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月 28 日,索尼官网公布的一份声明显示,现任董事长平井一夫(Kazuo Hirai)将在 6 月 18 日正式退休,应管理层团队要求,此后将出任公司的“高级顾问”。

 

在外界众说纷纭着“姨夫”时代落幕的片刻,又有消息称索尼手机业务将裁员一半,随之而来的还有索尼北京手机工厂关闭、以及索尼整合三大事业部的消息。让人不仅疑惑:索尼到底怎么了?

 

“姨夫”时代的力挽狂澜

在索尼 35 年任职生涯中,平井一夫真正接棒“掌门人”是在 2012,以这个时间点来看索尼近年来的业绩发展,2012 年、2015 年、2017 年颇具时代意义。

 

2012 年 4 月,平井一夫成为新一任索尼社长兼 CEO 时,上一任外籍掌门人 Howard Stringer 留给他 2 笔“财富”:超过 4566 亿日元的巨额亏损、暴跌至 1300 日元左右的股价。

 

股价暴跌自然是由巨额亏损所致,而亏损也是有迹可循的:2003 年“索尼震撼”事件是开端,这一年 4 月索尼发布 2002 年财报,爆出高达 10 亿美元的亏损,引发日本科技股纷纷下跌,被认为是索尼神话破灭的开端。

 

后续索尼电脑娱乐又出现问题,2006 财年该业务亏损达 20 亿美元;紧接着 2008 年金融危机以及 2011 年的地震,接连给予日本企业整体深重打击。元气一直未恢复的索尼一再深陷亏损泥潭。

 

在 Howard Stringer 也无能为力的情况下,这个烫手山芋 2012 年被交到了平井一夫手中。原因是这个拯救过索尼娱乐的人在 2010-2011 财年成功将连续亏损五年的索尼游戏业务扭亏为盈。

 

平井一夫上任后,提出了重振索尼的“One Sony”战略,该战略中,从放言裁员 10000 人缩减成本,到卖掉业绩不佳的 VAIO 个人电脑业务,再到削减智能手机和电视部门的投资,最终形成了以游戏业务、cmos 传感器半导体业务、以及以索尼影业和索尼音乐为代表的娱乐业务的索尼未来发展方向。

 

事实证明,“One Sony”战略成效是明显的,索尼财务状况开始一步步好转,2014 财年索尼净亏损为 1260 亿日元(约合 10.5 亿美元),同比减少 1.9%。营业利润比上年增加 421 亿日元,达到 685 亿日元(约合 5.71 亿美元),索尼表示造就这一显著增长的因素包括:部件业务、游戏与网络服务业务、以及家庭娱乐与音频业务运营数字的大幅提高。

 

2015 财年,索尼重新站在了盈利的船头,实现净利润 1478 亿日元(约合 13.08 亿美元)。营业利润相比上年同期增加了 271 亿日元至 969 亿日元(约合 7.94 亿美元),索尼表示,营业利润增长的主要原因是音乐业务旗下控股企业价值的重估以及部件业务的营业利润增长。

 

2015 年之后,增长的势头被一直延续下来,到 2017 财年,得益于游戏和网络业务的强劲表现,以及半导体业务、金融服务业务的利润贡献,索尼的销售业绩达到 8.54 万亿日元,同比增长 12.4%;营业利润 7349 亿日元,同比增长 154.5%,创出了公司史上的最高记录。

 

 

在最高纪录这年,索尼基本所有业务都在盈利,于是移动通讯业务部门的“唯一性”亏损便显得异常醒目,而观察索尼近年来财报发现,这一业务亏损在持续扩大。大到哪怕索尼“救世主”平井一夫似乎也已经无可奈何。

 

移动业务渐成拖累

梳理索尼集团现有主要业务,2013 的第一款阿尔法 A7 全帧无反光镜相机,让索尼的该系列产品与图像传感器业务一起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同年推出的游戏类主打产品 PS4 在 2015 年狂销 4000 万台,到 2018 年底成功突破 9160 万台,索尼预计今年年中 PS4 全球累计销量有望超过 1 亿部。不得不承认,坐拥《神秘海域 4》、新《战神》、《漫威蜘蛛侠》、《地平线:黎明时分》、《血源诅咒》和《底特律:变人》等独占大作的 PS4 在数量和质量上都保持着明显优势。

 

电视业务方面,2014 年,索尼宣布将电视业务拆分,成立新的全资子公司独立运营。同年,索尼电视业务实现 10 年来首次盈利。独立运营的索尼电视将业务重心放在了高端领域,由于产品本身的素质过硬,加上营销策略以及其主推 OLED 高端电视的策略成功,在黑电行业整体低迷的 2017 年,索尼在华电视业务却逆势上涨,全年营业份额提升了 30%。中怡康数据也显示,2017 年在索尼 A1 正式上市后的 8 个月(4-12 月)时间内,索尼在 OLED 市场的占有率达到了 34%,在 65 英寸市场以及一万元以上机型市场的占有率都居于第一。

 

有人说,平井一夫是救活了索尼 PlayStation 和电视业务的英雄。但英雄的功成身退如果还留有任何遗憾,那肯定和索尼的智能手机业务有关。

 

2 月 1 日,索尼公布截至 2018 年 12 月 31 的第三财季财报,财报显示索尼该季度内的营业额达到了 24018 亿日元,同比增长 10%;营业利润为 3770 亿日元,同比增长 7%;销售收入下降 10 个百分点至 2.4 万亿日元。这是索尼史上最高季度获利,但同时,索尼下调了本财年的营收预测,原因在于该公司相机与智能手机业务销售低于预期。

 

智能手机业务是索尼为数不多的弱点之一,2018 年财报,索尼手机业务亏损额高达 950 亿日元。其推广的“Xperia”系列手机产品因竞争日益激烈,销售陷入低迷状态。出货量上,2018 年索尼手机出货量仅 650 万台,比 2017 年度减半,与 5 年前相比仅为约六分之一的水平,目前索尼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份额不到 1%。另根据财报数据显示,去年四季度,索尼移动部门亏损 155 亿日元,连续四个季度未曾取得盈利。

 

中国电子商会副秘书长陆刃波表示,面对亏损,索尼公司确实面临一个转型问题,有必要在经营方面进行调整。索尼需要做的一方面是进一步做好传统的电子产业;另一方面则要调整一下业务,增加末端产业链的投入。

 

也有分析师认为,考虑到与亚洲竞争对手的激烈价格竞争,索尼应该出售智能手机业务。但现实是,索尼似乎还不打算出售该业务,索尼 CEO 吉田宪一郎认为,该部门对于发展 5G 相关研究等创新而言十分重要。

 

“后姨父”时代怎么走?

按照索尼的公告声明,平井一夫将在 6 月 18 日正式卸任董事长一职,而在一年之前,他已经卸任索尼首席执行官一职,并将“掌门人”的任务交由原首席财务官吉田宪一郎。“自从去年 4 月将首席执行官的指挥棒交给吉田先生以来,我作为索尼董事长,不仅有机会确保交接工作平稳过渡,也有机会为索尼管理层提供支持。我相信,在吉田先生强有力的领导之下,每一个索尼人都能团结一致,并做好准备为索尼创造更光明的未来。”声明中,平井一夫如此表示。

 

现年 58 岁的吉田宪一郎在 1983 年加入索尼公司,相比现年 57 岁 1984 年加入索尼的平井一夫还要更早一年。不同于平井一夫的营销人员出身,吉田宪一郎是一名企业财务人员。2000-2005 年,吉田宪一郎在索尼子公司、互联网服务商 So-net 任职期间,成功领导了公司上市,并担任公司总裁及代表董事职务。

 

走马上任的吉田宪一郎也面临着不小的挑战,首当其冲的便是亏损严重渐成拖累的移动通讯业务,另外,虽然业绩整体处于增长趋势,但去年年中以来,其公司股价已经下滑接近 30%。而且上述也提到,不久之前,索尼下调了 2018 财年的全年营收展望,因为相机芯片、手机和金融服务需求疲软;加上谷歌等科技巨头宣布进军云游戏业务,索尼的游戏板块可能在之后会受到冲击。

 

1 月下旬,索尼宣布成立家庭娱乐和音频产品公司,将由电视业务所在的视觉产品公司和运营影音业务的视听产品公司合并而成,在 2019 年 4 月 1 日起生效;3 月 26 日,索尼宣布旗下影像产品和解决方案部门、家庭娱乐和音响部门及移动通讯部门合并,合并后新部门名为电子产品和解决方案部,同样在 4 月 1 日起生效。平井一夫退休声明后一天,也即 3 月 29 日,日经新闻报道,索尼计划削减智能手机业务部门人员,并将采购和固定成本减半。削减人员的规模正在调整,但有可能将目前约 4000 名人员削减一半,这一计划将在 2020 年 3 月之前完成。另外,为了削减成本,索尼将关闭位于北京的智能手机工厂,将所有的生产任务移交给泰国工厂来进行。

 

可以看出,索尼正在采取一系列包括裁员、裁撤相关损耗大的工厂、以及架构调整等措施来拯救处在亏损“危机”中的移动手机业务。但关于这一系列举措,外界说法不一,尤其 3 大部门整合,有业内人士认为此举将使投资人观察索尼智能部门亏损的难度上升。Asymmetric Advisors 市场分析师 Amir Anvarzadeh 也指出,重组能够掩盖手机相关亏损,索尼将能摆脱来自股东要求关闭该部门的压力。但这无助于解决索尼的根本问题,亏损必然还会继续扩大。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各事业部合作的加深,可以通过全面整合索尼“黑科技”,打造能够为用户创造新价值的跨越类型的产品。同时这也是在对手机业务进行优化和扶持,索尼集团将全面利用电视、音视频、数码影像等品牌硬件业务的创新技术和业务平台,进一步提升 Xperia 智能手机的竞争力。加上吉田宪一郎看重的 5G 技术,索尼移动手机业务还有翻身的可能。

 

索尼首席财务官 Totoki Hiroki 此前为移动通信部门的巨额亏损解释时也提到了 5G 技术,他表示该部门对于发展 5G 相关研究等创新而言十分重要,为了充分利用这一前沿技术,需要在内部保留该部门的基础研究能力,在某种程度上值得当前的损失。

 

AWE2019 期间,索尼(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高桥洋表示,创新是索尼的基因,黑科技是索尼的立身之本,索尼的发展绝对不会偏离技术。未来公司将继续在音视频、影像传感器和机器人、AI 等方面发力,为身在时空范围内的用户创造时间价值和空间价值。“我们将应用索尼的独特创造力深耕这些技术,并将技术与娱乐更好的融合,为行业和用户创造独一无二的性价比。”

 

第三财季财报会上,索尼在下调了本财年营收预期的同时,也声称 Xperia 最早可能将在 2021 年实现盈利。可见仍然对移动部门抱有很高的期望,或许应该说电子产品和解决方案部门。

 

平井一夫的退休声明让外界哀鸿一片,甚至发出了“‘姨夫’时代落幕,索尼的微笑谁来守护?”的担忧。并且不只是索尼,纵观日本企业整体发展变化,在强调集体主义和领导权威的日企文化影响下,日本企业强调集体决策和意见一致,决策过程相对缓慢,虽然决策一旦确定,执行比较顺利,但却越来越难以适应新经济下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面对竞争日益激烈的全球化及区域化市场,索尼未来需要的或许不是下一个“姨夫”,而是从管理到经营体制的根本性变革与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