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竹声起,又是一年。春节期间约上亲朋好友一起外出游玩,或者开车到处去兜兜风,享受各种美食和家人团聚的喜悦,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啊!但是有一些人春节假期期间却放弃了休息,一直坚守在工作岗位上。来自日本的浅见哲也就是其中一个,他是德淮半导体(HiDM)日本子公司 IDTC 的社长。


由于德淮在淮安的第一座 12 英寸晶圆厂已经进入设备调试阶段,为了今年上半年如期完成试产,即使在中国人最重视的春节期间,参与项目建设的所有员工都在生产线上度过了一个特殊的中国春节,许多工程师都在加班加点调试设备,来确保节后能够顺利进行试产。“在中国的农历新年中,能和中国员工一起全力以赴地为试产做准备。将第一颗饱含了我们心血的全自主产品投入试产,所有研发技术人员的士气都非常高涨,一切都在紧张而有序的气氛中顺利地进行着。”他兴奋地说。

 


浅见哲也惊叹于中国的建设速度和优质的施工质量,“谁能想到两年前这里还是一片空地,而此时此刻已经是一个即将能够量产行业领先工艺水准的 CIS 的晶圆厂了。”他感慨地说,“这是全体德淮人在当地政府关怀下的伟大杰作。”


2016 年项目初期定下建立世界一流的半导体厂的策略时,浅见哲也对于能否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实现这一目标还是有些忐忑的。然而随着项目的顺利推进,第一片全自主产品在他的带领下同步研发成型,并且更多志同道合的优秀同行加入进来,当初的不安转变成了期待。“2018 年的今天,我们正期待着 HiDM 年内实现大批量、高良率、高品质的量产出货,这是我们所有研发人员重要的里程碑。”浅见哲也表示,“另外,参与项目的来自不同国家的年轻团队能在这次宝贵历练的同时,也感受到创业的喜悦和激情。尽管时间很紧张并且很多中国员工春节也不能和家人团聚,但是大家的干劲很高,都认为这不单单是自己的一次创业,更是为国家甚至为全球 CIS 产业在做出重要的贡献。”浅见哲也更强调,“作为老一代的日本半导体人,我们从这些年轻、优秀的员工身上看到了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希望,同时也很荣幸能够融入这家背靠中国实力的跨国公司成为一名中国半导体人。”


事实上,这个特殊的中国春节只是浅见哲也及其团队在紧锣密鼓建设中国首个图像传感器 IDM 工厂的缩影。


由于德淮的研发中心分布在淮安、上海和日本新横滨三地,作为核心技术骨干的浅见哲也经常往返于中日两地。对此他表示,分布在三地的研发中心更体现了德淮的实力所在。每个地方都汇集了来自各个国家的研发人员,这些有着不同经验和不同文化背景的管理团队及研发人员,往往能给公司带来突破一般成熟公司固有思维模式的全新创造力。“当初规划要建立一个全球性跨国大公司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构筑一个非凡的,能够创造全新价值的环境。”他强调,“我们相互尊重并始终牢记目标,最大限度地发挥集体战斗力。虽然我具有 30 多年的研发经验,通过团队工作中的相互学习、相互沟通、相互碰撞,仍然不断地挖掘出了很多全新的东西。我们非常重视团队的梯度建设和研发能力的扩张,所以将始终以淮安、上海和新横滨为重要基地不断招收、培养和扩大我们的研发能力。”


浅见哲也反复强调,CIS 行业是高度依赖有经验的专业人才的行业,由于其产品的数模混合的特性,研发人员的经验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产品的品质和良率,所以德淮在新横滨设立了主要由前东芝 CIS 资深研发团队组成的全资子公司 IDTC,利用其人员平均超过 25 年的研发和量产经验保障公司从第一颗全自主产品开始就能够以品质同世界一流对手竞争,站稳中高端 CIS 市场。


“我们的淮安工厂有大量来自 SMIC、茂德等知名晶圆厂的研发和运营人才,以他们为基础,IDTC 向淮安工厂进一步派驻具备丰富 CIS 专业经验的资深工艺技术开发和管理人员,更使得产线如虎添翼。”


在中日两国间穿梭的过程中,浅见哲也有更多机会见证并近距离地接触了庞大的图像传感器市场,也对竞争对手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他用了日本人常用来描述发展革新的“守破离”来解释半导体产业的变化:


“一直以来中国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中心的(这是守),但现在我能感受到中国正在以惊人的势头向能够创造全新价值的先进产业转型(这是破)。中国市场不单技术开发势头强劲,更积极地采用各种新产品和新功能,时时让我感受到乘风破浪、海纳百川的大气。日本的研发风格与中国有很大的不同,日本往往会反复确认计划后才着手开始行动,但这往往也意味着错失一定的市场时机。而中国在预见到机会后会立刻行动,并在业务展开的过程中不断地灵活地解决问题。作为 HiDM 这样一家公司,我们吸收了两者的长处,我们规划了像素、堆栈工艺、算法等 3-5 年中长期的稳定路标,但是对 1-2 年的产品路标始终保持针对客户需求细化优化的灵活性,以此更好地服务客户。”


对于 CIS 产业,浅见哲也如此评论:


“总的来看我们和对手最大的不同在于我们是一家覆盖了产品设计、工艺研发和生产制造的全产业链的 IDM 公司,而且是目前中国唯一的、专注于 CIS 的 12 英寸 fab。而现阶段中国其他 CIS 公司尚处在基于第三方代工厂(foundry)的工艺来设计产品的状况,两者的差别关键在于是否拥有自己的晶圆厂,是否具备对工艺的完全掌控能力,从而提升产品的性能和品质。”浅见哲也指出,“CIS 行业几乎所有的领先者都走了 IDM 的道路,随着类似手机这样的市场客户群的集中度不断提高,客户对 IDM 的认可度和依赖度也会越来越强,这正是我们未来获得成功的关键。德淮这样专注于 CIS 并不断投入的公司一定会是中国半导体未来的中坚力量。” 


除此之外,半导体行业,尤其是 CIS 行业存在相当大的专利壁垒,这也是近年来屡屡困扰中国半导体产业的问题之一。浅见哲也认为,虽然 HiDM 已经拥有包括安森美、意法半导体、东芝等一系列完备的工艺及技术专利授权储备,但是德淮的战略是开放创新,所以不能满足于现有的专利授权,还必须十分重视所获专利的升级换代和自主知识产权研发。 德淮与许多拥有优秀技术及知识产权的大学和公司都有合作并且与此同时在集团层面成立了专利知识产权委员会和产品委员会,已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成功申请发明专利 208 项、实用新型专利 90 项。德淮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只有拥有自己的专利和不断创新才能真正成为伟大的科技公司。


今年春节,或许像浅见哲也和德淮工程师们这样为了事业,在春节期间也放弃了与家人团聚的机会的人还有很多,尤其是中国正处于如火如荼的创业热潮之中,产业竞争激烈,只有争分夺秒才能“抢”出竞争优势。作为中国半导体发展大潮的缩影,此番对德淮半导体的采访让我对中国半导体产业充满了期待,如同改革开放进程中的每一次巨大转型,中国有能力实现高科技梦想并且在全球竞争格局里再上一个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