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舰芯片”是上交所公布的首批科创名单中的又一个集成电路企业。招股说明书一发布,即招来各种评论甚至诟病。

 

有专业半导体机构认为:“和舰芯片缺乏公司自主权、和境外母公司存在同业竞争、技术来源面临较高风险”;

 

有丰富经验专业自媒体人认为:“如果和舰芯片一旦在 A 股上市成功,无外乎就是利用大陆的股市来养活、养壮联电,回头利用价格策略来和国内集成电路制造厂商中芯国际、华虹半导体抢单”;

 

还有针对投资者的自媒体认为:“科创板亏损第一股年亏 26 亿背后:核心技术依赖母公司 与台积电相差 3 代”。

 

以上三种观点都还算是专业分析,更有冷嘲热讽、毫无逻辑的评论文章在朋友圈上被吃瓜群众疯转着,和舰芯片一时黯淡无光。

 

群体往往呈现出“盲目”、“冲动”、“狂热”、“轻信”的特点,而某些媒体又可以利用群体的这些特点建立和巩固自身的指向性。

 

对于“和舰芯片”上市这事,我想应该立足一个更高的产业角度和历史角度来看待。简单地以利润表亏损 26 亿就全盘否认一家企业,这是非常幼稚的行为!

 

2017 年和 2018 年公司净利润为负,主要因为 12 寸产线(28nm、45nm)在产能爬坡过程中,折旧金额较大(折旧年限)导致营业收入无法覆盖营业成本,由此导致毛利率为负。

 

 

一、 和舰母公司创始人曹兴诚不逊色于张忠谋

和舰芯片之所以取名为和舰,这得从母公司台湾联华电子创始人曹兴诚说起。曹兴诚非常崇拜郑和七下西洋的壮举,认为这是一次中华民族改变全球版图格局的重大机遇点,的和舰科技的名称由此而来,在设计上,他也专门提出要求,将厂区的建筑打造成了一艘即将要启航的战船。

 

台积电,当今全球集成电路技术领导厂商,在最先进的 3nm 制程上一骑绝尘。张忠谋,台积电之父,台湾媒体更直接将张忠谋称为台湾经济的“救世主”。2017 年台积电净利润 754 亿人民币,超过同期华为净利润 475 亿、阿里巴巴净利润 578 亿元、腾讯净利润 715 亿元;百度净利润 183 亿元。

 

然而却有一个人对张忠谋得到的这些赞誉嗤之以鼻,这个人就是曹兴诚。

 

在曹兴诚看来,芯片代工是自己的创意,张忠谋只是个“剽窃者”。他曾对外公开表示这一说法,但张忠谋从未就此作出回应。

 

张忠谋生于大陆,父亲是政府官员,从小过着优越的生活。他求学于美国哈佛、麻省、斯坦福,建功于德州仪器,以全球半导体产业大赢家的身份被邀请到台湾。

 

与张忠谋相比,曹兴诚的履历则单薄地多。

 

曹兴诚则出生于台中,家中排行老六,父亲是一名小学老师。因为家境清贫,中学毕业后,曹兴诚以高分考取台湾大学电机系,随后进入台北交通大学管理科学研究所攻读硕士,到接触半导体产业时,他已是台湾工业研究院电子所副所长。

 

曹兴诚头脑灵活,擅于创新创意,工研院时期,就被称为“点子王”。当时正值台湾半导体产业刚刚拉开序章,他因此得以全程参与。

 

1976 年,台湾从美国 RCA(Radio Corporation of America,美国无线电公司)处转移获得了芯片制造技术。RCA 曾研发出全球第一只全电子彩色电视显像管,以及第一块太阳能电池。但技术变迁中,其发展一落千丈,站在了被并购的边缘。

 

当时,美国对半导体的技术封锁不像现在这般严格,台湾因此拿到了 RCA 的技术,并让工研院电子所为核心的一批人负责应用该技术,曹兴诚便是其中一员。

 

立足该技术,在时任“经济部”部长孙运璇的大力支持下,电子所规划成立了一家集成电路公司。因为原始股东企业的名称中都带有一个“华”字,公司被命名联华电子,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台联电。

 

一群技术男办公司,谁来做管理?电子所所长胡定华在一众博士中相中了硕士生曹兴诚,理由是:“做研究和经营事业不一样,他的话不多,但意见很多,有大格局。”

 

1983 年,曹兴诚成了联华电子的副总经理,年仅 33 岁。

 

但这并不是一份美差。

 

因为半导体行业超高的门槛,外界普遍看衰联电,好友劝曹兴诚待在“体制内”,出去自负盈亏绝对吃大亏。曹兴诚也曾犹豫,但最终决定闯一把。

 

联电的起点和当时的其他半导体公司一样,也是 IC 设计和生产制造一脚踢,不仅非常辛苦,而且在巨头的阴影中看不到出头的希望。

 

据曹兴诚后来单方陈述:他上任沒多久,便意识到这样的模式难有出头之日,于是日思夜想,如何破局,最终想出了一个半导体代工的方案,也就是让联电放弃并不擅长的设计,专注到代工制造之上。

 

当时,张忠谋还没回到台湾,但已和台湾“经济部”走得很近,并被聘为科技顾问。曹兴诚所讲的张忠谋“剽窃”了他的创意,也因此发生。

 

照其说法,有了这个想法后,他便写了一份晶圆代工模式的企划书,并托人带给了张忠谋。在企划书中,曹兴诚详细阐述了半导体代工的好处,还提出了与张忠谋合作的希望,但并没得到张的回应。

 

直到张忠谋受邀回台,担任台湾工业研究院院长,并创立了台积电,以半导体代工模式拉开架势,曹兴诚才觉得自己“天真”了。

 

而且,张忠谋还因新的身份兼任了联电的董事长,成了曹兴诚的顶头上司。

 

曹兴诚说,他万万没想到,这位声名赫赫的半导体巨人,回台的第一件事就是照搬了自己的创意。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曹兴诚唯有按下愤慨。

 

时隔多年后,在联电有能力与台积电掰手腕时,曹兴诚才对外提及这段往事,张忠谋则从未回应。外界为此争论不休,是非曲直唯有天知地知。

 

但张忠谋给他留了“报仇”的机会。

 

创立台积电,又兼管台联电,张忠谋一心难够二用。1988 年,台积电拿下英特尔的大额订单,代工之路走上正轨,而台联电则依旧挣扎在老路上陪跑。

 

1991 年,已是联电总经理的曹兴诚,以张忠谋没有给台联电与台积电同等待遇为由,联合其他董事共同罢免了张忠谋台联电董事长的职位,自己取而代之。

 

彼时张忠谋的地位还不像今天般牢不可破,这件事也在台湾引发轩然大波,后来被称为半导体“双雄”的格局就此展开。

 

曹兴诚接棒董事长的前几年,台联电采取半导体代工、IC 设计业务、SRAM(静态随机存取记忆体)并行的策略,三大业务各占三成多的比例。

 

在 IC 设计上,联电四处开花,从 VCD 芯片到汽车芯片什么都做,也都做得不错,但是曹兴诚并不满足,他在等一个夺回“属于自己东西”的机会。

 

1995 年,机会终于来了。

 

是年,在张忠谋的强力推动下,晶圆代工全面被业界接受,台积电的订单源源不断,但产能却满足不了需求,甚至出台了让客户交订金预购产能的策略。

 

这引发了某些客户的不满。

 

曹兴诚决定抓住这个机会。他宣布台联电将彻底转型成为晶圆代工厂,原先的 IC 设计部门全部分割出去成为单独的公司,联电只控股、不经营。

 

曹兴诚在管理上留下了很多脍炙人口的妙笔。早年初任联电总经理时候,他便首创分红配股制度,提出让每个员工都是老板,这一策略引得台湾科技企业纷纷跟进,由此吸引了一大批海外优秀人才。台湾 IC 业发展迅速,此为头功。

 

除了让利,曹兴诚还非常了解精英们的心理。他一直在联电内部宣传:“出去开疆辟土,是我们最高的荣誉。”鼓励各部门负责人自己建立新公司,担任总经理,与联电互成犄角。

 

这一模式令联电各部门有了极强的独立性,也为联电彻底转型代工设立了先决条件。

 

转型后,曹兴诚鼓励开疆拓土的策略收获了井喷式的回报。联发科、联咏、联阳、智原科技等一批声名卓著的企业,均由联电的部门转变而来,这些部门的负责人转身成了企业的老板,组成了蔚然壮大的“联家帮”

 

 

但这艘野心勃勃的战船,给曹兴诚带来了大麻烦,并最终导致台联电一蹶不振。尤其是在两岸关系紧张之际!

 

强行“登陆”(建立苏州和舰),更让台联电遭到陈水扁当局的严厉打击,并引发“检调”大动作、超频率搜索台联电,就连高层人员的私人住宅都遭到多次突击检查。

 

更让当局震怒的是,曹兴诚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愿,他多次在公开场合讽刺陈水扁当局,并且屡次在报纸打广告抨击当局的作为。他半讥半讽地说:“如果早上搭飞机去上海,傍晚再坐飞机回台湾,这样就不算出走大陆了吧。”

 

曹兴诚,不单台湾 IC 业鼻祖,也曾顶住巨大压力为大陆半导体产业发展贡献了洪荒之力。退休后的曹兴诚最引人关注的是对于两岸的发声。2007 年 11 月,他呼吁台湾地区领导人参选者携手制定“两岸和平共处法”,解决两岸关系的僵局和困境,并在此后的时间里多次为两岸和平奔走发声,他的言论也得到了企业界的一致认可。

 

二、 拥有 28/14nm 制程的和舰和联电,都是稀缺性技术资源

全球纯晶圆代工市场竞争格局

 

如下图所示,联电位居全球前三,且加速追赶格芯中。

 

 

为什么 28nm 制程是传统制程和先进制程关键分界点? 

随着摩尔定律发展,晶圆制造制程从 0.5µm、0.35µm、0.25µm、0.18µm、0.15µm、0.13µm、90nm、65nm、45nm、32nm、28nm、22nm、14nm,一直发展到现在的 10nm、7nm、5nm。

 

目前,28nm 是传统制程和先进制程的分界点。

 

当尺寸从 28 nm 缩小到 22/20 nm 时,必须采用辅助的两次图形曝光技术,制程成本将提高 1.5 至 2 倍左右。16/14nm 制程成本将更高,这意味着发展先进制程不再具有成本优势。

 

虽然国际上先进制程的制造市场已进入 7 nm,但从市场需求量上来看,目前仍以 28 nm 制程市场需求量最大。

 

根据 IBS 研究成果,28nm 为目前单位逻辑闸成本最小的技术节点,长周期制程属性明显,预计大多数产品将逐步向更先进制程迁移,达致 28nm 后因其更高性价比及广泛的应用领域将停留较长时间,预计到 2025 年仍然会是市场最大宗之一。

 

 

量产先进制程有哪几家?

世界集成电路制造厂商,28nm 工艺节点已经成熟,14/16nm 制程已进入批量生产,Intel、三星和台积电均宣布已经实现了 10nm 芯片量产,并且准备继续投资建设 7nm 生产线,且台积电 7nm 生产线 2018 年上半年已经宣布量产。

 

先进制程(28nm 以下包含 28nm)量产对整个半导体产值至关重要,尤其是率先开发出先进制程的厂商最能享有短期独占市场的优势,2018 年 10nm 量产,使得先进制程占比持续提升,2018 年先进制程营收占全球总营收 46%。

 

 

国内集成电路制造依然是产业链上最大短板!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我国集成电路制造企业的工艺水平已提升至 16nm,与先进水平的差距逐渐缩小。目前 12 英寸生产线的 65/55nm、45/40nm、32/28nm 工艺产品已经量产;16/14nm 关键工艺技术已展开研发并取得一定的技术突破和成果;8 英寸生产线的技术水平覆盖 0.5μm~0.11μm。 

 

在先进制程上,仅中芯国际与和舰芯片子公司厦门联芯完全掌握 28nm 工艺制程,华力微 28nm 低功耗逻辑工艺已建成投片,台积电(南京)16nm 制程工艺 2018 年开始量产,中芯国际 14nm 宣布量产进入客户验证阶段。

 

注意到!和舰芯片母公司台湾联华电子是为数不多具备 14nm 量产能力的厂商!

 

三、和舰和联电母子公司高度利益绑定,不能割裂地看

有有专业半导体机构认为:“和舰芯片缺乏公司自主权、和境外母公司存在同业竞争、技术来源面临较高风险”;

 

这话有一定的道理,但是联电母公司可是高度持股 98.14%的和舰芯片。

 

简言之,和舰芯片和联电是高度捆绑。

 

 

至于关联交易在招股说明书都有详细披露;核心技术则源于台湾法律的障碍。

 

 

有关同业竞争:

和舰芯片与母公司联电通过区域划分解决同业竞争,联电市场区域为台湾、北美洲、日本、新加坡、韩国、欧洲;和舰芯片市场区域为中国大陆地区以及联电业市场区域外的全球其他国家或地区,双方进入对方市场区域均需要支付代理费或服务费。

 

服务费收取方式为,除去两地营业税或增值税外,服务成本之上加收 7.5%附加。

 

事实上,和舰芯片与母公司联电之间完全的市场隔离是不可能的,两者之间发生服务费成为常态。

 

但 2016-2018 年间,反而是和舰芯片在母公司联电市场区域内销售持续扩大,同时母公司联电在和舰芯片的市场区域内销售持续缩小。

 

 

有关关联交易:

“和舰芯片”向母公司联电及控制下的子公司关联交易采购额 2018 年占比 3.2%、2017 年占比 3%、2016 年占比 7.5%;

 

而“和舰芯片”向母公司联电及控制下的子公司关联销售额 2018 年占比 19.33%、23.53%、36.16%。

 

简言之,“和舰芯片”不需要从母公司联电采购太多产品或服务,但销售业务更依赖于母公司。

 

有关技术依赖:

和舰和联电本是一体,联电历尽千辛开发的多个制程高端技术,自然可以被子公司利用产生价值。

 

如果子公司另起炉灶,那才是对资源的浪费,对股东的不负责任。

 

联电与和舰的技术授权主要有:

 

 

和舰芯片作为子公司目前的核心技术包括有:

(1)8 英寸嵌入式非易失性工艺平台

(2)8 英寸电源管理工艺平台(PMIC)

(3)8 英寸嵌入式高压工艺平台

(4)8 英寸逻辑与模拟信号工艺平台

(5)8 英寸功率半导体工艺平台

(6)12 英寸逻辑 / 模拟信号工艺平台

(7)12 英寸嵌入式非易失性存储工艺平台

(8)12 英寸嵌入式高压工艺平台

 

四、在福建下一盘大棋的联电

近几年来,集成电路产业成为国家战略,中国各地方政府也积极响应号召,其中福建、安徽、湖北、上海、重庆等地尤为积极。

 

福建与台湾,台湾海峡两岸,文化与语言相近。台湾文化大都是从闽南传播过去的,与闽南文化共称为“闽台文化”。

 

相较于其他内陆省份,福建在吸引台湾技术和人才方面拥有得天独厚的的优势。

 

这种优势在发展半导体产业显得尤为显著。厦门三安光电短短几年建在 LED(发光二极管、固态半导体照明)领域建立了全球龙头地位,这边是最好的佐证。

 

联电,当年陈水扁时代都敢于冲破阻拦投资大陆的先进者与勇敢者,面对今日两岸投资交流友好环境,自然更是热络。

 

联电在福建有两大投资项目:厦门联芯和福建晋华。

 

厦门联芯 :台联电与厦门市政府及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合资成立,提供 12 吋晶圆专工服务。2014 年底开始筹建,2015 年 3 月 26 日奠基动工,2016 年第 4 季起进入量产,已可提供 40nm 及 28nm 的晶圆专工服务,规划月产能为 5 万片 12 吋晶圆,预计总投资金额达 62 亿美元。

 

福建晋华:由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晋江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共同出资设立,公司与台湾联华电子开展技术合作,投资 56.5 亿美元,在晋江建设 12 吋集成电路内存(DRAM)晶圆厂生产线。

 

苏州和舰自 2003 年正式投产以来连年保持盈利。

 

福建晋华,在国内三大存储芯片企业(福建晋华 DRAM、合肥长鑫 DRAM、长江存储 NAND+DRAM)中,本是进展最快有望实现率先量产进而实现尽快替代。2018 年下半年,与美光专利纠纷导致设备禁售,此为后话,在此不表。

 

厦门联芯,2014 年设立,2016 年便投入生产,28nm 制程在 2018 年 2 月份试产便实现了良率 98%,同样是走在国内前列。

 

过去几年,台湾科技集团公司通过子公司实现 A 股上市,比如日月光集团的环旭电子、富士康集团的鹏鼎控股等。

 

联电通过和舰芯片率先实现集成电路制造企业在 A 股的上市先例,合理猜想,这才仅仅是开始。

 

站在统战与国家战略产业发展的高度上,国家正在下一盘大棋,团结一切可团结力量。作为台湾最尖端产业的第一梯队厂商,联电真不简单,不仅仅是产业实力。

 

附列全球主要晶圆代工企业产能与基本情况

台积电

4 座 12 英寸晶圆厂、6 座 8 英寸晶圆厂和 1 座 6 英寸晶圆厂,年产能超过 1,100 万片(约当 12 英寸晶圆)。

 

格芯

由 AMD 拆分而来、与阿联酋阿布扎比先进技术投资公司(ATIC)和穆巴达拉发展公司(Mubadala)联合投资成立的半导体制造企业,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硅谷桑尼维尔市旗下,拥有德国德累斯顿、美国奥斯汀和纽约州等多座工厂。格芯先进制程已经推进到 12nm,目前已宣布放弃 7nm FinFET 计划。格芯每年生产约 770 万片晶圆(8 英寸晶圆)。

 

联华电子

联华电子现有 3 座 12 英寸晶圆厂,7 座 8 英寸晶圆厂和 1 座 6 英寸晶圆厂,每月总产能超过 60 万片(约当 8 英寸晶圆)。2017 年联华电子出货量 683 万片(约当 8 英寸晶圆)

 

中芯国际

在上海、北京、天津、深圳、意大利等地有 3 座 12 英寸晶圆厂和 4 座 8 英寸晶圆厂。

2017 年中芯国际出货量 431 万片(约当 8 英寸晶圆),28nm 已经量产,还在推进 14nm 以下先进制程的研发。

 

力晶科技

业务范围涵盖记忆体制造和晶圆代工两大类别。晶圆代工部分,逻辑晶圆代工已完成 55nmLCD 驱动 IC 制程量产,利基型动态随机存取内存制造部分,已完成 40nm 和 30nm 制程成熟量产,25nm 制程已试产,快闪记忆体存部分已顺利开发 50/40/28 nm NAND Flash 先进制程。2017 年力晶科技产能 118 万片(产能以 12 英寸计算),出货量约 152 万片。

 

华虹半导体

专注于研发及制造专业应用(尤其是嵌入式非易失性存储器及功率器件)的 200mm(或 8 英寸)晶圆半导体。华虹半导体产品的组合包括 RFCMOS、仿真及模拟信号、CMOS 图像传感器、PMIC 及 MEMS 等若干其他先进加工技术。华虹半导体一共有 3 座 8 英寸晶圆厂,提供多种 1.0µm 至 90nm 技术节点的可定制工艺选择,月产能约 17 万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