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CC 的热度已然飙升到半导体产业十大热门榜,以前十年不涨的被动元器件终于等到了开挂的时刻,从去年开始一路“高烧”,终端厂商从惊讶走向恐慌。在现货市场,常用的 0201 封装 104 规格电容,从原来每千颗 4 元左右,涨到 60 元左右;常用的 0420 封装 105 规格电容,从原来的每千颗 6 元左右,涨到现在的 150 元左右,且都供不应求,这让国巨、华新科、禾伸堂、日电贸、蜜望实、奇力新、大毅等主要供应商欢呼雀跃。

 

原厂和代理商的大赚,随之而来的是下游终端厂商的苦不堪言,按照当前的价格,一个用到 300 多颗电容电阻的 4G LTE 模块已处于亏本状态,一款用到 600 多颗电容电阻的路由器利润已近乎抹平,部分终端硬件厂商已经处于亏本倒闭的边缘。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 MLCC 的涨价?

 

市场把罪魁祸首指向代理商炒货,中国市场确实比较奇葩,中国商人也喜欢豪赌,喜欢炒作,东西到底值不值那个价钱不重要,囤起来卖出去赚到钱才重要。要想炒上去就先囤下来,市场上断货了自己就可以定价了。前几年的炒大蒜事件、漳州的炒房事件,都是活生生的例子。

 

国巨和代理商在联合炒货?
关于 MLCC,终端厂商对国巨可谓又爱又恨。从 MLCC 的技术和产能分布来看,中国大陆厂商主要生产大尺寸、低电容值的产品,技术含量相对较低;日系厂商主要生产小尺寸、高电容值的产品,技术含量很高;以国巨为代表的台系厂商则位于二者之间。在 2016 年底日系原厂开始放弃部分中端 MLCC 市场转向高端后,大陆原厂风华高科和宇阳都还无法满足其产品要求,日系原厂又在减产,大陆很多终端厂商只有选择国巨等台系厂商的产品。



日系的减产和大陆厂商的技术不足,给国巨涨价做好了铺垫。2017 年 4 月 20 日,国巨开始发布第一份 MLCC 涨价通知,随后按季度分别在 2017 年 6 月 19 日、9 月 7 日以及 12 月 1 日发布 MLCC 涨价通知,涨幅之大让友商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业内人士透露,2017 年除了这几次公开涨价外,国巨还数次借其子公司和某代理商向客户发布涨价通知;到了 2018 年后,国巨及其子公司开始以中国大陆环保政策的由头,频频涨价,业绩大振。

 

为了完成环保评估日系厂商在减产
日系厂商为何减产了?一般人看来,中国如此大的市场,有钱不赚是傻瓜。在一次采访中,笔者就这一问题请教了尼吉康电子贸易上海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毛继东,他告诉与非网记者,“电容在持续涨价,多层式陶瓷电容甚至涨了几十倍,交货期还很差。铝电解电容也在涨价,原因是环保评价,铝箔的腐蚀会用到很多电、水,这对环境有损害。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在去产能的时候,把低附加值、高污染的行业进行关停或者监控,现在全世界都以这种态度处理环保问题。这样就导致铝箔或者氧化铝箔生产的产业链有很多公司做不下去了,但是行业需求并没有减少,反而在增加,以前一台燃油车用 30 个电容,现在可能用 300 个,还没有包括陶瓷电容,在需求不断增加的前提下,原材料供给的铝箔没有增加,反而在减少。这就导致了铝箔供应商提出,如果不接受涨价,就不供或者少供原材料,我们的产品就无法如期交货。”

 

毛继东还解释,“在高压大型的铝电解电容器产品中,里面用了大量的铝箔,其中铝箔占的成本百分之七八十,我们在今年 1 月份确实针对这种产品在中国市场和欧美市场做了涨价。现在铝箔的供给现在有所好转,铝电解电容器只要加了环保的必要成本,包括污水处理、废气、排放处理,都可以继续做产品,现在涨价了,完全可以把这些控制好。”

 

都是挖矿惹的祸!
除了炒货和环保减产,笔者还听到了一个更加吃惊的消息:MLCC 涨价都是挖矿惹得祸!2017 年,以比特币价格一路飙升,从 1000 美元一度涨至 1.9 万美元,购买一台挖矿机,大约 8 个月就能收回成本,于是引发了一大波挖矿潮,投资者的大量现金流引入挖矿行业,用来“挖矿”的矿机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市场对矿机数量的需求也在增加。比特大陆 2017 年的营收达到 25 亿美金,一跃追上了英伟达。

 

一台矿机到底用到多少颗 MLCC?以智能手机为例,普通 4G 手机的单机 MLCC 用量约 300-400 颗;iPhone 7 的 MLCC 用量为 890 颗,iPhone X 的 MLCC 用量达到 1000-1100 颗,且以超小型为主。而矿机的 MLCC 用量却是普通 4G 手机的 10 倍,以蚂蚁矿机 S9 为例,MLCC 单机用量约 3300 颗。这是市场上从来没有过的产品,矿机在很大程度上也加剧了 MLCC 的缺货涨价。

 

更甚的情况是,由于矿机一天 24 小时在满负荷运转,因此生命周期只有 6 个月左右,报废以后马上需要置换新的矿机。矿机生产商为了满足出货需求,在拿不到大厂货源的情况下,只能和中小厂签订全年供货的合同,并且在原来的基础上主动涨价,因此市场上 MLCC 货源更加紧张,涨价成为常态。

 

从今年的政策形式来看,挖矿产业在遇冷,矿机出货必然受到影响,那些被全场包下的 MLCC 厂商是否会被矿机厂商放鸽子?业内人士分析,MLCC 的产品形式属于通用型,如果矿机用量下滑,可以分出产能到其它领域,最差就是降价销售,正好满足当前的终端市场诉求,工厂基本不会倒闭而终。

 

与非网原创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