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月 23 日,美国总统川普签署总统备忘录,计画对至少 500 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 25%的关税,并将制定新的投资限制条款。而除了希望减少 1000 亿美元贸易逆差等要求外,美方发布的「301 调查」报告还对中国「芯片」产业获取境外企业智慧财产权的方式,以及跨境收购等有所指责。
 
严重依赖进口,贸易逆差扩大
芯片在中美贸易战中地位凸显的原因之一在于,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半导体芯片消费市场,但长期以来,中国集成电路严重依赖进口,贸易逆差持续扩大。
 
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CSIA)的统计资料显示,2017 年中国集成电路的产品需求达到 1.40 兆元人民币(约 7 兆台币),但国内自给率仅为 38.7%。同年中国集成电路进口额超过 2600 亿美元  (约 7.8 兆),已经替代原油成为中国第一大进口商品。同时集成电路的贸易逆差在 2017 年再创新高,达到 1932 亿美元(约 6 兆台币)。
 
在强大的芯片进口需求中,美国是中国重要的芯片进口国。商务部 2017 年 5 月发布的《关于中美经贸关系的研究报告》显示,美国出口的 15% 的集成电路都销往中国。
 
中国早已是美国芯片厂商的重要市场。财报显示,高通(Qualcomm)2017 财年在中国大陆的营收为 145.79 亿美元(约 4373 亿台币),占总营收的 65%。早在 2010 年,高通中国大陆市场的营收比重就达到 29%,超越韩国成为其最大市场。
 
另一家存储芯片巨头美光(Micron)2017 年在中国大陆市场的营收达 104 亿美元(约 3012 亿台币),占其总营收的 51%。而中国大陆市场在美光总营收中的比重在 2013-2016 年间都保持在 40% 以上。
 
全球芯片业格局目前十分稳固。以存储芯片为例,目前全球 2 大主流记忆体 DRAM 和 NAND Flash 已经形成相对垄断格局。2017 年三星、SK 海力士和美光 3 家共计占 95% 的 DRAM 市场,而 NAND Flash 市场则被三星、东芝、西部资料、美光、SK 海力士和英特尔 6 家瓜分。
 
在移动端的芯片领域,Counterpoint 对 2017 年第 3 季的统计资料显示,高通以超过 40% 的市占率位居第 1,苹果以 20% 的市占率位列第 2,后续依次是联发科、三星以及中国的海思、展讯。重点在于,2016 年 Q3 的市占率排名与之完全一样,只是具体数字有所出入。
 
内忧外患夹击
中国企业在全球芯片产业格局中长期处于中低端领域。目前中国能自主制造类比、分离等低端芯片,但逻辑、存储等高端芯片目前都无法自给。此外,紫光展锐、华为海思等企业还能够生产手机所用的射频芯片和基带芯片。但海思和展讯 2017 年第 3 季分别占据 8% 和 5% 的市场份额。据了解,海思的麒麟芯片都用于华为自身,外部还没有采用。
 
中国企业在全球芯片产业链上也较为弱势。在设计、制造、封测等众多环节中,中国企业仅在较为低端的封测领域处于第一梯队。
 
外患的同时还有内忧。中国芯片企业的本土战场,已有许多国际芯片巨头前来建厂,抢夺市场份额。最新的建厂消息来自韩国三星。3 月 28 日,三星在陕西西安的半导体工厂二期宣布投建。该厂一期的累计投资金额达到 100 亿美元(约 3000 亿台币),目前已经有生产线全线运行。而二期生产线投资规模在 70 亿美元(约 2100 亿台币)左右。
 
自给自足迫在眉睫
在具有针对性的美国贸易战开打之际,中国提升芯片自给自足程度已经迫在眉睫,国家高层已经高度重视。在资金方面,2014 年中国成立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来扶持芯片产业链上的相关企业,投资资金一期超过 1387 亿元。2018 年 1 月,消息指该基金的第二期募资也已经启动,预计规模达到 2000 亿元。
 
中国企业还试图采取走出去并购的模式。紫光集团曾在国内外的芯片领域掀起一连串并购。2016 年,在紫光集团曾试图以 240 亿元入股西部资料最终流产后,双方在当年 9 月宣布成立合资公司,其中紫光集团旗下紫光股份持股 51%。2015 年,紫光集团还传出试图以 230 亿美元(约 6090 亿台币)收购美光,但也因国家安全问题最终落空。
 
对中国芯片产业来说,制造是未来相对能够快速突破的一个环节。赛迪顾问集成电路产业研究中心总经理刘堃表示,中国大陆 12 英吋的芯片生产线在加速建设,目前在建或者准备建设的有 20 多条。他预计,2020 年左右,国内芯片企业在制造环节会实现比较快的发展。
 
中国芯片企业纷纷投入重金。在存储芯片领域,紫光集团旗下的长江存储投资 240 亿美元的 3D NAND Flash 生产线、福建晋华首期投资 370 亿元的 DRAM 利基型芯片生产线,以及合肥长鑫总投资 494 亿元的 DRAM 生产线,此前都预计在 2018 年投产。
 
IHS 半导体分析师何晖认为,国内芯片无法摆脱进口依赖,源于技术很难超越。国外芯片巨头的技术积累了几十年,中国企业还有漫长一段路。她表示,美国有自己的产业保护,不希望中国太快超越。
 
刘堃也表示,中国芯片企业在技术方面整体来说相对落后。此外,一些芯片巨头的技术基础非常雄厚,一些智慧财产权无法避开。
 
但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人工智慧的爆发,寒武纪、地平线、深鉴科技等国内 AI 芯片领域的初创企业纷纷拿到融资。刘堃认为,针对定制化的芯片改造,有利于国内芯片企业提前占领特色领域。
 
但他也认为,虽然中国在 AI 芯片领域相对走在前列,但是这种爆发源于下游应用的带动。如果应用没有起来,还是会影响到整个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