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近一个小时的录音火爆网络,李笑来全程脏话连篇,不断自曝,“只有投机才能成功”,价值投资都是傻 X,成功就是能忽悠傻 X。随后,一直揭露李笑来不是首富,是骗子的陈伟星,又发了一封非常长的信称,李笑来“录音门”揭开了其骗术本质。
 
7 月 4 日凌晨开始, 一段李笑来关于数币投资谈话的录音意外流出,并开始大量转发于各个区块链相关社群。音频中,李笑来表示:“如果你随波逐流地认为价值投资是对的,那你注定是个傻 X 平庸的人物。”
 
这段近一个小时的录音,李笑来全程脏话连篇,不断自曝,“只有投机才能成功”,价值投资都是傻 X,成功就是能忽悠傻 X。
 
李笑来因于 2013 年在央视自曝拥有六位数的比特币,从而成为网络上知名的“比特币首富”,也被很多人奉为“导师”,追随者众。他从 2013 年至今在网络上发起了多笔基于比特币和法币的募资,成立了数字货币交易所,并且支持了数十支代币的 ICO,因为被爆各种“空气币”、“垃圾币”,项目撕逼等问题重重,他也在网络上备受争议。
 
李笑来谈到个人成功投资之道时表示,在这个世界里想达到那个目标,需要做几件事,第一件事情,你必须是个网红。有个人 IP,然后有个社群。他说:
 
“你拥有一定的人流,而且这些人流失高价值人流,所以你的核心竞争就在这里,接下来是什么呢?你怎么去忽悠这件事,你不要把忽悠理解成贬义。就像国外的 Spindoctor(政治化妆师),比如总统出现了舆论危机,Spindoctor 就把这个事情化解掉,把坏事变成好事,通过一系列的策划包装,所有百倍千倍的优秀项目创始人一定是个 Spindoctor。”
 
随后,该音频中李笑来提到自己曾帮某知名公链项目卖六个月“空气币”。“我是第一个给他卖空气币的人,我们给他卖了六个月的空气币,不然他哪里有今天。现在回过头来看,他真是一个牛 X 的忽悠者,长得也帅,四处走场。”
 
谈到区块链的共识价值,李笑来言语充满讽刺,多次强调信奉价值投资的都是傻 X,要说共识价值,傻 X 共识也是共识。“现在在三点钟群里讨论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告诉他们实话那脆弱的小心灵早就废了。不管是投资还是投机,赚到钱的才是成功。核心目的目标只有一个,赚钱。”
 
有意思的是,李笑来这种认为“投机和忽悠傻 X 才能成功”的“成功学”,有人反对称“李笑来首富导师人设坍塌”,有人却直乎“太值得认真学习了”。还有人调侃,自己真是被割了还给导师数钱的“傻叉”。
 
一直在自己的朋友圈和微博都不遗余力地揭露“首富”李笑来实为骗子的陈伟星,又发了一封非常长的信称,李笑来“录音门”恰恰揭开了其骗术本质。
 
以下是陈伟星的微博全文:
好多人来问我是不是私下和李笑来和好了,这绝不可能。除非他公开申明支持透明化行业,不贪污并合理使用公共资金,我才愿意和他坐下来谈。李笑来一直说要起诉我指出他是骗子侵犯了他名誉权,结果自己放个录音出来自证骗子本质,赤裸裸的讲诉他的骗术逻辑:“做网红、圈粉丝再发一堆垃圾币高价销售给他们。”他的骗术核心里面几个关键点,必须揭穿:
 
1. 他不是什么首富,相反他用各种手段集资了很多币和钱,这些钱都是要还的,有大概率他是币圈“首负”。包括 30000 个比特币的 bitfund 基金、inb 的 3 亿人民币、bigone 上的 big、one、pressone 等 20 多个传销币和空气币、多年来十几个法币公司的募资集资、拉支付宝群搞风利基金风利债权(几万几十万这样的向散户募资)等等,这些钱都是不合法律规范的集资,这些钱都是要还的!但他每次给人看的都是同一波钱以造成首富假象,其实很可能根本不够还这些币和钱!
 
2.bigone 交易所客户预存的代币,严重已经怀疑被挪用或者盗窃,官方披露的冷热钱包只有小几千个 eth,200 多个比特币,这些币还不如一个大户钱多,一个交易所只有这么点币不可想象。bigone 平台币用 40%的分红回报承诺拿 big 代币募集了一笔钱,然后单方面停止约定再发 one 代币通过交易挖矿的高价返还分红的形式再募一笔钱,然后几天后又单方面停止交易;pressone 他在 9.4 的时候义正言辞的说退币不给政府惹麻烦,然后不久就去 bigone 上 ieo,割掉散户 90%。这种类似的垃圾韭菜币 20 多个在 bigone 上用来割韭菜,bigone 交易所就是他血淋淋的私人韭菜屠杀场。
 
3. 他的粉丝运营模式,就是在 telegram 上拉个 3-4 万人的大聊天群,不断的把有反对意见的人以“不合适投资人”的说法踢出去,不断的拉被他的光环吸引的新韭菜进群。这些人是他圈钱发币卖币的核心力量,也有不少心知肚明故意跟着骗新韭菜,大家都指望着李笑来拉进新人可以接自己的盘。
 
4. 他以未来“区块链”没有金融中介,所以要直接面向散户,以所谓区块链社群的名义,义正言辞的收割韭菜,毫无保护信息弱势平民的价值观,玷污和消费“区块链”,属于行业认知度的癌细胞、毒瘤,这也是为啥必须得揭露他的原因。
 
5. 他在某城市搞所谓百亿基金,只是利用当地善意而不知情政府领导和风险投资引导基金的政策,伪造出“政府基金”公众印象。现在政府一分钱还没有出,他总共也就募集了几千万,就四处以“政府的百亿基金”的名义,欺骗创业者和散户,投资了多个发币相关和交易所公司,然后与这些公司一起以“政府”站台概念忽悠“粉丝”。因为币圈的特殊性,政府公信力特别受散户欢迎,这种盗用政府名义给自己站台营造形象收割散户的行为也必须被揭穿。
 
6. 区块链行业也有不少想做事想创造价值的人,李笑来的毒瘤价值观企图把所有的人都拉下水,都说成是骗子,以显示自己的骗子行为的合理性,这是非常邪恶的混淆视听的逻辑。我个人和他没有私怨,完全是因为看不下去这种行业引领性的毒瘤行为。
 
最后申明下我的一个核心观点:区块链毫无疑问会改变世界,大幅度节约信任中介成本,解决中等收入陷阱风险,但必须规范化,必须透明化,必须保护信息弱势平民,必须逐步把所有价值流程都区块链可信任编程化,必须以激励实际财富创造为目标。然而现阶段只要这种善于诡辩的大骗子不停止肆无忌惮的欺诈行为,行业只会更加糟糕!
 
陈伟星还直言不讳地说,“首骗被爆录音,‘走向财富自由之路的方法就是,组织个粉丝社群,发个币给他们,换走他们的钱。’”
 
币圈真可谓乱象横生,你就是那个李笑来大师嘴里的“傻叉”吗?
 
以下是根据李笑来“录音”整理的文字摘录,李笑来极其搭档老猫都已官方承认这份录音的真实性:
 
以太坊其实是这样的,就是说它的终极崛起是央行干的。央行突然要求交易所里的比特币不能提现,所以流动性就跑到以太坊身上去了,所以这个流动性进去了是出不来的,所以它涨到了 2000,涨到了 3000。后面涨到了 1 万。这些都不是以太坊什么社区、领导力什么,不是的。跟它本身可能没关系。
 
没什么关系,我再说 Ripple。从一开始就傻 X 项目,都无法想象的傻 X 项目,完了核心团队都走光了,然后若干个联合创始人都这么把币砸光了。突然有一天有个傻 X,这个傻 X 是谁呢?地球上最牛 X 的一个投行叫软银,软银这个傻 X 进来看了一圈,也没看懂,就说我们开始支持 Ripple,啪就涨上天了。所以你刚才说的那些如果是对的,就刚才我举的这些例子,莱特币,以太坊,Ripple,你都解释不了。
 
OK。你走不到那条路上。那是这样的。
 
我没说完,所以就是说如果你随波逐流地认为价值投资是对的,那你注定是个傻 X 平庸的人物。这个公开场合我是不能说的,但是道理很简单,你讲价值投资的结果是什么?大量的好币你根本就投不上。事实上我也是,我就是因为看不上莱特币所以没投,幸亏我在比特币赚的钱比投莱特币赚的钱更多,所以我站着腰板说你就是个傻 X,以 太坊我就没投,那不符合我的逻辑,哪哪都不对,流动性被锁定,那我也遇见不了,幸亏我在 EOS 上赚的钱比投以太坊赚的钱还多,所以我腰板挺直的说你傻 X,我还是对的。那这个 Ripple,我刚注册就丢了 120 万个币。当时你想 2011 年的 12 万美元。
 
很多。很多,现在都涨了多少啊?sorry ,2013 年,那涨到现在涨多少?幸亏我在 3 月份赚的钱那个还多,所以我还是要挺直腰板说,不管软银投不投,就是傻 X!因为软银投资这个,软银就傻 X,我敢说这个话,因为我不酸,或者至少看起来都不酸。但是你怎么解释这个东西?
 
所以如果你想干这样的事情,我今天跟你讲最重要一点,就是随波逐流肯定是错的。然后你在这里讲价值投资一定是错的。别跟我讲那些冠冕堂皇的。
 
所以是这样,就是说跟你指条路就很简单,就是在这个世界里想达到那个目标。需要几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什么呢?你必须是个网红,就说到最后区块链的价值里面有个最大的价值叫共识价值,OK,共识啥意思?它不值钱,但是信的人那么多,到最后就值钱了。
 
像刚才讲的婚姻的那个,大家认为所谓的那个是对的一样。
 
对,所以到最后是这样的,公开场合下我会给他们另外一个解释,到最后的解释很简单,就是傻 X 太多了。共识价值,傻 X 的共识也是共识。
 
对,傻 X 太多了,所以傻 X 多,有共识,也会产生价值,我们作为自认不傻 X 的人也必须接受这个事实,都是这样。所以我再给你举个例子就知道了,你们认识的猫叔在某一个时间点之前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但是在某一个时间点之后,它就开始产生爆发的影响力,怎么产生的?就是 2015 年年底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比特币生存指南群,收费群,几百人,我就交给他管了,然后他就成了那个群的群主。
 
大家在里面,他发表了一些自己的意见,大势把他推起来,因为他说那几个币好,大家就买了那几个币。大势推起来,大家都发财了,不信他信谁?
 
有了 IP。对,所以到最后是这样的,接下来的事情还是一样的。谁有影响力,谁终究是有抵挡。
 
我为什么能走到今天?我跟你讲很简单,真的很简单,我又不炒币,我买了就囤着不动。但是能走到今天,它有几个时间点,第一个时间点是什么呢?第一个时间点是这样,当人们知道我拥有很多比特币那个时间点是 2013 年,可是在此之前我并不是一个 nobody,我实际上是一个网红。
 
对,这属性是一直都在的。我有我的读者,我有很大的读者群。你想在现实世界里,我那点量不算什么,但在这个世界,谁像我一样有 100 万读者?
 
100 万读者,所以那一瞬间就有爆发,OK,然后在熊市里我又干了另外一件事,我就开始写专栏,是熊市,你又赚不了钱,你就攒人气。我开了微信公众账号,重开,重写。次年罗振宇帮我卖书,马上我又跟他合作开专栏。
 
所以等大牛来了的时候,我还站在那儿,我影响力变得比原来还大。OK,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一件事情,这里的核心竞争力是人流,这是核心竞争力,人流。我为什么愿意跟你谈?其实你要是说之前你跟我说那些,我不觉得你有核心竞争力。其实我知道你有核心竞争的,你有一定的人流,而且这些人流是高价值人流,所以你的核心竞争就在这,现在接下来是什么呢?你怎么去忽悠这件事,你不要把忽悠理解成贬义。
 
它是褒义词。对,你怎么去。或者是说这个英文单词叫 Spindoctor,这种人是干嘛的呢?就是总统出现了舆论危机,他冲过来,然后把这个事化解掉,或者是把坏事变成好事,他通过一系列的策划,OK,那么你可以叫包装,你可以叫管理,舆论管理,你爱啥叫啥,但是所有的优秀项目百倍币千倍币,你去看它的创始人一定是一个 Spindoctor。
 
我给你举例子,莱特币的创始人,这是个傻 X,但是这个傻 X 做了件牛 X 事,自己都不知道多牛 X,就改了一个数,但是声称你是金,我是银,这个是深入人心的类比,你知道吗?这是今天我们看到的所有的莱特币价值就源于这一句话,但这个傻 X 不知道这句话有多好。
 
所以他曾经一度放弃,甚至到 coinbase 去上班,然后后来发现卧槽居然还在涨,所以又跳出来说给他加闪电网络什么乱七八糟的。要不然莱特币不可能涨。他就靠这一句话忽悠到今天。但是这句话忽悠得非常非常准,你仔细想,然后我们再看。
 
你再看帅初,这都私下说不能出去说了,我是第一个给他卖空气币的人,我们给他卖了六个月的空气币。不然他哪有今天。当时他们告诉我的是我要做的一个是什么?桥接比特币和以太坊的桥接。那我一听第一靠谱,第二简单能做。所以我感觉卖空气币一样。当然他如果是像现在一样,直接就告诉我要做个生态,我就会说,去,你做完再说。但现在回过头来看,他真的是一个牛 X 的忽悠者。长得也帅,出去四处。
 
他知道他在说什么。他可能逻辑图是很清晰。再看 Neo,基本上只能跑在 windows 服务器上,它上面没有交易的,没有交易记录的,就没有什么东西长在上面,这样能理解吗?一般涨了 300。你这都不能怪王利杰,1 块 5 就卖了,说是你是王利杰,你看那个你也卖,这还能涨吗?
 
你要按照常理来推论。后来就是资金盘拉的,所以达鸿飞现在自己手里没有多少币,都是资金盘拿走了,就资金盘一直在拖拖拖,涨到一百块钱的时候,老外们也懵了,你知道吧?
 
然后你再去看孙宇辰,就不用讲了,他肯定是忽悠,卧槽最高 140 亿。谁看谁懵,懵到什么程度呢?明知道他是忽悠都不好意思骂他忽悠,怕别人骂自己傻 X 了。就好像现在什么三点群里讨论看了我就不知道说啥好,告诉他们实话那小脆弱心灵早就废了你知道吧。
 
你整天讲价值投资,我就这么跟你讲个例子就知道了,我天天骂中医,中医就是傻 X,但是中医上市公司股票,我真买了,为什么道理很简单,我知道傻 X 信,傻 X 众多,然后我知道我不买,别人会买,这钱我为什么不赚?在商言商。到最后没有什么世界比金融的世界更成王败寇的。
 
OK,所以我在往里撒什么,然后再做个交易所,然后那些糖果币现在已经有定价了,所以我下一步就是说它里面有三样东西,一个是交易所,这交易所保证持续的往里放币,然后一个是游戏中心,就是一个游戏的引擎,就是捕鱼达人就是他们的开放的,他们能做一切概率游戏。
 
概率游戏,我把这个游戏厅开起来,这样的话就是看你在里面就有消费和循环了,然后我又把那个 xxx 放进来,他有代投社区,定投社群。
 
对,他有个定投社群。3000 多这个付费用户,然后把他们拉起来就很简单。我问 xx,我说你这些用户一共交给你多少钱?他算了一下是大概 160 万。
 
对,不是很多就是几百块钱,我说那这样,就是我给你 1600 万,价值 1600 万人民币的十倍收益,你发给你的用户,他们就爽翻了。然后你发动这些用干一件事,就把那个新闻版块运营起来,四处摘好新闻,然后什么点赞,什么发对吧?就大家现在都在去做区块链媒体,互联网发生过事情会重新发生的。就是当这种媒体多起来之后,下一个大号它就不是某个媒体了,它是聚合媒体,大家把东西贴到一块。大家来看这就好了。
 
然后再把信息分发出去。我说你就把这个弄起来。所以这上面什么流量有了,媒体有了,游戏厅有了,这个交易所有了,那这个东西它就转的起来。所以就是说你通过这个例子能看出来,就是我们是很研究战术的。

 

 
我们很知道怎么去干,然后去做真正有意义的事情。但是到头来大原则上,你要是真信那套,你就废了。
 
是,只是说这些正规的战术跟打法,我们首先这是基础,但是并不是说结果是由这些百分之百由基础所决定的。大部分比如说,因为我其实真的如果要表达,比如四年过来,2013 年到 2018 年以后五年,我有一些币我知道它从成到败是怎么回事,从原来是包括以太坊,传销的这个人群给他们带来多大的流量。包括你比如说像包括其他网站上面的很多币种都是属于空气币。所以他们注定要死的,但是在死的过程当中,他们垮,他有一个周期的。
 
不明真相的群众,肯定都往里面拥了,大量的都是不懂,而且其实是有正常的判断逻辑的人,很少会进入到比特币这圈子来。
 
我接着说第一个,第一个说完了,就是说你要想办法成为有流量的人,然后善用自己的流量。第二个是你要成为有技术团队的人,他们都管我们叫投资公司。
 
我说在我脑子里,它不是投资公司,我要是跟他们一样做投资,做投行服务,怎么样。线下资产管理。
 
中间环节是一定会被干掉的,区块链事件不就是减少中间环节的嘛。
 
过去融资三个月,现在融资五分钟,过去上交易所就纽交所 18 个月,现在人家同意直接上,不同意那看不到,所以中间环节是一定会被干掉的,所以我要是当中间环节我就傻 X 了。
 
所以其实我们是家技术公司。你想发币我们能马上给你发。你想建立要求网络,我们马上有现成的给你用,你想开交易所,我直接跟你对接,你有社区想转化成区块链项目,区块链积分,我马上给你介绍全币种钱包,然后你想快速的建立社群,你给我足够代价,我肯定马上给你能把流量导过去,我们是干这个事。
 
外面不是很知道,外面周围我们掏点钱,完了那么干能干起来才怪了。所以发区块链币我们应该。
 
所以就是两件事,第一件事是你要有 IP。第二件事情是你要有技术,没有技术,也需要想办法,比如说我可以给你支持技术,社区软件你得有,你不能说全靠微信群干。
 
而且留存不住,靠微信群。他缺少核心指标。比如说 4 月份的时候,我说给你开发使用这种东西了,它就是个社群软件,但是它的用户就是有钱包的,所以想成为你的合格用户,不一定要交钱,但是钱包里至少有 600 个以太坊。
 
600 个以太坊币。这不就一下子把合格投资者筛出来了。筛出来了。你不用交钱了,你钱包里有一万个以上的 ETH,你才可以进群,要不然你进来干嘛。
 
就是浪费。但是你没有这种技术团队和产品,所有这些事都是你的构想,你就做不起来。现在我们社群应该已经是有就在福建当地来讲的话,已经是比较大的。
 
福建、广东、江西,就是影响力还是有的。那只是说还是属于弱影响力,不是说像蔡文胜一样,因为我其实也约了他出使这边聊。
 
其实是这样的,就是说只要国家还没有在政策上放开,他们就是弱势群体。就不用去想他们,他们无论怎么叫唤,无论怎么大佬,声音传播无论多远,都是为我们服务的,他自己干不了,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是这样,有一天国家政策开放了,还是没他们什么事,为啥?那钱包银行做就完了,支付宝做就完了,最大的币肯定是 Q 币。今天说融了几亿美金,算个屁,最大交易所那肯定是深圳和上证,今天的币安算个屁,所以其实现在是这样的,就大家都想反了,国家的政策是我们的保护伞,没有这些国家政策就这么阻挠。
 
想做下一个。自带流量。我当时写博客也是,就是当时独立博客的时代里面,我应该是全国第一,但是被第二超越。被时代周刊报道了,然后就一下子超越了,那我不可能被时代周刊报道。都是一样的,就是说你做什么事情做到那,到最后这个驱动力就来自于那。就是比如说你正经干活,一个骗子交易所,叫币安,就崛起了,把你甩的远远的时候,那这不可能被允许的。我得花时间想办法,你正常做项目,一个叫孙宇晨的家伙,立马的搞出来 140 亿市值,我们怎么忍心这么对待自己。
 
所以不仅要做第一,而且要加快这个加速度。对,所以就会想各种各样的方法。所以币安出来之后,我也说币安是骗人的。所以我们所有人都没投到,但眼睁睁看着它涨。他是这样的,就是首先(赵长鹏)人品不好,其次他跟徐明星曾也有过一段黑历史,你知道吧。他要回国,声称自己是 xx 其实并不是。这个人不是懂技术的。然后他崛起无非是因为国家一刀切的时候,大家关了,他不关,大家退了他不退。因为他是加拿大护照,就那一个月。
 
原来在这,不是什么技术好,技术好个屁,不前两天刚丢币。所以这个就时势造英雄。
 
但我们这种人是这样,我们不是靠局势的,我们是长期在局势里混的,在熊市牛市我们都在这,所以慢慢来。这才是司马懿。然后还有一个就是什么,是有人气有技术,这两个结合起来,干什么最好,你一定要开交易所。
 
技术太差。一定要自己开交易所。(他人插话:对,看笑来老师投了三个方向,第一个就是中小型交易所,第二个就是创业项目就基本上不碰。)那其实我觉得应该第三个方向就社区,我们会比较合适。交易所也是可以做的,就是 3 月初的时候就可以跟你谈。就我们做了交易所 toB 服务,就把交易所变成什么样的,就起个名字,找个域名,点几下鼠标,跟开博客一样就开了。给个加盟费,加了分成。
 
那将来把我们(用户)什么导入到,就相当于做一个站点聚合是吧?
 
就是开交易所这件事情,我们会把它做成一个就是 2013 年的梦想,2013 年我们就想人人都能开交易所,这才是未来的方向。
 
技术是没问题。技术和安全你们都不用管,你们只管运营就行。
 
然后第二个是什么?大型社区这件事情,也是一样的,3 月中旬的时候就有一个社区软件,也是 to B 服务的,就是你可以集成到一起,也可以单独去用。这个创始人是深圳的迅雷的第一代 CTO,叫李金波。然后他现在自己的社群,它其实是目前最像 discuss 和百度贴吧的移动应用。就是社区软件在移动上应该怎么做,这么多年了,谁也没搞明白。就是谁搞不明白怎么做好,第一个大型它已经被做完了,就微信嘛对吧?
 
然后除了微信之外,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办了。但是他们现在居然已经在从 2015 年开始做,攒了 4000 万用户,而且平均年龄非常低,所以它那个社群软件的潜力是非常大的。
 
你到最后实际上发现区块链世界的特点是什么?跟之前的互联网一样,得屌丝者得天下,散户最牛 X,别看你现在天天骂散户这帮傻 X,就是他供养你,你骂人家干嘛。所以到最后实际上就是说怎么把底层的这些人连接起来,这件事情移动端上就没有做的好的,就他是做的最好的。明白。
 
把它抽象出来之后变成一个 to B 的社群服务,to B 的钱包服务,to B 的交易所服务,to B 的社群服务。这个都是按 B 手里拿这个东西,能跟合作伙伴共享的东西。这也跟我认为这个世界最终是散户的天下有关系。
 
想来想去,我们就知道说我能干这样的事,而且长期以来也在做这样的事情。有一定基础。
 
基于这些,我们再去跟项目方合作不合作的对吧?你比如说你。像比如说杜均的节点资本,它核心部只有一个就是媒体做,它跟货币有关连,所以可以推荐上交易所,这就是它的核心技术。
 
那林嘉鹏在流量上他有一定的办法,他都用个项目,然后说明天开始播两万人,我能做到,那他真就能做到,流量上的没办法。然后跟杜均的媒体是异曲同工,他又跑了跑,跑来跑去,跟 OK 的那个人走得比较近,所以上交易所的能力上,这是它的核心竞争力。像比如说 xxx,它有大量的场外交易,他自己也确实懂这个行业,然后透过 BNB,这个名气就起来了,那在剩下什么乱七八糟的那些你都听不到那有啥用,因为他们就是其实相当于代投服务。
 
所以我们其实干的也是一样,社区做的事情,做生态,然后服务也是做个代投服务,所以说总有一天被干掉了。
 
因为你是中间环节。所以找项目这个事,我们现在是我们这边是放弃了,就是我们放弃找项目。上门来找你的。项目太多,第二项目来找我们,然后我们反向筛选。
 
对,我觉得这是一个。然后也不想做这个小项目,乱七八糟项目太那么我根本就投不过来。你长大了之后我再买都来得及,你要真行的话,不着急说我一定要投最早期。交易所钱包社群技术服务做好了,会找出一大堆。然后其实天地真是一个这个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好。我当时想的是比较简单的就是搞个流量。
 
现在回头像前两天易理华是已经他自己出去做了,我觉得他还是太年轻了,比较中性的词是什么?就是就是用力过猛,动作变形。
 
不着急。对,不着急。赚钱多容易,还要怎么样?大家都忘了,其实你过去一个月花 2 万块钱 3 万块钱,现在可以花 10 万块钱了。
 
我觉得 2018 年可能会有一些这种大的这种变故或者是什么?就是说黑天鹅,黑犀牛这种。
 
但维护自己的 IP 也好,包括维护自己的社群。就不太会受那些的影响。
 
就当然不受影响了。它牛市,你也可以维护社群。对吧?熊市你还是可以维护社群。
 
熊晓鸽、田溯宁,也就是我们实际上我们是可以,我们已经跟他达成合作的。我们的社群的人员,比如俱乐部跟他们合在一起,然后我们按照全国这个路线,我们可以演讲,演一圈下去,可以把这整个社群给它做了起来。
 
就比方说想要那个带项目路演,或者说像您这种,就是我纯粹是教育这些区块链的这些人群,屌丝也好,就是比方说您在北京,就在北京讲演,然后全国全部都可以听得到。
 
因为它的课程都是属于算是半保护,你只有交了学费才可能进去。当然有一些课程的话,它可以线上听,那线上听的话,就有像公开课类的这种公开课的形式。那种辐射应该可以达到十几万。
 
而且我也需要忽悠,讲讲怎么拍出来啥的。对,要那个。区块链的博览会的专场。那也就是说我们其实在杭州那一块也认识一个俱乐部的他们可以把硅谷的一些几个专家给请到现场来。包括政府也请到了,4 月份干,就是专场峰会,因为我们参加不少,然后可以招商,可以请一些大咖来。5 月份的话,我们有可能硅谷行,去硅谷,然后之前我本来是要去硅谷的,那边就是我们会组织一些核心的人去硅谷考察一圈回来,硅谷、日本、韩国,所以说我们在半年的计划是大概是这样子。
 
你就搞社群就行了。然后第一是搞社群。第二搞 IP,IP 是需要营造的。(本文由链得得 App 根据录音整理,因为篇幅关系,略有删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