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将衬衣照片传到 Original Stitch 网站,软件对其评估后并制成类似产品,结果不适用
 
“如果你发去照片让电脑看你,那跟直接买成衣有什么区别呢?”
 
Original Stitch 是旧金山的一家初创企业,着眼于人工智能,从大咖投资人那里获得了 500 万美元的资金,在日本阿尔卑斯(为日本本州中部飞蝉、木曾、赤石三大山脉的总称——译注)有一家合作工厂。它的卖点简单明了:将你自己喜爱的正装衬衣的照片上传到该公司网站,Original Stitch 利用电脑视觉软件对其进行评估,然后做出一件一模一样的产品。我们进行了试验——唯一的问题是,它完全不行。
 
 
收到的第一件衬衫胸太紧,袖子太长,我们认为这是某位编辑的摄影技术不佳所致;但又试了一次,这些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我们换了名字又订购了一件衬衫,以确保我们不会受到特别优待,结果这第三件衬衣几乎扣不上,袖子紧得像止血绷带。“我们尝试着挑战极限。”Original Stitch 的创始人金高(Jin Koh,音译)在我们把结果拿给他看时坦承,“显然,它还在测试阶段。”2017 年 12 月,在推出该项服务三个月后,公司将其悄悄撤下。现在重新推出后,公司要求用户填写尺码问卷,同时他们也在努力解决软件的漏洞。
 
Original Stitch 的 AI 裁缝推出的衬衣
 
在过去的 20 年里,软件工程师总是先将不完美的产品推出,然后再进行修复。抛开该思路的基本问题不谈,当网上购物与“人工智能”这个可怕的时髦词汇搅合到一起时,这种做法是完全行不通的。Original Stitch 希望倚重的这种机器学习需要大量的数据,需要一个对错误进行量化的方法,以及一个无需客户大量试错情况下就能从错误中吸取教训的体系。
 
几乎每一个主要的网络服装公司都在寻找一种更好的方式,得以将确定尺寸的过程加以自动化。到目前为止,还是没有好办法。日本最大的在线服装商 Zozotown 正在跟人数不详的购物者进行试验:给他们送去装满传感器的紧身衣,就像是好莱坞用来制造电脑特效的那种动作捕捉设备。2017 年,亚马逊(Amazon.com Inc.)收购了一家名为身体实验室(Body Labs)的初创企业。该公司开发了一款 3D 扫描仪,人们可以创建自己的数字头像来试穿虚拟衣服。对于广大消费者来说,这两种选择都过于昂贵。
 
Original Stitch 的理念优势在于简单易行。我们拍下一张最喜欢的衬衣的照片,旁边放一张打印纸起到量尺的作用,而这家公司的软件则依此提取缝制一件复制品所需要的 12 个尺码。一件定制的衬衫只需要 75 美元。不过,将一件衬衫平放,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皱起的面料会令软件出错,而且它无法从错误中吸取教训。
 
Original Stitch 投资方 500 Startups 的合伙人杨珮珊(Edith Yeung)
 
Original Stitch 的投资方 500 Startups 的合伙人杨珮珊表示,她并不担心这家只有 12 名员工的公司的远景。超过 40 万人在它的网站上创建了账户,虽然 Original Stitch 不愿意透露其中有多少人订购了衬衫,但它说,70%的人成为了回头客。公司的其他投资者包括日本电信巨头都科摩通信公司(NTT Docomo Inc.)和斯坦福的 StartX 基金,它们都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开源软件和智能手机摄像头硬件的进步,本应该让 Original Stitch 的工作变得更容易。诺丁汉大学(University of Nottingham)的研究人员 2017 年做到了从一个人的一张照片就能生成 3D 面部模型,而最新的 iPhone 面部识别功能利用激光绘制更精确的轮廓图。
 
这是 Original Stitch 一家工厂的女员工
 
金高表示,他的可行版本在今年就能准备就绪。这个修订版需要三张照片:衬衫照一张、穿着者的胸部照片一张,以及身体的背影照一张。金高说:“这是一个小小的倒退。但最终,科技将取代裁缝的工作,而且能做得更好。”
 
旧金山的裁缝拉维•布尔昌达尼(Ravi Bulchandani)是持怀疑态度的人之一,他的客户包括许多硅谷的工程师。布尔昌达尼子承父业,在这个行业工作了 50 多年,他说,即使有一天软件可以复现量体裁衣,也还是会失去一些东西。“如果你发去照片让电脑看你,那跟直接买成衣有什么区别呢?”布尔昌达尼问道,“你让整个过程丢失了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