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 996,生病 ICU。”当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们在论坛上声讨“996”时,远在硅谷的工程师 K,每天下午 5 点已经下班回家看娃了。
  
K 在 Facebook 做了多年的工程师。当我问他硅谷是否流行 996 时,他告诉我,在硅谷,尤其是大公司,加班并不常见。除非真的遇到特殊情况,大家基本上自觉自愿加班。
  
“只要是大家都流程合理,其实不怎么用加班。很多加班都是内耗、内部流程不合理、会太多。”K 对我举例,在 Facebook,只要能完成自己的工作内容,公司会给员工很大的自由度。而且大家也不使用很可能会拉长工作时间的微信、钉钉,工作沟通基本靠邮件+电话。
  
之前 K 的妻子生了宝宝,Facebook 给他了放了 4 个月的产假陪伴家人。
  
另一位在硅谷巨头公司上班的朋友 J,可以选择在家办公,听上去是不错的福利。但说白了,就是没有下班的时间,遇到关键的项目,也是需要 24 小时进行监控。
  
不过,总体而言,硅谷巨头们并没有形成 996 的文化。这里面可能还有法律的因素。CentreGold Capital 管理合伙人陈洁提到,在加州,如果雇主要求员工工作超过 8 个小时,超出部分必须支付 1.5 倍工资,如果超过 12 小时,超出部分必须支付 2 倍工资。此外,加州法律要求所有的公司必须把劳动法和举报电话贴在公司,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形成 996 的文化几乎不可能。
  
不仅如此,有了像 glassdoor 这样对雇主的点评网站,如果一家公司常常加班、员工福利差,很可能会得到无数的差评和低分,这将影响公司未来的招聘。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在硅谷巨头们没有 996 文化,为什么这里诞生了众多全球顶尖的科技公司,而且并没有失去创造力?
  
K 总结说,因为大家有更多时间进行深度思考+积累一些别的知识。
  
他告诉我,在 Facebook 周三是无会日,公司鼓励员工深度思考。而且,硅谷没有太灯红酒绿,码农也不常出差。每天晚上,他和家人都会留出时间读书、学习和思考。
  
很多学科底层逻辑是相通的。“我会告诉你我看小说也会对我做工作有帮助。这些东西一是促进你思考,二是让你活得越来越‘像一个人’,也就是在商业生活中有自己的风格。”K 说。
  
而开放自由的创新文化,直接影响了科技公司对于新产品和新技术的思考方式。比如,早年前谷歌有个做法是“允许工程师抽出 20%的时间,根据兴趣自己确定研究方向。” 包括 Gmail、AdSense、谷歌艺术计划等不少项目都由此而来。
  
当然,K 的经历并不是硅谷工程师们的全部。和科技巨头的员工不同,硅谷的创业者是另外一个“世界”。
  
根据 K 的观察,硅谷分为两类:大公司的员工,往往准时上下班过家庭生活,在他眼里,硅谷的男人很可能是带娃主力,甚至餐馆都能看到男人喂孩子吃饭;但另一类,硅谷创业者,他们和国内为了梦想奋斗的创业者们几无差别。
  
K 也曾经历过创业,他不会要求员工加班,但他自己每天工作到凌晨一点,为了梦想。
  
投资了不少早期公司的陈洁也说,自己其实是 007(零点工作到零点,持续工作七天)的状态,她投的大多数早期公司都很拼, “只要有事情在任何时间找他们都会得到回复。”
  
硅谷知名基金 Fusion Fund 创始合伙人张璐举例,她投了一家美国生鲜电商 Grubmarke,创始人 Mike Xu 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就连晚上 11 点和投资人开完会后,也会再开车回旧金山办公室继续工作。当然,努力付出也得到了回报,Mike Xu 花了短短 4 年时间就把公司的年收入做到将近 2 亿美元。
  
不过张璐也提到一些细微的差别,在美国,不是每个创始人都愿意在周末见投资人,但国内的创业者一般都是可以的。
  
讨论了以上几种不同的情况,究竟是像在硅谷的 K 这样工作,还是 996 的方式奋斗,哪种选择谁对谁错,其实并没有定论。
  
在新一轮的创业比拼中,中国科技从业者的努力程度超出常人,业务确实冲得越来越快,而且他们不再是硅谷的模仿者。比如,我们的移动支付已经走在世界前列,比如我们有人工智能最广泛的应用场景。在快速成长的过程中,996 的工作状态,会成为企一个巨大的优势。而且,在“唯快不破”的创业时代,慢下一步,很可能分分钟被竞争对手淘汰。
  
之前,雅虎的创始人杨致远就和人讨论过,他以为硅谷工作很努力,看到中国创业者“996”后还是感到惊讶。“这些是你正在与之竞争的公司,但你能跟得上吗?”
  
成功需要努力奋斗,但可能不只有 996 一条路径。Facebook 、谷歌、亚马逊并没有 996 文化,这些巨头们至今仍保持着创造力。
  
有的时候,方向比努力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