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1,条约下的东北

2,铁路、码头和大豆,发展中的东北

3,张作霖

4,伪满洲国和共和国三十年

5,东北危机和自救

 

条约下的东北

16 世纪后期,沙皇伊凡雷帝时代,好战的沙俄就开始对西伯利亚和远东的殖民过程。由于远东地区靠近清疆界的地区只有伊尔库茨克等几个小镇,一开始清王朝并没有瞩目沙俄的侵略性行为。但是自 17 世纪中叶起,沙俄军便越过外兴安岭,侵入中国黑龙江流域烧杀抢掠。

 

1685 年,康熙刚刚平定“三番之乱”后,就于当年的 5 月 22 日派彭春带领精兵 5000 人从瑷珲起兵,分水陆两路围攻雅克萨城,把沙俄部队打出雅克萨城。随后俄军又偷偷进入雅克萨城,并无视康熙警告。

 

第二年春天,清军重整旗鼓,继续攻击雅克萨,大获全胜的同时签订了中俄《尼布楚条约》。

 

 

关于这个条约,外界评判很多。但这里不对“平等还是不平等”做赘述,只谈历史事实。该条约是清王朝和俄罗斯之间签定的第一份边界条约,也是清政府和西方国家签定的第一份条约。

 

鸦片战争失败之后,不安分的沙俄又开始了侵略黑龙江的活动。

 

当沙俄疯狂攫取中国领土时,清廷竟将在东北一直保持的 13000 八旗兵大部分调往南方,用于镇压以太平天国为主的农民起义。随后 1854 年至 1857 年沙俄四次武装入侵我国黑龙江流域,并在黑龙江下游阔吞屯(沙俄改称马林斯克)等处占据村屯、屯兵筑垒,公然实行军事占领。

 

最终清朝和沙俄签订了《瑷珲条约》,条约规定:1. 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 60 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划归俄国,黑龙江左岸“江东六十四屯”中国人拥有永久居住权和管辖权;2. 乌苏里江以东的中国领土划为中俄共管;3. 原属中国内河的黑龙江和乌苏里江只准中俄船只航行。

 

《瑷珲条约》是沙皇俄国迫使清政府签订的中俄第一个不平等条约,也是中国近代史上一次放弃领土拥有权最多的条约。此条约当时未经清政府批准,但后来在《中俄北京条约》确认。

 

曾经东北很大,后两个条约导致清朝缺了一大块地。

 

19 世纪末,中日开始了侵略中国和朝鲜的战争——中日甲午战争。它以 1894 年 7 月 25 日(清光绪二十年,日本明治二十七年)丰岛海战的爆发为开端,到 1895 年 4 月 17 日《马关条约》签字结束。

 

 

这是一场中国人、很多日本人都认为中国会战胜,却战败的一场战役。其中最核心的结果就是整个东三省归日本。然而俄罗斯担心失去亚洲出海口,拉上德国和法国,三家一起逼迫日本退回东三省。于是,在俄国的干扰下,东三省又回来了。于是李鸿章立刻和俄罗斯人在莫斯科签订了中俄密约(1896)。

 

至此,俄国获得了使西伯利亚大铁路穿过中国领土直达海参崴的特权。《密约》的签订和筑路权的攫取,为沙俄侵略势力进一步深入和控制中国东北地区提供了各种方便,大大加强了沙俄在远东争夺霸权的地位。

 

铁路、码头、大豆,发展中的东北

《中俄密约》让俄国有了在东北修筑铁路的特权(密约第四条:中国允许俄国华俄道胜银行在中国建造一条穿越吉林、黑龙江地方,连接俄国西伯利亚大铁路的中东铁路。)。

 

中东铁路是以资本主义列强侵略产物的形式出现的,它的建成使俄国从此有了一条攫取中国东北物产资源的运输通道。事实上,俄国也是利用这一铁路在一段时间里将东北特别是北部地区的经济命脉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

 

丁字形的中东铁路

 

然而,铁路作为一种近代化的机械动力交通工具和运输机制,自然有推动区域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客观作用,这是不以修建者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在中东铁路建设和建成之初的短短几年间里,中东铁路沿线一下子就涌起了 20 多个新城市,另有 5 个城市出现了近代意义的新城区,沿线城市密度大大提高,中东铁路沿线地带由此进入城市化的初期阶段。

 

关于码头建设,其主要在大连和哈尔滨进行,沙俄为将大连建设成一个国际性的自由贸易港和当时拟建中的中东铁路出口,使其成为向南扩张的前沿基地。

 

车站和码头以及能满足多方面需求的大量建筑的迅速建成,为城市工商业的发展创造了条件。

 

有数据表示,1898 年前东北城镇总数约为 45 个,1908 年增长为 75 个左右;1900 年前东北城镇人口约为 70 万人,当年东北总人口约为 1200 万人,城市人口约为总人口的 6%;1908 年后东北城市人口达到 150 万人以上,其中人口超过 20 万人的城市 1 个(奉天(沈阳)),超过 10 万人的 4 个(吉林、长春、哈尔滨、大连)。

 

到了 1907 年,清王朝在全国范围内推行新政,有人称之为“第二次洋务运动”。以东三省总督徐世昌为首的大批北洋官僚入主东北。徐世昌期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达到他所谓的“以兴实业,而挽利源”的目的。在奉天设立了矿政调查局、农业试验场、森林学堂、种树公所、工艺传习所、官牧场、硝皮厂、官纸局等;在吉林设矿政调查局、农林局、印刷局等;在黑龙江设矿政调查局及劝工陈列所、工艺学堂,创办布匹、火柴、肥皂、玻璃等工厂。经过徐世昌的政策导向,东三省工矿业发展迅速,如营口的机器榨油厂到 1911 年已发展到 14 家。可以说,东北工业发展迅速与徐世昌努力是分不开的。

 

当然,东北近代工业化的发展,北洋官僚集团有着重要贡献。

 

20 世纪初,东北民族工业开始起步,慢慢进入投资设厂的发展阶段。背后的风光产业主要是粮食加工工业,东北大豆举世闻名,所以榨油业在东北的近代民族工业中居首位。其豆饼畅销日本,豆油远销欧洲,榨油工业“逐渐踏进了近代工业的第一线”。除此之外,面粉业是东北另一个重要的加工行业。

 

但在重工业方面,这种投资大、回收成本慢的业务在民族资本主义里就非常少。铁路和机器制造业全部掌握在帝国主义手里。总的来说,在清末民初的东北工业资本中,外资势强、官资不足、民资弱小,是东北地区工业发展初期的显著特点。

 

张作霖

奉系军阀统治时期是东北近现代史上的一个重要历史时期,奉系军阀是北洋军阀主要派系之一。因首领张作霖出生在奉天故称奉系。

 

发展之所以迅速,一方面得益于先前的铁路修建和船运、电信的开通。另一方面,奉系军阀统治时期经济社会的和平发展为工业的发展创造了有利的外部环境。不仅如此,奉系军阀还在经济上进行大胆改革,采取种种措施。

 

1916 年,张作霖接手奉天省时,财政极其困难,他大胆启用王永红为财政厅长,取缔杂币私贴,整顿金融,进行制度化管理。这些都是民族工业发展的前提和保障。

 

张作霖

 

1917 年,北洋政府致电各省督军,要求“扩张实业,救济金融”,张作霖对此热烈拥护。他密令奉天总商会“密行各分会妥为劝导,勿滋疑虑。一面扩张商业,以应时需”。

 

除此之外,张作霖重视培养实业人才,加大教育投入,他曾说过:“吾此位得自马上,然不可以马上治之,地方贤俊,如不弃我,当不辞厚币以招之。”

 

张作霖和张学良还意识到了科学规划城市发展的重要性,曾常年聘请意大利和比利时的市政规划人员和建筑师,在他们的指导下,当局在沈阳破土动工,先后建设大东新市区、惠工工业区等。20 世纪 20 年代末享誉全国的“塞外第一大学”东北大学建成。

 

然而,1931 年 9 月 18 日,日本出兵东北,酿造举世震惊的“九一八事变”。

 

伪满洲国和共和国三十年

不到半年时间,1932 年 2 月,东北全境沦陷在日军的铁蹄之下。

 

当时,蒋介石忙于消灭共产党的军事力量,推出了臭名昭著的“攘外必先安内”口号,将东北三省拱手让人。

 

1932 年 3 月,日本人将他们的占领地重新命名为“满洲国”。

 

 

1937 年和 1942 年,日伪当局先后启动了两个“产业开发五年计划”,使得东北地区的重工业和军事工业急剧扩张。

 

十四年的伪满洲国时期,东北经济大发展。伪满洲国是当时亚洲乃至世界经济成长最快的“国家”之一。由于关内连年内战,赤贫的中国人口大量涌向关外,1936 年 1 月,全东北人口 3097 万,到年底猛增到 3701 万人,1941 年达到 4229 万人。

 

1939 年东北铁路里程超过 1 万公里,1945 年达到 1.15 万公里,而中国 1949 年铁路总里程 2.2 万公里,1943 年东北公路总里程近 6 万公里,而到了 1949 年,中国含东北在内公路总里程才 8.09 万公里。

 

1945 年,东北工业规模超过日本本土,亚洲第一。

 

当然这一切都是日本自私行为,之所以发展重工业,其实是为了推行“日满经济一体化”的方针,来实现“原料满洲,工业日本”的侵略目的,让东北重工业化畸形膨胀。在日本战败后,虽说“苦心经营”14 年,走之前还是来了一波大肆破坏。之后苏联进军东北,拆卸工业机械设备,也造成了空前的劫难。

 

下一个东北发光时期,是共和国三十年,这属于“辽老大”的时代,辽宁几乎在工业的所有领域都遥遥领先全国。共和国安排东北是资源大省、重工业大省,而且是战备大省。作为战备经济的东北,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存在。

 

其中,“大跃进”运动中,东北重工业超速发展,导致东北经济比例失调严重。尽管经过国民经济调整时期的整顿和恢复,但工业比例尤其是重工业比例过高的问题仍持续存在,贯穿整个计划经济时期。

 

在 2017 年年初,国家统计局网站发布了《2016 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31 个省份 2016 年人均 GDP 的统计数据进行对比发现,中国经济呈现西部最快、中部次之、东部放慢、东北最弱的特征。

 

于是最近两年,“东北经济衰退”一直是网上热议话题。

 

东北危机和自救

东北人口流失一直是不争的事实,“东北人口十年内流失了近 100 万”曾在网上疯传,2016 年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新闻发言人赵辰昕辟谣,过去五年东北三省人口净迁出约 24 万人。

 

如今,东北人口流失情况依旧不容乐观。2017 年东北三省常住人口均出现减少。其中吉林人口减少最多,全年总人口为 2717.43 万人,比上年末净减少 15.6 万人。黑龙江与吉林同病相怜,常住人口 3788.7 万人,比上年减少 10.5 万人。相比之下,辽宁人口情况较好,,常住人口 4368.9 万人,比上年减少 8.9 万人。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与上年相比,辽宁人口流失加速,2016 年人口流失仅 4.6 万人。相反,吉林虽然人口流失总量最多,但与去年相比,人口流失情况有所缓解,据悉,2016 年吉林常住人口减少 20.29 万人。

 

数据来源:中商产业研究院大数据库

 

再说东北引以为傲的工业,在 2017 年全国各省区市工业实力排行榜中,区域的两级分化严重,吉林排在了第 15 名,增速 -0.5%,占全国比重 1.99%;辽宁省排第 16,增速 -5.6%,占全国比重 1.93%;黑龙江排第 25,增速 -9%,占全国比重 0.87%。

 

 

在互联网兴起的当下,有一句话在网络流行:“如今经济凋敝的东北,重工业是烧烤,轻工业则是网络直播。”

 

2016 年的时候,罗振宇在《势能创造》深圳站的演讲中,有一张图很说明情况。

 

 

图中可以清晰地看到,东北三省高居前三名,总占比高达 30.1%。毫无疑问,东北主播已经成功占领了直播主战场。

 

有人不禁会问,东北的科技发展到底在哪里?

 

其实,这 10 来年,在国家增强自主创新能力和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等战略方针的引导下,辽宁半导体装备制造产业以沈阳为中心实现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由弱到强的历史性转变:建成了国内首个 IC 装备控制软件平台和 IC 装备专业孵化器。而沈阳 IC 装备产业园 2009 年被科技部批准为国家集成电路装备高新技术产业化基地,成为我国三大半导体装备产业基地之一。

 

2015 年,辽宁省集成电路产业联盟在沈阳正式成立,这是辽宁省首个信息互通、优势互补、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集成电路产业合作组织。该联盟涉及省内 40 家集成电路产业方面的企业、高校和科研院所,其中包括沈阳科仪、新松、芯源、仪表院等 12 家企业以及辽宁大学、沈阳工业大学等 4 家高校科研院所。

 

在 2016 年,总投资 20 亿元、占地面积 10.2 万平方米、2014 年产值将达 3 亿元——日前,LED 绿色照明(东北)产业基地项目暨 LED 外延芯片高新技术生产项目,在吉林市经开区开工生产。这让吉林省的 LED 产业跨入世界先进行列。

 

在今年的一季度,黑龙江全省 GDP 比上年同期增长 5.6%,工业生产增速加快,外贸进出口快速增长,新动能不断积聚。其中,新能源汽车产量比上年同期增长 7.1 倍,锂电子电池增长 53.4%,电工仪器仪表增长 99.6%,集成电路增长 19.6%。新登记企业增长较快。一季度,全省新登记企业 18985 户,增长 7.6%。

 

知乎有个关于东北经济能否复兴的问题,很多回答让人看完不禁怅然,你觉得东北复兴得靠什么?高科技?人才?还是政策?

 

参考文献:

1,《近代东北城市的历史变迁》,作者:曲晓范。

2,《从开埠设厂到“共和国长子”:东北工业百年简史》,作者:石建国。

3,《被人忽略的历史——伪满洲国历史》

4,《解放前东北曾经如此富强》

5,《王巍:东北经济史与第五次崛起的机遇》

6,《2016 年各省 GDP 公布,西部增速最快,东三省垫底》

7,《辽沈地区半导体装备产业强势崛起》

8,《辽宁自称国内 IC 产业制高点,有啥底气?》

9,《东北最大 LED 产业基地落户吉林》

10,《黑龙江工业发展一览,集成电路增长 19.6%》

11,《进击的东北网红》

 

与非网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