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紫光集团旗下的紫光股份和紫光国芯两大上市公司先后发布公告称:赵伟国因工作繁忙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职务。关于赵伟国的辞职在业内引起了热议和猜测!因为,赵伟国虽然辞去了上述两家公司的职务,但依然是紫光集团董事长,而赵伟国通过大肆并购进行发展的“紫光模式”好或者不好?我们在这里按下不表,时间会给出最终答案,下面就来说说赵伟国的三星帝国梦。
 
赵伟国带领下的紫光这几年都做了什么?
 
2013 年 7 月,紫光集团以 17.8 亿美元的价格对展讯通信实施并购(私有化),在芯片设计领域迅速确定了桥头堡。
 
2014 年 1 月,紫光集团又以 9.1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锐迪科,巩固了展讯在移动芯片的位置,并为进军物联网做准备。
 
2015 年 5 月,紫光股份耗费 25 亿美元的巨资接手了惠普旗下的新华三(获得新华三的 51%股权),主要为网络、存储、云计算做准备。
 
2015 年 7 月,拟以 230 亿美元收购美国硕果仅存的 DRAM 芯片厂商美光科技(美光主要生产智能手机和其他移动设备用于存储数据的 NAND 闪存芯片)被否决。
 
2015 年 9 月,紫光集团与全球第二大硬盘生产商西部数据达成协议,由旗下香港全资子公司以 38 亿美元买入美国上市公司西部数据 15%股权,该计划最终流产。
 
2016 年 9 月,与西部数据分别出资 8058 万美元和 7742 万美元组建紫光西数,提供数据存储及数据服务解决方案。
 
2016 年 12 月,紫光投资长江存储布局自主性存储器产业。
 
2018 年 2 月,与英特尔公司宣布达成 5G 全球战略合作,携手研发搭载英特尔 5G 调制解调器的全新 5G 智能手机平台。
 
2018 年,紫光集团整合展讯和锐迪科完成,长江存储的 NAND Flash 闪存芯片也整装待发。据不完全统计,2013 年至今,紫光系共投资、并购了近 20 家企业(不含后期暂停或终止的),斥资近千亿元。其中涉及芯片相关领域的并购或者投资超过 13 家,基本上体现出了赵伟国在芯片行业中的决心,以及正在逐步地推进从芯到云的战略。
 
五年时间完成了在集成电路领域的生态的布局只为紫光的三星帝国梦?
 
赵伟国接受媒体专访时透露:紫光集团将循“三星模式”重塑全球存储芯片产业格局,存储芯片最先由美国 IBM、英特尔、德州仪器研发生产,美光后来居上。日本尔必达(2012 年破产)一度辉煌;如今,韩国三星、SK 海力士成为行业领头羊。
 
1983 年,三星集团创始人李秉喆宣布以 1000 亿韩元进军半导体产业,在这个过程中三星承受高达 3 亿美元亏损,顶住了来自日本企业的技术封锁和低价倾销;韩国政府更是举全国之力为其提供研发经费的支持。
 
经过近十年坚持和鏖战,三星终于在 1992 年超越日本 NEC,熬死了日本一干企业,成为全球最大 DRAM 存储制造商,并在此后 25 年连续蝉联世界第一。三星更因 DRAM 内存、NAND Flash 内存价格上涨,超越苹果成为全世界最赚钱的公司, 如今三星市占率超过 60%。
 
赵伟国说:三星的经验和经历都是值得学习和总结的,紫光要完成完成振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大业,就要借鉴三星的发展经验和思路,成为一个以芯片和云网为主导业务的综合性科技财团。
 
写在最后
赵伟国这次辞去紫光股份的董事长,或许真的是想要把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更多地聚焦于紫光集团的战略性和全局性工作,全力以赴迎接后面的市场大考验。目前紫光旗下还有另外两大可能即将要上市的平台——紫光展锐和长江存储,赵伟国此次辞职,可能是将更多的精力放到了紫光展锐和长江存储的事务上面。同时,也不排除赵伟国可能将去兼任新成立的公司——紫光国芯集成电路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毕竟紫光国芯集成电路股份有限公司将是紫光集团未来着力打造的“航母”级集成电路平台,也是赵伟国当下和未来工作的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