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所在地是位于江南的一个五线小城市——Y 市,除了我长期在外漂之外,父母和两个弟弟都在 Y 市工作生活。
 
因此,Y 市的互联网印象主要就基于家里社交关系了解到的情况汇总。
 
Y 市是位于江南的一座五线小城市
 
先简单介绍下 Y 市的基本情况,它是本省最小的地级市之一,城市人口一百多万,算是比较小的一个地级市,市辖区常住人口估计在 30 万人左右。
 
因为面积和人口都比较小,GDP 总量也不大,2016 年的 GDP 还不到 700 亿元,排在本省倒数,但人均 GDP 已突破了 6 万元,位居前三,甚至比同年重庆市的略高一些。
 
Y 市的主要支柱产业是有色金属、旅游和物流,此外电商和物联网也是政府正在扶持的新兴产业之一。
 
交通出行:滴滴独家,哈罗、ofo、摩拜乱战
Y 市没有机场,从北京到 Y 市最方便的交通方式是火车。
 
仅有一趟高铁旅程长达 8 个半小时,对于腰肌劳损的人来说非常辛苦,所以我还是更喜欢有卧铺的特快。这趟特快抵达 Y 市清晨 4 点多,早几年我回家时父母总有些担心。公交还没运行,火车站不少出租车宰客或拒载,而黑车存在不安全因素。
 
不过现在他们已不再担心,因为有了滴滴我只需要在出站时叫车,通常一两分钟就有快车抵达,非常方便和安全。
 
滴滴的到来让很多黑车悄然转正,服务效率和服务态度都提高了不少,极大地方便了市民生活。Y 市城市不大,公交实行 2 元的一票制,而网约车出行一次通常在 10 元以内,三四人出行与坐公交花费相当,性价比较高。
 
惊喜的是,春节期间打车的价格基本和平时相差不大。很可能与司机多是本地人有关,春节期间停运的司机不多,供需比较均衡。
 
不过,网约车的兴起让投资出租车的人账面亏损了不少。朋友老陈两年多前从外地回家发展,觉得做其他生意一没关系二没资源,于是连牌照+新车花了近四十万元购入了一部个体出租车(Y 市出租车多是是个体),结果一年多就贬值到了十七八万元。
 
年前朋友小聚时聊起此事,他心痛不已,后悔早买了一年,反不如后来直接跑滴滴省心。
 
哈罗和 ofo 是街头最常见的共享单车
 
网约车只是互联网改变 Y 市的一个例子,而共享单车则是更新的代表。尽管共享单车在北上广深成了浪费公共资源的毒瘤,但在 Y 市却似乎因为各家投放数量相对比较理性而提升了整体的社会福利。
 
哈罗单车 2017 年 9 月正式登陆,但可能实际运营还要早上半年时间,应该是最早进入 Y 市的品牌,目前的投放量也最大。ofo 进入要稍晚一些,投放量目测只有哈罗的三分之一,但增长迅速。
 
而摩拜似乎刚刚才进驻这个五线小城市,目前的数量甚至还没有政府公共自行车多,有可能是安排投放车辆尚未到位所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由于哈罗和 ofo 占据多数,支付宝作为二者共同的流量入口或许是背后最大的赢家。
 
由于取还方便和租金便宜,无桩的共享单车迅速取代了政府公共自行车赢得了市场。因为城市面积较小,很多人的通勤距离远也不过三四公里,Y 市的共享单车不是像大城市那样成为最后一公里的公交接驳方案,而是城市出行的解决方案和公交系统的有益补充。
 
城市化发展迅速,公交体系难免滞后导致覆盖出现盲区,因此共享单车成为不少人上学或工作的交通工具。在一线城市屡被诟病的破坏行为,目前似乎在这个小城市非常少见,至少我在几次的体验过程中尚未遇到过故障车。
 
希望哈罗、ofo、摩拜今后不要把超量投放等恶性竞争行为,从一线城市带到下面的五线小地方来。
 
共享单车和电动车一样成为市民的日常交通工具
 
智能手机:VO 兄弟和苹果的天下,三星魅族落寞
移动网络方面,无论信号覆盖面还是速度,Y 市都毫不逊色于北上广深等一线大城市。作为中国联通的多年用户,我还是要再次吐槽一下不争气的它。尽管无论信号的覆盖面和强度整体表现略强于帝都,但仍然不尽人意远逊于移动和电信,通常我手机信号停留在 3 格。
 
好在餐饮、商场、酒店等商业场所基本都会提供免费的无线 WIFI。目前还没有免费的城市公共无线 WIFI,让这个近年来宣称将主打物联网新经济的城市有些尴尬。
 
说到互联网我们就免不了讨论手机,毕竟这是一个基于智能手机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智能手机的普及程度达到了什么呢?用上小学侄女的话来说,班上的同学中好像没有谁没有手机。与我们印象中的学生使用 QQ 较多不太一致的是,她说大家基本上用微信
 
大弟是 Y 市某中学的老师,他的学生倒是更愿意使用 QQ 与他联系。很可能是这样:小学生受家长影响较大使用微信,而成长到中学阶段叛逆心理发生作用选择 QQ 的变多。
 
家里人使用手机品牌的情况如下:父亲由于听力原因没有手机只配了一部定位手表,母亲用的是华为荣耀,大弟过年犒劳自己了一部 iPhone X,把原来的 iPhone 6 给了女儿,他老婆用的则是 OPPO,小弟的手机是努比亚。
 
这个家庭样本在 Y 市有一定的代表性,但显然不够准确和全面。于是我让两个弟弟描述了身边熟人手机品牌的印象。他俩的感知有所不同,大弟认为身边人用华为的最多,其次是 OPPO,然后是苹果和 VIVO,再后才是小米。而小弟则感觉 VIVO 手机数量最多,其次是苹果手机,其保有量也接近 3 成,再后就是 OPPO、华为和小米。而且苹果用户多使用 6、7 系列机型,去年推出的新机型 8 和 X 还比较少见,而且女性比例要明显高于男性。
 
值得注意的是,三星、诺基亚、摩托、联想、中兴、魅族等昔日风光过的品牌,几乎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了。
 
三四年前给母亲换智能手机时,当时她表示强烈反对。理由是全触屏手机功能太复杂用不来,还是功能机接打电话方便,充一次电用好几天音量够大听得清楚。不过现在她已经离不开智能手机了。
 
手机应用:腾讯系居首,头条系兴起
微信是母亲最重要的手机应用,是她和同事、亲友们联络的工具。由于早年父亲工作原因举家离开了老家,亲戚多不在 Y 市,而微信已经取代打电话成为春节拜年的主要方式。老人甚至开始教老家的同辈人如何通过微信视频聊天,比如我的舅妈和小姨。
 
除微信之外,她的手机里还安装了糖豆和全民 K 歌,这些都是老人每天跳广场舞跳来的。
 
领头的阿姨,母亲他们管她叫团长,其实就是领舞,教他们学习一些新的舞蹈,顺手帮忙下载相关的应用。
 
广场舞之余,老人们还非常喜欢唱歌娱乐,因此全民 K 歌和糖豆成为了互补产品。母亲不会唱,但对于老友们的作品非常欣赏,闲时时不时放上几段,还逐个点赞甚至分享到朋友圈和微信群。
 
正在直播的快手网红
 
一般母亲和老友们在小区内的篮球场跳广场舞,偶尔会去离家一公里多的体育场散步。因为那里人多热闹,时不时有年轻人支着三脚架用手机进行直播,跳舞唱歌特别热闹。
 
做直播最知名的是一个残疾人艺术团,他们经常在 Y 市的商业中心、景区、公园等不同地点进行直播。体育场则是他们一个非常重要的阵地,直播时常常能吸引数百人围观。
 
一方面,他们通过平台进行直播从打赏中获得经济收入,另一方面也成为快手的地面推广员,帮助快手拓展市场。
 
据说团长是 Y 市下属县级市的一个农民,小时候不幸得了小儿麻痹症落下残疾。他在快手的粉丝达到了 200 万,可能是 Y 市最大的一个网红。
 
艺术团俨然是一个小型的 MCN,拥有不下于 20 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残疾人演员,这些演员在快手上的粉丝量在十几至三四十万之间,应该也已获得流量变现的能力了。
 
不过在两个弟弟看来,身边的人近来玩抖音的比例也不低。今日头条和朋友圈是接触抖音短视频比较多的两个渠道。除了短视频外,今日头条也是他们日常获取资讯的方式,此外常见的资讯 APP 有腾讯新闻、UC 浏览器、搜狐新闻等应用。
 
大家使用较多的 APP 还包括:视频动漫,腾讯视频、优酷、暴走漫画;游戏,农药、棋牌类、吃鸡(据说现在 Y 市网吧里大部分人玩吃鸡)、旅行青蛙;音乐,QQ 音乐、网易云音乐。

 

移动支付:微信支付占据绝对优势,支付宝被动
说到过年,就免不了提下例行的春节红包大战,弟弟和弟媳都参加了今年的支付宝集五福和头条十二生肖。各自的红包都不大,集五福只有一块多钱,参加的原因只是身边的人大家都在玩一起随个大流而已。
 
流动的夜宵小摊上挂着微信收款二维码
 
我的弟弟、弟媳基本上出门不带现金,微信和支付宝已经成为日常消费的主要支付手段。也难怪,连露天菜市场和夜市的小摊贩都纷纷挂着收款二维,还用得上带钱包出门吗?
 
这种影响甚至传递给了母亲,以前她总是把微信收到的红包或转账提现到银行卡才踏实,现在她也学会了去超市、菜市场直接花掉微信里的零钱。由于微信的高频带动,微信支付成为 Y 市主流的移动支付方式。
 
相比之下,我的大弟可能算是使用支付宝消费较多的用户,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的比例大约是 6:4。他同时也承认,自己微信支付所占的比例还在逐步提高。
 
除了共享单车外,支付宝能在 Y 市压倒微信支付的应用场景,生活缴费算是其中少有的一个。支付宝与水电煤气等公共服务部门的合作更早一些,Y 市不少人都通过支付宝来进行网络缴费。微信跟进稍慢,之前一些服务没有开通,让支付宝抢了先机。
 
不过随着水电煤气等公共服务接口全面接入,未来在拉新方面还是微信更具有优势一些。
 
春节期间各大电影院一票难求
 
春节档电影市场火爆异常,一票难求,确实有些出乎意料之外。票价基本都在 44 元左右,这个价格比平时高了十几元钱,甚至高过了同期北京的价格。除了晚上 10 点半以后的场次,当天很难买到电影票。
 
在线购买电影票的途径,几乎都选择了微信或美团。而事实上,支付宝的淘票票因为平台补贴的关系,Y 市春节期间的票价要比微信和美团上便宜三四元钱。看来,酒香也怕巷子深,便宜还得多吆喝。
 
电商和 O2O:淘宝美团领先、京东饿了么落后、拼拼多兴起
 
街头入驻美团的店铺明显多过饿了么
 
支付宝还有一个压倒微信支付的消费场景是网购。淘宝是 Y 市人普遍使用的电商 APP,相比之下京东的占比要低很多,多数人只是在选购数码 3C 产品时才会想到它。
 
令人吃惊的是,拼多多也出现了我母亲的手机中,她说身边很多阿姨和大姐在用,偶尔也会跟着她们买点便宜实用的东西。看来拼多多确实对淘宝和京东的流量形成了威胁,但它还有待于说服主流用户。两个弟弟都几乎不用拼多多,主要是觉得东西不太靠谱,弟媳偶尔会用但仅限于拼团买点水果。
 
京东占比低说明了份额落后的事实但也意味着增长潜力,京东其实还有自己的独特优势:送货快和服务好。
 
淘宝天猫网购,省外的卖家通常需要三天才能送到,而京东只要一两天甚至能达到次日达。京东是唯一在 Y 市能送货上门的电商平台,而且态度非常友善,当然是自营业务,母亲很喜欢他们的服务。
 
因为四通一达的快递员服务质量和态度普遍很差,有时让他们帮忙送到居民楼下自取甚至很不高兴。正所谓劣币驱除良币,连顺丰在 Y 市也开始学会了四通一达的那套,不仅是送件甚至连取件都不愿意上门,而要求用户下楼。国内快递企业纷纷成功上市,但服务质量却没有任何提升,包括王卫在内的老板们都应该多思考思考。
 
相比之下,外卖配送员的服务态度要比四通一达快递员好得多。Y 市的外卖市场基本也和一二线城市差不多,早前美团、饿了么和百度外卖都通过代理商把渠道铺进来了。百度外卖并入了饿了么之后,原来的客户流向了美团和饿了么。
 
20 元起送、每单加 4 元运费的低门槛,让外卖市场颇有人气。加上小城市的区域集中,交通拥堵地段较少,叫餐到达时效要优于大城市。两个弟弟都偏向于用美团,因为微信里面调用小程序就下单,非常省事。而弟妹的选择却偏好饿了么,因为它的返券比较多,形成了循环复购。
 
投资理财:钱宝、善心汇等庞氏骗局仍有市场
投资理财方面,我们家可能受我的影响而显得比较特殊。早年余额宝异军突起时,家人的活期存款曾经一度陆续搬家到余额宝,但现在随着互联网理财产品的多元化,资金从回报率较低的余额宝慢慢撤出转型到其他投资平台。
 
在我的带动下,母亲和小弟弟都投资了我推荐的合规 P2P 平台,为了避免广告嫌疑就不说名字。大弟则自己选择了一家具有保险公司背景的互联网理财平台和某国有银行的理财产品,利率稍低但风险系数更高。
 
此前大弟曾经投资过股市,在股灾之后信心大受打击大幅减持,资金可能流向了险资理财平台;小弟则尝试了基金投资,收益回报情况不明。
 
去年善心汇和钱宝先后崩盘,大批投资者损失严重,在 Y 市也有人波及其中。去年三四月份母亲的同事投资了善心汇,看到同事在短时间内开始获利她有所心动。好在担心风险先征询了我的意见,做慈善却有着超高回报率这根本不合乎商业逻辑,母亲被我劝阻。不久后东窗事发,她的同事损失数千至三四万元不等,反过来羡慕母亲的运气。
 
另外两个投资钱宝的朋友却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从事数码 3C 销售维修生意的小姜,投身钱宝有近两年的时间,早期的投入本来已经收回成本,但总感觉做生意赚钱太难不如这个来钱快,于是冒险继续投资了 10 多万元进去。
 
去年 11 月小姜和我聊天提到这事,我劝他见好就收因为钱宝随时可能崩盘,他觉得张小宝有能耐应该还能再支撑一段时间,打算今年 4 月份再赚点后出来,结果呵呵了。
 
另一个朋友小李也背着家里人投了 8 万多元,春节到我家拜年时仍感叹不已。和投资善心汇的人相比,钱宝的玩家似乎更加富有冒险精神,这两个朋友都比较年轻、有见识,明知这是庞氏骗局但仍然勇敢地往里闯。
 
这张照片可能是五线小城的现状写照
 
互联网郊区:基础尚可但机会实在太少
如果说欠缺些什么互联网产品的吧,生鲜 O2O 和互联网招聘应该算一个。在帝都习惯了用京东到家,从就近的永辉超市买菜,价格公道、质量也好,但非常遗憾 Y 市尚未开通。
 
小弟年底刚刚离职,准备春节过后去人才市场找新工作。我问他怎么不在网上求职呢?他说可能是本地企业互联网化程度低,专业招聘网站开发上的信息很少,而 58 同城等网站上很多高薪招聘信息其实是广告,反而没有线下人才市场的信息全面准确。
 
在小弟打算过几天去人才市场时,朋友小程则毅然在大年初六就坐上了去广东的火车。
 
他是北京服装学院的高材生,主攻产品设计,本来很想留在 Y 市与家人一起,但本地相关职位实在太少,为了刚刚出生不久的宝宝挣奶粉钱,他只能再次独自南下。
 
整体而言,如果从一二线城市到达 Y 市,日常生活基本上不会有太多不习惯的地方。出门就是滴滴打车或者扫码骑车,到饭点用美团饿了么叫外卖,逛街娱乐消费同样移动支付无障碍。
 
不算奢侈品的话,一二线城市有的品牌几乎在 Y 市都能找到。打个比方说,Y 市就像是北京的郊区延庆、怀柔那样,与一二线城市相比,它在各方面的互联网基础看起来其实还算不错,唯独就是欠缺了一些年轻人发展的空间和机会,显得活力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