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科大讯飞的市值,绝非炒作?
 
2018 年,小企业靠什么突出重围?
 
人与 AI 的差别,到底在于什么?
 
大家好,我想先与大家分享一个数字:
 
2017 年死亡榜单企业涉及各个领域,其中不乏有大公司在 2017 年刚上线就被关闭的新项目,也有不到两年就死掉的 AI 公司。
 
研究发现,80 年前,企业的平均寿命大约在 90 年左右,而今天 90%的企业平均寿命只有 3.5 年。
 
其实,我把这看成是挑战,而不是泡沫。企业的生与死,是既定的规律,更是 CEO 最重要的战略议题。
 
今天我们看到有大量的 CEO 在做各种各样的努力:吸粉站台、拿单拼搏、为人才奔波、为出货熬夜 / 为质量纠结……
 
如果 2018 年你还继续这么做的话,你的前路是比较危险的。因为,在今天这些事情都可以由人工智能替代了,它们都不应该是 CEO 最重要的工作。
 
科大讯飞就是一个例子:
 
有很多人问我,科大讯飞短短不到两年时间,市值飞涨了数百亿元人民币。有人怀疑,这是不是炒作?
 
作为战略顾问,我深入研究,从 2016 年春天第一次给科大讯飞管理层梳理战略。在我看来,很多人看不懂 AI 的新商业逻辑。
 
很多人误解它只是一个语音公司,但实际上,科大讯飞的实力超越语音。讯飞研发 AI 技术近二十年,储蓄了巨大能量,它在等待爆发。
 
主流技术创新是非常难的,但一旦突破,就有了引领的基石。因为技术商业化,是一门科学、也是一门艺术。
 
2017 年,讯飞需要的是:转变商业逻辑、变革商业模式、重塑组织系统,建立全新的增长竞争优势。
 
这是因为语音、图像都与算法、大数据、专业解决方案分不开,你可以选择只在单一方面发展,也可以选择在各个维度发展。
 
我认为,在语音识别、处理、合成等技术方面,讯飞具备国际优势,有庞大的研发团队。有这样的技术优势只做赛道和针尖就很可惜,必须做有 2B、2C、以及为开发者而生的平台。
 
科大讯飞选择了后者。18 年坚守,科大讯飞今天人工智能商业化战略路径,就是一家在平台上、赛道上、针尖上三方面都全面发展的 AI 公司。而且,语音开放平台,己经成为国家今天四大平台之一。
 
这一切,都需要战略、行动,更需要时间,同时还不能被股票市场的投机者绑架。
 
我见证了这个几千人的队伍每一个文化基因要素的传承、每一个商业创新的落地,他们经历了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的变革。
 
这对一个体量大的公司来说,特别不容易,这也是外人不知道的,是我很佩服讯飞的一点。
 
我认为,讯飞市值飞涨的结果,就是人工智能时代,AI 商业逻辑颠覆传统商业逻辑、获得新竞争优势的一个优秀典范。
 
一、2018 年 CEO 的 3 个战略议题,
AI 必有席位
 
过去三年,我提出的议题有:
 
2015 年,人文关怀的价值理性,底顶翻转的社群部落,共创共赢的共享经济;
 
2016 年,万物互联的 E 立方世界,融合服务的智能制造,个性规模的智能交互;
 
2017 年,万亿级人工智能产业化的元年,令人担忧的强者恒强,借力 AI 合伙人创造一个人的全球公司奇迹。
 
 
今年,我借助我在研发的技术“产业化 AI 解决方案”,对战略议题有了全新提升。前不久,互联网周刊发布了 2017 年最有未来的 AI 公司,我认为这彰显了 AI 生机勃勃的商业化时代的到来。
 
现在,桌上就像有一幅未来地图,你会发现要吸引你的战略议题至少有一百多种。事实上,CEO 只要找到几个关键突破点,企业就能找到正确路径,突破瓶颈,其他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所以,2018 年我提出的三大议题分别为:(本文将依次详述这 3 点)
 
第一,战略认知革命。
 
如果你的战略认知没有突破,你就很难在新时代创造新规则,你的组织和人才,就会停留在过时的商业基因上举步维艰。
 
第二,重塑商业规则。
 
如果你有了认知革命,你一定会在公司经营上,重塑商业逻辑和商业模式,这些都是全新的竞争规则,绝对不会是传统规则。
 
第三,突破商业基因。
 
全新的竞争规则必定倒逼组织内部变革。也就是说,你公司未来的组织结构、组织流程、人员配置都会与过去不一样。
 
二、为什么
AI 商业逻辑会颠覆传统商业逻辑?
 
我们来看一个我在《未来地图》中用到的案例:
 
香港 DKL 风投公司请人开发了一个叫 VITAL(瓦投)的人工智能 AI 董事。DKL 风投专注于投资医疗健康领域,瓦投 AI 董事在董事会有五个特点:
 
①与其他董事会成员一样,拥有投票权;
 
②为董事会提供投资大数据;
 
③其他成员会根据它的预判再做判断;
 
④在它最擅长的老年医疗领域,具有专业优先权,它不发言其他董事就都不说话;
 
⑤从它的专业领域上来说,它的角色相当于董事会主席。
 
这个案例告诉我们,今天 AI 取代人类工作的形式,已不仅仅是机器手代替生产工人,而是做决策的白领!AI 作为新劳动力和新生产资料,正在导致经济和商业发生逻辑上的变化。为什么呢?
 
首先,人和 AI 在决策时,使用的信息是海量的差距。
 
我刚刚为大家进行了测试:“影响你公司估值增加一个 0 的因素有多少?”。
 
我们全班同学穷举(穷举测试,亦称“完全测试”)后的因素,也不过只有 40 多个。但是,我在研发的 AI 价值系统,已经能做出 500 多个因素了,而且是从 20 多个维度列举的,要知道,人类往往只能在四个维度上考虑问题(物理空间+时间)。
 
没错,人才、资本、效率等会影响公司价值增值,但是,大多数企业最后往往死在想不到的黑天鹅事件上。人类认知的局限,让我们想不到那些黑天鹅事件,所以经济学家才会因为发现它而获得诺贝尔奖。
 
大多数投资成功是小概率事件,因为它来自投资人的丰富经验和独特直觉。但是,优秀投资人的直觉是不可复制的。投腾讯、投阿里巴巴的人,都是因为他们的直觉比谁都厉害。刚才大家提到的这些因素,大多是你最熟悉,或者最纠结、最想要的,但它们不一定是全局观。
 
今天,我研发的 AI 决策系统,能在秒钟内,分析、判断、预测千万级以上的海量数据,知晓百万级以上的权重关系和路径,让决策获得全局观。
 
而且,AI 不吃不喝,根本不会受情绪干扰,用数据、科学做无数种选择,尽可能地捉住黑天鹅事件。
 
其次,AI 在认知七步上,都在超越人类。
 
人为什么有智慧?事实上,是源于我们的认知七步的不断循环:感知、传输、存储、处理、决策,再传输、执行。而 AI 在每一步都已经超越人类。
 
比如,我今天站在这,大家第一眼看到吴老师是个女的;之后听到吴老师的声音的高低;再后来,你们与我对话,这些都是感知。
 
我们相互理解语言、语音、语义的内涵,你将感知到的传输到大脑,开始思考我说的话。有喜欢的,有反感的,或者纠结不清的,然后将你认为重要的内容传输到记忆存起来。在用纸做记录时,你可能产生了联想,进入处理。
 
处理完之后,是做判断决策,如果信吴老师讲的内容,你决定回公司分享给团队,或买书让公司的人集体看。而行动很强的人,可能已经将核心内容通过微信发给团队,这是决策后的传输和执行。
 
你看,从感知到执行,是人类认知的整个过程。如果这个过程每天都在循环,你当然就会有很强的学习能力和智慧。
 
今天,人工智能最厉害之处,就是在上述每一步的认知上,都有延伸或替代人类的方案,并拥有超越人类的智慧和能力。
 
例如:感知方面,有语音、图像交互方案;传输方面,有 ICT(信息、通信和技术三个英文单词的首字母);执行方面,有 APP、机器人等等,都有人类做不了、或做不好的超级能力。(当然 AI 还需要更多的学习,但只要在“大道”上,发展速度会比人快无数倍)。
 
再例如,今天 AI 可以在“存储、处理、决策”三件事上,用算法、大数据、机器学习等技术,升级为思考分析 - 计算逻辑 - 判断决策 - 经验知识的闭环 AI 系统,或得超级智慧来代替人类决策。而且,机器自我学习的循环,将是指数级增长的。
 
当人工智能技术把原来专属人类的智慧+能力数字化后,机器就能实现“能听、会说、会思考、能决策”。
 
我之前说的,AI 能提供 500 多个包含了黑天鹅事件的因素,就能帮助企业获得独特智慧和超级能力。
 
第三,AI 的闭环颠覆了传统的直线逻辑。
 
传统商业逻辑是 Push(推动)一条线:
 
从市场调研 - 产品研发 - 出不同的解决方案 - 出产品模型验证 - 产品生产 - 市场营销 - 产品交互 - 售后服务……到最终形成一个个模块化的管理和经营。
 
这种传统方式事实上是厂家、供应商控制型,需求并不是真正来自客户,而是被假设的。
 
与传统商业逻辑比较,AI 商业逻辑是一个 Closedloop(闭环)。它基于数据为用户画像,再通过将不同资源匹配至用户个性化需求,生成解决方案或产品。《未来地图》一书中有更多 AI 应用案例,这里就不一一举例了。
 
在闭环逻辑中,AI 的商业解决方案能做到“三懂”:
 
懂用户。在用户需求维度上:让产品更贴近用户痛点,更好用、更高质、更便宜;
 
懂公司。在公司运营上:更高效、更高质、更低成本;
 
懂生态。在生态协同上:能更精准、更高效配对生态系统。
 
我要强调的是,实现这个闭环,意味着 AI 不是一项技术,而是一个技术簇群。
 
无论是谷歌选择做智能驾驶汽车、还是科大讯飞选择做语音转写翻译,AI 一方面需要算法融入专业的构架,另一方面还需要大数据的“喂养”;人工智能不是天生的专家,如果没有真实的数据去“训练”它,就不会长智慧。
 
有这样的闭环,才可能形成解决问题的 AI 产品、方案、业务。
 
当然,也有很多人误解说,是不是找阿里巴巴或腾讯的大数据,新商业就自动发展了?大数据只是切入循环闭环的一步。只有当你的 AI 商业解决方案能在循环下,变得越来越聪明,新商业逻辑和模式才能成立。
 
比如,我们看讯飞,虽然现在公司盈利还不高,有点类似亚马逊亏了 20 年,但它的核心价值就是今天做未来的事,这需要多大的远见和定力啊!
 
小结:
总之,AI 商业颠覆传统,正在形成一种大趋势,也将成为新商业的“大道”。
 
作为新创业者,你们应该早一点知道,才不会落伍,更要避免受伤。德鲁克有一句经典的话:做正确的事,正确地做事。但研究表明,90%以上的创业,都没有做正确的事。
 
更要命的是,企业要等到犯错后,才知道没有做正确的事,这时,时间窗口已经不在了。
 
多数创业者只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努力、不够勤奋。但要知道如果你一开始就不在大道上,越勤奋、越努力,也许伤害会越大。只有在大道上,才不怕试错。

 

三、小公司要成功,甚至长成独角兽,
需要跨越 3 个坎
 
在前面两部分,我们分别讨论了 2018 年 CEO 决定企业机会和前路的三大战略议题中的两个:战略认知革命、AI 重塑商业规则,都是硬的。接下来这部分是艺术性的。也就是在人工智能时代,小公司要成功,甚至长成独角兽,需要跨越哪些坎?
 
首先,我们先看看独角兽的特征。
 
1. 独角兽最显著的特征是什么?
 
独角兽企业特征曲线图
 
在一些投资人看来,有 10 亿美元级估值的企业就是独角兽。我说那是结果,事实上,独角兽最显著的特征,是要具备直线变指数线的增长竞争优势。其中的奥妙,我可以用阿基米德与国王打赌的故事,来探究。
 
阿基米德是古希腊伟大的哲学家、数学家、物理学家、力学家、静态力学和流体静力学的奠基人,他的《方法论》被科学界评价为“已经十分接近现代微积分”。
 
有一天,国王与阿基米德以棋局打赌,国王问阿基米德,如果你赢了,你要什么奖赏?阿基米德对国王说:“我只要在棋盘的第一格放一粒米,第二格放两粒,第三格放四粒,以此翻倍,放满整个棋盘就行。”
 
国王一听非常高兴,心想,一盘国际象棋只有 64 格,即使输了也要不了多少颗粮食啊,就随口答应了。
 
但是,一盘棋下来,国王真的输了。当他按照事先约定,给阿基米德的兑现奖赏时,国王惊呆了:量太大了,根本算不清啊!好了,让我来帮算一算。
 
按他们预先约定的规则,要填满 64 个方格的大米总数是:
 
总数 2(64–1)=18 446 744073 709 551 615 颗米粒,而:
 
1 吨米大约有 28 985 507 颗米粒。
 
因此,64 方格填满后的大米总量≈6364 亿吨。
 
假如以 2013 年全球生产大米 7 亿吨计,阿基米德获得的奖赏,约相当于人类 903 年的大米生产量的总和。
 
很显然,阿基米德用了一个数学方法论与无知国王打赌,这个方法论,就是从直线潜伏、到几何指数线爆发的增长威力。我称之为阿基米德指数级增长模式。
 
这正是创业公司发展成为独角兽最显著的特征。无论是中国的小米、滴滴、京东,还是美国的亚马逊、Facebook、Airbnb 等等,当年都有过从直线潜伏,到指数线爆发的这个特征。
 
2. 平缓的前半部是创业的一大坎
当然,特征是你可以看得见的东西,看不见的是如何打造成这个样子的?要回答这个问题,就要用更科学的方法,解剖这条曲线。这是我在研发的一个 AI 商业系统,未来之眼。
 
我们很容易从独角兽企业特征图中可以发现,这个曲线有两个显著部分:
 
(1)前半部分一眼看去平平缓缓。这蒙蔽了很多创业者,因为他们瞧不起一天一个用户的小生意积累,好像看不到未来,总想一夜爆发而放弃了专注、深根的努力,业务变得机会主义导向,今年做这个,明年做那个。
 
因此,如果创业者、企业家从第一天注册公司就看不见这个,当然成长就会磕磕碰碰,更成不了独角兽了。
 
(2)后半部分骤然在一个点位上,陡峭上升。那是因为,前半部分从一颗米慢慢翻倍,逐渐建立和积累的竞争优势,渐渐储蓄了巨大能量,当能量到达一个临界点,就会产生爆发。
 
大凡独角兽都是内功做得很强的,我称之为商业的强基因。一旦指数线爆发,就进入了强者恒强的势能,竞争对手能难赶上并超越。
 
从 2000 年开始,我跟踪全球研究发现了在互联网行业,一些原来名不见经传的创业企业,好像突然有一天就指数级增长了。直到我借力人工智能,才恍然大悟,发现这与我 2006 年在《下一步》书中讨论的网络效应有内在规律。今天网络效应已经被商界广泛认可。
 
原来,企业前半段增长曲线的平缓,是需要建立商业的强基因,并储备能量。没有一定的能量,创业公司的成长就是坎。那么,企业的能量从哪来呢?
 
3. 商业基因弱小,是创业成功的最大坎
企业能量来自商业基因。就好比一个人的能力,身体强壮、内心强大,就有能量,企业也如此。
 
商业基因最核心的基因要素是:决策智慧、能力内核、营养资源。
 
今天,90%以上的企业,存活率平均只有 3.5 年,根本过不了平缓的部分就死掉,中国的更低。大多数企业基本上都是从第一天创业开始,“就在错误的方向上拼命努力”,企业的基因怎么能强呢?这是企业死亡的深层次根源。
 
不同成长期,企业增强商业基因的细胞是不同的。
 
例如,决策智慧方面,阿里巴巴的现在,决策要关注全球生态格局的深度认知与布局,而一个创业公司要聚焦在用户产品认知与定位,增强这方面的细胞。
 
在能力内核上,腾讯要关注内部组织的动态创新能力,而创业公司要聚焦在建立技术、或创意的产品化能力和业务交互能力,创造强基因的新细胞。
 
创业要做的事千头万绪,要生存,要发展,只要行在大道上,犯错就是试错,是炼就强基因的过程;但是,如果在错道上犯错,就是在死亡的路上早找死。
 
4.AI 帮你从“战略三界面框架”增强成功的基因
今天,借用 AI 我们甚至可以计算,在平缓潜伏期,在哪些维度,建立商业的强基因,并储蓄能量实现成长突破。
 
比如,我研发的人工智能未来之眼,已经可以帮创业者在“战略三界面”框架中,(我在 2006 年发明用来帮助 500 强企业的工具),从整体认知提升,和经度纬度方面,建立强基因。
 
(1)认知升级第一步,在“战略三界面框架”中精准定位
看不见、不知道、想不了的东西,往往就是企业家决策认知的陷阱,更不要说现在信息爆炸,99%全是噪音,一个骗局或偏见,加速让你掉进认知的坑。从而决定企业会在平缓的道上走多久,而很多企业走着走着就死掉了。
 
通常,如果企业一开始的认知到位,在 1-3 年左右,就会开始有所突破。认知深浅强弱的基因细胞,大多数通过企业的学习能力来改变。
 
在这个战略三界面框架中,从网络效应、锁定效应、垄断效应,你能看到自己最精准的位置吗?也许你会有直觉,但是,如果让 AI 的未来之眼帮你,你能看得更深、更广、更精。看得这个,事实上,你的认知已经开眼了。
 
  
 
当然,创业公司没有什么垄断效应,因此,我们只讨论锁定效应、网络效应是如何影响创业者建立强基因的。
 
对于创业者来说,你可以将锁定效应和网络效应看成是所在商业空间中的经度和纬度,有了这个标尺,就容易定位,而且对增强基因细胞,就有了大小、强弱的坐标。

 

 
(2)纬度上增强基因细胞,企业就能实现锁定效应
锁定效应通常指企业发明的技术、创意、内容等,具有独创性,而且难以模仿(需要时间)、或不能模仿(护城河高)、或模仿成本很大(砸钱挖人花时间),且用户依赖度高。其核心只有一个:那就是技术也好、内容也罢,能解决用户或客户痛点。
 
商业历史上,锁定效应经历了 3 个历史阶段:
 
阶段一:用负面的锁定方式,比如,技术不兼容,让用户之有“Yes 或 No”的选择,或没有选择。做得好的就是早期苹果、微软。
 
阶段二:用建立商业生态系统的方式,比如,DVD 联盟,IBM、SAP 引领的社区生态实现圈对圈的生态竞争。
 
阶段三:进入 AI 时代,争先恐后抢夺开放平台方式,实现圈套圈的强者恒强。
 
例如:
 
谷歌、百度的 AI 比人类更懂客户,更懂商业运营,更懂商业生态,率先进入无人驾驶;
 
科大讯飞的 AI,率先大举进入 2B、2C 有 AI 语音交互的领域;
 
阿里、腾讯的 AI,拥有大数据快速进入行业应用;
 
商汤、依图、旷视等创业公司的 AI,人才自带强基因快速进入应用。
 
你看,他们全部都有技术和资源的锁定效应。特别是小公司,如果你有技术创新的强细胞,或者你有将技术商业化的强细胞,真的可以帮你成长为一个人的全球公司、一个平台的商业帝国,或一个解决方案的领袖。
 
(3)经度上实现几何功效
如果纬度上是重视解决用户痛点,那么经度上就要重视规模化的解决用户痛点。我在 2006 年《下一步》书中,第一次提出,用网络效应实现技术或业务的快速规模化,这是创业者在商业世界的经度标尺。
 
网络效应简单的理解,就是你的产品价值是用户使用的指数。深刻的理解,就要从阿基米德的方法论去研究了。我在几年前与去哪儿的庄振超聊过,他是企业家中研究最透彻的人之一。当然,很多企业家做到了,但不一定总结出来。
 
网络效应在商业的应用,也经历了 3 个进化阶段:
 
第一阶段:“最原始的网络效应”,就是用传统的人脉,实现业务的拓展。但你能认识多少人、能管理多少人脉呢?
 
第二阶段:“先进的网络效应”,互联网时代,通过网络节点,如社区,发展粉丝经济,来实现指数级增长。
 
第三阶段:“智能网络效应”,进入 AI 时代,前端、节点、后端形成闭环,所产生的网络效应能量会更大,当突破临界点,速度会更快。
 
无论哪个阶段,创业公司的焦点,要从创造产品,转移到创造运营和服务,这时,运营模式就很关键。通过自营、合作、协同等创新模式,和创新方法,同时打造强而精的运营团队也是关键。
 
  
 
一旦在网络效应的战略界面,建立以上强基因细胞,不但会实现业务从直线到指数线的爆炸,而且直接让公司估值数倍翻涨。上面这张图,展现的是腾讯网络效应产生的商业价值。
 
总结一下,按照物理学定律,当认知提升,经度、纬度的三者效应契合,就开始储蓄能量,这样,创业企业在平平缓缓的前半部分,完成建立商业基因细胞的较强能力,成长就开始延着能量的爆发点推进。
 
很快,从三维界面框架中,你会看到三类创业公司的崛起:AI 针尖公司,AI 赛道公司,AI 平台公司。
 
你一定要明白的,是小公司,而不是大公司,才是最有可能长成独角兽的!
 
四、小公司怎样抓住 AI 爆发机遇?
那么在 2018 年,CEO 们应该怎样抓住 AI 爆发机遇?
 
1.AI 竞争优势什么?
讨论如何建立 AI 的竞争优势,我们需要同步认知,什么是竞争优势?
 
我不说在商学院的行话,而用朴实一点的理解:创业需要资源(如技术、资金、人才等等),并将资源转化为价值(客户需要的)。
 
但这事不是你一家做,而是无数企业都在争先恐后争抢资源做,这个过程就是竞争。谁抢得多,转化的价值大,谁获得的价值也越大,竞争力就越强。
 
要获得一种竞争优势,绝对不是一夜暴富的奇迹,而是企业从战略谋划到落地执行,一系列持续解决问题、创造价值,所生成的企业商业基因强或弱的结果。这是一个建立独特商业 DNA 的过程。
 
竞争优势还有时间性。没有永久的优势,只有时代的优势。因此,任何时代,都会崛起拥有强大竞争优势的企业。
 
但是,一个时代的强基因企业有可能会在下一个时代,变成弱基因企业,而丧失原来的竞争优势。
 
例如 PC 时代 Cisco(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的思科系统公司),今天很难再匹敌华为;沃尔玛也很难再对抗亚马逊。
 
因此,企业在互联网时代建立的强基因,到人工智能时代,要建立全新的 AI 竞争优势,这是一个突变商业 DNA 的过程。
 
AI 竞争优势就是,今天和未来建立和突变独特商业 DNA 的过程与结果。
 
2. 新旧优势的本质区别
无论什么时代,拥有强基因竞争优势的企业,通常能让人们看到一些重要结果,包括了有形的财务指标,无形的品牌资源等。
 
今天,我们用其中七大结果,来看如何能建立 AI 的竞争优势,这七大结果包括资源、价值、路径、成本、品牌、速度、利润。
 
 
这是 7 大优势结果,传统竞争优势与 AI 竞争优势的对比。
 
①旧资源 VS 新资源:过去,如果企业能比对手搞定土地、资金或个人关系,就已经有竞争优势了。今天,如果一个创业者一开始能发明创造,或聪明地挖掘大数据,就可获得竞争优势。
 
比如,在 AI 创业的商汤,地平线,旷视等等 AI 明星创业,就是基于使用了牛尖人才的智慧和才华。而阿里巴巴、腾讯等,正是因为使用大数据,才能在 AI 时代,有突破商业 DNA 重建新竞争优势的机会。
 
②旧价值 VS 新价值: 过去,不需要创造太多的新价值,靠给客户洗脑,垄断认知,就可以有竞争优势,比如可口可乐。
 
但是,今天人类有无限尚未被满足的价值,衣 / 食 / 住 / 行 / 用 / 医 / 娱 / 教 / 安等很多消费领域,都有痛点,等待 AI 的解决方案。
 
③旧路径 VS 新路径:传统商业的路径是机会主义,因为走一条很清、很深、很长的路径,看不清且很难做,不如捞一把算一把。
 
而 AI 时代,你可以走指数级平台路径,也可走赛道解决方案路径,还可走针尖公司微生物路径。都需要创业者有定力,有格局,懂谋略,能看清前路,并在过程中,建立战略三界面效应,形成强基因的竞争优势。
 
就像亚马逊,20 年不赚钱承受投资人的质疑,科大讯飞 18 年抵挡各种机会的诱惑,都是因为拥有强大的定力,成长了一根针捅破天的爆发路径。
 
④低成本 VS 低成本:过去,低成本就要单一标准规模化,或偷工减料降低品质。人工智能时代,靠的恰恰是以几乎为零的边际成本,实现低成本运营。这是因为人工智能不但懂痛点,还懂运营,给了全新的智能化方法论。
 
⑤亮品牌 VS 强品牌:过去,靠广告推广轰炸,就能将内有什么含金量的糖+水,变成全球亮眼的品牌优势;但是人工智能时代戳穿了价值本质,企业必须靠创造真价值,不但是产品功能,还必须是业务服务和运营都必须高品质,才能建立品牌优势。
 
⑥快速度 VS 快速度:过去,信息不对称,靠抄袭模仿山寨,就是最快的速度。但是人工智能时代,信息不但透明,而且 AI 技术簇群能助力创造价值的公司实现几何级数发展的网络效应。没有网络效益的公司很难有竞争优势,因为,这已经是发展的标配,你没有别人有。
 
⑦低利润 VS 高利润:过去,因为产品服务创造价值含金量低,企业只能在价值链的低端,卖不起价,就不可能有利润。人工智能时代,创造新价值的公司,都难做,而难做的是对手比较少,都是在价值链的顶端,容易获得定价权,因而能获巨大利润或投资回报。这也是为什么,人工智能公司被投资者追捧,因为能做的人不多,好项目更少,物以稀为贵。
 
我们将竞争优势展现为 7 指标对比后,你会发现,你很难通过复制或学习这 7 个方面,来获得 AI 竞争优势,否则就是造假。因此,获得 7 个方面的优势,你必须建立 AI 时代的商业强基因。
 
五、组织是 AI 竞争优势的能量载体
大家知道基因 DNA 是一种长链聚合物,其组成单位为叫做脱氧核苷酸的生物大分子,有结构、信息传输、细胞等等组合,可组成遗传指令。
 
企业商业 DNA 也类似,其组织就是商业 DNA 的大分子,是创造 AI 竞争优势的能量载体,可以建立、传承、突变任何优势。
 
如何增强组织的基因能量呢?
 
我最早研究中国企业与美国、欧洲企业全球化问题时发现,企业组织这个大分子,有其结构、流程、细胞,与人类 DNA 一样,对能量强弱直接作用。

 

 
因此,企业要建立 AI 竞争优势,首先要认知到,企业像一个生命体,有 3 个难点问题。
 
1. 首先,认知到三个难点。
难点一:结构。就像企业生命的骨架。组织结构包括了硬结构+软结构。硬结构就是组织结构,如金字塔型、矩阵型、卫星型等。软结构是无形的,像空气中漂浮的氧气,随处可见,随处可用,对业务有天然的影响。
 
难点二:流程。就像企业生命中的经脉。企业流程从过去人与人的关系,延展到今天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的万物互联。如果经脉不通,生命力就会很弱,同样企业流程很乱,就会给发展添乱。
 
难点三:人员。就像企业生命中的细胞。人是最重要的组织资源,人在组织内如果是个组织的好细胞,创造和转化价值就会顺利;人员如果是个组织的癌细胞,组织必定千孔百疮、发展必定坎坎坷坷。
 
当以上三大难点遇到 AI,你会发现,大多数公司金字塔和矩阵结构遇到 AI 的网络结构,组织很难高效解决产品、技术、业务、信息、文化都是孤岛的问题。这是 AI 时代企业组织最大的问题,如果不解决,就是高成本、低效率经营。
 
我在《众创时代》这本书,第一次提出了智能交互,企业需要建立“个人就是组织,组织就是平台”的解决方案。《未来地图》提出的 AI 云端一体化的 BOT 智能系统,就可以实现这样的组织体系。
 
2. 强基因组织与文化有关
企业建立 AI 竞争优势的过程,好比一颗种子成长为大树的过程,这个过程就是文化形象。
 
 
通常,我们看见一颗大树是否强大,首先看到的是叶子是否鲜活。但是,当你从种子开始观察,你就会看到文化对强大或弱小的影响。
 
(1)种子:就是创始人的愿景、使命、目标,种子不好,文化也不会好,而金种子是可以自己长根的,不是吗?
 
(2)根:创始人的信仰和价值观。价值观相信什么,公司就是什么。价值观可以之后变成有温度的产品;
 
(3)土壤:土壤将愿景使命价值观孕育成企业文化,好的土壤就是好的团队,产生巨大的能量场;
 
(4)树干:企业的行为,包括核心业务、产品、服务,所做的事能被外界看到的痕迹;
 
(5)树叶:等到长成树叶开花结果,已经变成企业在外部世界的标志和形象、品牌。
 
企业要想进一步建立竞争壁垒,把 1-4 建好,树的生命力才会强盛,企业才会有强基因。过去品牌是灌输、洗脑产生的结果,今天的品牌需要基于文化基因的建立,有强大的文化基因,才能更有组织能量。
 
总结:
今天我们基于 7 大方面的竞争优势,引出了很多建立 AI 竞争优势的讨论,从什么是竞争优势,到组织为什么是竞争优势的能量载体。
 
这些议题是关键,但不是唯一。还有很多战略议题,影响建立 AI 竞争优势,比如,如何跨越死亡谷,我们以后找时间讨论。
 
对于企业家、创业者来说,自我认知革命是首当其冲的。创始人始终是一个公司的灵魂,当创始人认知局限,缺乏战略智慧,没有建竞争优势的能力,企业就是弱基因。
 
一个企业是否有智慧、有优势、有能量,决定了它走多远、多大、多长;决定了今天和明天的生存关系;更多的,还决定了你(也就是给在场 CEO 们)跟你自己现在和未来的关系,成长,或没落。
 
这里有一条特别粗的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