光伏变迁见证者群内的朋友们在不停的戏谑硅料何时到 200 元/kg,一切一切都是这么美好,似乎硅料将会永远供不应求,似乎必须现在就要快马加鞭的锁定硅料供应甚至内心窃窃地想象着自己锁定硅料供应,让其他家无料可用;某光伏龙头公司的市场部研究员甚至还神秘兮兮的和我说硅料将会如何供不应求,以及他们认为供不应求背后的逻辑。

 

2009 年的那一幕似乎又浮现眼前,彼时供不应求的硅料价格一度飙涨到 400 美元/kg 的天价,暴利的市场指挥棒的指挥下国内迎来最为疯狂的扩产,当时一些有实力的光伏企业纷纷签订硅料长单甚至投资百亿进军上游硅料厂,于是尚德倒下了、赛维倒下了、英利太阳能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艰难度日,直到去年都还有美国的汉姆洛克公司和英利打官司索要高达 9 亿美金硅料长约的违约金。很显然,上一波行业的哀鸿遍野已经被人遗忘。为了避免大家在这个关键时期再次出现严重的战略误判,特写此文,希望能为光伏产业献上绵薄之力。

 

让我们把时间回到 2017 年 6 月:

 

 

2017 年 6 月份中国硅料产能为 1.95 万吨(中国硅料协会数据),海外硅料产量约为 1.6 万吨。由于当时硅料消耗较少的单晶硅片占比较低,多晶硅片还未完成金刚线切割的改造,单张硅片的功率也比目前的低,所以当时全世界 6 月份合计 3.5 万吨的硅料产量合计对应组件产量为 7.93GW。而当时恰好处于中国 630 抢装潮时期,2017 年 6 月和 7 月两个月中国光伏市场装机量分别为 13GW 和 12GW,而当时的硅料产能只能满足 8GW 的组件需求;所以就当时看来,硅料的供给缺口已经出现,之所以硅料价格没有出现上涨是因为大家都存在一定的硅料库存,而且由于担心 630 抢装潮之后市场需求不佳,硅料价格会进一步下跌,所以都在执行严格、谨慎的库存政策。

 

时间来到 2017 年 Q3,市场并没有如预期的迎来需求下滑,反而因为美国的 201 政策导致美国厂商开始囤积组件,而中国市场则由于分布式的大爆发获得了非常不错的需求支撑。在需求旺盛,大家普遍没有库存的情况下,美国瓦克 2 万吨硅料工厂又来了一次完美的助攻:工厂爆炸,产能停摆。于是硅料价格非但没有出现下滑,反而出现大幅上涨,从 2017 年的 4 月的 105 元上涨到 9 月的 150 元。

 

 

Q4 硅料价格在中国分布式和美国囤货需求的持续支撑下走出了稳定的行情,但内在的质的改变正在发生,2017 年 Q4 金刚线切割技术改造迎来了大高潮,金刚线切多晶的普及率由年初的<3%迅速提高到目前的 100%,金刚线由于切割过程中损耗小,单位 kg 的出片量由原先砂浆切割的 48 片迅速提升到 58 片,就是说,同样生产一张多晶硅片所需要消耗的“硅料”变少了。金刚线切多晶的技术改造无形之中等于增加 20%的硅料产能(金刚线技术改造相当于新增 5 万吨硅料产能)。不仅如此,单晶硅片领域金刚线切割技术的更进一步优化使得出片量再提升 2 片,从之前的每 kg 出片 59 张提升到现在的 61 张。电池工艺的进步也带来了诸多提升;再加上国内硅料产能在检修完成后部分工厂产能得到提升,东方希望新疆有 1.5 万吨硅料工厂产能逐步释放,把这些进步带来的新数据填入模型,我们会得到如下数据:

 

 

1 月我国硅料产量 2.42 万吨,海外硅料产能约为 1.7 万吨,对应相当于 11.2GW 的组件(年化相当于 130GW 组件)。而 1 月份全世界的需求很显然没有这么多。所以虽然当前硅料价格依然高高在上,但是基于这些数据我要在此观点鲜明的提出如下判断:当前硅料供需格局已经发生了逆转,之所以硅料价格没有下跌是因为众多厂商在囤积硅料库存、硅片库存或者组件库存。由于上一轮硅料价格上涨使得大家措手不及,更愿意持有充足的硅料库存,执行宽松的硅料库存政策。也正是因为宽松的库存政策,才导致目前虽然供需格局已经发生大逆转但价格确迟迟不下跌,可是硅料平缓的价格背后正在酝酿着新的动荡危机。

 

库存能囤积的量毕竟是有限的,甚至是危险的,所以在供需格局持续逆转并且累积效应的作用下,我们或许可以大胆预判未来的 2 月份硅料价格将会出现明显松动,3 月份硅料价格见到 100 元附近的价格。硅料的生产弹性很低,一旦还原炉开启就会达到满产的状态,没有特殊原因一般还原流程不会停下来。正是硅料这样的供给特性使得历史上的硅料价格经常出现暴涨暴跌,所以目前这样的预测虽然大胆但并不夸张。从根本上影响硅料价格的还是供需,所以我们继续从供需角度展望硅料价格:

 

在 2017 年超预期的硅料价格行情的刺激下,我国迎来了多年未见的硅料扩产潮,2018 年即将投入运行的产能合计高达 15 万吨。时间回到 2015 年,当年我国全年硅料产量也就是 15 万吨,也就是说今年一年新投产的硅料产能相当于 2015 年全年的产量。而且这些新的硅料产能的投资方均是资本实力了得的巨头公司,新产能单位产能投资强度只有老产能的十分之一(意味着投产后折旧成本低)又均布局于低电价的地区,所以这些硅料落差计划绝不会因为行情变差而止步不前,大概率均会投向市场。

 

此处罗列几家代表性的厂商:

1、通威股份包头项目:2.5 万吨产能,实际产出会比产能还要大 25%,实际年化产出会达到 3.3 万吨。预计 2018 年 2 季度开始调试。

2、通威股份乐山项目:2.5 万吨产能,2018 年 3 季度开始调试。

3、新疆保利协鑫硅料项目:4 万吨产能:2018 年下半年开始调试。

4、陕西天宏瑞科项目:1.9 万吨产能,采用美国 REC 的第二代硅烷流化床技术(该技术的典型特点是现金成本低),目前已经进入调试,预计上半年产能就出来。

5、新疆东方希望硅料二期项目:1.5 万吨产能,是东方希望的第二条硅料产线,所以投产进度会快于第一条,预计 2018 年下半年投产。

 

 

伴随着一系列硅料产能的投入运行,预计到 2018 年 10 月份我国硅料产能月产出会达到 3.5 万吨,海外的 OCI 公司的马来西亚工厂会理顺生产进而有较大产量,美国的瓦克工厂的 2 万吨的产能预计也会复产,所以海外月硅料产出会达到 1.9 万吨。单晶硅片的出片量也在进一步优化,1kg 方棒的出片量由现在的 62 张提升到 65 张,多晶硅片也会由目前的 58 张提升到届时的 62 张。

 

在硅料产能继续增加,单位硅片硅料消耗量继续减少的格局下,2018 年 10 月的硅料产出足够满足 16.51GW 的组件需求(对应年化 198GW 组件产量)。除非到时候需求能出现 100%以上的暴涨,否则无法消化如此庞大的产能。对应地硅料价格我的预判是:2018 年硅料价格将会跌破 100 元以出清高成本产能达到供求平衡,而且 2018 年以后,硅料价格将永远无法再涨到 100 元以上。

 

结语:

我的观点鲜明而简单:硅料价格的供需格局已经逆转:由之前的供不应求变为现在的供过于求,所以对于那些签订硅料供货合约,预付硅料定金,囤积硅料库存的企业,在此时我们要保持更高的警惕性才对。

 

对于有些朋友说:高品质硅料供不应求,硅料供求将会出现结构性矛盾的判断。我表示部分认同,单晶硅片产能扩充严重,导致单晶硅片需要的高品质硅料出现阶段性短缺,不同品质的硅料的价格差也会拉大。但是这种结构性短缺得到修正的速度会比大家想象的快,一旦出现一级致密料比菜花料贵 20 元以上的行情,大家就会普遍进行产线的技改提升硅料品质,预计最多 1~2 个季度。所以这种所谓的高品质硅料的供不应求不会如大家想象严重,那些基于“自己可以生产高品质硅料而别家不行“逻辑获得高估值的公司,最终将会被证明是“一场虚幻”。

 

以下为行业人士交流观点:

多晶硅卢总:关键问题:全成本低于 100 元的产能能释放多少?如果瓦克 OCI 这类大企业低于 100 元不再出售(此前出现过的情况),剩下的低成本产能能否足够支撑需求?如果不能,那么价格还是会回到 100 之上。

 

硅料价格在扩产下跌后的稳定低点应该是从低成本产能向高成本叠加,在满足需求产能的最高成本线上。

 

铸锭行业李总:看看三月份会不会有短期触底 100 的机会,但是年底 100 元估计没问题,单多晶硅料价格差距扩大。

 

多晶硅卢总:还有疯狂的单晶产能,无米之炊玩不转,在瓦克和 OCI 关门之前,想要硅料价格稳定在 100 内基本不可能。

 

铸锭行业孙总:2016 年到 80 元的时候有人认为会到 70,2017 年到 110 的时候很多人在等着到 80,这一波是多少?

 

供求关系存在一个动态的变化!产能过剩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我们光伏行业一直被“产能过剩”这个判断坑的不轻,到目前为止,银行还是不待见我们,也一直沿用很多分析师产能过剩的论断!这个判断应该从 11 年一直到现在,那我们现在回头看 11 年的产能,跟 17 年比差的多了吧,17 年整个行业都很忙啊!11 年是真的过剩吗?

 

如果现在整个行业的产能还停留在 11 年的水平,又会是怎样的供求关系呢?当年的比尔盖茨认为内存 640K 就够用了,是不是跟判断产能过剩有点相似?!

 

多晶硅在 12 年底就到过 110 的价格,这都 5 年过去了,照这么算是不是早该到 80 以下了呢?

 

铸锭行业郭总:是的,按照系统,硅片,电池,组件价格下降的趋势,硅料应该到 80 以下了,这次金刚线一上,硅料需求直接降低 20%,加上产能扩大,很有希望两年内到 80。硅料的大爷心态要慢慢改变,有慢慢适应的过程。

 

个人预测硅片 2019 价格将跌破 3 元,目前来看,99%会实现。

 

多晶硅卢总:目前的低成本产能还不够大,瓦克和 OCI 还有国内一众硅料厂没关掉前,价格就稳不了 100 以内,难不难可以走着看。

 

铸锭行业李总:17 年底国内硅料产能约 30 万吨,加之今年下半年超过 10 万吨以上的产能,国内硅料基本就能把硅片需求量包圆,今年的 630 就该是硅料真正降价的开始。

 

张治雨先生:今年的 630 抢装量只有去年的 1/3。而产能却比去年增长 50%,一多一少之间,630 已经不足以影响供需格局了。硅料价格的暴跌开始就是现在。出现一百元的价格,就是在 3 月。

 

铸锭行业李总:短暂的会有,但是会反弹,关键是稳定价格。

 

多晶硅陈总:多晶硅产能不等于有效产能,有效产能不等于低成本产能,客观的投达产周期要考虑进去。

 

铸锭行业李总:这个倒是,不过大趋势应该不会变化的,只是几个月内的差异,硅料后面应该如何应对呢?差异化?低成本聚焦?

 

多晶硅卢总:一,国内做到 100 以内成本的产能到 2018 年底也不够 30 万吨,而且只是产能非产量。增产的低成本产能都是在下半年甚至 4 季度才能释放。感兴趣的可以算算供应量到底有多少,没有想象的那么多。

 

二,多晶金刚线的上马减少的硅料只是影响多晶硅片用料,单晶产能单位用料并没有很大的变化,而且这么多年以来,硅片的单位用料难道不是一直在降低吗?但是带来的成本降低会不会让市场更大?

 

三,每年都说硅料产能过剩,每年都说破 100 破 80,但是连续三年了,硅料市场的均价实际是上涨的。当然利润的增加带来了资本的进入,会让今年硅料价格下降,但是只要有一天还要靠瓦克和 OCI 的进口料,硅料价格就稳不了 100 以下。

 

多晶硅胡总:2016 年 630 后曾短暂跌到过 80,但是后面的价格走势大家都知道,今年如果跌破 80,估计有很多资金要进来抄底了。

 

铸锭行业孙总:如果说硅料现在就已经产能过剩了,其实很简单的判断,我们现在的产能跟 11 月比没有多大增加吧,11 月份有多少硅料厂有库存?有多少铸锭企业库存很多的?怎么就两三个月下来以后产能就过剩了呢?

 

多晶硅卢总:需求的话,这么看吧,17 年初组件价格多少还有人记得吧?现在组件 2.5,没人买?其实要说因为年初银根收紧杠杆能力弱,还算是有点说服力,但是这并不是行业问题,是目前普遍性的存在,地产企业没了杠杆资金更紧张。

 

张治雨先生:去年 11 月份的时候,硅料每月产量两万吨。而刚刚过去的 2018 年的 1 月份,硅料产量 2.42 万吨。比当时的产量已经增长了 20%。而且现在比当时的 3 月份又有非常不同。现在市场上基本没有砂浆切的多晶硅片了。单张硅片的硅料需求量只有当时的 80%左右。我的模型中选用的就是产量数据,而非产能数据。对于行情的判断,尤其是短期行情的判断,关注点肯定是产能而绝非产量。在现有产能下,硅料已经处于过剩状态。

 

多晶硅卢总:1, 多晶硅的单晶用料产出比例建议考虑。

 

2,建议考虑多晶硅企业的成本差异。比如市场价格低于 120 开始会有多少产能减产?110 开始,会有多少产能减产?到了 100 又有多少?以匹配您提到的年内硅料价格进 100 且不会再回升。3,最关键,这个算法思路下,每个环节都是过剩的,不过剩只会体现出产销平衡,因为更多的需求无法体现。

 

当然,硅料降价是大趋势,最终会成为与市场上现有的大宗原材料一样,大规模,低毛利。但是这一天暂时还有些远,在光伏产业能摆脱补贴独立发展之前没有可能。

 

最后,如您所说,保利协鑫有高成本产能,所以,在保利协鑫的 2 万吨,中硅的 2 万吨,瓦克的 8 万吨,OCI 的 5 万吨这些产能关停之前,硅料价格不会稳在 100 以内。

 

铸锭行业吕总:硅料降价除了成本高的硅料厂会停产,还要考虑到硅料价格降低导致组件价格降低,导致电站投资收益率上升,从而提高装机量,最终导致硅料上升。

 

张治雨先生:您多次提到需求,我当然是结合需求考虑价格的,只不过是因为篇幅有限没有讨论需求。关于需求预测的文章大家可以参照王淑娟老师和林嫣容分析师的分析。今年需求大概率滑落 100GW 以内。能满足这个需求的低于 100 元的产能是足够的。而且硅料从 150 滑落到 110,是不会有任何产能停下来的。只有从 110 到 100 阶段才有小部分产能停下来,只有到 100 以下,才能供求平衡。而由于年底大量低成本产能涌向市场,2019 年这个平衡点会进一步向下。

 

下表为张治雨先生的计算模型(如公开引用,请注明出处为张治雨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