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富翁、软银创始人孙正义,在和马斯克、贝索斯、扎克伯格等抢人设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在最近的一次公开报道中,孙正义再次强调自己是“科技的绝对信徒”,现在关注的有且只有一件事:人工智能。作为一个尽职尽责的“AI 吹”,这几年他在各种场合都不忘描绘“强人工智能”的美丽新世界:机器智商一米八,干活赚钱养全家,治愈癌症没毛病,社会繁荣都靠它。

 

“彩虹屁”虽然很是吸引眼球,但却和主流科学家对人工智能的谨慎认知南辕北辙,孙正义也因此时不时被质疑“不懂 AI”。不过,有时候金钱也可以证明真爱。孙正义掌舵的愿景基金,一年多投出去 700 亿美元,全都以人工智能为中心,从智能出行(Uber)、生物科技(Guardant Health)到地产(WeWork),360 度全方位拥抱 AI。

 

当狂热撞上金钱,孙正义期待的人工智能世界到底会是什么样子呢?

 

一见 AI 定终身?孙正义的“口是心非”

孙正义正在成为 AI 的头号代言人与争夺者,但并不是如他所说,因为“对 AI 的信心与狂热”。

 

其实早在七年前,AI 尚未崭露头角,软银在科技领域的资本布局就开始了。2012 年初,日本软银收购了法国 Aldebaran 机器人公司 78.5%的公司股份发展机器人事业,并以此为基础成立了软银机器人控股公司(SoftBank Robotics Holdings),简称 SBRH。2014 年 6 月,SBRH 发布了世界上第一款可以识别情绪的仿人形机器人 Pepper,之后相继在日本及欧洲等地投入市场。那个阶段,孙正义还在频繁为 pepper 站台,与 AI 并没有多少交集。

 

直到 2016 年下半年开始,AI 与物联网才开始频繁出现在孙正义的公开演讲中。同时期,软银斥巨资 320 亿美元收购世界第一大芯片架构厂商 ARM,成了一颗引爆投资圈与科技圈的深水炸弹。也是从此时开始,软银和孙正义才在“AI 信徒”的道路上一发不可收拾。

 

 

 

2016 年 12 月,软银 10 亿美元投资美国 OneWeb 公司。

 

2017 年 3 月,软银宣布投资美国人工智能公司 ObEN。

 

2017 年 5 月,软银集团对英伟达持股累计至约 40 亿美元,成为第四大股东。

 

同年,软银愿景基金宣布首轮募集到超过 930 亿美元,将重点投资人工智能、机器人、物联网等科技领域。

 

2017 年 6 月,软银收购谷歌 Alphabet 旗下的机器人公司波士顿动力和 Schaft。

 

2018 年,愿景基金入股当时全球估值最高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商汤科技,投资近 10 亿美元……

 

 

这位投资家不仅把自己的公司和财富都押注在了人工智能上,还包括声望和名誉。有消息称,为了给愿景基金吸引 LP 的投资,软银也签署了不少商业附加条款,并且可能面临美国监管部门的审查。孙正义本人更是多次在国际会议上作惊人之语,“人工智能的智商将达到 10000(人类平均智商的 100 倍)”“未来鞋子都比人聪明”之类的话,听着令人脸酸。

 

但至少从行动和结果上,“AI 信徒”的人设是妥妥地立住了。

 

三足鼎立与灯下黑:软银的 AI 帝国

孙正义主导的投资一直被称为“拥立国王”。他在全球范围内寻找能够统治新市场的创业公司,投入巨额资金让它们以最快的速度占领甚至垄断市场。其中,阿里巴巴就是最成功的例子。孙正义在两年时间里发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 AI 独角兽争夺战,愿景基金的全球疯狂采购,财大气粗地几乎没有对手。

 

因此,也引发了所有人的好奇:下一个阿里巴巴将会是谁?通过软银的投资动作,或许可以试着看清孙正义对人工智能的真正理解和预期,并从中找到那块未来的“金字招牌”。

 

 

总体来看,软银的 AI 布局主要集中在三个方向:大数据、AI 技术、应用场景,几乎涵盖了人工智能产业链的所有关键节点。

 

大数据。打造高效的信息传递网络,构建大数据库,这是人工智能领域的基础设施。为此,软银出资收购了被称之为“产业界的数据平台”的美国软件公司 OSI、英国的 VR 工具开发公司 Improbable(据传获投 5.02 亿美元)和无人驾驶公司 Nauto(联投 1.59 亿美元)。

 

又斥资 10 亿美元成为 OneWeb 的最大股东,计划在地球上空放飞 900 个小型卫星,解决物联时代的高速通信问题。目前,OneWeb “卫星群+近地轨道”的解决方案,已经获得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批准,进入了美国宽带服务市场,成为软银在大数据和 AI 基础设施领域最为漂亮的案例之一。

 

技术。AI 技术由于研发周期长、人才投入大,往往处于巨头垄断的局面,但软银依然通过大手笔打开了局面。以 243 亿英镑(溢价 43%)买下了 ARM,40 亿美元成为英伟达第四大股东,成功切入了 AI 底层算法框架的核心支柱——芯片。

 

场景。至于对 pepper、波士顿、商汤、Uber、滴滴等公司的投资,都清晰地指向了非常具体的产品落地和变现场景。

 

纵观整个布局, 从技术到应用,从底层算法到智能物联,软银和孙正义的资本步伐大开大合,咬准了未来社会的核心命脉。

 

但是,先别急着感叹决策者的伟大光明正确。被选中的创业公司是否能够成熟并盈利,还需要时间来验证。孙正义和软银,并不是没有吃过亏。

 

软银与愿景基金的“左手倒右手”,40 亿美元高位接盘英伟达,三个月后作价 50 亿卖给愿景,前不久又主动清空了英伟达的股票,血洗 AI 芯片市场,就时不时就被拎出来吊打。此前还因投资印度在线市场 Snapdeal 和专车应用 Ola 而亏损了 14 亿美金,试图推动美国卫星创业公司 OneWeb 与卢森堡竞争对手 Intelsat 合并,也因遭到反对而失败。重金押注、亲自站台的人形软体机器人一直不温不火,pepper 母公司连年亏损。

 

一方面,“AI 界的阿里巴巴”至今还未浮出水面。另一方面,比它们更懂 AI 的吴恩达、谷歌、创新工场等也正在加速赶往 AI 投资者的赛场。由于软银和愿景自身的种种隐患,AI 路走得并不一帆风顺。但孙正义本人却动辄表现出“迷之自信”,又是何缘故?

 

狂热背后:走钢丝的软银与孙正义的“金钱游戏”

孙正义对于 AI 的狂热迷思,或许我们可以从历史中找到答案。每年孙正义都会就软银的财报做报告,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内(2006-2017),“互联网”都是报告的主题,并且在 2007-2012 年达到了最高峰。

 

而早在 1997 年,软银就成为硅谷最活跃的互联网投资者。新千年到来的时候,孙正义声称他拥有全球互联网公司公开上市价值的 7%以上。随着互联网进入历史巅峰时刻,孙正义一度比比尔·盖茨还要富有。阿里巴巴(Alibaba)上市时,孙正义所持股份价值达到 500 亿美元。

 

孙正义的“互联网”一词提及频率逐年减少

软银在互联网时代的成功,得益于孙正义的战略眼光和提前布局。而就在去年 11 月,孙正义在报告软银第二季度业绩时表示:“20 年前,互联网时代开始,现在人工智能即将全面启动。”问题是,对于技术的看好,并不必然指向庞大的野心。

 

孙正义和软银略显突兀的“饥饿感”,一部分源自于“300 年太久,只争朝夕”的紧迫。“人生只有一次,我希望高瞻远瞩。我不想小赌怡情。”这位 60 岁的投资者曾经这样对记者说过。不过,来自现实本身的压力,或许才是促使孙正义将软银的 AI 梦变成一场赌博秀的根本原因。从 2017 这个关键时间节点,可以看到孙正义当时面临的真实境地:

 

软银的增长困境

软银在全球大玩资本游戏,前提是公司的基本面和盈利状况良好。然而,软银的通信业务却在 2017 年大幅跳水。2017 财年,软银净利润 1.0390 万亿日元(约合 94.79 亿美元),较 2016 年的 1.4263 万亿日元下降 27%。IPO 之后,股价更是下跌了 7%。软银外部董事柳井正更是直接驳斥:“看到孙正义的所作所为(投资),感到非常担心”。

 

押注 AI 技术,是孙正义为破解软银困境开出的一剂药方。在主体业务受挫的大背景下,孙正义不得不更加激进地将软银进化为战略性投资公司,以此“向天再借 300 年(增长)”。

 

资本的高风险

既然决定要孤注一掷,又选择的是人工智能这样当红的募资标的,软银的愿景基金很快完成了目标。2017 年 5 月份,就筹集到了 950 亿美元资金,并很快突破千亿,成为史上最大股权投资基金,体量相当于 15 个红杉资本。

 

激进的动作也意味着极高的金融风险。愿景计划中有一大部分都是债务融资。也就是说,软银每年需要向债权人们支付高达 30 亿美元的利息。去年秋天,软银还从 Goldman Sachs、Mizuho Financial、Sumitomo Mitsui Financial 和 Deutsche Bank 等银行贷款了约 130 亿美元。

 

同时,软银所投入的的 280 亿美元全部以股权形式存在,这意味着面临最大的风险敞口,一旦被投资企业出现问题,会优先偿还债务,最后才轮到股权清退,软银将没有任何下行保护。走在绳索之上的孙正义,自然也无意做小规模投资,而是通过大规模资金注入和“广撒网”砸出一个未来。

 

于是我们看到,愿景基金的投资金额动辄数亿美元,并且涵盖了 AI 芯片、智慧出行、计算机视觉、机器人、物联网、无人驾驶等等最热门的科技领域,甚至连以人工智能作为解决方案的电商、房地产等“传统”业务都不放过。财大气粗的疯狂“撒币”背后,是永不会止步的资本怪兽。

 

 

曲折的技术之路

尽管软银在机器人、AI 领域布局很早,但很多投资项目却回报不明。比如被孙正义给予厚望的仿人形机器人 Pepper,上市以后在数字化相对成熟和接受度高的日本,反响都很平淡,公司更是连年亏损。其他技术也几乎都处在相似的商业化瓶颈之中,AI 和 IoT 本身就是对社会基础、产业链协同要求非常高的技术。举个例子,5G 通讯网络没有搭建起来,低延迟、高带宽的智能终端通信就不可能,投得钱再多,有时也只能等待。

 

手握一堆短期内不能直接创造出价值的技术,软银的 AI 资本帝国该如何维系?目前看来,孙正义的战略就是,先靠豪言壮语吸引所有人的眼球,然后是金主们的钱,然后将软银变成人工智能新世界的每一部分。这场山高路远的冒险,像 300 年一样漫长,又常常枕戈待旦。为了日夜兼程,不得不先自我催眠,再催眠他人。

 

此时,让我们再回到最初的问题:如何理解孙正义的野心和愿景基金用金钱勾画的未来?短期来看,人工智能结合商业场景的相关产品及服务会率先爆发;随着智能物联基础层建设的逐步推进,智联网的出现将作为智能“大爆炸”的序曲,开启排山倒海的人工智能新时代。

 

这或许听起来有点不切实际,但孙正义从来都是一个不缺乏雄心和想象力的人,而且,他和软银似乎也别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