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家印以 2900 亿元的身价首次登顶中国首富,马化腾以 2500 亿元位列第二,马云以 2000 亿元位列第三。胡润表示:”中国的首富和二富仍然分别来自地产和 IT 行业,只不过今年许家印代替了王健林,马化腾代替了马云。”
 
在我们房地产和互联网互相斗富的同时,三星电子发布了 2017 第三季度的盈利指导,预计营收将高达 62 万亿韩元(约合 547 亿美元),同比增长 29.7%;营业利润将达到 14.5 万亿韩元(约合 128 亿美元),超越第二季度 14.07 万亿韩元的利润,创下三星电子单季利润的新纪录。随着存储器芯片价格不断上涨,第四季度三星估计会继续如此高的营业利润。考虑到第一季度利润为 87.6 亿美元,第二季度 124 亿美元,如果第四季度为 130 亿美元,那么三星电子今年全年利润将历史性的达到 470 亿美元!三星一年的利润比中国首富身价还高,而且都是真金白银。
 
 
我们来看看去年的福布斯排行榜,利润排第一的是中国工商银行,只有 448 亿美金,所以三星当之无愧的成为了当今世界上最赚钱的公司。
 
 
三星这么多钱是怎么赚到的?其实我们几乎每个人都会为三星的收入做贡献,从下图三星最近三个季度的财报看得出来,三星利润的大头是半导体,而半导体业务的主体是存储器,包括 DRAM 内存芯片和 NAND Flash 闪存芯片。我们用的电脑和手机、平板、固态硬盘等设备,很多都使用了三星的存储器芯片。更重要的是,最近一年以来,在三星和好队友(没中国啥事儿)的努力下,内存价格涨了 4 倍,闪存价格也几乎涨了一倍。这多出来的涨幅,就是三星的纯利润!
 
 
最近几年,电子产品的价格走势不断降低,大众习惯于用越来越低的价格购买性能更好的电子产品。所以,我们觉得以后电子产品也会越来越便宜,可是事实证明,大家都被存储芯片厂商给骗了。从去年开始,在市场需求旺盛和三星等垄断巨头的操纵下,电子产品行业发生了一场巨变,手机、电脑、家电等产品价格开始上涨,并持续至今。主要原因就是内存和闪存芯片涨价。去年 189 软妹币的 8GB 内存条,今年有望涨到 1000 块!
 
其实三星这么赚钱,还有一个人也在后面偷偷笑着数钱,这个人就是韩国政府。去年三星全球交的税有 67%都归了韩国政府,差不多 79 亿美元,今年看来,交的税只多不少。中韩外交危机,中国只能对乐天超市使拌,却不能对三星的芯片怎么样。三星要是在中国某地设厂,地方政府会主动把巨额贷款送过去。
 
我们来看看半导体存储器这个产业,它们主要应用于电脑、手机、平板、固态硬盘等领域,包括 DRAM、NAND Flash 和 NOR Flash 三大类。2015 年全球半导体存储器销售总额达 772 亿美元。在全球 3352 亿美元的集成电路产业中,占据 23%的份额,是极为重要的产业核心部件。
 
其中 DRAM 就是我们熟知的内存,用在电脑和手机、平板,全球市场规模约 420 亿美元,目前被韩国三星、海力士和美国美光三家垄断,占据 90%以上的份额。从 1992 年以来,韩国三星在 DRAM 市场已经连续 25 年蝉联世界第一,占据绝对垄断地位,市占率超过 60%。
 
NAND Flash 闪存主要用于手机存储、平板电脑、SSD 固态硬盘、U 盘,全球市场规模约 300 亿美元。韩国三星、海力士、美国美光 / 英特尔(合资)、西部数据 / 日本东芝(合资)四家厂商,垄断了全球 99%的产量。其中仅三星、海力士、东芝三家,就占了 80%以上的份额。NOR Flash 闪存属于小众产品,主要用于 16M 以下的小容量闪存,全球市场规模只有 30 亿美元,由美国美光、韩国三星、台湾旺宏、华邦、中国大陆的兆易创新等几家企业瓜分。
 
唉,这么赚钱的内存和闪存公司,为什么中国就没有?说出来可能你都不敢相信,中国不仅没有这样的公司,甚至还造不出商业化的内存和闪存芯片,就是说全中国人电脑里的内存条、固态硬盘、手机和平板电脑里的存储都是用的国外芯片。我们有令人傲娇的高铁,双十一购物节,摩拜、ofo,手机支付四大发明,为什么造不出一个小小的存储器芯片?芯片并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的高科技,因为当今世界把芯片作为支柱产业的有两个地方:韩国和中国台湾,韩国人口 4900 万,中国台湾人口 2300 万,这两个地方产业重合度很高,所以基本就是死敌。中国大陆 14 亿人,人才只多不少。
 
其实中国一直有机会,只是我们自己错过了。曾经一手的好牌,都打烂了。今天阿呆就来说说世界第一财主三星电子存储器芯片的发家史。
 
今天我们熟知的 Intel 是造 CPU 的,但其实 Intel 早期最赚钱的产品是内存。Intel 于 1970 年 10 月,推出了第一个 1Kbit DRAM 芯片 C1103,售价 10 美元,标志着 DRAM 内存时代的到来。到 1974 年,英特尔占据了全球 82.9%的 DRAM 市场份额。以前的 Apple 电脑主板长下面这样:
 
 
1973 年,德州仪器开始对 Intel 的内存芯片进行反向工程,仿制并研发出自己的产品,4Kb DRAM,成本更低,行业竞争开始加剧。(看来抄芯片的鼻祖还是美国人)与此同时,几个德州仪器的人成立的公司 Mostek 于 1976 年推出了更便宜的 16Kb DRAM,击败 Intel,一下子占据全球 75%的市场。1978 年,又有几个 Mostek 的工程师在地下室创办了美光科技(Micron),生产 64Kb DRAM。(这些公司的诞生,有点像细菌分裂)
 
 
美利坚的兄弟们在打打闹闹的时候,真正的敌人却来自大洋彼岸。80 年代初,日本公司进入了 DRAM 产业,靠着大量低成本廉价倾销,直接给了美国公司致命打击。Intel 持续亏损,在生死存亡之际靠 CPU 翻身。Mostek 以 3.45 亿美元(还是挺多钱的)卖给了 UTC,后来转投意法半导体门下。美光靠着政府帮助活了下来。

 

 
为什么日本这么牛?其实也是美国自己种的恶果,在朝鲜战争后,美国为了拉拢日本对抗苏联,给小伙伴转移了很多尖端技术,比如电视机、收音机、录音机、计算器、电冰箱、洗衣机等,现在有名的日立、三菱、东芝、NEC、松下、三洋、富士通、索尼、夏普等都是靠这时候的廉价专利技术发家的。日本还有一个很重视产业升级的政府,作为贴心小棉袄,组织小伙伴们进行技术攻关,还提供经费(是不是想起了现在的中国政府?)。
 
同时,日本还引诱美国公司来日本投资,以市场换技术。1968 年 4 月,由日本索尼社长井深大出面,与德州仪器董事长哈格蒂(P.E.Haggerty)签署协议,双方各占股 50%,设立合资公司。条件是:在三年内,德州仪器必须向日本公开相关技术专利。并且德州仪器的产品,在日本市场占有率,不得超过 10%。(为啥中国市场换技术,换来的是一堆吃的膘肥体壮的买办和零技术?)
 
日本在山寨美国大哥的道路上,发现 CPU、计算机这些技术含量高的产品自己竞争优势不大,而 DRAM 利润高,而且造出来就能卖钱,需要的是价格便宜、质量好。所以,开始投入巨资和人力研发更大容量 DRAM,政府还借钱给日立、NEC、富士通、三菱、东芝等大公司研发 DRAM 生产设备。最终的结局就是,日本货质量好,容量大,价格还便宜,美国企业望尘莫及。1982 年,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 DRAM 生产国。原来价格虚高的 DRAM 内存模块,价格暴降了 90%。一颗两年前还卖 100 美元的 64K DRAM 存储芯片,现在只要 5 美元就能买到了,日本厂商还能赚钱。美国企业由于芯片成品率低、成本高,根本无法与日本竞争,因此陷入困境,而且由于 DRAM 价格暴跌,美国公司都没钱研发更先进的 DRAM,纷纷退出该行业。日本自然成了 DRAM 霸主,占有 90%的市场。
 
此时的中国在干什么呢?1963 年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研究所,研制出第一台国产晶体管大型计算机——109 机, 1964 年开发出晶体管集成电路。中国的技术其实比日本还先进,只是我们的东西民用化没做好,而且民用的即使造出来,老百姓也买不起。1950 年国民党逃亡台湾后,擅自退出关贸总协定,导致中国大陆在其后 30 年里,丧失对欧美市场的出口条件,所以我们民用技术也发展不起来。
 
不过日本的好日子也没过太久,因为大哥美国看他不爽了。1988 年,全球半导体公司排行榜,第一名是日本 NEC,第二名是日本东芝,第三名是日本日立,包揽了前三!第四名是美国摩托罗拉,Intel 只能排第七。美国开始对日本反倾销,各种政策打压。
 
纵观存储器芯片产业,我们就会发现一个规律:舍不得花钱就得玩完。80 年代末,DRAM 价格大跌,日本公司也不赚钱了,同时,日本房地产大热,大家都去炒房了,没钱投资新产品。与此同时,韩国人却偷偷挖了很多日本工程师,疯狂投资研发 DRAM,于是,1992 年,韩国三星坐上全球 DRAM 头号交椅。
 
DRAM 市场就是这样,一旦错过,就很难再追上来,因为越往后投资越大,但是产品落后导致销售惨淡,没钱继续投入。穷途末路的日本 DRAM 企业纷纷退出市场,1999 年,剩下的 NEC、日立、三菱 DRAM 部门合并成了一家尔必达,CEO 坂本幸雄 2002 年赴任后,投入巨资建设新厂,好不容易开始赚钱,结果遭遇了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尔必达之后每年巨额亏损,政府贷款也打了水漂,2012 年无奈破产,被美光收购。没想到,美光一接手,DRAM 开始大涨,一直涨到今天,美光坐在家里数钱。日本再无 DRAM,唯一幸存的是东芝的 NAND Flash 业务,不过东芝也是家里破事太多,要补的窟窿一大堆,最近又在准备卖掉闪存业务还债了。
 
现在我们羡慕的时尚发达的韩国,以前却是个结结实实的穷国,长期羡慕朝鲜的幸福生活。因为朝鲜是个工业化国家,韩国却是农业为主。1968 年,首尔(以前的名字更好听——汉城)的棚户区是这样的,典型的脏乱差。
 
 
六七十年代,韩国只能靠廉价劳动力干干芯片组装和帮日本公司代工电器等活。韩国又开始从美国和日本引进技术,学习日本”市场换技术大法”,1974 年,在日本三洋完成对韩国三星的技术转移后,韩国政府修改外资投资法规,坚持不对合资企业开放本国市场(过河拆桥,手段太卑劣!),最终迫使日本三洋和 NEC,停止了在韩国投资,全面退出韩国市场。而三星和 LG 则在韩国家电市场,展开了激烈竞争。日本和韩国最终获得了技术加市场,中国汽车和飞机”市场换技术”的结局就是,国产汽车几乎全军覆没,国外汽车巨头在中国市场划分跑马圈地。国产大飞机至今还不能商用。
 
 
1974 年,美国摩托罗拉公司的韩裔半导体工程师姜基东博士,回到韩国海归创业,三个月就玩不下去了,后来,引入三星投资,直到 1977 年,三星完全收购该公司,变成三星半导体。80 年代日本 DRAM 的暴发,让韩国人看得眼红。但是当时的韩国穷啊,1983 年,三星创始人李秉喆好不容易才筹措了 1.33 亿美金开发 DRAM,从被日本企业压得喘不过气的美光陆续买到 64Kb 和 256Kb DRAM 的技术,美光也因此活了下来。但是生产设备怎么办呢?日本对韩国拒绝技术转让,但是有个漏洞是夏普被归类为消费电子公司,不是半导体企业,所以,三星从夏普买到半导体生产设备。同时,三星挖了很多美国的韩裔工程师搞技术攻关,最终开始量产 DRAM。
 
不过三星也是命不好,因为 1985 年后,DRAM 价格大跌,三星的成本比价格还高,1986 年累计亏损 3 亿美金。怎么办?还是靠大哥美国的帮忙,因为美国为了打压日本,转从韩国进口 DRAM,导致三星 1987 年实现盈利。接着,韩国政府支持三星研发 4Mb DRAM,为 1.1 亿美金研发经费提供了 57%的资金。1989 年量产 4Mb DRAM 后,三星最终走到了世界 DRAM 的技术前沿。

 

与此同时,韩国现代、LG、大宇等其他四大财团也陆续投入巨资进入 DRAM 产业,1982 年至 1986 年间,韩国四大财团在 DRAM 领域,进行了超过 15 亿美元的疯狂投资,相当于同期台湾投入的 10 倍。日本人为了和韩国企业竞争,以韩国 DRAM 成本一半的价格出售,但是,韩国大财阀们也不是吃素的,扛住了这轮攻击,还追加投资,同时借助美国的反倾销,反而让日本公司玩不下去。1992 年,韩国三星超越日本 NEC,首次成为世界第一大 DRAM 内存制造商,并在其后连续蝉联了 25 年世界第一。
 
1992 年,三星领先日本,推出世界第一个 64Mb DRAM 产品。从此,韩国在技术上领先日本。在此插入一段新闻,领导这款产品团队的人叫权五铉(下图),后来成为三星半导体的当家人,2012 年成为三星电子 CEO,在今年第三季度发布亮眼的财报之后,宣布辞职。盛极而衰,三星的发展需要各种政府资金的支持,不可避免的和政府官员有各种内部交易,如今,三星电子会长李健熙的独子和继承人李在镕因涉嫌向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及其亲信崔顺实行贿被判 5 年监禁,各种丑闻爆发是不是意味着三星要开始走下坡路了呢?
 
 
在此之前,三星也不是一直顺风顺水,比如在 1997 年亚洲金融危机就遭重创。1996 年之前,韩国借了很多钱投资,外债高达 1633 亿美元,而外汇储备仅有 332 亿美元。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韩国股市随之暴跌,韩元汇率急剧贬值,外国投资大量撤出。韩国政府外汇储备差点花光了,只能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借钱。美国人是不会雪中送炭的,只会趁火打劫,首先把韩国所有黄金都运走了,同时廉价收购韩国企业。那年,三星负债 180 亿美元,除了三星电子、三星人寿保险、三星物产之外的资产都交给高盛卖掉。同时,投入 2 亿美金专攻手机、半导体、液晶面板等,结果这些投资都投对了方向,后来三星在手机、半导体、液晶面板都做到了世界第一。2000 年,三星集团利润达到 73.19 亿美元。
 
这段时间中国在干嘛?1985 年,中国江苏无锡江南无线电厂(742 厂),开始批量生产 64K DRAM,只比三星晚一年,但是后来没能商业运作,继续资金投入,所以不了了之。80 年代中期,中国上海宝钢项目投资 40 亿美元左右,相比三星几亿美金的投入就是小儿科。但是在电子工业方面,中国政府几乎放弃了产业主导权。各省市胡乱花费了 3-5 亿美元,购买外国淘汰技术,根本未能形成技术竞争力。在国外廉价芯片的冲击和政府”造不如买”思想下,中国半导体产业彻底崩溃,至今还没能翻身。所以,我们不能把各种落后都归罪于”文革”,至少半导体产业 70 年代还是先进的,反而是 80 年代放弃了当年辛辛苦苦打下的底子。
 
要知道,三星最大的市场在中国,而中国为了拉拢韩国,把电子产业市场拱手让给韩国,每年韩国从中国赚走几百亿美金顺差。这个钱最终很多流入了美国的口袋,因为靠着 97 金融危机的剪羊毛大法,很多韩国企业被美资持股。2000 年,现代电子的外资持股比例为 38.5%,三星电子的外资比例更是高达 57%。
 
当然,中国也不是一直吃亏。比如,2002 年缺钱的现代海力士以 3.8 亿美元的价格,将旗下 TFT-LCD 部门,整体售给中国北京京东方集团。从此,掌握了技术的京东方开始腾飞,如今成了液晶面板的巨头。2017 年,京东方智能手机液晶显示屏、平板电脑显示屏、笔记本电脑显示屏出货量均位列全球第一,显示器显示屏出货量居全球第二,液晶电视显示屏出货量居全球第三。
 
如今,中国也意识到 DRAM 和闪存芯片玩的就是资金,所以投入巨资进入存储芯片产业。紫光集团宣布投资 240 亿美元,在武汉建设长江存储生产闪存芯片,计划 2018 年月产能 20 万片,2020 年月产能 30 万片,2030 年月产能 100 万片。投资 300 亿美元,在江苏南京投资建设半导体存储基地,一期投资 100 亿美元,建成月产能 10 万片,主要生产 3D 闪存、DRAM 芯片。福建晋华集团与台湾联华电子合作,一期投资 370 亿元,在晋江建设 12 英寸晶圆 DRAM 厂,计划 2018 年月产能 6 万片, 2025 年月产能 24 万片。合肥长鑫投资 494 亿(72 亿美元),2018 年建成月产能 12.5 万片。
 
资金已到位,后面如果有了设备和人才,未来我们还是能看到希望的。
 
参考:
https://news.moore.ren/industry/853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