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 6 月 15 日晚宣布对中国 1102 种产品加征 25%的关税,目标直接对准“中国制造 2025”计划。中美贸易战逐渐转向高新技术领域。根据路透社的说法,美国第一批加征关税的产品大概有 818 种,其中包括机器人、半导体、航天航空、电动汽车等,价值大概为 340 亿美元,征税举措 7 月 6 日起生效。

 

汽车关税背后的“选举利益”

今年 3 月,特朗普以“公平贸易”和“贸易互惠”为由,宣布对中国商品征收 600 多亿美元的新关税,目标是中国科技、通信和知识产权行业。当时,特朗普宣传这一关税计划时曾拿中美汽车产业的关税问题举例,称中国对进口汽车收取 25%的关税,是美国对进口车关税的 10 倍,这显然是不公平的。

 

但是,现在特朗普变脸,依然推进对华 500 亿美元的关税,甚至继续酝酿另外 100 亿美元的关税惩罚举措,理由又多一条,那就是“国家安全”。这个理由在美国国会很有“市场”。在国会中期选举前,为了提振共和党参选人的选情,特朗普已经指示商务部将汽车进口列为“国家安全”威胁范畴,征收额外的关税。在特朗普支持者看来,向美国汽车购买者增收关税,对共和党人是一种政治上胜利。尤其在铁锈地带的选民,特朗普这种关税的象征意义就很强烈。

 

中美贸易战受影响的中国产品分布:中国机械和电子产品最多,其后为医学设备和中型汽车以及化学制品等。

 

中美贸易战受影响的美国产品分布:美国飞机、大豆和大型车辆受影响最大。

 

特朗普这一关税举措遭到国内业界声音的质疑和反对。美国国家制造业者协会(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nufacturers)敦促特朗普政府重启和中国的双边贸易协议谈判,称美国对华征收关税不但无法解决问题,而且还会引起更多其他问题。美国汽车暨设备制造协会(Motor & Equipment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MEMA)说,中国的反制举措将会冲抵美国税改带来的经济红利。

 

中国汽车 2025 出口“先发制人”

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汽车市场,但出口本来就少,对美国的出口就更少。那么,特朗普为何还要瞄准中国的汽车产业呢?

 

汽车行业专家、美国唐恩汽车(Dunne Automotive)创始人唐恩(Michael J. Dunne)在《福布斯》的一篇文章道出了特朗普此举背后的真正原因。

 

唐恩写道,2017 年中国汽车产量 2800 万辆,仅仅出口 2%,主要三大买家是伊朗、印度和越南。而且中国也不是汽车出口大国,不在世界前 15 名之列,甚至不如泰国、土耳其和斯洛伐克这些国家(根据实际价值计)。所以,依据这些数据,特朗普政府并不存在对中国汽车加征关税的“紧迫性”,甚至“必要性”。

 

但是唐恩认为,特朗普贸易团队看重的不是当前的贸易数据。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全国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Peter Navarro)等鹰派幕僚以及特朗普自己更看重中国汽车产业的“长远雄心”,也就是“中国制造 2025”计划。按照美国政府的评估,到了 2025 年,中国将是汽车出口大国,规模和质量都将飞速提升。

 

目前,中国生产的别克昂科威和沃尔沃 S60 已经出口到美国市场了,福特也计划 2019 年开始将中国生产的福克斯(FOCUS)销往美国。在 2017 年购买别克昂科威的 41000 名美国人当中,有多少人知道他们购买的产品是在山东制造的?中国消费者购买的福特福克斯和别克昂科威比美国消费者多,所以在经济学层面讲,强化中国生产线也说得通。

 

IHS Markit 预测,到了 2020 年,每年中国向美国进口销售的汽车将有超过 30 万辆。

 

除了外国品牌,中国本土品牌广汽、长城、吉利领克也都计划在 2019 年进入美国市场。

 

所以,今后将看到中国汽车出口的一个增长期。

 

一方面,中国政府正大力鼓励中国汽车走向全球市场,另一方面中国国内市场也在放缓,增长空间在不断缩小,所以自然会转向外部市场。而且,全球电动汽车生产的一半市场在中国,年产量将由 2018 年 100 万辆增加至 2025 年的 500 万辆。这种生产规模世界上无人能敌。宝马也已经宣布在中国生产 iX3 纯电动概念车,未来向美国在内的全球市场出口。

 

所以,特朗普现在对中国汽车出口动手,颇有种先发制人的感觉。按照特朗普的思维,中国汽车走向全球的意志不会变。但如果税费增加,让中国将生产地迁到美国,将利润留在美国。这一点和美国当年逼迫日本、德国和韩国的做法异曲同工。

 

通用、沃尔沃、特斯拉需要“避祸”

特朗普关税举措的目标不可避免地指向了通用、沃尔沃从中国出口到美国的汽车以及特斯拉。

 

通用从中国向美国进口别克昂科威跨界车以及凯迪拉克 CT6 PLUG-IN 插电混合动力车。carscoops 网站的一篇报道认为,受特朗普关税的影响,通用汽车由中国向美国输送的别克昂科威价格有可能受到影响。每辆车(目前的售价是 31995 美元)可能会增加大约 8000 美元的税费。当然,有分析称,通用从中国出口美国的别克昂科威每年大概 3 万至 4 万辆左右,从总体来看,影响微不足道。

 

对于沃尔沃而言,除了 S60 Inscription 以外,S90 也在中国制造并且销往美国。根据沃尔沃的制造计划,在未来的几年内,沃尔沃将会制造更多的混动车和纯电动车。这些车型都在中国制造也不意外,因为中国的工厂擅长制造新能源汽车。但沃尔沃因美国关税而面临的问题不会一直持续下去,因为下一代的 S60 将在美国南卡州生产,并在 6 月 20 日上市。

 

特斯拉公司目前正就建立电池超级工厂(Gigafactory)和上海市政府沟通。马斯克在 6 月初的一次公开活动上表示,在上海建厂的细节最快将于 7 月公布。欧洲的超级工厂将于年末公布。

 

Market realist 网站说,中美贸易战给特斯拉目前同中国政府就上海建厂的磋商带来障碍。中国汽车市场对于特斯拉太重要。中美贸易战将影响特斯拉在中国的市场及增长规划,另一方面,鉴于中国对其运营的限制,特斯拉在中国面临的本土竞争可能也会更加严峻。

 

但是,The Street 专栏作家 Jonas Elmerraji 认为,特斯拉也可以避祸。特斯拉在中国建厂,这样所生产的电池或汽车就不会因为被视为“美国进口”而受税费的限制。如果工厂建成,特斯拉将无需从美国向中国进口汽车,而是从上海自贸区。这可以帮助特斯拉远离中美双边贸易纷争。当然,由于工厂在上海自贸区内,所以还是会受到中国较低关税的影响,除非特斯拉和中国政府达成其他的协议。

 

同样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特斯拉在中国将零部件外包,这样特斯拉汽车在中国也可以规避关税风险,而且特斯拉还有可能和其他中国本土汽车制造商一样,享受中国政府为电动汽车提供的补贴。但目前尚不清楚特斯拉在中国的生产线是否满足享受政府补贴的条件。

 

美欧“汽车贸易战” 中国渔翁得利

其实,特朗普将贸易战矛头对准汽车及零部件,首要靶子并非中国,而是德国。英国《金融时报》汽车行业作者彼得坎贝尔( Peter Campbell )认为,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很多被特朗普政府盯上的国际汽车生产商已经在美国本土拥有大型工厂,也就是说,通过关税来刺激本土制造业,不但没有必要,而且还有可能适得其反。如果欧洲和美国围绕汽车打贸易战,中国汽车产业则可能迎头赶上,甚至超越。

 

中国国内产业庞大,尤其有 300 多家初创企业都在投资生产电动汽车。广汽和吉利已经开始向国际市场出口汽车,并不断扩展未来市场。

 

按照欧洲汽车制造协会(ACEA)主席唐唯实(Carlos Tavares)的话说,美国对从欧洲出口的汽车征收关税,将存在改变“汽车产业平衡”的风险。美欧地缘政治紧张,只会让中国汽车产业得到更好的发展机遇,其对不同地区汽车产业平衡状态的影响,在 2019、2020 年不会显现,而是会为未来 10 年逐步凸显。福特全球运营总裁 Joe Hinrichs 说,汽车制造商看重的是全球市场与竞争,而不是只注重地区竞争。《金融时报》对此认为,如果福特在国内的成本不断增加,其就会毫不犹豫地将更多海外业务转向更具竞争力的地区。

 

中国就是其中一个选项。就在特朗普宣布 500 亿美元的关税举措第 2 天,中国国务院就发布了关于积极有效利用外资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措施的同时,其中的举措包括取消或放宽汽车、飞机和船舶等制造业领域的外资准入限制。

 

中国财政部 5 月末曾宣布,7 月 1 日起整车及零部件进口关税分别降低至 15%、6%。当时中美贸易战平局,中国此举是为了缓和同美国的贸易紧张关系,从而避免贸易战全面爆发。虽然有人认为这某种程度上讲是对特朗普的一种让步,会对美国汽车生产商特斯拉和福特等有利,但是,中国此举同样也惠及欧洲和亚洲的汽车制造商,比如戴姆勒和丰田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