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14 日)上午,国际移动通信标准化组织 3GPP 批准了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标准独立组网功能冻结,加之去年 12 月完成的非独立组网 NR 标准,5G 已经完成第一阶段全功能标准化工作,进入了产业全面冲刺新阶段。

 

此次 SA 功能冻结,不仅使 5G NR 具备了独立部署的能力,也带来全新的端到端新架构,赋能企业级客户和垂直行业的智慧化发展,为运营商和产业合作伙伴带来新的商业模式,开启一个全连接的新时代。

 

 

业界预期今年下半年是 5G 走向商用的前夜。值得欣慰的是,中兴事件也即将落定。6 月 12 日凌晨,美国商务部 BIS 的网站也公布了双方新和解协议的内容。历时两个月的制裁,中兴终于走过寒冬,即将快速恢复运营。重获新生的中兴正迎来 5G 商用的关键时间节点。

 

中兴能否顺利翻身?

在 6 月 12 日凌晨,美国 BIS 官网上公布了中兴解禁协议的细节内容。此时恰逢 5G 第一阶段全功能标准化工作即将完成,相信中兴绝不会错过即将到来的这场盛筵。

 

 

此外,2017 年中兴通讯率先发布了 5G 端到端整体解决方案,为 2018 年率先部署商用化 5G 网络的运营商提供创新架构保障,满足未来 5G 真正标准技术演进需求。中兴端到端解决方案更关注运营商、网络及各产业的价值实现,如支持端到端的网络切片功能,支持不同场景不同业务及适配不同商业模式,实现业务的快速部署,便于运营商集成更多业务类型;采用灵活的网络架构,有效激发网络的潜在价值,并运用云化平台构筑开放网络。中兴研发的 Pre5G Massive MIMO 方案还可以通过软件升级平滑演进 5G,Cloud RAN 和 5G 核心网也都采用了通用的硬件平台,可以快速向 5G 演进。

 

此外,中兴还先后推出业界最高集成度 IT-BBU 硬件平台、获国家工业大奖的自研操作系统、业界首家基于容器技术的 litePaaS 基站软件平台。在技术专利方面,中兴深度布局,中兴 5G 战略布局专利已超过 2000 件。今年 4 月,基于 2017 年 12 月正式冻结的第一个 5G 标准——3GPP R15 标准,中兴在广州成功打通了国内第一个 5G 电话,标志着中国正式进入 5G 时代。

 

中兴在 5G 的标准制定、技术创新、产品验证、商用进程等方面都有突出表现。而解禁后的中兴,由于保留了完整的研发队伍和实力,并且正赶上中国 5G 发展的风口,凭借其领先的技术优势,加上未来的持续发力,我们有理由相信,“5G 先锋”中兴未来继续领跑 5G 依旧可期可待。

 

“飞奔”的 5G

在经历了 1G 落后、2G 追随、3G 突破、4G 同步后,中国有望引领 5G 发展,无论是在标准的争夺上,还是相关产品的推出速度上。笔者此前从华为、vivo、联想方面获悉,各家都期望于 2019 年下半年推出首款 5G 手机,商用 5G 已经在快步走来。

 

 

不仅如此,为加快 5G 系统商用部署,工信部无线电管理局(国家无线电办公室)日前下发了通知,要求对 3400~4200MHz 和 4500~5000MHz 频段卫星地球站等无线电台(站)进行清理核查。

 

此外,本月 7 日在北京召开的 5G 应用征集大赛决赛上,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表示,下一步将推进面向融合应用的终端、网络、平台产业化进程,促进创新链、产业链、资金链的贯通发展,为 5G 商用奠定基础。

 

目前三大运营商都在多个城市进行了 5G 试验网的建设,进行多项测试。根据工信部的规划,今年年底供应链企业 5G 相关产品达到商用能力,2019 年实现预商用,2020 年将实现规模化商用。

 

安永 6 月 13 日在北京发布的《中国扬帆启航 引领全球 5G》报告中表示,5G 网络推广策略不像 4G 那样激进,这意味着中国 5G 服务将采取在长期范围内逐步推进的路线。安永预计,2019~2025 年,中国 5G 资本支出将达到 1.5 万亿人民币(约合 2230 亿美元)。据预测,到 2025 年,中国的 5G 用户数将达到 5.76 亿,占全球总数逾 40%。

 

其在报告中同时表示,中国 4G 普及率的强劲增长产生了对更快速的移动宽带和高流量应用的大量需求,但 5G 将不会完全取代 4G,而且将在未来多年与高级 LTE 网络共存,以提供相对无缝的用户体验。

 

最后,笔者认为自主创新的民族企业走出去的过程注定不会一番风顺。即使面对困境,以中兴为代表的中国企业坚持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脚步也没有也不会停下。据了解,即将解禁、重获新生的中兴将痛定思痛,继续加大研发投入,加快推动核心技术的研发进程。这里也期待解禁后的中兴,能继续领跑 5G,助力中国 5G 发展占领科技创新的制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