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 20 年,法国队再次捧起大力神杯。

 

此时将目光投向昨天晚上的法国,巴黎香榭丽舍大街,打砸抢分子与法国共和国治安部队发生冲突。前者开始向治安部队扔掷瓶子等物品,遭到后者以催泪弹回击。这也只是法国世界杯夺冠后“欢庆”的一个场景,冲突、抢劫、焚烧蔓延开来。此时的“浪漫之都”只剩一个“浪”字。

 

 

这一“浪”就浪到了工人身上,法国另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词语就是“罢工”。

 

虽说在这个资本主义利益时常凌驾劳工权益的时代,罢工或许是劳工阶层对抗资本家、乃至于国家机器不公正的最后利器。但纵观整个欧洲,法国似乎是最爱罢工的。前不久发生了席卷法国全国的交通部门大罢工,给普通人的出行带来了巨大的不便。可是,普通老百姓还是支持罢工。

 

“浪”漫与罢工并存的法国,科技实力却在全世界排名第四。其生产总值位居世界第五,是欧洲四大经济体之一。也是我国在欧洲第四大贸易伙伴、第三大投资来源国和第二大技术引进国。

 

 

巨头下的传统工业

法国工业主要涉及矿业、冶金、汽车制造、造船、机械制造、纺织、化学、电器、动力、日常消费品、食品加工和建筑业等,其中钢铁、汽车、建筑为法国工业的三大支柱。在传统工业领域,法国有很多跨国级别的大玩家存在。

 

 

对此与非网小编列一些相关著名的企业,供大伙参考。

 

空中客车公司(Airbus)

空中客车公司是业界领先的飞机制造商,总部设在法国图卢兹,由欧洲宇航防务集团拥有。

 

公司的现代化综合生产线由非常成功的系列机型(由 107 座到 525 座)组成:单通道的 A320 系列(A318/A319/A320/A321)、宽体 A300/A310 系列、远程型宽体 A330/A340 系列、全新远程中等运力的 A350 宽体系列,以及超远程的双层 A380 系列。

 

圣戈班(Saint-Gobain)

法国圣戈班集团(Saint-Gobain)在 1665 年由 Colbert 先生创立,并于当年承建了凡尔赛宫的玻璃画廊。圣戈班是实用材料的设计、生产及销售的世界领先集团。

 

生产销售的材料包括汽车和建筑玻璃,玻璃瓶,管道系统,砂浆,石膏,耐火陶瓷以及晶体。集团由五大业务部组成:平板玻璃、玻璃包装、建筑产品、建材分销和高功能材料。2016 年在世界 500 强企业中排名第 196 位。

 

施耐德电气(Schneider)

施耐德电气有限公司(Schneider Electric SA )是 1836 年由施耐德兄弟建立。

 

如今,它的总部位于法国吕埃,是全球能效管理领域的领导者,为 100 多个国家的能源及基础设施、工业、数据中心及网络、楼宇和住宅市场提供整体解决方案,在住宅应用领域也拥有强大的市场能力。

 

标致(PEUGEOT)

“标致”(PEUGEOT)曾译名为“别儒”,公司采用“狮子”作为汽车的商标。“标致”的商标图案是蒙贝利亚尔创建人别儒家族的徽章。法国标致汽车公司历史悠久,堪称百年老号,其生产汽车的历史仅次于汽车鼻祖戴姆勒 - 奔驰。

 

在汽车时代来临之前,标致自行车、摩托车和运输卡车的生产规模也相当宠大。1976 年 4 月,标致取得米其林掌握的雪铁龙 90%的股份,作为交换,米其林获得 10%的标致股份,成立"PSA 标致雪铁龙"控股公司。

 

达索工业集团(Groupe Dassault)

是法国的一家控股公司,由达索家族所有,总部位于巴黎,涉足航空制造、国防、工业系统等产业,控股的公司包括达索航空、达索系统、费加罗报等。达索飞机制造公司是法国第二大飞机制造公司,世界主要军用飞机制造商之一。

 

集团重要的子公司之一——达索系统公司致力于 3D 体验、为企业和人们的可持续创新提供一个虚拟世界,是世界领先的 3D 设计软件、3D 数字化实体模型和产品生命周期管理(PLM)解决方案供应商。

 

阿尔斯通(ALSTOM)

1928 年,阿尔斯通有限公司(ALSTHOM LTD.)在法国成立。公司致力于各种工业、电气设备的生产以及电力的供应输配。

 

阿尔斯通公司(原名通用电气阿尔斯通)是为全球基础设施和工业市场提供部件、系统和服务的主要供应商之一。公司通过能源、输配电、运输、工业设备、船舶设备和工程承包 6 大业务进行运作。

 

ESI

ESI 集团引领着材料物理学虚拟样机及软件的创新,其拥有一整套成熟解决方案能够通过虚拟样机在不同环境下模拟制造、装配和测试从而帮助制造商们摆脱物理样机的依赖。

 

如今通过虚拟现实、系统建模以及数据分析等技术,虚拟样机已经进入到了沉浸式和交互时代。虚拟样机技术强调的是产品智能化和自动化,并为制造商的数字化转型提供支持。

 

阿海珐(AREVA)

AREVA(阿海珐)集团是一家法国核工业公司,在核能源建设领域全球首屈一指。其主要业务是包括核燃料采矿、核燃料提炼和销售、核反应堆制造、废料回收(拥有回收核废料再加工销售的核心技术),此外该公司还生产用于飞机、电脑和手机等产品的电器连接器。

 

雷诺(Renault)

雷诺(Renault S.A.),1898 年由路易斯·雷诺三兄弟在布洛涅 - 比扬古创建,它是世界上最悠久的汽车公司和世界十大汽车公司之一。生产的车辆种类有小型车、中型车、休旅车、大型车(包含卡车和工程用车及巴士)等。

 

2017 年 2 月 23 日,法国总理贝尔纳·卡泽纳夫来到中法武汉生态示范城雷诺自动驾驶示范区参观。卡泽纳夫表示,法中政府将一如既往地坚定支持中法武汉生态示范城的建设,希望这个项目能成为未来世界城市可持续发展的典范。

 

力克(Lectra)

力克(Lectra)是位于法国波尔多的一家高科技公司,是业界领先的解决方案及配套服务供应商,为纺织品、皮革和其他软性材料的主要工业用户提供从产品设计、制造到零售全面的高新技术解决方案和配套服务。

 

力克是 CAD/CAM 整合技术解决方案的全球领导者,提供的产品不仅可实现从产品设计、开发及制造的自动化操作,还可简化并加快整个过程。

 

科技集群分布

从地理位置来看,法国有几个比较大的科技区域。

 

第一,就是法兰西岛,即所谓的大巴黎地区。在周边,比如 78 省凡尔赛有雷诺,GE,Thales,EADS,Alcatel。94 省有微软,Google,Cisco 之类的。92 省的 Sagem。93 省有 Valeo,圣戈班等等。

 

第二,就是格勒,Grenoble,有意法半导体,西门子等等。同时法国原子能署(CEA)有个很大的分部 LETI 在那儿。

 

第三,是嘎纳附近,有 Thales Alenia Space,以及其一大堆供应商。

 

第四,是图卢兹,Airbus 在那儿。

 

其中,法国 Grenoble 被称为法国硅谷,原因是在 Grenoble 地区聚集了大量的微电子、互联网、IT 企业,大的微电子企业像 STmicroelectronics,NXP 等都在 Grenolble 设立研发中心。很多小的微电子企业也选择在 Grenoble 安身。就像 Toulouse 是法国的航空城,Grenoble 说是法国的硅谷一点也不夸张。Grenoble 不但在法国,在整个欧洲都算是一个大的微电子产业中心。大量研究中心 LETI,INRIA 也都聚集于 Grenoble。

 

法国很“懒”?

与非网小编在网上搜集关于法国科技资料的时候,总逃不开一个字——懒,而且这种懒使得法国科技创新有点乏力。

 

这几年法国政府的 La French Tech(法国国家推进创新机构),在全世界,非常用力地营销法国创新。事实上,对比中国,法国虽然几乎完全错过互联网创新的浪潮,也没有什么互联网思维,不过,法国在基础研究上,却从未松懈,法国的创新,一直是围着深度打转的,从没改变过。

 

也有人说,高税收、高福利成为了法国经济活力的束缚,比如每周 35 小时的工作制。

 

知乎上有个题为“为什么法国人那么懒,整天休息,法国 GDP 还那么高,科技还那么发达?”下,答主们为法国人到底“懒不懒”争执不休。有人将法国新产业缺失的原因归于顽固的劳工制度、守旧落后的融资文化、保守的文化和法国的资本流向问题这几点上。

 

其实,作为科技大国的法国在人工智能战略布局也表现出积极的一面。今年 3 月份,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位于巴黎的法兰西学院公布法国人工智能发展战略,战略的重要内容之一便是,法国政府将在 2022 年马克龙的首任总统任期结束前豪掷 15 亿欧元(约合 116 亿人民币),为法国人工智能技术研发创造更好的综合环境。其中,约 4 亿欧元专门用于相关颠覆性创新项目的招投标。

 

 

这份发展战略,不仅要吸引人才,还要吸引更多的 AI 公司落户法国。

 

2017 年 8 月份,总部位于柏林的投资基金公司 Asgard 发布了《欧洲人工智能公司生态报告》。在这份报告中,这家基金公司调研了全欧洲的 AI 初创公司,英国成为欧洲人工智能的核心中枢,法国以 39 家初创公司排在了第三位;第二位是德国,拥有 51 家。显然,总统对这样的排名并不满意。

 

今年我们感受到了法国在足球上的实力,在未来新兴科技领域,法国能否也如此?

 

与非网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