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华尔街上的一名初级基金经理,艾比在市值达 5000 亿美元的联博投资管理集团里开始了她的新工作。在头三个月里,她完美地处理了数千次价值近 190 亿美元的债券交易—她从不抱怨,从未搞砸过工作,也从未休息过。

 

 

因为她是一种算法。

 

不过,即便如此,艾比最初也在理解她的人类老板命令中一些微妙的含义时遇到了问题—她时常对“请”类似的敬语表示困惑。但这并不妨碍她已经完成了公司约 35%的债券交易量,该公司甚至乐观地认为,艾比很快就能自动完成 20 多位人类组合基金经理的大部分工作。

 

对于那些看到一系列技术革命重塑金融体系的观察家来说,艾比的存在可能看起来毫不起眼,但这是华尔街正在上演的一幕:人类被人工智能取而代之,交易员们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裁员危机。

 

高盛只剩三名股票交易员

时间倒回到 2000 年。华尔街投行高盛在纽约总部的美国股票交易柜台雇用了 600 名交易员,根据投资银行大客户的订单买卖股票。如今,他们只剩下了三个股票交易员。

 

根据美国财经媒体 Business Insider 的统计,高盛目前 33000 名全职员工中,超过 9000 名员工是程序员和工程师。近几年在公开场合,高盛 CEO 反复强调,高盛的定位已经今时不同往日,高盛是一家技术公司。

 

这家成立于 1869 年的百年投行目前拥有的程序员和工程师,在数量上超过了 Facebook、Twitter、LinkedIn 这些“真正”科技公司的绝对员工人数。

 

“高盛在机器学习,以及根据历史、市场将如何运作方面投入了巨额的资金。”高盛总裁大卫·索洛莫表示,这使得速度变得“比资本重要得多”。

 

相比于人类,人工智能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早在 2014 年,高盛便联合谷歌部署了一款由 AI 驱动的大数据智能分析处理引擎“Kensho”。一个被广泛用于描述 Kensho 功能的例子是:提问“iPhone6 发布后哪些股票会涨”,它会在一秒钟之内给你精确的答案。

 

美国智能投研公司 Kensho 首席执行官丹尼尔·纳德勒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十年时间,高盛的员工人数将减少很多。每个主要金融公司的交易大厅内都会发生同样的情况。”

 

华尔街上另一家巨头摩根大通也采取了类似的做法。摩根大通很早就设立了技术中心,聘用约 4 万名技术人员专门研究大数据、机器人和云基础设施,技术预算达 96 亿美元,占其总收入 9%。去年,该公司还宣布使用全球首创的机器人来进行他们的全球股票算法交易。在此之前,摩根大通在欧洲研发的人工智能项目 LOXM 早就已经在交易中尝到了甜头。

 

商业智能公司 Coalition 提供的数据显示,从 2011-2016 年,在全球 10 家领先的投资银行中,从事固定收益业务、股票和银行投资业务的交易员其从业人数下降了 20%以上,而今年这一趋势也还在持续发生。

 

纽约人工智能技术投资人、美国竞争力委员会高级顾问、AI 投资人马克·麦纳维奇称,对人工智能的投资将持续数年:“高收入的交易员会被毫不留情地抛弃,就像一群被关闭了工厂赶走的工人一样。”

 

人工智能成为趋势

在电子化交易开始占领市场时,交易员迈克尔·弗里堡就离开了华尔街。在离职后的几年里,他接到了很多他以前做场内交易时认识的人的电话。“很多人向我哭诉。我很庆幸自己不是在 50 岁的时候才离开。”迈克尔·弗里堡表示。

 

“实际上,很少有人关心有钱有势的华尔街交易员失去他们的工作,或是不能够得到一亿美元的投资,亦或是其他的什么。”弗里堡说:“但是他们是人,这些真实的痛苦会影响他们的家人,并且看到和听到这些是很痛苦的。”

 

但另一方面,对于华尔街的资本家来说,人工智能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对冲基金数据服务公司 Eurekahedge 追踪了 23 家使用人工智能技术的对冲基金,结果发现,人工智能的表现要优于人类:“(分析师)依靠历史数据回溯测试建立的交易模型通常无法实时提供良好的回报。”

 

相比人类分析师依靠对历史数据的分析来创建预测市场趋势的模型,不知疲惫的人工智能 24×7 小时都在获取书籍、Twitter 消息、新闻报道、金融数据、企业财报、国际货币政策来理解全球趋势,然后对股票、债券、商品和其他金融产品进行预测。

 

另一方面,把这些岗位换做人工智能,人力成本将大幅降低。Coalition 的报告显示,华尔街 12 家最大投资银行的销售、交易和研究员工的平均年薪为 50 万美元,许多交易员甚至达到百万美元。自动化后,这部分的收入可以直接计入公司的利润中。

 

人工智能接管交易工作还有另一个好处。 人工智能对冲基金公司 Aidyia 首席科学家本·格策尔说,他的机器永远不需要人工干预。“如果我们都死了,它仍会继续交易。”

 

事实上,这样的事情也不仅仅发生在华尔街,人工智能取代劳动力已经成为一种趋势。

 

国际机器人技术联合会数据显示,2015 年全球大部分发达国家工业自动化步伐加快,全球每 1 万名员工之中,就有 66 名是“机器人”;到了 2016 年,这比例已升至每 1 万名员工,就有 74 名是“机器人”。当中,欧洲机器人密度达每 1 万就有 99 名;美洲和亚洲密度分别是每 1 万名员工当中,有 84 及 63 名。白宫在一份名为“人工智能,自动化和经济”的报告中提出,预计未来十年里人工智能代替人类工作的比例将从现在的 9%上升到 47%,接近一半。

 

规模达 350 亿美元的量化对冲基金 Two Sigma 联合创始人大卫·西格尔表示,绝大多数人从事的工作并不涉及超高的价值:“他们从事着很常规的工作,而在这些工作上,计算机能做得更好。”这就像是内燃气取代了马匹,ATM 取代了很多银行柜员一样。

 

机器还不够完美

嘉信理财和全球最大投资管理公司贝莱德都已经注意到这点,贝莱德 2015 年 8 月底宣布将收购专注于智能理财领域的初创公司 Future Advisor;嘉信同样开发了在线财富管理工具。

 

审计师们也危机感十足。世界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 2016 年宣布,与 Kira Systems 合作,将人工智能引入会计、税务、审计等工作中,代替人类阅读合同和文件。

 

但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人工智能仍不够完美。

 

《玻璃笼子:我们的计算机如何改变我们》一书的作者尼古拉斯·卡尔预测说,尽管计算机将帮助人们并帮助消除不必要的偏见,但他们不会复制人类思维中难以捉摸的部分。

 

“在许多情况下,你脑子里发生的事情正在发生在潜意识或直觉层面,并将其转化为数字,这是一个完美的算法也很难做到的。”卡尔说。“这种将非常微妙的决策技巧并将其完全转化为机器的想法至少是不成熟的,并且可能是根本无法实现的。”

 

即使在编码人员克服了这些技术问题之后,他们的软件也需要经常进行微调。高盛风险管理系统(SecDB)的首席架构师迈克尔·杜博诺表示,这是销售人员和贸易商至少在现在不会过时的原因之一。

 

“他们的心智模式可能比大多数计算机系统更复杂。”杜博诺说,“在短期内,人工智能不会像人们预想的那样发展快速。它将经历一系列的适应和初始阶段:看似它会解决所有问题,但只解决一小部分问题,然后重置,如是反复。”

 

此外,因为涉及利益,华尔街的高管们会倾向于维持现状,这使得技术的推进更为迟缓。

 

“高层管理人员很少想要改变,他们希望保持一个已经为他们工作了几十年的系统。”霍华德资产管理公司和美国银行的前交易员曼西·辛格尔说,“当涉及许多高层和预算时,事情就会变得政治化,而且有些管理者不想放弃控制权。”

 

华尔街的一个公开秘密是:许多公司依然使用老化的电脑,电子表格和各种数据存储在还没有同步的服务器中。用机器替换意味着把自动化推到一个重要的位置,处于职业生涯巅峰的高管们当然不愿意迎来一个不再需要他们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