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三个字形容当下最火的两个概念那就是“谈恋爱(链 AI)”,这个有趣的观点来自华美半导体协会会长王秉达,他表示:“如果你错过了互联网,那就千万不要错过人工智能,这个人工智能恋爱一定要谈。”

 

今天(3 月 17 日),复旦 -CUSPEA 新工科论坛之华美半导体主题论坛在复旦大学逸夫科技楼举行,多位来自产、学、研的专家、教授和投资人共话了《聚变机遇:人工智能浪潮下的半导体产业》主题。其中复旦 CUSPEA 共创学院为主办方,与非网为合作媒体。

 

(从左往右:严晓、雷俊钊、李宗盛、叶菲、朱晓东)

 

(从左往右:徐雷、王秉达、王峰、朱湘东、薛向阳)

 

在圆桌会议上,各位嘉宾就以下几个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讨论。

 

1,AI 到底是什么?

王秉达:AI 是一个技术,不是一个产品,它像互联网和牛顿定律,根据这些技术可以开发很多应用。如果能找到杀手级应用,那你就是互联网时代的马云。即便不是 AI 领域的人,也不要拒绝 AI,一旦你的领域涉及 AI,你就是这个产业的专家。除此之外,AI 还需要一种思维转变,当我们无法钻研一个问题本质的时候,AI 可以帮助你。举例来说,AI 由它的现实价值,当你面对 5 个方案决策的时候,以前靠的是专家的经验,现在 AI 可以帮你做早期的预测,以此来预防更多资金的损失。

 

2,人工智能聚变下,有哪些机遇?

华美半导体协会前会长及理事会主席雷俊钊:众所周知,中国大量的资金正在寻求一个海外出口,尤其是 2015 年到 2016 年。有一件事,我是非常坚信的,那就是中国资金的海外并购一定会继续下去。今天的主题是 AI,我倒觉得 AI 和半导体并没有什么关系。然而,当今的局势却是,相关领域的核心技术都掌握在国外大佬手里,虽说国内有个叫寒武纪的公司,不过大多时候,我们还是在推广怎么用别人的东西。

 

上海智坤半导体有限公司董事长兼 CEO 朱晓东:结合我手头正在做的事情来谈一谈 AI,如今智能手机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而我们团队想把 RFID 做到手机中去,把你所有的资产进行数据化,然后放到你的口袋里。这背后其实跟 AI 息息相关,以此来创造更多可能性。

 

复旦 CUSPEA 共创学院 IOT 实验室负责人叶菲:今天的主题 AI 其实是和数据捆绑在一起的,数据和 IoT 绑定在一起的时候,又创造了很多机遇。

 

3,AI 风潮下,我们该怎么创业?

雷俊钊:创业一定要有高起点,一定要有技术壁垒,抄袭也许会赚钱,但并不是好出路。比如,中国互联网三大巨头 BAT,为什么可以在中国市场独大,因为国外的企业进不来,他们的强大附着在特殊的历史环境下,今天我们用 AI 做为一个切入点,除了技术壁垒,还有就是要坚持不懈,未来一定有你发光的时候。

 

叶菲:目前,半导体市场正在发展,背后得益于制造业的飞速发展,这些在中国给创业者很大的机会。AI 也许也是一个机会,它是一个可以打破现有市场格局重新洗牌的机会。

 

朱晓东:应用只能火一两年,而 AI 是一门技术。上一个技术机遇是互联网,它成就了很多大企业。现在,我更看好硬件创业。因为软件创业,你面临的是 BAT 三座大山。但是搞芯片你一定要有技术门槛,毕竟芯片是个烧钱的玩意,而且你烧不过英特尔这样的公司,如果能搞出新物种,那就非常了不得。目前,中国市场之大,政府投资力度大,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弯道超车的机会。

 

4,AI 跟教育有什么关系?如何实现共创?

叶菲:共创最重要的是要有互补性,尤其是科技产业与教育的互补。将硅谷最新科技动态直接融合到复杂的教育中去,再连接到产业上。这种模式将会创造很多意想不到的价值。

 

广州工业大学百人特聘教授王峰博士:首先教育非常重要,很多选择直接创业的学生失败率很高,如果 AI 专业的学生能提前和产业相结合,多接触前沿技术,那一定会创造很多价值。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物理系教授朱湘东:作为老师,当然希望并鼓励学生出去创业赚钱。但老师的主要职责是传授知识、育人。说到复旦大学新工科创建以及 AI 教育,我觉得不妨参照斯坦福大学的模式和理念建学,更偏重学科交叉互动,并利用在上海附近和美国硅谷的创业人才和经验,教育新工科学生,调动他们学习的积极性、自觉性、目的性。同时为创业界、产业界培养有用的人才。

 

复旦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薛向阳教授:首先企业的奖罚标准给了学生很大的动力。因为公司是根据学生发布论文和研究水准来定价。再从教育角度来看,学生培养、课程设置、实践环节和企业合作,整个过程都会产生变化,以往的灌输式教育已经不适合当下环境。AI 对学生的要求非常高,数学、物理、电子、认知心理学都要有很不错的基础。很短的时间内,具备这些能力,对教育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如果将教育和企业结合,那学生至少在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得到很不错的提升,这种联动对企业和教育都是有益的。

 

5,AI 授课应该选择传统模式还是网络教育?

朱湘东:在加州大学系统里,网上教育也处于起步阶段。 这方面的推进很多是为了节省教育开支。我认为应该鼓励学生充分利用网上的资源,网上有很多出色的有教育价值的材料。毕竟毕业后学生要有有甄别地寻找资料解决问题的能力。从教育的角度,我认为学生和老师在近距离的互动是必要的,是一时半会儿不能也不应该替代的。

 

王峰:网络上的一些共享资源,如吴恩达的机器学习,都是很不错的素材。很多学校也在推广这些资源,然而,并不代表课堂教育没了意义。任何知识还是需要实践来完成它的价值。只能说,网络促进了教育事业。

 

复旦学院(本科生院)常务副院长兼教务处处长徐雷:像复旦这样的学校,我们会把线上资料和课堂教育相结合,不太鼓励单纯的学线上课程,老师与学生的面对面互动对大学教育来说是必不可少的。我非常担心,将来学生只是面对一个计算机,而不懂得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什么时候机器人能够做到像人一样,大概可以达到那个程度。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是混合式的,有线上一定也有线下。

 

与非网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