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月 12 日,美国总统川普以将影响美国国家安全,否决了博通以 1170 亿美元收购高通案,也终结了这场轰动全球、历来最大的半导体收购案。从并购攻防、竞争策略、演变到美、中贸易大战,此案不仅留给全球产业竞合很好的反思案例,也提供台湾业界深自检讨的良机。


还原双通大战的过程,去年 11 月,博通执行长陈福英宣布收购高通,引起全球资本市场及产业界一大震撼,不仅是并购金额创新高,更因博通、高通分别在网通企业端及手机消费端等芯片执业界牛耳,合并后将形成一家巨无霸企业,规模仅次于英特尔、三星。

戴上国安大帽博通被 3 振
为了展现收购决心,陈福英前往美国白宫与美国总统川普见面,并发表在 2018 年 5 月前,将博通总部从新加坡搬到美国。这不仅符合川普力主的「制造业重回美国」政策,也为合并高通排除外商并购可能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疑虑与障碍。


此外,博通还大动作提高收购价、对外释放 2 家公司不受反垄断调查影响等讯息,并大举提名 6 位高通董事名单,准备在 3 月 6 日高通股东会中,以过半数董事席次,强行通过收购高通的议案。据了解,博通在股东会前,确实胜算在握。摊开博通与高通前 25 大股东名单,其中有 17 家重叠;过去 3 年博通股价大涨 1 倍,但高通股价完全没动,让股东相信,博通合并高通,可让他们手中的高通股票赚大钱,当然全力支持博通提名的董事。


因此,在高通召开股东会前夕,高通董事长贾克柏(Paul Jacobs)知道大势已去,因此拟出因应剧本,一方面要求博通将收购价提高至 1 千 6 百亿美元,另一方面请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介入调查;前者是让博通根本吞不下去的价钱,后者则是主张并购案将危及国家安全,因为高通拥有 4G、5G 等关键通讯技术,也承包美国军方不少专案,希望以国安大帽子逼退博通。


在高通引入 CFIUS 后,双方攻守态势立即反转。过去几年,CFIUS 多次阻挡中国企业收购美商公司,尽管博通是新加坡商而非中资企业,但高通阵营不断释放博通大客户全是华为等中资企业,最后让川普否决此案。在双通激战的过程中,还传出英特尔有意并购博通的插曲,但未获英特尔证实。3 年来,英特尔收购多家企业,包括以 167 亿美元收购可程式逻辑元件大厂拓朗(Altera)、153 亿美元收购以色列电脑视觉技术公司 Mobileye,也以 15 亿美元入股紫光旗下的展讯及锐迪科,这些投资案成效尚未发挥,若再吞下市值超过千亿美元的博通,显然不是聪明的决策。


过去 10 年,全球半导体业掀起整并风潮,并购金额不断创新高,关键是资本市场的推波助澜。由于股市走了 10 年大多头,道琼与那斯达克指数不断飙高,不论买卖双方,并购案都是股价大涨的引信;被并购者往往以高额溢价卖出,幅度 3 至 5 成,至于并购方因取得业绩、客户与资产,也是推升股价的保证。


半导体并购风潮方兴未艾
此次的博通就是具体案例。2006 年陈福英出任安华高(Avago)执行长,2009 年在美挂牌,2013 至 2015 年陆续收购 LSI、PLX 及 Emulex 等公司,让安华高市值大增 4 倍以上,3 年前再以小并大收购博通,并购后将安华高改名博通,股价又涨了近 1 倍。


观察国际产业发展趋势发现,并购已是半导体厂的成功方程式,不论是借此纳入最新科技,或取得本身未布局的产品线,以此壮大经济规模、提升竞争位阶,建立别人无法超越的障碍。


以运用并购最纯熟的博通为例,在一连串收购后,博通已是企业端使用的网通半导体零件霸主,尤其在伺服器使用的乙太网路交换器芯片市占率达 61%,更具垄断地位。博通以高市占为基础,拉高产品单价,进而创造高利润的三高策略,成为主要竞争策略。


不过,博通的产品价格策略,却成为此次 CFIUS 否决博通并购高通案的理由之一。CFIUS 认为,博通有滥用市场地位并对客户不合理涨价的事实,例如亚马逊向博通采购大部分交换器芯片,若亚马逊再向博通竞争对手购买芯片,博通就会提高产品报价,逼迫亚马逊签订更长合约,才有降价优惠。


至于高通过去几年并无积极收购,但 2 年前决定收购荷兰半导体大厂恩智浦(NXP),并在博通收购高通打得难分难解时,宣布调高收购恩智浦金额至 440 亿美元,由于并购案可能影响双通并购进度,双方阵营又是一连串交火。


恩智浦是全球车用半导体龙头,高通收购恩智浦是希望在电动车与自驾车市场取得一席之地,且车用电子是未来半导体零件最大的应用市场,恩智浦又拥有近距离无线通讯(NFC)等关键技术,若能整合高通的 4G 及 5G 技术,将让高通的垄断优势更确立。


美中较劲台厂接地气突围
不过,高通的产品订价策略与博通不同,相对博通的高单价策略,高通拥有通讯关键技术与专利,因此不要求芯片卖很贵,而是直接向手机商索取权利金,每年权利金净利润超过 70 亿美元,获利远比芯片好,因此芯片采低价策略,这也是近几年联发科、展讯毛利率大降的主因。


并购让国际大厂竞争位阶不断拉高,已是半导体业的常态,但对台湾来说,虽号称全球第二大 IC 设计国,仅次于美国,其实差距很大,近几年还被大陆进逼,关键就是台湾并购风潮不盛行。


台湾企业主总有「宁为鸡首、不为牛后」的心理。台湾半导体业曾有很强的优势,但没有把握时机整并改造,如今许多公司规模都很小,国际布局不足,只能在小市场的利基产品竞争。


此外,双通合并案后续的另一观察重点,就是川普挑起的贸易保护主义日益升高。川普更对中国祭出 1 百多项产品的高关税政策,总计 6 百亿美元的重税,这场风雨欲来的美、中贸易摩擦,在川普否决博通并高通后,更凸显美、中在各项议题你死我活的拼斗。


事实上,中国早就是众多美商企业的最大市场,不论是高通、博通,甚至苹果,在中国销售的金额及比重都明显上升。例如高通 2016 年来自中国的营收为 135 亿美元,占总营收达 57%;至于 2017 年营收 223 亿美元,来自中国的业绩 145.8 亿美元,占整体营收的 65%。


川普的行政命令,让在中国生意比重愈来愈高的高通,陷入进退两难。在中国政府近来扩大投资半导体产业下,政策主轴就是要以本地芯片取代外商产品,高通想提升市占,阻碍不少。在美、中两强较劲下,台商也可能受波及,因为台商也是外商,但相较于美商,台商没有两大国较劲的包袱,未来要更接地气,才能取得有利的战略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