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封测厂商借助并购潮进入了实力显著提升的快车道,通过外延并购和内生发展,国内封测厂实现了远超同行增长率的快速壮大,已经成为了全球半导体封测行业的重要力量。中国半导体封装业规模最大、全球排名第三的江苏长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 2014 年并购了全球第四大封装测试企业星科金朋后,进入了全球封测业的第一阵营。然而,在长电科技从亏损小厂到世界前三的传奇背后,其操盘者王新潮却在此时转身离开。

 

江阴著名企业、国内封装测试龙头长电科技第六届董事会于 2019 年 4 月 25 日召开,董事会由董事长王新潮先生主持,审议通过了《2018 年年度报告全文及摘要》、《关于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的议案》等一系列事宜。

 

 

据了解,长电科技第七届董事会由 9 名董事组成。经提名委员会审核,同意提名周子学先生、高永岗先生、张春生先生、任凯先生、Choon Heung Lee(李春兴)先生、罗宏伟先生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同时,根据《关于在上市公司建立独立董事制度的指导意见》和《公司章程》有关规定,同意提名石瑛女士、 PAN QING(潘青)先生、李建新女士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候选人。

 

 

从本次提名名单来看,在长电科技第七届董事会中的 6 个非独立董事席位中,芯电半导体占据两个席位,提名中芯国际董事长周子学以及中芯国际首席财务官高永岗;大基金占据两个席位,提名副总裁张春生及华芯投资副总裁任凯;长电科技据两个席位,提名首席执行长 Choon Heung Lee(李春兴)、执行副总裁罗宏伟。

 

长电科技正式进入“后王新潮时代”。

 

 

01发展历程

长电科技的前身是由长江服装厂演化而来的江阴晶体管厂,成立于 1972 年。改革开放后,随着国门的打开,洋货涌入,外资半导体企业有着技术优势,大肆冲击国内半导体企业。江阴晶体管厂也未能幸免。到上世纪 80 年代末期,工厂濒临倒闭。

 

1990 年,王新潮临危受命接任厂长后,一方面在国内外积极开发客户,另一方面开发了首款产品 AD11 电子信号灯。一年后成功扭亏,国内市场份额不断扩大。

 

1997 年,王新潮判断中国将成为世界元器件采购中心,分立器件市场趋于成熟。1998 年,工厂产能规模扩大 4.5 倍,引进先进技术,按照同行业最高标准制造产品。伴随着中央政府打击走私活动的深入,王新潮的产品占据了国内市场大半壁江山,同时赢取了规模化的代工订单,收入和利润指标连年翻番。2003 年 6 月长电科技在上交所 A 板挂牌上市,是中国半导体封装第一家上市公司。

 

2003 年,尝到技术创新甜头的王新潮开始调整产品结构,升级设备,布局贴片式器件的生产。2006 年珠三角出现的“民工荒”再一次神奇地使长电科技实现了一次逆袭。

 

2013 年,在与新加坡 APS 公司合作的同时,持续在技术创新、产品升级等方面加大研发和技改的投资。

 

2015 年,公司抓住机遇,在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和中芯国际的支持下,以 7.8 亿美元完成了对全球封测行业排名第四新加坡星科金朋的股权收购。

 

2017 年公司营业收入约 240 亿人民币,目前位居全球封装测试企业排行第三位,为中国大陆内资排名第一位的封测企业。

 

02 早有退意

事实上,王新潮退意已有表示,长电科技董事会人员在收购星科金朋就开始了变动。2016 年 4 月 21 日,华芯投资副总裁任凯进入董事会;2017 年 7 月 20 日,中芯国际名誉董事长张文义先生、中芯国际首席财务官高永岗先生、大基金副总裁张春生先生进入董事会,长电科技 6 个董事席位中仅剩 2 个董事会成员。

 

9 月 12 日,长电科技公布股东减持计划,王新潮控制的新潮集团出于资金需要,计划 9 月 13 日起 15 个交易日后的 90 日内,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 1600 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1%。

 

目前新潮集团持有公司股份占比 10.42%,为公司第三大股东。新潮集团作为公司的原始第一大股东,杠杆收购新加坡同行星科金朋引入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以下简称“大基金”)、芯电半导体后,所持股份被不断稀释。

 

虽然这次并非新潮集团首次减持,但由于减持时间点靠近定增完成时间,引发诸多不满,新潮集团被指“掐点”减持。自减持计划公布后,公司股价已累计下跌近 12%,最新收盘价已经跌破了发行价。

 

03 后王新潮时代路在何方

2015 年 10 月长电科技用 7.8 亿美元兼并了全球封装代工第三的新加坡“星科金朋“。而业内人士普遍将这次兼并称为“蛇吞象”。为什么称之为“蛇吞象”,因为据 2014 年全球封装代工排名中,星科金朋的销售额 15.8 亿美元,居全球第四,而长电科技的销售额为 10.5 亿美元,居全球第六,所以是一次依小搏大的兼并,引起业界关注。

 

长电科技原有业务发展还是比较稳定的,长电本部和长电先进的整体实力很强,盈利能力非常不错;但在收购陷入亏损中的星科金朋后,由于无法让星科金朋减亏,导致公司整体陷入亏损中。2017 年星科金朋新加坡(SCL)亏损 8900 万美元,而 2018 年亏损高达 2.7 亿美元(约 18.4 亿元人民币),直接导致 2018 长电科技销售额达 239 亿元,但是公司的亏损超过 9 亿元。

 

所以“后王新潮时代”的长电科技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星科金朋的盈利能力。

 

李春兴拥有较强的国际化项目管理能力和领导能力,在初创、扭转和快速变化的环境中实现收入、利润和业务增长目标方面取得了多项可验证的成功经历。

 

星科金朋新加坡工厂的减亏扭亏、韩国和江阴工厂的盈利增长、海外客户的维护和海外市场的运营将极大考验“后王新潮时代”的长电科技管理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