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统计局 13 日发布最新数据,根据科技综合统计年快报初步测算结果,2017 年我国研发经费投入总量为 17500 亿元,比上年增长 11.6%,增速较上年提高 1 个百分点。研发经费投入强度为 2.12%,较上年提高 0.01 个百分点。

 

2.12%,除了说明我国研发投入强度创下新高,还意味着什么?如何读懂 2.12%?

 

一、2.12%意味着什么
何为“研发经费投入强度”?它是研发经费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也就是说这个指标的分母是 GDP
   

“2017 年,我国研发经费投入强度达到 2.12%的新高度。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指标,它是在 GDP 增长 6.9%的基础上实现的,在分母较高增长的前提下实现的高增长,说明我国建设创新型国家在加速。”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研究员张燕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2.12%,意味着什么?


 横向看,我国研发经费投入强度连续 4 年超过 2%,虽然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 2.40%的平均水平还有距离,但已经超过欧盟 15 国 2.08%的平均水平。

 

纵向看,在过去十多年中,我国研发经费投入强度的提升并非一路高歌,在“十一五”达到 1.75%,没有完成 2%的目标任务;“十二五”达到 2.06%,没有完成 2.2%的目标任务;2016 年以来,这个指标呈现增长明显加速的态势。
   

与此相对应的是,神威超算、量子通信、北斗导航……标志性科技创新成果不断涌现。“中国科技创新水平加速迈向国际第一方阵。”科技部部长万钢指出。2017 年,中国国家创新能力排名已从 2012 年第 20 位升至第 17 位;中国国际科技论文总量比 2012 年增长 70%,居世界第二。2013—2017 年,我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深入推进,全员劳动生产率年均提高 6.8%,以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为代表的新兴动能茁壮成长。
   

“中国现在的创新氛围已远超李约瑟当年的期待。”英国李约瑟研究所所长梅建军表示。

 

二、2.12%背后的三个板块
“整个国家研发投入强度达 2.12%,是一个非常高的水平,超过了欧盟 15 国的平均水平,但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非常突出。”张燕生的脑海中有一张清晰的全国研发强度版图,从这张图上可以看到好的方面:东部发达地区已进入创新驱动阶段,但暴露的短板也非常明显。
   

以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的研发强度为指标,张燕生将全国分为三个板块:第一个是研发强度在 2.2%以上的地区,包括长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冀以及山东,除河北低于 2%以外,都在 2.2%以上,已率先进入创新驱动阶段,除山东外,都超过了 OECD2.4%的平均水平;第二个板块是研发投入强度 1%至 2%的 14 个省(自治区),处于投资驱动的前、中、后期;第三个板块是低于 1%研发强度的 11 个省(自治区),仍然处于靠资源和要素驱动的阶段。
   

张燕生认为,我国第一个板块研发投入超过富国俱乐部和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只要研发增长持续十年至二十年,将实现动力变革和创新驱动变革,达到世界科技创新国家前列的水平;第二个板块正在加快完成从投资驱动中后期到向创新驱动做准备的阶段,研发强度在快速上升;第三个板块挑战最大。
   

“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还处在转折时期,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暴露出来,最大的短板是动能变革,要靠生产率提升和智慧驱动。创新驱动真正进入发展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方面,进入全球价值链的中高端还要坚持不懈、久久为功。”张燕生表示。

 

三、2.12%到 2.5%,不仅是数量增长
要实现研发投入强度“十三五”的目标,也就是 2020 年达到 2.5%,依然面临非常大的挑战。不仅是数字的增长,还有结构的变化。
   

2017 年,我国基础研究经费为 920 亿元,比上年增长 11.8%;基础研究占研发经费的比重为 5.3%,较上年提高 0.1 个百分点;分研发活动主体看,2017 年企业研发经费为 13733 亿元,比上年增长 13.1%,连续两年实现两位数增长。企业在全社会研发投入、研究人员和发明专利的占比均超过 70%。
   

在智能终端、无人机、电子商务、云计算、互联网金融、人工智能等领域,我国已崛起一批具有全球影响的创新型企业。全球研发投入最高的 2500 家企业中,中国有 376 家,居全球第三;2017 年我国“独角兽”企业数量仅次于美国,居全球第二;中兴、华为在全球 PCT 专利申请量最大的公司中高居第一、第二位。
   

“我国在创新型国家建设中研发投入的强度、规模和结构都在发生新变化。但我国在前瞻性基础研究、颠覆性技术创新、科技创新成果转移转化等方面还需要继续补短板、强弱项。”国家统计局社科文司高级统计师关晓静指出。
   

基础研究,是揭示客观事物的本质、运动规律,获得新发展、新学说而进行的实验性或理论性研究。
   

2017 年,最能衡量核心技术能力和创新能力的国内发明专利申请量和授权量占全部专利的比重不到 40%和 20%;目前每百万人中研究人员数 1000 人左右,远低于高收入国家 4000 人左右的水平。
   

“当前,我国科研方面主要以模仿和跟踪为主,原创性成果较少,基础研究相对薄弱,高层次人才仍然稀缺。”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强调,要转变这种不利局面,必须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坚定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不断推进全方位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