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储芯片市场遇冷,半导体产业增速下滑,景气度降低成了众多厂商的担忧,业内不断发出“寒冬已至,抱团取暖”的呼声。不过,对于国内材料、设备厂商而言,目前或是未来几年还处于高度景气阶段。

 

据 SEMI 数据显示,预计 2017 年至 2020 年间,中国大陆投产的晶圆厂有 26 座。据笔者了解,国内在建显示面板产线高达 20 多条。

 

随着大量晶圆厂、显示面板厂在国内建成,势必会带动材料和设备的需求,国内领先的半导体用溅射靶材厂商——江丰电子正迎来新机遇。

 

未来可期,内患却不少

作为国内半导体用溅射靶材的龙头企业之一,江丰电子在 16 纳米技术节点实现批量供货,同时还满足了国内厂商 28 纳米技术节点的量产需求,客户覆盖了台积电、联华电子、格罗方德、中芯国际、海力士、京东方、意法半导体等半导体知名企业,江丰电子未来可期。

 

江丰电子 2018 年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 4.69 亿元,同比增长 20.5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4519 万元,同比增长 17.01%;不过,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就有 1035 万元,几乎占其净利的四分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江丰电子 2018 年三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 1730 万元,同比减少 169%,处于扩张期的江丰电子未来资金压力仍然较大。

 

除了资金压力,为开拓市场,江丰电子还积极备货。2018 三季报显示,其存货价值高达 2.13 亿元,同比增长 45%;同时由于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增加,其资产减值损失高达 407 万元。

 

此外,江丰电子在合肥项目为“大型液晶面板产业用溅射靶材及机台部件生产项目”,为就近服务京东方等当地液晶面板客户而设立,项目建成后将批量生产大型液晶面板(LCD)G6、G8.5、G10.5 代的靶材成品生产线和相关零部件维护及制造生产线。

 

 

据余姚市人民政府经济开发区网站显示,该项目于 2016 年 6 月 28 日正式开工,按照计划,该项目一期将于 2017 年 6 月底正式投产。

 

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2018 年 4 月,江丰电子透露,合肥项目正处于试生产阶段;2018 年中报,江丰电子表示,截至 2018 年 8 月,合肥江丰已完成了厂房建设和装修工程,通过了竣工备案验收,并达到可使用状态,整体设备的安装调试顺利实施,已通过各项验收和相关认证,随着生产线的试运行成功,也完成了主要客户的审计,合肥江丰已达到投产条件。

 

如今京东方合肥 10.5 代厂早已经处于爬坡阶段,而江丰电子却连投产消息也未发布,对投资者的询问也置之不理,只表示目前,合肥江丰项目进展情况顺利。

 

明明推迟已久,可见项目存在问题,江丰电子却不正面回答,进展顺利的表述更不知从何而来?

 

股东“专注”套现,股价一蹶不振

在业绩与行业前景都利好的状态下,江丰电子股价却一蹶不振。笔者查阅其公告发现,这与其大股东不断股权质押以及其他股东减持脱不了干系。

 

江丰电子于 2017 年 6 月 15 日上市,发行价格为 4.64 元 / 股,上市后连续 17 个一字涨停。2017 年 11 月 14 日,江丰电子股价创历史最高点达 88.18 元,5 个月累计涨幅达到 1391%,成为 2017 年度 A 股涨幅前 3 的股票。

 

不过江丰电子虽然借着芯片国产化的投资热潮,股价不断攀升,但就在上市第二天,其股东就开始进行股权质押套现,并且根本停不下来。

 

截至目前,江丰电子股东共进行了 47 次股权质押,质押比例达 41.48%。其中,江丰电子控股股东姚力军先生持有公司股份 61,832,716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28.27%。姚力军先生所持有公司股份累计被质押 53,680,000 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 86.81%,占公司总股本的 24.54%。除控股股东外,其二股东上海智鼎股权质押比例达 57%,三股东宁波拜耳克股权质押比例达 87%。

 

值得注意的是,姚力军近日进行了补充质押,补充质押股数达 113 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达 0.52%,补充质押的比例较大。这也就意味着姚力军先生质押的股权中,已经有一定数量超过了担保警戒线,但其并没有赎回质押的股权,或是资金链断了。

 

若是江丰电子股价继续“跌跌不休”,后果将不堪设想……

 

刚解禁便开启减持之路

除股权质押外,江丰电子股东减持套现成常态。近日,江丰电子发布一则减持公告,公司董事张辉阳、二股东智鼎博能(实控人为张辉阳)以及八股东智兴博辉(实控人为张辉阳)由于自身资金需求,拟减持股份合计不超过 7497030 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 3.43%。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江丰电子上述三位股东首次减持。2018 年 6 月 19 日,江丰电子 16 位首发原股东的 7009.96 万股首发限售股解禁,占总股本比例的 32.04%。不过,由于当时解禁的限售股有一部分正处在股票质押状态,还有一部分是受限股东减持承诺等原因不能够上市交易,所以此次实际可上市流通的股份数量为 2061.29 万股,占总股本的 9.42%。以江丰电子 2018 年 6 月 20 日的收盘价 60.47 元来看,合计解禁市值超 12 亿元。

 

原始股东持仓成本极低(4.64 元 / 股),锁定期收益高达 1156%,因此,减持欲望会比较强烈。果然,就在解禁后的第二日,江丰电子连发三则减持公告,江丰电子上述三位股东以及其监事王晓勇、四股东金天丞合计减持 4.44%股份。

 

大量的股份抛售对江丰电子的股价形成一定的冲击,截至 1 月 23 日收盘价,江丰电子股价跌至 36.55 元,市盈率仍有 113 倍。如今,上述股东减持股份计划期限已经届满,不过减持套现之路并未因此停止,而是紧接着又开始了新的一轮减持。随着减持套现不断,江丰电子百倍市盈率是否能撑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