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达到能和苹果相抗衡的水平了吗? 」2017 年底,从事产品调查和分析的初创企业 TechanaLye 公司的社长清水洋治(55 岁)感到吃惊。 因为他们发现中国华为技术的最新款智能手机「Mate10Pro」芯片采用了与「iPhoneX」相同的最尖端的 10 纳米电路线宽。
 


紫光集团在美国硅谷设立的设计基地
  

设计来自华为旗下的海思半导体。 中国在半导体领域缺乏进入世界前 10 的大型企业,但已拥有 1200 家相关企业。 多为设计公司,制造则委托给台湾等地的代工企业。 今后,中国政府计划提供巨额补贴,国内工厂将增加。 清水预测称,「用不了 10 年,中国企业将席卷半导体市场」。
 
在美国硅谷,中国企业也展开了行动。 2016 年秋季,扩张半导体业务的紫光集团建立了设计基地。
 
「正在开发新的内存」,一名 40 多岁的男性技术人员透露。 从附近的美国美光科技和西部数据跳槽到紫光的技术人员超过 40 人。 「为了战胜三星,需要拼命工作」,据称他们在圣诞假期中也在工作。 紫光 2015 年向美光科技提出的收购被美国政府否决,但对于从美国引进技术仍难掩热情。
 
而在没有语言障碍的台湾,这些企业大张旗鼓的挖人也已开始。 如果跳槽到大陆企业,工资将达到之前的 2~3 倍。 台湾半导体巨头的经营者感到头疼,称「去年被抢走 100 多人」。 台湾理科顶尖人才集中于半导体行业,收入也很高。 但是,在待遇方面难以抗衡大陆企业。
 
承担世界 IT 产品组装的中国每年需进口 20 万亿日元以上的半导体。 在不希望看到外汇流出的政府的支持下,紫光旗下的长江内存投入合计 6 万亿日元,在中国国内新建内存工厂。 紫光董事长赵伟国(50 岁)表示,武汉工厂在 2018 年之前至少需要 1000 多名技术人员。
 
2017 年在半导体销售额方面居世界首位的韩国三星电子也表示,「令人恐惧的是中国」,难以掩饰警惕之心。 如果中国掌握半导体制造业的主动权,供给量将迅速增加。 低调的「红色半导体」的攻势蕴藏着剧烈改变供求环境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