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质疑、被原罪、被抹黑,2016 年的百度看起来像是经历了“水逆期”,但仅仅在 2017 年一年的时间,中国互联网排名前三的科技巨头已然完成了一场华丽的转身。

 

从百度发布了 2017 年财报来看,总营收达到 848 亿元(约合 130.3 亿美元),较 2016 财年增长 20%;移动营收在百度 2017 财年总营收中占比为 73%,高于 2016 财年的 63%。业已爬出谷底,走向顶峰。

 

百度在 2017 年的变化可谓焕然一新,陆奇加入百度一周年,百度“All in AI”也过去了一年时间,估值得到了修复,外界眼中的百度也重新回到了擅长的技术轨道……可透过财报数据来看,百度的“变”与“不变”并非仅止于此。

 

熟悉的百度

百度是一家靠搜索起家的公司,也是国内为数不多的技术派巨头。历史上的搜索业务对百度来说有着举足轻重的价值,到了今天,尽管“人工智能”已经成了百度的新符号,搜索之于百度的价值和意义却依然适用。

 

 

仅在 2017 年 Q4 季度中,百度在优化搜索体验和扩充视频内容上稳健推进。搜索结果页高质量视频内容覆盖率达 15%,信息流业务每日分发量环比增加 20%以上,百度 App 用户总使用时长同比增长约 30%。同时,百家号的内容原创者从 2017 年年初的 20 万上涨至 100 万。

 

或许是遭受到一系列负面事件的影响,2016 年 Q3、Q4 及 2017 年 Q1,百度搜索业务的收入连续三个季度出现负增长。2017 年 Q3 同比增速回升到 22%,并在 Q4 季度中再度给出了亮丽的答卷。如果说人工智能重拾了投资者对于百度的信心,搜索业务的强势增长给了投资者一颗定心丸,重新跻身千亿级市值的百度,市盈率不足 30,远低于阿里巴巴和腾讯。

 

李彦宏的态度也在某种程度上论证了百度的延承。2017 年初的时候,李彦宏在《迎接新时代》的内部演讲阐述了百度在内容分发、连接服务、金融创新和人工智能方面的构想和布局,“百度从本质上来讲,最核心的东西还是在做内容的分发”,搜索恰恰是百度擅长的内容分发形式。

 

无独有偶,在不久前的极客公园创新大会 IF2018 上,李彦宏几乎“否认”了“All in AI”的说法,意在改变外界对百度的一些小误解:百度在 2017 年前三季度的 90 亿美元收入中,约有 12 亿美元被重新投入研发,但这些资源不只是被用于无人车、度秘等人工智能相关的业务上,很大一部分资源还是会用于搜索、信息流等比较核心的业务上。

 

截止到 2017 年底,百度在搜索市场的占比在 83%以上,尤其是搜索行为更加高频的移动市场,百度的市场份额高达 90%以上。早在几年前就流传着各种“赶超”百度的理想和说法,不过今天的百度还是那个熟悉的百度,牢牢占据着搜索市场,也承载着百度的光荣和梦想。

 

变化的百度

没有一家巨头是一成不变的,要么被历史所淘汰,要么主动迎合潮流,要么再度掀起浪潮。在搜索市场寸土未失,又凭借市值有力回击了“掉队”的百度,显然也在不断发生着变化。假如百度有一本功劳簿的话,陆奇一定是 2017 年最显眼的名字。

 

从 2017 年 1 月中旬加入百度开始,陆奇就被视为度复兴的关键先生,其中可能的原因是陆奇拥有微软原高管的身份,被李开复等前同事大加赞赏,更多的因素是陆奇给百度的一次“大换血”。

 

先从业务层面来看,百度陆续裁撤了医疗事业部、百度外卖与饿了么合并、收购渡鸦科技、百度国际化业务独立分拆、整合 L3 及 L4 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整合包括 NLP、KG、IDL、Speech、Big Data 等在内的百度核心技术成立了 AI 技术平台体系,不一而足。一个核心的思路是,被归入非核心、非使命象限的业务很难再得到百度体系资源的倾斜,一是让百度的核心竞争力更加聚焦,二是再度唤醒了百度的“狼性精神”。

 

 

比如在 All in AI 的号召下,百度的核心业务主动拥抱 AI,且取得了预想之外的神奇效果。

 

搜索引擎的进化不会停留在从索引关键词到索引知识,人工智能时代的百度开始将用户真实的需求和已经积累的知识之间形成匹配,未来的搜索不仅会更加精准,也将更加人性化和个性化;

 

过去传统的搜索是人找信息,人工智能给出的思路是信息找人,并由此诞生了百度的信息流业务。至少信息流业务收入的增长已经成为百度 2017 年财报的最大亮点,这一结果直接提振了资本市场对百度的信心;

 

百度开创了智能金融的新时代,百度金融和农行合作的“金融大脑”以实际案例向外界论证了百度的技术赋能,完成了互联网金融从场景金融到技术金融再到智能金融的创新;

 

此外还有“百度”APP 的个性化推送、爱奇艺的视频娱乐服务等等。

 

诚然,AI 带给百度的除了未来想象力,还有走在时代前沿的业务创新能力。

 

全新的百度

百度最被低估的价值,可能不是市值,而是工程师文化。

 

美国最负盛名的中国问题观察家费正清曾经有过这样一个比喻:做企业就像做一个捕鼠器,西方的企业家,一辈子致力于做出全世界最好的捕鼠器,能抓到最多的老鼠;而中国企业家致力于得到获得捕鼠器的特权,希望整个房间里只有自己能抓老鼠。

 

在搜索市场近乎垄断地位的百度,看起来很容易陷入这样的陷阱,而这么糟糕的问题之所以未能出现,大抵可以归因于百度的工程师文化,把优秀的人才放在同一个房间里,那么“捕鼠器”的性能会一步步被优化,而非坐享只有自己能抓老鼠的乐趣,这在百度的 AI 业务中表现的淋漓尽致。

 

在 Apollo1.0 版本的时候,李彦宏乘坐百度的无人驾驶汽车开向了五环,而当百度在 CES 上推出 Apollo2.0 版本,百度的无人驾驶车队已经“组团”亮相雄安街头。以至于陆奇在 CES 的发布会上发出了这样的感叹:“This is China speed(这就是中国速度)。”

 

(CES 2018 中美连线时行驶中的 Apollo 自动驾驶汽车)

 

同样的速度还出现在 DuerOS 身上。短短一年半的时间里,DuerOS 的合作名单中已经出现了小米、美的、海尔、TCL、vivo、海信、HTC、联想等超过 130 家的合作伙伴,落地硬件解决方案超过 20 个、每月新增 5 款以上搭载 DuerOS 的设备,成为中国市场最活跃的人机交互平台。

 

即便是作为底层技术支撑的百度研究院,新设立商业智能实验室和机器人与自动驾驶实验室,同时还有 Kenneth Ward Church、浣军、熊辉三位世界级人工智能领域科学家加盟。截至到目前,百度的 AI 开放平台已开放 90 余项核心 AI 能力,接入开发者数量近 50 万,覆盖地产、企业服务、物流、零售、教育、会展、智慧社区等多个领域。

 

工程师文化的百度,在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就展示了百度全新的姿态,并把中国推向了人工智能研究的最前沿。当然,百度也因此受益匪浅,自身已经逐渐成为中国 AI 在世界舞台上的代言人,Apollo 开放平台的产品化、量产化和国际化进程,创造了全球自动驾驶领域的“中国速度”……

 

一年时间,无论是在底层技术平台的建构,还是场景化产品的落地,百度都走在了行业前面。对搜索、信息流等业务的延承和进化,避免了“非连续性”的战略转移,Apollo、DuerOS 等人工智能底层系统的一路高歌,为百度换来了市值上的保障和业务上的创新意识,这才是百度最可怕也是最可敬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