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青城赛龙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共青赛龙”)、创始人代小权逃税案迎来二审宣判,代小权被当庭释放。2 月 11 日,江西省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上述案件,该院当庭宣判:撤销江西省共青城市人民法院(2017)赣 0482 刑初 2 号刑事判决,宣告上诉单位共青赛龙、上诉人代小权无罪。


审判现场 九江法院网 图

 

当天下午,澎湃新闻记者从代小权方代理律师谢民处得知,代小权被当庭无罪释放。

 

代小权在被限制自由 3 年之后,终于获得了自由。

 

代小权“热泪盈眶”并感意外

谢民向记者描述,在听到宣判无罪时,代小权“当时热泪盈眶,而且还有感到意外的表情”。谢民表示,代小权后来和她说,其本人对这个结果感到意外,非常感激和激动,“他的眼泪全都包在眼眶里,家属在场也都很激动。”

 

谢民表示,当一审判决下来时,代小权十分绝望。二审则在江西省委、政府、政法委、省高院、省检察院的指导下,对于共青赛龙是否有逃税做了大量的工作,“特别是九江中院,认真负责而且充分地听取了律师意见,九江检察院也对有些证据做了仔细甄别。”据谢民回忆,二审前,九江中院召集律师听取意见的次数,达至五次以上。

 

二审改判无罪的关键

对于二审改判无罪的关键,在谢民看来,是法院对共青赛龙进出口关税交的增值税予以了认定。据她透露,在此次二审前的庭前会议上,双方已就此达成了基本一致的意见。

 

二审宣判后,江西省九江市中院官网发布的消息称,原公诉机关指控赛龙公司 2011 年至 2013 年逃避纳税税款分别为 1052626.7 元、1405603.27 元、933090 元。九江中院依据国家相关规定以及江西省国家税务局专业人员出庭的解答意见,认为赛龙公司 2011 年、2012 年、2013 年逃避缴纳税款占同期应纳税额的比例未达到刑法第 201 条第一款规定的 10%以上,不构成逃税罪,代小权作为该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亦不构成逃税罪,遂作出上述无罪判决。

 

谢民回忆称,上述江西省国税局专业人员给出的解释,对代小权方很有利,对案件的无罪认定也起到了推动作用。解释主要认定了进出口关税的增值税为缴纳税,而在一审中,该部分税额被忽略。

 

代小权准备重整旗鼓

谢民称,目前本案已是终审判决,因此已经定性。代小权的人身自由不会再受到影响,“代小权本人是科技人才,现在还年轻,还准备重整旗鼓,重新创业。”

 

谢民表示,代小权在监狱里待了那么久,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受到了伤害,又马上要过春节,因此会先休息。之后再和行业里的朋友和投资圈的人一块商量怎么重整旗鼓,制作商业计划书。

 

对于共青赛龙接下来是否要进入破产清算程序,谢民表示,代小权对此还在研究中。

 

至于围绕共青赛龙和代小权的其他争议焦点,譬如,如何处理共青赛龙欠江西省内各家银行等市场主体的 7.36 亿元,后期重组的参与方同洲电子投入的 1.5 亿元的去向,谢民表示,她本人坚持拿证据说话,相信将来会有各种东西出来。

 

当地官员:政府尊重二审判决

据共青城市当地一名不愿具名的官员当天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政府严格尊重法院二审判决,一切行动都是合理合规的,也不会有其他的违法行为。当问及是否会对代小权人身自由作出其他措施,其回应称,“这个你放心,不可能出现。”

 

该官员表示,目前很多自然人和共青赛龙有债务纠纷,不包括共青城市政府。当问及共青赛龙和政府间是否有其他纠纷,该人士回应称,这个目前暂时没有掌握,也暂时不了解共青赛龙的后续情况。

 

对于上述共青赛龙欠银行的 7.36 亿元,该官员表示,这些款项都是银行的市场行为,和政府没有关系。至于政府是否会在之后协助银行追讨债款,其表示“不好说,反正一切都是依法依规”。

 

[新闻附件]共青赛龙沉浮

根据共青城官方早前提供的《相关问题的说明》(下称《问题说明》),共青赛龙是一家手机代工企业,是赛龙通信技术(深圳)有限公司全资控股的子公司,主营业务是手机设备及其他电子设备的研发、设计和生产,主要为摩托罗拉代工生产手机。

 

作为共青城招商引资顼目,赛龙项目于 2010 年 6 月签约,2010 年 9 月 6 日正式投产。按《问题说明》所述,共青城开发区管委会在土地、税收、配套用地、融资等方面均给予了优惠条件。共青赛龙 2010 年投产当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 3.54 亿元,净利润 0.07 亿元;2011 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 10.88 亿元,净利润 0.19 亿元;2012 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 20.18 亿元,净利润 0.68 亿元,共青赛龙在该年度成为共青城市的纳税第一大户,创汇第一大户。

 

但这种势头到 2013 年,遭遇重大变故。

 

由于当年共青赛龙的核心客户摩托罗拉被谷歌收购,订单缺失,该公司的业绩遭遇滑铁卢。

 

按官方披露的数据,2013 年共青赛龙实现主营业务收入 7.63 亿元,净利润 -4.01 亿元,公司也于 2013 年 10 月停产。

 

也就是说,投产四年来,共青赛龙的累计亏损达到 3.07 亿元。而且,根据江西省天华会计师事务所对赛龙系公司的清产核资专项审计调查,赛龙系各公司资产负债率达 200%以上,尚欠江西省内银行等市场主体 7.36 亿元。

 

随后展开的资产重组过程中,共青赛龙法定代表人代小权方面和共青城市政府方面,尤其是和时任共青城市副市长的詹政,冲突不断,其间断断续续的重组,始终未能取得实质性进展。而代小权,则已因涉嫌逃税,而被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