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国内高世代液晶面板产线的不断投入,供给将明显增多,而需求却不升反降,产能过剩可能成为未来几年的常态,有些企业将面临生与死的考验。近日,京东方董事长王东升表示,技术差、创新差的企业将会陆续死去,在这一轮寡头竞争结束后,7.5 代以下的生产线将被市场淘汰。那么那些只有 7.5 代以下生产线的小企业,如何在这一轮“淘汰赛”中求生呢?

 

面板小企仍有生存空间

目前,少有厂商再建低世代液晶面板生产线了,国内新建的大多是 8.5、10.5 代线。这是不是意味着高世代线将淘汰低世代线,低世代线就没有生存空间了?其实不然。

 

现在国内大部分产线是 5 代或者 6 代 TFT LCD 和 TFT OLED 线,少有人再关注 STN-LCD 线。在 TFT LCD 技术的长期冲击下,STN-LCD 市场不断萎缩,但是 STN-LCD 并没有消失,部分 STN-LCD 企业仍然过得很滋润。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深圳一家企业凭借第 2.5 代 STN-LCD 生产线仍然活得很好,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它们在垂死挣扎。

 

同样,6 代 LTPS LCD 线虽然比 5 代 a-Si LCD 线更有技术优势,而且前者如今在全面屏、高分辨率液晶面板市场占有一定的地位,但是这并不意味着 5 代 a-Si LCD 线就没有生存空间了。瀚宇彩晶目前只有一条 5 代 a-Si LCD 线,2017 年营收 237 亿元新台币,相较于京东方年营收 938 亿元人民币,彩晶规模差距悬殊,但彩晶这几年功能型手机面板做得有声有色,2017 年毛利率高达 36.4%,这是众多面板厂望尘莫及的成绩。

 

龙腾光电也只有一条 5 代 a-Si LCD 线,专注于中小尺寸应用,并在笔记电脑面板上进行独特的产品开发,2017 年,龙腾合并营收较 2016 年增长了 10%,利润增长 150%;全球智能手机面板市场占比 7%,位居第七位。

 

由此看来,新老技术、高低世代线并不一定是你死我活的状态,完全有可能共存,关键在于能否找到适当的生存模式。事实上,新老技术、高低世代线都有各自的优劣势,只要面板厂商能够找到合适的应用市场就有可能存活。

 

面板小企该如何生存?

龙腾光电凭借一条 5 代线已经存活 13 年了,而且近几年的良好表现业界也有目共睹。龙腾光电的一些生存经验应该值得其他面板小企借鉴。

 

龙腾光电产品研发中心总经理钟德镇透露,龙腾光电很早就开始进行策略转型,利用差异化技术、产品和市场来避开红海市场。

 

龙腾光电产品早期主要面向手机市场,但是随着国内手机品牌的崛起,需求量高涨,龙腾光电一条产线无法满足国内市场大量的需求,于是转战非洲、马来西亚等市场。笔记本电脑市场也一样,为了避开红海市场,龙腾光电只做高端产品,而且只为日本联想提供高端面板。

 

同时,龙腾光电调整产线,使之能够适应多种规格小批量生产的需求,将市场拓展到车载、工控、医疗显示等领域。在这些领域,龙腾光电采取同样的策略。钟德镇介绍,龙腾光电最早的车载、工控显示客户是日本松下,因为松下拥有众多日本汽车品牌客户。

 

南京平板显示行业协会副会长薛文进认为,龙腾光电之所以能够凭借一条 5 代线坚持到现在,而且还保证一定的利润,跟龙腾光电深耕液晶技术有关,很多技术其他厂商已经不再研究了,龙腾光电却将它做到极致,将液晶面板技术的潜力充分发挥出来。

 

中国光学光电子行业协会液晶分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梁新清指出,显示面板未来应用不仅有手机、电视,还有车载显示、医疗显示等,会走向多元化、细分化。柔性产线的多品种、小批量生产能力非常关键,龙腾光电可以进行少量多样的弹性生产,能适应更多的应用市场。

 

友达光电董事长彭双浪也指出:“旧世代线没有竞争力的说辞是不存在的。”每个世代都有适合的产品,旧世代线做高端、少量多样产品最适当。比如彩晶过去几年光靠一座面板厂,去年获利率就打败所有面板厂,产业与规模绝对不是唯一条件。新世代面板厂开发成本相当高,以 10.5 代厂为例,开光罩要花 1 亿元新台币,8.5 代开光罩约 6000 万元新台币,5 代开光罩约 1000 万元新台币,换线成本高,无法做少量多样的产品,这也是为何过去竞争对手在商用市场进进出出的原因。

 

从龙腾光电等面板小企的生存路径可以看出,利用技术创新快速开发产品,改造产线,避开红海市场,是面板小企存活的关键。只有过硬的技术才能快速开发出低成本、高规格、差异化的产品,才能改造出适合少量多样生产的产线,才有可能避开红海市场。其中要实现少量多样的产品不仅需要技术的支持,还需要强大的供应链管理能力的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