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铁三角不为人知的个性,和他们与存储器的那段往事

2019-06-26 12:52:28 来源:EEFOCUS
标签:

1968年,罗伯特·诺依斯和戈登·摩尔联手创立了英特尔,那年年初,他们刚刚从仙童半导体出来。公司成立后,他们立即把安迪·格鲁夫聘请了过来。诺依斯、摩尔和格鲁夫这三位巨头组合一直是业内进行对比研究的对象。多年来,我跟诺依斯和格鲁夫打过多次交道,但是只和摩尔见过两次。他们三个人有一些相同之处,但是在很多其他方面截然不同。他们相似的地方是教育和智商。他们都非常聪明,各自拥有顶尖大学的博士学位,诺依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摩尔来自加州理工学院、格罗夫则来自伯克利大学。其中,格罗夫学业的最后一年正好是我入大学那一年,所以时间上我们有一年的交集,但是后来一直到很晚我们俩才见面。

说到个性上,他们的差别就出来了。几乎所有人都会告诉你,诺依斯和摩尔是世界上最好的两个人。事实上,他俩是不是有点过于“好”了?安迪曾经告诉我,他就是这么看待诺依斯和摩尔的。相比之下,安迪就没有那么“好”了。大多数人会说,安迪是世界上最坚强、最直接也是最有魅力的人。大多数人会说他对没有能力的人没一点好气,对能力认定有着非常高的标准。所有他认为能力不足(即使只是暂时不行但是很有潜力)的人都被他无情地清理掉了。诺依斯和摩尔创立了英特尔,他们之所以选择格鲁夫作为公司第三号员工可能正好说明了他们认识到了自己的优势,同时也对自己的“老好人”劣势有着清晰的认知。这三个人轮流掌握着首席执行官的舵手之位。1968年到1979年,担任CEO的是诺依斯,然后他把位子传给了摩尔,1987年,摩尔让位给了格鲁夫。1998年,格鲁夫把CEO的宝座传给了克雷格巴雷特。

 


英特尔成立后,仙童半导体公司管理层非常好奇,他们一直想知道的是:英特尔到底在做什么?在做什么产品?事实上,英特尔对此三缄其口,没有人知道问题的答案。有传言称,英特尔正在开发先进的TTL(晶体管 - 晶体管逻辑)产品,还有一些人说他们在做模拟产品。毕竟,这是当时IC业务的两个主要板块。但是,这两种产品的开发周期有些长,诺依斯和摩尔是当时世界上最聪明的两颗大脑,他们选择的是存储器!当时计算上的致命缺陷在于存储器,当时的存储器技术非常糟糕。那时,几乎所有记忆功能都是采用那些磁芯存储器实现的,磁芯存储器采用巨大的小磁芯阵列制成,每个磁芯位的形状像是迷你型的甜甜圈,只是数量更多,尺寸也小得多。每个磁芯存储器在三个方向上通过三根线串起来。可以说,这种方式又重、又笨又缓慢。

当时的人们普遍认为,为了取代磁芯存储器,你必须能够制造出每比特一美分的半导体存储器,这大约相当于当时磁芯存储器的每位成本。但是事实上,这还不够,因为磁芯存储器技术在不断进步,制造商可以把磁芯存储器的价格做得更低,所以,要想取代磁芯存储器,你必须奔着每比特0.1美分的目标努力。但是,每比特0.1美分不仅很难,简直几乎不可能实现。1969年那个年代,我还是仙童半导体公司的一名产品工程师,我当时做的一个产品是9033,这是一个16比特的双极性存储器。严格来说,因为这个产品没有任何地址解码,字线和位线都直接连接到封装引脚上,所以算不上一个非常有用的内存产品。在我的印象中(我得承认我的记忆力有些糟糕),这个产品当时的良率不是太高,硅片成本大约在一美元左右,再加上花在芯片上的解码电路的成本,成本大约为2到3美金,再加上封装和测试成本,再考虑上利润率,仙童半导体当时想以10美元的价格出售这个16比特的双极性存储器。这样算下来,每位的成本大约为60美金,大约是市场能够接受程度的100倍。所以,英特尔当时要做半导体存储器看起来似乎毫无成功的希望。

毫无希望?这正是诺依斯和摩尔喜欢的状态,这样就没有竞争者了,他们正擅长于把绝望转换成希望。1969年,英特尔发布了自己的第一个产品-内存。是的,不是TTL逻辑芯片,也不是模拟芯片,而是一个64位的内存。不久之后,他们发布了1101-采用PMOS硅栅技术设计的256位静态存储器,PMOS硅栅技术一直是仙童半导体关注的焦点之一,这时却被英特尔截了胡。1101的速度很慢,访问时间为1微秒,而且需要一些笨拙的电源才能正常工作- + 5V,-7V和-10V。所以,这不是一个摧毁旧世界的大杀器,但是,它按下了旧世界毁灭的倒计时。它们的价格是每比特一美分吗?也不是,甚至还差得很远,但是,战车既已启动,而且在不断加速。不久,几乎当时所有的半导体公司都跃入了RAM技术的洪流。

竞争开始了,创新得以不断爆发。到了七十年代中期,RAM将磁芯存储器扫入历史的垃圾堆,英特尔也缓缓拉开了称王称霸的时代帷幕。
 

与非网编译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作者简介
与非网 记者
与非网 记者

电子行业垂直媒体--与非网记者一枚,愿从海量行业资讯中淘得几粒金沙,与你分享!

继续阅读
AMD CPU 份额攀登 30%,三年低谷将彻底反弹?
AMD CPU 份额攀登 30%,三年低谷将彻底反弹?

今年三季度过后,AMD在CPU市场的份额已经攀升至30%左右,从2016年的低谷彻底反弹。

后摩尔时代的“保鲜剂”,芯粒能否胜任?
后摩尔时代的“保鲜剂”,芯粒能否胜任?

与非网10月12日讯,芯粒逐渐成为半导体业界的热词之一,它被认为是一种可以延缓摩尔定律失效、放缓工艺进程时间、支撑半导体产业继续发展的有效方案。

英特尔发布教育信息化白皮书 全面构建智慧教育新生态
英特尔发布教育信息化白皮书 全面构建智慧教育新生态

今日,在第77届中国教育装备展示会召开之际,英特尔在青岛举办了2019英特尔智慧教育峰会。

激进且大胆的目标,苹果力争要在 2022 年用上 5G?
激进且大胆的目标,苹果力争要在 2022 年用上 5G?

与非网10月11日讯,买下Intel基带业务后(交易价约10亿美元),苹果下一步要做的就是尽快消化吸收并完成在iPhone中的整合。

英特尔7nm EUV已经在路上了?2021年“挑大梁”
英特尔7nm EUV已经在路上了?2021年“挑大梁”

与非网10月11日讯,尽管2019年Intel已经量产了10nm工艺,但是因为多年延期,导致10nm工艺进度没跟上,目前还处于产能爬坡阶段,以致于Intel的处理器出现供应短缺的问题。为了彻底解决这些问题,Intel还在努力推进7nm工艺,最快2021年量产。

更多资讯
5G 部署如火如荼,仪表放大器如何打造?
5G 部署如火如荼,仪表放大器如何打造?

随着新一代蜂窝通信5G的发展势头日渐增强,部署5G通信基础设施的竞争也开始如火如荼地进行。移动运营商们正忙于部署基础设施,并启动营销计划,以吸引大家升级自己的智能手机服务合同与手机配置,从而充分利用5G显著提高的数据速率。

2019年只剩最后一个季度,主要晶圆代工厂都在干些啥?
2019年只剩最后一个季度,主要晶圆代工厂都在干些啥?

时序将迈入2019年第四季,面对2020年半导体产业展望,市场上普遍预估将有5~7%的成长水平,但由于2019年衰退幅度不小,也让2020年半导体产业总值仍低于2018年表现。

硬件测试应该如何进行?按照这五步走,准没错
硬件测试应该如何进行?按照这五步走,准没错

当一个电路板焊接完后,在检查电路板是否可以正常工作时,通常不直接给电路板供电,而是要按下面的步骤进行,确保每一步都没有问题后再上电也不迟。

三星手机在国内凉凉,但是三星又瞄准了半导体设备工厂?
三星手机在国内凉凉,但是三星又瞄准了半导体设备工厂?

与非网10月12日讯,日媒称,韩国三星电子开始增强半导体设备。该公司10月8日发布的2019年7月至9月合并财报速报值显示,营业利润同比减少56%,但环比增长17%,此前急速恶化的业绩有了触底反弹的迹象。

出走华为之后,楚庆能否带领展锐走进新时代?
出走华为之后,楚庆能否带领展锐走进新时代?

在芯片行业,楚庆名头很响,有业内人士甚至称其为“神仙”。